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一亿陷阱周周陈言后续

>

一亿陷阱周周陈言后续

苏青 著

现代言情 苏青 陆瑶

主角是苏青陆瑶的现代言情《一亿陷阱周周陈言后续》,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苏青”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主人公叫周周陈言的是《一亿陷阱》,这本的作者是素素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亿陷阱》第2章免费试读我驶向墓地,把买好的白花和奶茶放在她前面。陈言对我的动向......

来源:xkxs   主角: 苏青陆瑶   更新: 2024-05-11 11: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一亿陷阱周周陈言后续》,现已完本,主角是苏青陆瑶,由作者“苏青”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这件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我点开置顶的聊天框——周周,点进头像翻看起她的朋友圈。你真的叫周玲吗,你又瞒着我怎么样的秘密呢?你和我之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如果你没有死,你现在又在哪里呢……脑子里全在胡思乱想,我锤了锤我的脑袋,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一个亿现在看起来到让我觉得不安,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当这个想...

《一亿陷阱》 第2章

主人公叫周周陈言的是《一亿陷阱》,这本的作者是素素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一亿陷阱》免费试读我驶向墓地,把买好的白花和奶茶放在她前面。
陈言对我的动向很关心,说好来看她,还是得来一下。
做好这事,我换了个方向去那家操办丧事的殡仪馆。
我没去找那时候对接我的那个员工,转而去了管火葬的办公室。
里面正好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员工,我装作哭得虚弱的样子,询问她“10月14号这里是不是火化过一个车祸死亡的年轻女孩?她年纪轻轻的就去了,留下一个孩子怎么办啊?那个女孩被我这样子吓一跳,也没想到有人会到这里来,忙帮我看着记录“没有啊,那天火化的没有车祸的。
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继续装作虚弱的样子,步履虚浮地走了出去。
回到车上,我继续翻看起这几天夜里梳理出来的思路。
丧葬这一环已经调查好了,接下来要看这个车祸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没有人被火化,那么我带走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这件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我点开置顶的聊天框——周周,点进头像翻看起她的朋友圈。
你真的叫周玲吗,你又瞒着我怎么样的秘密呢?你和我之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如果你没有死,你现在又在哪里呢……脑子里全在胡思乱想,我锤了锤我的脑袋,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个亿现在看起来到让我觉得不安,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当这个想法跳出来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一揪。
回到家的时候,甚至被门口的小台阶绊了一下。
6.苏青戴着耳机窝在沙发的地毯上码字,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和视频那头的人交流,见我进来向我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比起不走心的笑容,这个倒是更加生动。
我笑着噤声,通过电梯上楼。
累了一天我只想倒在床上睡觉,但是我还是想得到一些思考的结果。
想了半天,脑子里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家里不就有一个现成的线索吗?我火速洗完了澡,关了灯,趴在门口听苏青的动静,可惜门隔音太好,我啥也听不到。
我握着手机去,等到12点,估摸着苏青应该睡了,我带着房间里买东西剩下的丝带,反复观看了如何拷问一个人的视频。
然后下定决心摸黑去了他的房间。
苏青果然睡着了,我掀开他的被窝,用丝带把他给绑了起来。
