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启神我就是神明

>

启神我就是神明

万丈白 著

华梦可 华蕾美 奇幻玄幻

热门小说《启神我就是神明》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华蕾美华梦可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万丈白”,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地球正在面临一场百年浩劫,文明被迫重启,一个游手好闲的男子竟是这一切的转折点。他们不解,一个普通人类如何做到与神秘力量对抗,有人言:“他啊,他是我们的神,是带领我们走向新世界的唯一人选。”神灵之战,机甲,赤道防线,这是人类能否继续存亡的最后防线,也是地球文明的最后一战!他看着手中的代码,一阵无语:“我并没有写反人类程序啊,这是怎么回事,bug?”...

来源:cdlb   主角: 华蕾美华梦可   更新: 2024-05-16 10: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万丈白”大大的完结小说《启神我就是神明》,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奇幻玄幻,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华蕾美华梦可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主祭说他们每人都带着一个婴儿。也就是说,今天有120名阿长将领养自己的阿娃。华耶心里合计着,今年成为阿长的人数与婴儿数量极其接近,加上往年“毕业”的留级生雪坨,估计正好120人。这真是个奇妙的巧合,还是他们与地下故乡商量过?不知道以前是不是也这样人数恰好...

第17章

脚步声错落有致,像极了美妙的乐章,利落的声响在轻重之间有固定的节拍。

就算是迈上低矮的台阶,也会发出有规律的共振。

他们是极其郑重的,村民们也同样认真,在这种仪式感极强的时刻,没有人会发出任何与仪式无关的怪声。

连不靠谱的主祭,也变得非常靠谱起来。

这是华耶第一次遇见地下的人,他们如此真实的走在净石台上,让华耶对地底故乡是否存在的最后一点怀疑都完全抹去。

这是个真实的文明,或者说是聚居地,他们真的有这种怪异的习俗和人生。

华耶踏实起来,因为他们没有说谎,没有欺骗,虽然一切都很离奇但却都是事实。

有细细的“嘤嘤声,那是近四千村民激动时不由自主发出的鼻腔中的哼声。

他们就像看见了世界上最美的精灵,发出那种赞叹却又不忍打扰的压抑声。

故乡人,姑且这样称呼他们吧。

当他们完全走上净石台,总共发出60次撞击净石的初响。

他们分成两组入席,说明数量是120人。

主祭说他们每人都带着一个婴儿。

也就是说,今天有120名阿长将领养自己的阿娃。

华耶心里合计着,今年成为阿长的人数与婴儿数量极其接近,加上往年“毕业的留级生雪坨,估计正好120人。

这真是个奇妙的巧合,还是他们与地下故乡商量过?

不知道以前是不是也这样人数恰好。

“他们包的很严实,不知道热不热……一旁的雪坨自言自语的说着。

和其他人一样,雪坨的目光也完全聚集在净石台上,看着那些曾经的阿长,将新生的婴儿轻轻放在巨大的橡木长桌上。

当要放手时,故乡人终于开始不同步调。

因为婴儿可不像他们那样自律,每一个阿娃都是鲜活的生灵。

他们自在地翻身,自在地嘟嘴,自在地睡着……

有的还在寻求拥抱,伸出的小手,在林叶的透光下,映衬得粉嫩,仿如水中花瓣。

所有人都注视着婴儿们,只有华耶看不见,所以他更在意碎落的脚步声。

那是故乡人陆续退后,站定在净石台最后方时发出的声响。

主祭走近橡木长桌,他身旁是太领和太娘,三人的脚步声停顿了片刻,主祭首先发出亢奋的声音。

“星光眷顾,生命之花今日并蒂,120个阿娃成年,120个阿娃降临。

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是我们的现在,也是我们自己。

我们就是他们,他们将成为我们,我们彼此不分,彼此相等,如同星光的庇佑,不分你我……

主祭随后念着奇怪的腔调,像是在祷告或者祈福。

虽然听不懂,但华耶却觉得他终于有点神官的模样了。

伴随着主祭的吟唱,太领和太娘也开始有动作。

仪式在十分静谧的气氛中进行,大家都在屏息,只剩下树叶在风里的沙沙声,还有主祭缥缈的吟唱声。

华耶焦急的听着,却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他将耳朵不断往前送,但只能听到一点点翻动衣物的声音。

