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红尘历练:总有人觊觎我美貌

>

红尘历练:总有人觊觎我美貌

司莲 著

傅时渡 司莲 现代言情

司莲傅时渡是《红尘历练:总有人觊觎我美貌》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司莲”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唔。干得好。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司莲是神界的小殿下,脾气也是被那位娇养出来的,是一等一鲜衣怒马的小少年,重生在原主的这具躯壳里受的气,比他之前活的几千年加起来都要多。要是论想砸了司家的人,司莲绝对是第一个。不过,入红尘前,容宴就告诉过他,历劫免不得吃苦受难。他也答应了,会收敛......

来源:cpwx   主角: 司莲傅时渡   更新: 2024-05-16 10: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红尘历练:总有人觊觎我美貌》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司莲”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司莲傅时渡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司莲没想到,他没做的事,傅时渡却做了。真是……干得漂亮!司莲瞳眸亮晶晶的,把傅时渡推到小床上,唇角轻扬,道:“你先坐一下,我拿完东西就走。”小床是雕花铁艺的床头与四根生了绣的床脚组成,像是上个世纪被淘汰下来的老物件,坐上去甚至有些微微摇晃,咯吱声悠长。但是,被摆放在小楼的房间里,却没有丝毫突兀的感觉...

第一章

“唔。干得好。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司莲是神界的小殿下,脾气也是被那位娇养出来的,是一等一鲜衣怒马的小少年,重生在原主的这具躯壳里受的气,比他之前活的几千年加起来都要多。

要是论想砸了司家的人,司莲绝对是第一个。

不过,入红尘前,容宴就告诉过他,历劫免不得吃苦受难。

他也答应了,会收敛脾气,不会太过肆意妄为。

司莲没想到,他没做的事,傅时渡却做了。

真是……干得漂亮!

司莲瞳眸亮晶晶的,把傅时渡推到小床上,唇角轻扬,道“你先坐一下,我拿完东西就走。

小床是雕花铁艺的床头与四根生了绣的床脚组成,像是上个世纪被淘汰下来的老物件,坐上去甚至有些微微摇晃,咯吱声悠长。

但是,被摆放在小楼的房间里,却没有丝毫突兀的感觉。

因为小阁楼本就光线阴暗,面积狭窄,窗台牵爬的深绿色藤萝几乎覆盖整个窗子,斑驳的墙皮和老旧的桌椅,都上了年纪。

傅时渡长手长脚地坐在小床上,打量着小阁楼的一切。

心里得出结论。

看来他的小金丝雀在司家过得真是一点都不好啊。

不过没关系。

今后就由他来养了。

司莲找出原主所有的手稿,一一叠好,整理成份,又想起被藏在床底下的东西,折返到小床边,对傅时渡说“你的腿往旁边让让,我在下面还要找个东西。

傅时渡分开双腿。

司莲一边扶着男人的腿,一边弯下腰去,两只膝盖跪地,脑袋和半边身子探入小床下面。

本来司莲上衣长短刚好合适,因为弯腰的姿势,一截柔韧白皙的后腰就露了出来。

腰线漂亮,白得晃眼。

在那截莹白的皮肤上,又有一道青色的淤痕。

傅时渡喉骨滚了滚,不禁伸出手去,指尖重重地按在上面——

“嘶!司莲吃疼,腰身险些软塌下去,有些莫名羞恼的声音从狭窄的小床底下传出来,“傅时渡,你干嘛?

“这里,青了。男人回答,声音里没有丝毫心虚或羞愧的意思。

手指依旧抚碰着那块肌肤,指尖传来的触感和温度,令傅时渡眸光剧烈地波动了下,然后暗了下去。

腰后或许是这具身上的敏.感.点,傅时渡的随意触碰,竟然叫司莲浑身都颤栗了下。

少年咬住蔷薇色的唇角,道“还不是你干得好事。

“我?傅时渡的声音听来竟然还很疑惑。

司莲略微咬牙,提醒“昨晚,昨晚!