搞定之后我打开灯,发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
被吵醒的一脸懵的样子尤其可爱,不过这不是应该想这个的时候。
我脑海里过了几万个严加拷问的方式,但是还没得我开口,苏青的话就让我cpu烧坏了。
“嗯?姐姐原来喜欢玩这个啊?说着他把被子彻底掀开,露出白皙的皮肤和覆着薄薄肌肉的身体,好家伙,这孩子睡觉不穿睡衣的啊!我急着反驳,倒显得有几分心虚,“不是!我要问你一些事情,严肃点!“好…苏青跪坐在床上,把被我可能是绑好的双手架在身后,向我凑近几分,“是不是回答错了就要被姐姐拿皮鞭抽啊?等等等等,这思维怎么能跳到这里来?不是啊我们是正经拷问节目,不是,好像也没那么正经。
好吧我放弃了,我强装镇定,装作一脸冷漠地看着他,其实这小孩子耳朵都红了,在姐姐我这儿装身经百战呢?我把白天采集到的线索放给他听,“你周周姐姐应该没死,苏青,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苏青的脸色一僵,但又恢复了正常,“我又不知道她的事情,我就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好像陈律师才能知道的更多。
陈言很轻松地被卖了。
但苏青的回复至少让我确认了一些事情其一,我闺蜜她没死;其二,苏青和陈言是一伙的。
得到了这些信息,我心情大好,匆匆撤离了这个房间,顺手给他把灯关了。
7.第二天,当我睡到日上三竿才下楼的时候,陈言和苏青已经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了。
我笑着上去打招呼,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问陈言,“陈律师今天不是休息嘛,来这儿干嘛?陈言倒是很淡定地给我倒了一杯茶,测了测温度,递到我手里,等到我坐进沙发里才开口“周小姐,相信您已经发现了,您的朋友其实没有死,她做了某个大金主的小老婆,大金主死后把钱给了她,她被大金主家里人追杀,迫不得已才把财产留给你了。
我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只觉得好笑,就差把你继续编写在脸上了,我指着苏青顺口回了一句“那这孩子呢?其实是周玲的继子?话音一落,客厅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显然,陈言编的故事八成是我闺蜜的想法,还金主,小妈,豪门狗血虐恋,这个梗都写烂了吧。
见他们都不说话,我放下杯子,看着两人继续说“编得不错,下次别编了。
“你这故事和周玲之前给我讲的八卦故事都一个套路,她要是有什么难处不能告诉我我也可以不问,但是你们得告诉我她是不是安全?还是沉默,我有些被气到,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是不是她姐妹了?突然,苏青拉住我的袖子,闷闷的开口,“她希望你没事。
听到这话我整个情绪都软了下来,我叹了一口气,眼睛却止不住得要蓄起眼泪,“好。
听她的。
得到我的回复之后,两个男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异口同声地说“我去做饭。
我挑挑眉,“无所谓,厨房大,你俩一起都行。
我躺在沙发里玩手机,看着厨房里两个男人忙来忙去。
啧,有点暴露太早了,这下这两人对我怕是都有些防备,不让我查我就不查了吗?他们没说周玲没事,那就是可能有事。
那我怎么能安享这一个亿?8.自从和陈言,苏青闹了那出之后,这两人开始变相监视我,主要体现在用各种方式陪我逛街,吃饭,探店。
出去玩多少是件体力活,于是我选择在家摆烂。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陈言那个老狐狸嘴里根本翘不出什么话来,还容易被他带跑了!家里这个一看就比他好骗。
我在沙发这头倒着,苏青在沙发那头继续工作。
周玲的工作单位我从未去过,只大概清楚她在哪一家金融公司打工。
我借着找工作的名头在app上锁定了这家公司。
“我朋友周玲介绍我来的,她在你们公司不是混得很好吗?我用着没礼貌的口气询问。
对面的回复也印证了我的想法,这个世界上,或许没有我的闺蜜周玲这个人。
更确切地说,她不叫周玲。
认定了这个想法,那么她的真实身份就应该在苏青或者陈言身上挖出来。
我把目光落在眼前的苏青身上,然后移到他旁边放着的手机上面。
苏青百分之一百有她的联系方式!但是要怎么拿到他的手机呢?有密码我还打不开,总不能大摇大摆地和他说我要你手机用一下吧?好像,也不是不行。
我故意找我的sa问了几款包包,然后用脚蹬坐在那头的苏青,“哪个好看?苏青摘下耳机,认认真真地帮我分析了一通,结尾还得加上一句“还是要看姐姐的心意,你背起来都好看。
装乖是真有一手啊你,我在心里咬牙切齿,开启我下一步的计划,“完了,我微信上没钱了,苏青你手机接我换一下钱。
苏青愣了一下,但在我“快快快,要被别人抢走了的叫喊中,还是把手机解锁了递给我,我手速超快地点开他的微信,开始翻看起他的好友列表,还好社交圈不广泛,不然要翻死我。
我一边在他的好友列表里翻着人,一边观察着苏青的神态。
筛选了诸多人之后,我锁定了一个人——陆瑶。
