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阳寿未尽

>

阳寿未尽

夏小夕 著

周星 夏小夕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阳寿未尽》是作者““夏小夕”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夏小夕周星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到了里面,跟宋神婆的店差不多,只是比她的豪华了点儿,也是用骨头搭建的架子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两位买点儿什么?”一个鬼走过来说。我看了周星一眼,低声对店小二说:“我们想买小鬼。”店小二听了,扯着嗓子就喊:“买小鬼,两位!”我和周星都尴尬极了,买个这个东西用得着这么大张声势的么。说话间只见一......

来源:cpwx   主角: 夏小夕周星   更新: 2024-05-15 10: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阳寿未尽》内容精彩,“夏小夕”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夏小夕周星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阳寿未尽》内容概括:到了里面,跟宋神婆的店差不多,只是比她的豪华了点儿,也是用骨头搭建的架子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两位买点儿什么?”一个鬼走过来说我看了周星一眼,低声对店小二说:“我们想买小鬼”店小二听了,扯着嗓子就喊:“买小鬼,两位!”我和周星都尴尬极了,买个这个东西用得着这么大张声势的么说话间只见一个身材妙曼的女鬼走出来:“两位请跟我里边儿走”我跟周星对视了一眼就走了进去来到里屋,看见墙上挂着许多牌子,...

第一章

到了里面,跟宋神婆的店差不多,只是比她的豪华了点儿,也是用骨头搭建的架子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两位买点儿什么?一个鬼走过来说。

我看了周星一眼,低声对店小二说“我们想买小鬼。

店小二听了,扯着嗓子就喊“买小鬼,两位!

我和周星都尴尬极了,买个这个东西用得着这么大张声势的么。说话间只见一个身材妙曼的女鬼走出来“两位请跟我里边儿走。我跟周星对视了一眼就走了进去。

来到里屋,看见墙上挂着许多牌子,上边的字儿,姑且称为字儿吧。上边儿的字一个也看不懂,只是全都是两个字儿。牌子下面都有一个瓦罐儿在下面,吊着牌子的绳子里也有不明液体流动着。

“两位是想买个什么样的小鬼?女鬼坐下之后给我们倒茶,问道。

我看着茶也不知道该喝不该喝,周星有向我发出求救的目光,我只好示意他不要喝。周星接过杯子放下说“我想买一只能让我星途顺畅的小鬼。

女鬼喝了口茶,抬眼看着眼前这位男子,比她在这寿市见到的男鬼好看不知道多少倍,于是轻轻一笑,只是发出了笑声,脸上还是没有表情“那就是想买只转运鬼喽。说完站起身来在墙上找到一个牌子翻了过来。牌子上有个凹槽,里面有一个像是蜷缩着的婴儿,两个眼睛占了很大一部分。

女鬼摘下牌子说“七十万!

周星看了看我,我也不知道这值多少钱,于是摊了摊手说“这也太贵了吧。

“小鬼这种东西不是随便能养得,养好了带来的好运也不是这七十万能随便买来的。女鬼靠在桌子上说。也听不出到底是什么语气。周星二话没说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说刷卡,女鬼又笑了起来,“我们这儿不刷卡,出门儿左拐银行把钱换成寿币吧,钱太多换寿票。

我和周星马不停蹄的把钱换了回到店里,刚要把钱递给女鬼,旁边的柜子从中间分开了,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个中年男鬼,一个竟然是宋神婆。

宋神婆看了看我和周星,又看了看女鬼手上的牌子,这时候夏小夕的声音响了起来“吴乞,你买这小鬼干嘛?

我只好如实说了,说完夏小夕就把我拉到一边说“你们懂小鬼么?你知道那是什么鬼么?那是魁鬼,招灾的。

我一听夏小夕的话顿时觉得一阵恶寒,这要是买了可怎么办呀。合着这娘们儿坑我呀,我恶狠狠地瞪了女鬼一眼,那女鬼往后退了几步。

“她还要我七十万。我刚说完就感觉头上挨了一爆栗,估计是夏小夕被气得不轻。

宋神婆走到女鬼身边,我明显的看到那女鬼在抖,宋神婆拿起牌子,将牌子重新挂回了墙上,又从上面拿下另一块牌子,递给了我说道“拿去吧。

我接过牌子给了周星回头问道“多少钱?夏小夕说“你拿了赶紧走,不要你钱。我这次开窍了,拉起周星就往外跑。

到了街上周星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喘着气说“我们还没给钱呢。刚歇没一会儿宋神婆就从里面出来了,对那个女鬼说着什么,只见那个女鬼频频点头。

