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程岁祁璟尘程岁,程岁程岁祁璟尘

>

程岁祁璟尘程岁,程岁程岁祁璟尘

祁志昂 著

楚心蕾 现代言情 祁志昂

“祁志昂”的《程岁祁璟尘程岁,程岁程岁祁璟尘》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名字是《程岁祁璟尘》的是作家程岁的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程岁祁璟尘小说》第13章免费试读《程岁祁璟尘小说》第13章免费试读楚心蕾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迷迷糊糊睁......

来源:xkxs   主角: 祁志昂楚心蕾   更新: 2024-05-14 11: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程岁祁璟尘程岁,程岁程岁祁璟尘》是作者“祁志昂”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祁志昂楚心蕾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你就没有认识的吗?或者你前夫什么的,过来帮帮忙也行……”“不需要,我自己可以。”不等护士说完,楚心蕾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下床直接出了病房。小护士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来,跟在她身后继续劝说道,“你好歹吊完这瓶水在走,不然你夜里会疼的受不住的。”“反正迟早都是要死的,怕什么...

《程岁祁璟尘小说》 第13章

名字是《程岁祁璟尘》的是作家程岁的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程岁祁璟尘小说》免费试读《程岁祁璟尘小说》免费试读楚心蕾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连脑子都空白的。
此时此刻,什么孩子,什么梦境,都不在她的思考范围,唯一让她挂心的是她父亲的后事。
她掀开被子,打算下床。
“哎呀,你怎么起来了?你现在身体很弱知道吗?说着走过来硬是把她给按到了床上,“你还得吊水呢。
楚心蕾推开护士的手,一出声就是哽咽,“我父亲刚刚过世,玛丽独家整理我得去处理后事,我不想让他凄凉的在太平间待着。
护士知道她的遭遇,见她这样了,还要自己亲力亲为,眼眶再度红了。
“你就没有认识的吗?或者你前夫什么的,过来帮帮忙也行……“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不等护士说完,楚心蕾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下床直接出了病房。
小护士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来,跟在她身后继续劝说道,“你好歹吊完这瓶水在走,不然你夜里会疼的受不住的。
“反正迟早都是要死的,怕什么。
极度的悲痛,折磨她的病痛,让她绝望又麻木。
她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疼痛呢?现在,任何东西在她眼睛里,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了。
小护士人很好,不放心她一个人,特地去请了假,帮她一起处理父亲后事,楚心蕾拒绝,但是小护士坚决要陪她一起。
楚心蕾最后也就由着她了。
……另一边,祁园内。
祁湛眨巴着他那双跟楚心蕾极像的眼睛,用跟祁志昂如出一辙的气质,用不符合他年龄的清冷语气说,“爸爸,我真的看见妈妈了,你能帮我找她吗?正吃饭的祁志昂,抬眸看了他一眼,“我再说一遍,你妈妈不可能躺在手术台上。
祁湛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像是妥协,“行,就算那不是妈妈,但是我好不容易回国,你能让我见见妈妈吗?祁志昂,“你以后都会生活在这,不必去国外了。
“为什么?“因为,我和你妈妈离婚了。
离婚两个字让祁湛愣了几秒,冷冷的说,“爸爸,你和妈妈离婚,是你和妈妈的事情,跟我没多大关系,我是她的儿子,她是我妈妈,我想见她。
关于见母亲这个话题,父子两之间争吵过无数次。
但是每一次,祁志昂都没有妥协过,坚决不准他见母亲,这一次祁湛也没抱多大希望,他暗暗的希望自己快点长大,这样他就有独立自主的能力,能够见到自己的母亲。
然而就在放弃的时候,祁志昂的声音却响起来。
“你很想见她?祁湛无语的说,“我当然想见我妈妈,如果是你,你难道不想见自己母亲吗?多年的相处,祁湛多少了解些自己父亲的脾气,他软下语气,“爸爸,求求你了,让我见见妈妈好不好……祁志昂盯着自己儿子看了几秒。
那双眼睛跟楚心蕾一样,看起来可怜极了。
想到楚心蕾,他的心头忽然飘起一抹莫名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须臾,他淡淡的说,“我需要先问问她有没有时间,等会我问问。
祁湛十分开心,“真的吗?谢谢爸爸。
祁志昂很少见到自己儿子这么开心,是真的开心,眼角眉梢都在笑。
看在眼里,他的心似乎也暖了,不经然笑了起来。
吃完饭,洗完澡,祁志昂坐在书房里,难得的没有在工作。
手机在手里摩挲了半小时,终究是没有打出去电话。
他从来没给她打过电话,不知道她会不会接他的电话。
好半晌,他忽而笑出声来,他到底爱怕什么?不就是打个电话吗?至于吗?他正想按键拨打楚心蕾的电话,此时却有电话进来,是陈嘉。
“喂,志昂,睡了吗?这个称呼让祁志昂不太高兴,沉了声音,“注意称呼,陈总监,陈嘉笑了,“以前是应该注意,毕竟你是已婚人士,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离婚了,我就有了追求你的权利,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呀。
她喜欢祁志昂,从年少到现在,她以为她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所以她把这份情感掩藏起来,进祁氏集团,也不过是想天天看到他。
她想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就好,直到她遇到另一个走进她心里的人。
没想到……祁志昂离婚了。
这对于陈嘉来说是天大的惊喜,他们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她觉得她足以与他相配。
但她这么想,祁志昂可不这么想。
甚至是听了她的话,更加不悦,“陈总监,我对你没有任何工作以外的情绪,我自认为没给你留过什么让你误会的幻想。
这话说的让陈嘉有些难堪。
他对她的确一直清清冷冷,保持分寸,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暖意。
但这并不能打败她,“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我要追你。
祁志昂轻笑,“大可不必,陈总监,不要让陈祁两家都难堪才是。
说完这句话之后,祁志昂没有任何情面,直接挂了电话。
或许是这个电话让他情绪不好,再度看向手机的时候,多了一分冲动,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拨了楚心蕾的电话出去。
那边铃声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祁志昂耐着性子又打了一遍。
这次倒是通了,但是传来的声音却不是她的。
“喂,您是?楚心蕾没存他的电话号码?祁志昂眉头轻皱,问,“你是谁?楚心蕾呢?小护士看了眼一直跪在灵前呆呆的楚心蕾,轻叹了口气,“我以为她没什么朋友呢,原来还有人找她呢。
“她呢?祁志昂并不想多听别人的废话,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小护士再度叹气,揪心的说,“她在给她父亲守灵呢,一直哭,真可怜,连个亲朋都没有,你是谁呀,她朋友吗?楚心蕾家族几代单传,没什么亲戚叔伯,小护士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凄冷的葬礼。
守灵两个字,让祁志昂当场怔住,“你说什么?她给谁守灵?小护士被他低冷的嗓音给吓到,磕磕巴巴的说,“给,给她爸呀……她爸爸过世了,你……不知道吗?

《程岁祁璟尘程岁,程岁程岁祁璟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