虽然聊天记录都被删除了,但是朋友圈里的照片出卖了她的身份。
9.为了拿到我闺蜜的真实身份,我含泪又买了一个包包。
搞好了一切,我把手机还给苏青,还装作手忙脚乱的样子。
“多谢。
说完我就匆匆跑上楼了,在犯罪现场呆着我心脏受不了的啊。
我在网上搜索了陆瑶的名字,要命了,同名同姓的怎么怎么多!我翻查了好一会,才确定了一个人,陆氏集团的大小姐。
网上并没有几张她的照片,但仅仅一个侧影我就能认出她来。
顺便我吃了不少陆家的瓜,大多是最近争夺继承权的破事。
“二少一家回老宅,局势风云变幻!“震惊!老人家重金寻私生子!“股份收购!继承权到底花落谁家?……虽然我的眼睛被这些豪门恩怨霸凌了,但思路一下子清晰了。
我的闺蜜真名叫陆瑶,现在正陷入一场豪门混战之中,而那个留在这里的苏青,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陆家私生子。
她成为周玲,或许也有她的目的。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我的了吧。
我走进陈言的办公室,把我所推测的一切和盘托出。
陈言揉了揉他的太阳穴,一脸无奈的把我闺蜜叫了出来。
一切和我在一起随意地套着卫衣牛仔裤的女孩,如今穿着顶级奢牌的新款成衣站在我面前,同样无奈地朝陈言笑笑“我就知道,她肯定会继续查下去的。
我激动地扑过去抱住她,边哭边骂“骗我感情是吧,一个亿就把我打发了是吧!纯渣女!周玲,不对应该是陆瑶,拿着纸巾给我擦眼泪,再好声好气地哄我,等到我情绪平复下来的时候,才和我讲起她的事情来。
故事比我想象的还要drama亿点,我用着吃瓜的心态和她唠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我从伤心和失望到重新对陆瑶死心塌地。
简单来说,陆家的老爷子不想把位置留给女孩子,所以作为二儿子家只有陆瑶这么一个女儿的默认退出了竞争,但是大儿子家的那个儿子实在是不争气,在国外惹得事都传到老爷子耳朵里了。
10.“这我怎么甘心把继承权给他啊?陆瑶上扬的眼线配上她张扬的性格,倒是很称,“我打听到大伯有个私生子,大伯母肯定要拦着大伯去找,所以我得抢先找到,和他合作。
没办法,谁叫爷爷死活不松口,偏得给他的大孙子。
我猜的没错,那个留在我家里的苏青,就是陆家的那位私生子。
关于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大概就是她不想被人发现,随便套了一个人的身份,看我一穷二白,又没什么亲戚朋友,选了我。
但她也没想到,租房子能和我租一块儿去,也没想到她和我能这么投机。
至于那些奢侈品消费,基本上是花她的钱,然后记在我名下。
这陆大小姐一直和我撒娇求原谅我也受不了,只好岔开话题“那一个亿呢?“我的小部分资产啦,一是想你后面的日子过得好一点,二是就算我抢继承权失败了,还可以来投靠我的好姐妹嘛。
“不过我失败的可能性很小啦咱就是说。
说完她还向我抛了个媚眼。
看着我俩的话题已经跑到我骗苏青然后买下的那个新款包包是什么款式的时候,陈言及时出声打断了我们“陆瑶,还有正事要说。
“好啦好啦,先和玲玲去吃饭再说,带上那小子。
说完拉着我跑了。
于是,我们四人聚在一个包间里,面面相觑,掉马之后,开朗的只有陆瑶。
不过当他们聊起后面的计划的时候,气氛倒没有那么尴尬了。
“大伯那边已经知道苏青在我手上了,我手上加上我父母所持有的目前只有20%的股份,爷爷手上目前是40%,我收购那些散户的股份很容易被大伯他们一家察觉,目前只能正面上和他们周旋。
陆瑶一边分析局势,一边提出解决方案。
“所以我需要把苏青带过去,爷爷看见这么优秀的孙子,自然会断了把集团给那个废物的想法。
玲玲,得麻烦你拿手里一部分的资金去收购那些散户的股份,不多,大概在2%左右。
只要爷爷不出手,或许这个2%也是致胜法宝。
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但我发现苏青的神情有些倦倦的。
和他之前常常挂着笑容的样子很不一样。
11.我找了个借口把苏青拽了出去。
苏青刚开始有些震惊,但后来反握住我的手。
找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我们停下了脚步,苏青低着头看我,沉沉地没有开口。
和亲人的关系竟然是这样,想来他也不好受,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却被他一下子捞进怀里。
“怎怎么了?我声音有些颤抖。
苏青轻声开口,告诉了我他的身世“我妈带着我嫁给的那个男人,逼着怀着孕的我妈下地干活,结果我妈和我妹都没了。
寄人篱下的日子我只能努力学习,让他觉得我还有点用处。
姐姐,你说回到另一家里,又能怎么样呢?确实,不避讳的说,陆瑶找他回来只是为了他陆家私生子的身份,而他一回去,就是这个乱七八糟的局面,但他已经入局,也没有办法再去改变什么。
我也想起来我那些孤独迷茫的日子,手轻轻环抱住了他,“没事的,苏青,往前走就好了。
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自己,不是吗?夏天的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听见少年的砰砰的心跳声,响过闹人的蝉鸣,撞在了我的心上。