我跟着宋神婆又回到她的店铺,现在的店铺已经焕然一新了。

到了店里夏小夕说“去屋里把你俩这滑稽的面具换了。

我和周星往里屋走,周星边走边说“怎么只听见声音,看不见人呀。不会是鬼吧。

“这里面全都是鬼。要说这里面的鬼我好像就看不见夏小夕,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自己都捉摸不透呢,怎么可能跟他解释呢。在人间他是大红大紫的明星,现在在寿市,他还得跟我这半吊子混啊。

再出来,宋神婆就问我们怎么回事儿,周星把自己的事情跟宋神婆说一遍,宋神婆说“小鬼可不是好养的,说白了就是用你的命去续小鬼的命,这小鬼还得看心情替你办事,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周星只是听别人说小鬼可以改运具体怎么回事儿他也不清楚,听到宋神婆这么一说心里不免有些没着没落的,也不说话。

“刚才她给你的牌子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这样,你把你的命卖给我一部分,我来帮你养小鬼,怎么样?无利不起早,宋神婆帮周星肯定有原因的。

周星第一次听卖命吓了一跳,他又不是像我一样没出息又缺钱,一时间不愿意答应,我耐心的跟他解释了卖命的意思,他这才了解,问道“那我要卖给你多少呢?

“十天,宋神婆说。

我一听就跳了起来“凭什么呀?凭什么他只用卖十天?我就要卖几十年啊!可是根本没人管我。

周星爽快地答应了,宋神婆把牌子挂在周星胸前说“午时一刻,记得把你的血滴在牌子上。叮嘱完就不再说话。

我和周星回到阳间的时候,周星对我是千恩万谢,又是请我吃饭,又是喊我去他那里玩儿,把周星的事儿办完了我也该考虑考虑我自己的事儿了。

我到医院的时候李蓉儿已经醒了,我推门就进去了,也不管有人没人,反正我都快死了。李蓉儿见我走进来,眼里满是惊讶,随即把头扭了过去。

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蓉儿,你醒了呀!

可是李蓉儿还是装作不认识我,我搬了个凳子坐在床前说“蓉儿,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告诉我好不好?前天晚上的事情我觉得不应该丢下你不管的,我会……我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闭嘴!李蓉儿好像生气了,吼道。不过吼完眼泪就顺着眼眶流了下来,我心里也跟着一阵疼痛。随后李蓉儿哽咽着说“那天晚上你就忘了吧,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都是快死的人了,没什么救不救的了。

我一听心里不是个滋味,站起来给李蓉儿削苹果,边削边说“我已经在想办法了,我会努力救活你的,为了你我可以连命都不要的。

李蓉儿这个时候转过头来,我也没有抬头,只是低头认真的低头削着苹果,但是我能感觉到李蓉儿那炙热的目光。病房里陷入了令人烦闷的安静,空调嗡嗡的声音让我内心像千万只蚂蚁在撕咬。

“我从小就有白血病,是妈妈遗传给我的,可是当时并没有发现,我小时候经常受人欺负,经常浑身疼痛,所以也没有检查。后来才知道那都是白血病的症状。长大了我考上了警校,为了不再受人欺负,我样样都争第一,当我受到了所有人的褒奖和欣赏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我还能说什么呢?李蓉儿断断续续的说着,最后都泣不成声了。

我听了以后瞬间觉得原来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完美的女神原来也有这么多不堪的过往和不为人知的心酸,于是我更下定决心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救她。就在这时,毕云涛走了进来,李蓉儿赶紧擦擦眼泪把头扭了过去。

毕云涛看见我不禁一愣,随后嚣张地说“你还有脸来看蓉儿?说着抬手就是打了过来,此时我心里一肚子的火,憋着没地方发泄,迎着毕云涛的拳头就上去了。虽然我是个吊丝,可是不代表我是个病猫,在加上上次我在毕云涛那儿吃了瘪,这次他也大意了,我一把握住他的拳用膝盖和他的肚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趁他弯腰的时候一别脚把他反手钳住跪在了地上“你到底配不配做蓉儿的男朋友你自己心里清楚,别让我在看见你对蓉儿做任何不利的事情。说完我就一甩手离开了。