凭这点信息,他根本猜不出什么。

“在登记胎记。一个苍老如树皮的声音悄悄出现在华耶右耳边。

是老乌龟。

他声音很小,华耶却听得异常清楚。

“每一个婴儿都有胎记,太领在翻看胎记,太娘在记录,主祭就在胎记上祝福。

老乌龟说着撤走了冷森森的嘴,很快又凑上来“120个娃,时间很长,你如果不打呼噜,可以睡了,老头子我就不打呼噜……

说完老乌龟真的倒头就睡,就像好几天没睡过觉一样,估计不到10秒,他就开始嘴皮子吹风,松软的睡着了。

华耶可没那功夫去睡觉,几个小时前才刚睡醒,大好青年哪有老头那样嗜睡的。

只是看又看不见,听又听不清,实在有些无聊。

于是也就自顾自的做着思维实验。

这是华耶从小就习惯的消遣,每当无聊或者空闲时,他总爱思考着奇怪的设想。

就像别人无聊时看影视听音乐,他更喜欢设计各种奇怪的猜想和思想实验。

从儿时的“物能一体,到后来的“非态耦合剂,再到如今的聚变球的设计与程序搭建。

他总能找到思考的点。

而之所以如此酷爱思考,是因为在思维的空间里,他可以任意为之。

脱离现实束缚的猜想,就是他灵感的源泉。

当微型聚变球的外壳设想进行到第21次修改时,华耶被撞了一下。

“睡着啦?是雪坨,他顺便叫醒了边上的老乌龟,“开始啦。

主祭的吟唱缓缓停止,就像干涸的井口,他的声音也没有先前那么清亮,毕竟念唱一个多小时,任谁也吃不住。

随后是太娘说话,太领则在一旁取出两个容器,不知是什么金属,移动时有铿锵声,但不像钢铁之类的脆硬。

太娘将一张张裁剪好的小布块,分别扔进这两个窄口容器里,说道“每个阿娃都是星光和父母的甜美花蕊呀,他们娇小柔软,他们一碰就坏。

每个阿长都是长大的坚韧果实呀,你们如你们的阿长一样聪明,你们坚强有力的就像环绕着我们的山脊。

你们是花蕊的守护者,你们将成为他们的倚靠。

无论是谁呀,都必须爱护这里所有的花蕊,他们是每一个人的使命。

现在,我们让星光来决定,谁将捧起哪一朵阿娃!

人们激动的鼓噪起来,压抑了半天的欣喜在这一瞬间爆发。

大声疾呼的村民们,无论大小,无关男女。

他们都像即将摘到世界最美的花蕊一样,拍打着橡木桌,一声声集体呼唤着“太娘!太娘!……

太领和太娘并不急着说话,因为他们早已习惯这样的欢呼。

每年最少有一次,有时候有两次,这种情况约莫需要5分钟才能渐渐安抚。

这是个非常令人感动的5分钟。

主祭又活跃起来,他就像个脱掉神父外衣,冲进夜店的小青年,此刻正在随着声浪摇摆着身体,让全身的装饰品猛烈的撞击出声响。

华耶真的有种大人看小孩儿们的错觉,感觉自己是不是进入初中生的周末聚会了。

好在婴儿们并没有哭泣,他们好像从来就适应吵闹的环境。

对于现在烧开水般的氛围,他们居然一个闹腾的都没有,华耶甚至都怀疑婴儿们是否听力健全。

但从身边所有人的表现来看,婴儿肯定是没问题的,他们每次都这样鼓噪,却从未取消这个过程,这就说明婴儿们并不会被吵闹声影响到。

终于,声浪渐歇。

太领将两个金属容器搬到橡木长桌的前方,大声喊道“由左到右呀,今天成年的阿长们,自己,记住,不能让别人代替呀,自己上来取代表婴儿的画布。

左边这个是女娃,右边这个是男娃,不要搞错了呀!

原来是用抽取来决定分属,而且分男女,男带男,女带女。

华耶暗暗点头,这确实是最公平,最妥当的办法。

于是,人们逐个走上净石台。

脚步声里有的像欢快的小马驹,有的如轻巧的小蛇,有的像雪地上飞过的鸮,有的差点摔倒,有的居然不敢挪步,还要太娘去拉着他(她)……

120个婴儿,很快就抽走了100个,第104个是雪坨。

他一直都是站着,此刻轮到他,却迟疑良久,十指用力抓着橡木桌。

“去吧,不要担心。一旁的老乌龟,极其难得的又开了一次口。

雪坨就像得到了救赎,稳步走上净石台。

华耶在下面高声鼓励着。

台上的太娘也和雪坨低语良久,他才将手伸入容器内。

搅拌了许多次,似乎想做出最公平的抽签,容器壁在他粗壮的手指抓挠下,发出混混的声响。

终于取出一张布块,华耶看不见那上面画着什么。

村民们都知道雪坨的情况,他们在尽最大的努力鼓励着雪坨。

还有许多人承诺一定会帮他照顾阿娃,让他安心就好,其中就有先前送雪坨米果酱的那个少女。

雪坨真挚的说着感谢,好半晌才走下净石台。

“给他取个名字吧。雪坨来到华耶的身旁,将婴儿轻轻的放在橡木桌上。

听雪坨说过,这木桌也曾经放置过他自己。

想来当时的阿长,肯定也如此刻的他这般心跳不已。

同样的橡木桌,同样的位置,或许也有近似的问话吧“你说过,帮阿娃取个名字,可以吗?西夫。

雪坨声音本就沙哑,此刻更是颤抖起来。

《启神我就是神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