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季桑

>

季桑

季桑宁 著

季啸风 季桑宁 现代言情

小说《季桑》,现已完本,主角是季桑宁季啸风,由作者“季桑宁”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宁晏玄季桑在线》是作者季桑的经典作品之一,人物形象幸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精彩情节如下:...《宁晏玄季桑小说在线》第11章免费试读《宁晏玄季桑小说在线》第11章免费试......

来源:xkxs   主角: 季桑宁季啸风   更新: 2024-05-14 11: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季桑》,由网络作家“季桑宁”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季桑宁季啸风,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见其他人看着他,朱夏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舍己为人啊?我又不是为了钱,我就单纯地想体验一下站票。”他得意极了。众人的表情更加一言难尽了。胖大哥嘴角抽搐了一下,懒得搭理朱夏,坐在季桑宁面前,清了清嗓子:“季小姐,你好...

《宁晏玄季桑小说在线》 第14章

推荐精彩《宁晏玄季桑在线》本文结构清晰严整,不由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宁晏玄季桑小说在线》免费试读《宁晏玄季桑小说在线》免费试读朱夏将座位消过毒,拉着虎头站起来。
“哥,你坐。
见其他人看着他,朱夏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舍己为人啊?我又不是为了钱,我就单纯地想体验一下站票。
他得意极了。
众人的表情更加一言难尽了。
胖大哥嘴角抽搐了一下,懒得搭理朱夏,坐在季桑宁面前,清了清嗓子“季小姐,你好。
“有事?季桑宁满脸地不耐烦。
黑衣墨镜,王宇找来的人?还这么有礼貌呢。
胖大哥扫视了一圈,凑近了他的大胖脸,用一只手挡住自己的嘴巴“我是余山海先生的助理!“?余山海?昨晚那个诈骗电话,不就说什么余山海吗?都骗她跟前来了。
“余山海先生现在遇到一点麻烦,需要您的帮忙,所以这才冒昧前来打扰您。
胖大哥继续说道。
差点都没赶上这趟火车。
赶上了还整了个站票。
得亏那小子是个好人,两万块打发了弄到个座位。
“等等。
季桑宁摆手“余山海是谁?“啊?胖大哥懵了两秒,全国人民还有不认识余山海的人吗?“啧余山海你都不认识啊?旁边传来一个鬼魅般的声音。
季桑宁与胖大哥同时转头,就看到朱夏凑着个大脑袋一脸瓜田里上蹿下跳的猹一样的表情。
“你小子,你偷听我说话?胖大哥瞪着朱夏。
“我没偷听啊,我光明正大听的。
朱夏一脸的无辜。
然后转头望着季桑宁说道“余山海啊,是咱们华夏赫赫有名的富豪,旗下产业涉及游戏,广告,房地产,经纪公司等等等等……每躺平一分钟大概就有一百万进账的那种级别,在全球富豪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好奇怪,你居然不认识余山海?胖大哥一脸洋洋得意“嗯嗯,你小子还挺会说话。
“所以,小姐姐,这肯定是个骗子。
朱夏忽然一秒变得正经。
“余山海先生这样的人物,他的助理会买站票吗?然后,他有什么忙需要你一个小姑娘帮?“你信他,不如信我是秦始皇。
“嗯……有点道理。
季桑宁摸了摸下巴。
“哎,不是,我怎么就是骗子了?你小子会不会说话?胖大哥一手叉腰,边上的俩黑衣保镖就欲动手。
“我可告诉你们啊,这可是在火车上,你们敢动手,我马上躺下,不讹你一辆车我就不叫朱夏。
朱夏一脸的欠揍。
“得得得,别搭理他。
胖大哥翻了个白眼,不理会朱夏,找季桑宁才是正经事。
他拿着自己的手机,是一个直播界面的截图。
“季小姐,抱歉我们不是有意查你的,实在是有大麻烦想要请你出手。
那是萌萌的直播间里,她正在和厉鬼战斗。