我独自走在街上,风吹的有点儿凉,我裹了裹衣服,漫无目的的走着,路边的街灯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换了吧,一闪一闪的晃着白黄的光,整个街道显得有些幽暗,当我走到一个胡同口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人在向我打招呼,时间也不早了,我心里有点儿怕,于是没管,直接掉头往回走,可是掉头却发现已经不是来时的路了。

我心里彻底没底儿了,耳膜一阵一阵的鼓起,缩回,整个人都敏感了起来。我知道这一定是什么鬼怪在作祟,于是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可是还是不顶事儿,于是我闭着眼睛往前走。这都是看那些鬼书看出来的东西,可是好像根本没什么卵用,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在那条鬼胡同里。

莫非我是被什么鬼盯上了?正在胡思乱想着,就听见身后传来呼吸声,我猛的一回头,连个影子都没有,我所有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周围,大喊道“反正我活的时间也不长了,出来说话,咱们商量商量,你要是要个胳膊要个腿儿的,等五天之后你再来拿,你看行么?

没人应答,只是周围还是透着诡异,忽然我感觉前面的空间扭曲了起来,然后手就被一个冰凉的小手拉着往前跑。我靠,又是被夏小夕救命啊!

跟着夏小夕跑了好一阵,就在夏小夕准备跟我说什么的时候到一句“快跑。催促我。

然后我就感觉被推了一把,推出去好远,我还想呢,这个夏小夕力气真大。

然后就看见身后黄沙漫天,突然就听到夏小夕说“吴乞,快跑,快去找奶奶。我一听夏小夕的声音有点儿不对呀,这是跟什么在打架嘛?我靠,我因为什么都看不见也帮不上忙,只好撒丫子往东莞福永7号跑去。

同样是敲了七下,门开了我蒙头冲进,也没带什么面具也没丢什么钱,一口气跑到宋神婆的店里。

“奶奶,奶奶,快救救夏小夕,快救救夏小夕啊。我因为跑得太猛一口气没喘上来背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宋神婆正掐着我的人中。

“在哪儿?宋神婆面不改色的说。

“东大街。我摇了摇发晕的脑袋,跳起来就往外跑,宋神婆二话不说跟着我就去了。当我们再次赶到的时候,黄沙还在满天飞舞着,时不时传来夏小夕闷哼的声音,一定是受伤了,我焦急的原地打转。宋神婆则赤手空拳的走进了黄沙中。

只见宋神婆进去没一会儿,那黄沙就散了,宋神婆脸色有些不好的回来了,看姿势应该是抱着夏小夕呢。

“你抱着,跟我走。宋神婆说着将夏小夕放在我的胳膊上,我虽然看不见但是当夏小夕被放在我手上时我心里满是震惊,因为我可以感觉到夏小夕。

夏小夕身体小的竟然跟个初中生一样,瘦的只剩下骨头了,可是就是这个夏小夕和那个黄沙怪战斗了这么半天,让我这个大老爷们儿情何以堪。

在走回寿市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戴面具就进了寿市,赶忙焦急的问“奶奶,我没戴面具。

“一会儿给你换张脸。宋神婆没有一点儿语气地说,好像在说今天吃炒白菜一样。可是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子,这脸是说换就换的呀,我本来就还有五天的寿命,没什么可以交易的了啊。

走在寿市上,所有人都看着我,我浑身的不自在,感觉只有几步路的时间像走了一个世纪一样。好不容易到了店铺,把夏小夕放在椅子上,就看见宋神婆对着空气左掐掐右捏捏,最后把一碗水倒了下去。

原本以为我这就可以走了,没想到宋神婆叫我坐下来和我讲起了往事。

在寿市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店铺的下一任老板必须要吃一种隐形的药,不能让别人提前看到他的样子,只有在他接手店铺的时候才能吃解药,为的就是不让各个店铺的继承者之间有什么渊源和结仇。在寿市,权利和金钱也和在人间一样重要,人人向往。

《阳寿未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