我听见他说“谢谢你,周玲。
回到包间,就看见陆瑶笑得鬼鬼祟祟的样子,饭局结束,还凑到我耳边鬼鬼祟祟地说,“我先把苏青带走啦,你和陈言好好相处。
我坐上了陈言的驾驶位,为啥是我开车呢?因为陈言略微喝了点小酒。
第一次开别人的车有点局促,我调了半天座椅才发动汽车,听见这车一直在叫我更紧张了。
陈言突然凑了过来,俊美的脸庞在我眼前放大,他抽出安全带给我别上,嘴边翘起一个带着点调弄的笑容,“周小姐放松,专心开。
他今天穿的很休闲,那个角度刚好露出他掩在卫衣领口下精致的锁骨,我的脸烧得更厉害了,救命有男狐狸!我专心开车,陈言也没和我说话,我顺手就开回了我家。
开到地下停车场我才发现不对劲,我到家了这陈言怎么办?陈言看见我这么一脸震惊的神情,惟恐天下不乱的说“周小姐是准备把我一起送到你家里去吗?我哑然,也有大半是我嘴笨,不知道怎么回复他。
陈言也没继续逗我,“我家也在这儿,我等会走回去好了,正好周小姐你明天要和我一起去工作。
我松了口气,但他把我送上楼后留下的那句“记得早起。
实则让我又气了起来,早起毁一生懂不懂!12.网上关于陆家继承权争夺的,很多消息都是陆瑶放出来的,从新闻上看见这两人,和现实中确实很不一样。
我看完陆瑶给我发来的新闻,顺手截了一张苏青的照片调侃他,然后继续看股份报表。
这几天我几乎住在陈言办公室里,顺便学习各种金融知识。
每当我仰天长啸决定放弃的时候,陈言便会微笑地给我递来咖啡,“周小姐,努力一分钟,离亿万富婆更近一步。
散户的股份收集并不是特别困难,加上陆瑶散布的有关陆氏集团市值动荡的消息。
不少股民都选择了抛售,而我只需要花钱和管理就行。
半个月的时间,陆家老爷子的身体情况越发恶劣,继承权的争夺也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当我手上已经握有将近3%的股份的时候,陆瑶发来信息——苏青出事了。
我和陈言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登上了去往陆家老宅的航班,一下飞机,陆瑶便把我们接到了医院。
结果,苏青在病床上生龙活虎的,如果抛开陆瑶给他化的病弱妆之外。
“大伯心狠,连他自己的儿子都想杀掉。
陆瑶坐在床边向我解释道,“还好我做好了准备,不然这孩子早没了。
看着我担心的神情,她又继续说“苏青不愿意认他那个屑爹,但是在爷爷面前表现得好啊,爷爷目前怕是只想把钱留给他一个人。
不用担心,这个医院是我家的,没人听见。
苏青接下话头,“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让爷爷知道谁想害我,还不能是陆瑶姐告诉他的。
他现在疑心病很重,觉得谁也没法相信。
我看他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才放下心来。
“爷爷已经知道了。
陆瑶笑的势在必得,“陈律师,我答应你把陆氏集团财产交付这个案子给你的,现在该兑现了。
13.财经报今日陆氏集团召开董事会,继承权大战即将落下帷幕。
我推着健康的苏青从VIP电梯上去,我很清楚,这个董事会的召开,无非是陆瑶宣告自己的胜利罢了。
我把苏青推到旁边的休息室里,准备去找陆瑶的时候,苏青拉住了我的手,“姐姐,陆瑶姐会得她想要的东西的。
而我,并不需要这些。
接着他告诉我,他已经说服了爷爷将继承权留给陆瑶。
“我和爷爷说,我对于陆家没有什么归属感,而且我这个岁数,没法拥有这么庞大的集团,我希望他能够看见陆瑶姐的努力,不要活在他的偏执里。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对爷爷说话很过分啊,其实他很期待有人能够告诉他他做错了什么。
我呢,又正好是个外来的孩子,也敢对他说话。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他,面对如此巨大的财富,他没有争夺,反而把没有任何条件地把它拱手让人。
“到时间了。
秘书进来将我们两请了进去。
宣读遗产分割的时候,我看见另一边的大儿子家,也就是苏青的父亲,一脸铁青,脸上就写着没有了希望。
“将本人名下30%的股份交付给孙女陆瑶,5%交付给孙子陆青……陆瑶的脸上是震惊和喜悦和不相信,她的目光移向我,我点点头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加上我的3%,陆瑶的控股稳稳超过了50%,成为了这个集团的主人。
除了陈言留在这里帮着陆瑶处理这个遗产项目之外,我和苏青只呆了几天就打算离开了。
离开之前,陆瑶递给我一份文件,“送给那小子的小公司,爷爷之前投资的一家互联网公司,那小子应该感兴趣。
然后勾住我,八卦的问,“哎呀呀,你不再考虑考虑吗?陈言也不错啊,这两人是我按着你理想型在我好友圈淘到的最好的未婚男人了!?“我什么时候说我和苏青在一起啦?“你俩就差把谈恋爱写在脑门上了!坏女人,周玲!……在我俩打闹之间,我看见向我走来的那个男人,苏青推着行李箱,他背后是光芒万丈的太阳。
希望我们都能走向,新的人生。

小说《一亿陷阱周周陈言后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亿陷阱周周陈言后续》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