昨晚他跟傅时渡睡觉的时候,被踹下床三次,腰后就是那时被撞到的。

还不止这一处。

“找到了。司莲拿到铁盒,不顾上面扑满的灰尘,一只手抱起它,往外面退。

最后,傅时渡的手落在司莲双臂下,将人给搂抱了起来。

不仅铁盒上面布满了灰尘,在床下去找了一圈的司莲,头顶和手掌也落了灰,傅时渡艳丽的眉眼蹙起,嫌弃地瞥了一眼盒子,“脏死了。

一边嘴上嫌弃着,一边拿出手帕,将司莲鼻尖不小心蹭到的灰给擦干净,随后是手指……

价值几万块的名贵手帕,被用完后扔掉,落在男人的脚边。

仿佛它的作用,只是为司莲擦拭手掌。

司莲捧着变得干净的铁盒。

傅时渡从身后拥着少年,下巴放在他纤薄的肩头,艳丽的眉眼半垂,懒懒地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司莲一边打开,一边回答道“这些装着的是……我的心愿。

“心愿?

司莲拿出一本日记,指尖随意翻开几页,“这上面记的东西比较零碎,但它是在这个司家,唯一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拿走。

傅时渡唇瓣的柔软触感若有似无的碰上司莲的耳廓,“还想要什么,就算是司家其他的东西,也可以拿走。

“真的?司莲突然转头,傅时渡的唇就碰上了他的。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孔,司莲怔愣了下,睫毛重重一颤。

傅时渡漂亮锋利的瞳眸无波无澜,在少年鲜艳柔软的唇瓣上重重咬了下,才道“愣着干什么,傻了?

司莲纤长的手捂住泛着疼痛和灼意的唇,反驳道“你才傻。

傅时渡手指扶在少年的腰侧,似是轻慢地哼笑了声,“没有就好好想想,这司家你还有什么想要的。

司莲摇头,“别的都不要,傅时渡,你帮我把户口本牵走吧。

司莲继承的原主记忆里,在这个国度,户口本和身份证都是很重要的东西。

既然重要,就不能被掌握在司家手上。

“就只是这个?傅时渡以为少年至少得要司家一些实质上的补偿,没想到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要求,慵懒漂亮的墨眸里闪过一抹惊讶。

毕竟,他的小金丝雀在司家一直过得饱受欺凌,就算让司家拿出股份和钱财来补偿他,也一点都不为过。

可是,他却没有趁机提出那样的要求。

司莲抱着重新被合拢的铁盒,点点头道,“这个就行了。

然后,少年又眨了眨眼,乌泱泱的睫羽就像是停栖在那两片薄白眼皮上的蝶,抿起唇道“如果会让你为难的话……

“不会。皮囊艳极的男人掐了一把司莲精致白嫩的脸颊,漫不经心地道“你可以再提一些要求,很过分的那种,都没有关系。

司莲圆眸漂亮,“那不就成了仗势欺人了?

傅时渡垂眸低笑,“我允许你仗我的势欺人。

到最后,司莲也只从司家拿走了原主的手稿、铁盒、以及户口本。

然后,重新跟傅时渡回到深山别墅。

昨日原主被司家送来的时候,满心灰暗,绝望,和惶恐。

但是,这个地方对司莲来说,比在司家待起来舒服。

昨晚深山别墅没有一件司莲的衣服,司莲只能穿傅时渡的衣服过夜,今天傅时渡让人按照司莲身体的尺寸,给他准备了一屋子的衣饰,上到大衣燕尾服,下到手表墨镜胸针,甚至是……内裤。

目测容纳这些衣饰的房间面积,远比司梦梦曾经占去做衣帽间的原主房间还要大得多。

司莲对配饰穿搭倒不甚在意。他在神界时穿的是本体幻化的仙衣,颜色烈烈,不染尘埃,永远都是那一套。

不过,大概也没人不喜欢这种被人重视的感觉。

“谢谢。司莲道。

傅时渡赏玩着少年细白的手指,垂眸懒倦,似笑了下“不用谢,说好了要养你的……我的小金丝雀。

《红尘历练:总有人觊觎我美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