那夜过后,萌萌直播间便成了热门,虽然直播回放被神秘力量全网下架,但是有些网友还是早就存档了。
余山海能找到不奇怪。
季桑宁一下就明白了,余山海遇到的,只怕不是用钱可以解决的东西。
“我们联系了那位主播,是她告知了我们你的联系方式。
胖大哥继续说道。
“人多不便,下火车详说。
季桑宁缩在座位上,望着车外,一脸的高人气质。
“哎,好!胖大哥觉得稳了。
瞧瞧这处变不惊的态度,一看便是有真本事的人才能修炼出来。
更何况从直播间里看,人家确实有真本事。
他们请人反复对比研究,确定那不是合成的,也不是请人假扮做戏的,这才很确定地要来找季桑宁。
这是高人啊!胖大哥眼中的高人,此刻内心正在盘算的,却是该要多少钱合适呢?哎,费劲。
火车上,两黑衣保镖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给季桑宁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晚上,火车一到站,便立即有豪华商务车在等,接上胖大哥与季桑宁,就给安排在了一家连锁的豪华酒店之中。
胖大哥说这也是余山海的产业。
倒是朱夏与虎头下了火车就没影了。
胖大哥叫郝斯文。
“你说,余先生遇上了什么事?季桑宁急着去殷学林的老家,没时间耽搁,到酒店就开门见山问道。
郝斯文叹了口气。
“被脏东西缠上了,已经有半年有余,早前只是人变得虚弱,去医院看了毫无作用,后来便请了高人,但收效甚微,甚至南洋那边的法师我们也请过,都拿那东西毫无办法。
“半年来,先生一日比一日虚弱,现在已经完全下不来床,瘦得皮包骨,又整夜整夜睡不了觉,说闭上眼就有鬼要他的命,状况极其凄惨。
郝斯文说着,见季桑宁若有所思,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我们实在没办法了,什么法子都试过了,找不到原因啊。
就在前几天,意外之下看到那个直播片段,我们便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您出手,不管怎样,也得试试。
季桑宁皱着眉头,这种情况,有点像是梦魇缠身,但是又比梦魇缠身严重得多,看来还真得去一趟。
真有厉鬼的话,她收了将之炼化也有好处。
“可以,但是我这几天没有时间,我得去光姚县几天,那边事情完了才能跟你去看余先生。
季桑宁说道。
“而且,我收费。
这才是正事。
“钱的事都不是问题,只要能解决余先生的困扰,我们愿意出一千万。
郝斯文财大气粗地说道。
所以今天两万块买个座位,简直是洒洒水啦。
季桑宁刚端起一杯水喝进嘴里,闻言,噗一下就喷了郝斯文一脸。
“多少?郝斯文擦了擦脸上的水,并没生气“一千万,您……您是嫌少了吗?季桑宁没说话。
“那……郝斯文咬了咬牙“两千万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也就是两个小时的事情。
季桑宁动了动唇。
“三千万,不能再多了。
郝斯文一口价,伸出了三根手指。
“放下吧,我尽力。
季桑宁将水杯放在桌上,表面依旧云淡风轻,内心却躁动得一批。
什么叫富豪?什么,tm的叫做富豪?“好,那说好了,明日我派车送您去您要去的地方,然后我就在这里等您,等你结束后,我们直接去余先生的庄园。
“嗯。
季桑宁起身,脚步飘飘忽忽。
郝斯文望着季桑宁的背影,急忙给余家打了电话回去汇报“大少爷,我已经成功见到季小姐了,也谈好了。
“我看行!季小姐听到三千万的报酬都面不改色的,一看便是见过大场面的能人啊!“哎,放心,我一定会将她请来处理老爷子的问题。
翌日。
季桑宁坐上了郝斯文安排的车。
一路摇摇晃晃开了几乎半天,下午的时候才到了殷学林老家。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落后的村子,有些古朴,似乎并没有怎么开发,甚至还保留着老城墙的遗址。
整个村子里的人几乎都姓殷,全村也没有几个年轻人,似乎都外出打工了。
季桑宁看到一个老奶奶,便上前打听殷学林。
谁知那老奶奶听到殷学林三个字,却愣了几秒钟似乎才想起这号人。
“闺女啊,你打听个死人做啥嘞?“死人?季桑宁眉头一皱。
“是哇,早十几年就死掉了嘛。

《季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