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秦橘靳彦

>

秦橘靳彦

秦橘 著

现代言情 秦橘 靳彦

《秦橘靳彦》中的人物秦橘靳彦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秦橘”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秦橘靳彦》内容概括:“靳彦哥,你回来了!”郑萍萍又变回了那个郑萍萍,装的柔弱不能自理似的,一张嘴就是哥啊哥的,柔得恨不得能滴水。“有事?。”冷淡啊真冷淡。...《秦橘靳彦全文阅读》第5章免费试读“靳彦哥,你回来了!”郑萍......

来源:xkxs   主角: 秦橘靳彦   更新: 2024-05-16 11: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秦橘靳彦》,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秦橘靳彦,也是实力作者“秦橘”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甚至都没说几句话。靳彦不爱说话,也有点不愿意搭理她。她内心觉得毕竟谁搅和黄了自己的恋情谁也不能有好脸色,靳彦没有发脾气暴怒已经是意料之外了。下午跟着红英又干了半亩地,腰累得不行,回家洗洗就躺床上了...

《秦橘靳彦全文阅读》 第3章

靳彦走了,空荡荡的屋子秦橘一个人住着也没觉得有啥不适应,跟在秦勇那间屋子差不多。
没想到这辈子19岁就结婚了,还是这么荒唐的婚事。
结婚第一天新郎就出差了。
甚至都没说几句话…《秦橘靳彦全文阅读》免费试读靳彦走了,空荡荡的屋子秦橘一个人住着也没觉得有啥不适应,跟在秦勇那间屋子差不多。
没想到这辈子19岁就结婚了,还是这么荒唐的婚事。
结婚第一天新郎就出差了。
甚至都没说几句话。
靳彦不爱说话,也有点不愿意搭理她。
她内心觉得毕竟谁搅和黄了自己的恋情谁也不能有好脸色,靳彦没有发脾气暴怒已经是意料之外了。
下午跟着红英又干了半亩地,腰累得不行,回家洗洗就躺床上了。
却发现靳彦书桌上有个东西在快要落山的太阳下闪着亮光,眼睛看过去是靳彦的书桌上有个东西,过去看了看上面一盏小台灯,一个本子和一块旧怀表。
反射光线的是一个旧怀表。
拿起怀表端详,脑子里确忽地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怀表对她似乎有什么魔力,拿到手里就不想放下,可就是一块破怀表啊?一丝丝的凉气顺着怀表进入体内,秦橘感觉浑身的疲惫都散掉了一样,无比舒服。
我的天,她不会拥有什么异能吧!不停地用手抚摸着那块怀表,脑里传来的异样感觉,竟是这怀表认她为主了!怀表跟她说,她是它的主人!秦橘彻底震惊了,拿着怀表不能回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有异能?只觉得此刻无比舒爽,干了一天活的燥热全部散去,饥饿感也已经消失了。
太神奇了!可这是靳彦的东西啊!将怀表放回原位,躺在床上,不知觉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秦橘准时醒了,洗漱完决定自己去食堂吃早饭。
选了一个位置,打了一碗小米粥一个煮鸡蛋和咸菜,刚坐下有点想去厕所。
急急忙忙上完厕所回来,却看见斜对面不远处郑萍萍怨毒的眼神,可两秒后变成了笑容,那笑容看起来不怀好意。
秦橘决定赶紧吃完撤离,唉,今天的粥感觉味道有点奇怪。
回家喝完药,去找了红英,今天同行的还有王政委的媳妇刘琳。
今天不用下地了,被带着去炊事班帮忙后面修土豆了,按理说团长和政委媳妇根本不用干这些,但是俩人跟她说就是觉得待着也是闲着,不如有点事情干。
三个人坐着修土豆,秦橘突然感觉肚子有点疼,一开始是一抽一抽的,不频繁,后面疼的越来越密集,脑门渗出了冷汗。
肚子又是一阵巨疼,想去厕所。
“嫂子,厕所在哪啊,我肚子突然有点疼。
从这个门出去就看着了,快去吧。
秦橘放下土豆一溜小跑就去了厕所,刚脱下裤子,就感觉刹不住车了,窜了。
蹲了好一会,重新洗手又去修土豆,没想到刚坐下没有五分钟,又腹痛剧烈,跑去了厕所。
一个小时,来来回回跑了七八趟,人都拉得快虚脱了,脑门上还渗出了冷汗。
红英也看出不对劲了,“橘妹子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昨晚上没吃,早上就在食堂吃的,应该不能啊。
有可能是我吃的中药帮助排垃圾呢。
你最近在吃药啊?身体不舒服吗?刘琳问。
“这不是我脸上总长东西,加上月经不规律,上次去县城我就开了副中药。
秦家妹子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我跟红英嫂子在这就行。
红英也附和道,“行,两位嫂子那我先回去了。
回宿舍的路上,又碰见了郑萍萍。
一脸不怀好意地走了过来,“舒服吧死肥猪,姐姐帮你减肥。
秦橘顿时就来火了,“好啊郑萍萍,你竟然敢给我下泻药。
泻药怎样,你还给我男人吃媚药呢!只要你一天不离开靳彦,我就针对你一天。
死肥猪我告诉你,靳彦是我的!说罢牛哄哄地走了。
秦橘看着郑萍萍的背影,很好,本来不想惹是生非的,你自找的。
回到宿舍不自觉又想起了那块怀表,将怀表放在手里,能量一点点地进入体内,顿时感觉身体舒服多了,肚子也不太疼了。
这怀表,难道是负责治病的?辅助医疗?中午没有去食堂吃,自己做了点粥炒了个白菜将就吃了。
下午睡了一觉起来发现天黑透了,郑萍萍你完蛋了。
拿了个麻袋去猪圈准备铲几坨猪屎扔郑萍萍家门口,却发现了附近有个巨大的大耗子,被捕鼠陷阱夹着,做了好一会心理建设,忍着恶心和害怕将耗子用袋子套紧。
郑萍萍不住家属院,住在食堂旁边的宿舍里,一排平房。
蹑手蹑脚地走到郑萍萍那间窗户后,已经黑灯睡觉了。
将窗户轻轻推开,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有人在床上躺着,将手里的耗子放进窗户里,又把窗户关严,随后向后退。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听声。
没有五分钟,就听见郑萍萍巨大的尖叫声传来,随后几户人家都亮了灯,秦橘迅速逃离现场,没人发现。
回到家躺到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早上起来去食堂吃早餐,看见郑萍萍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别提多痛快了。
哼着小曲打完饭,一边吃一边偷偷乐。
看着郑萍萍和几个小姐妹怒气冲冲地走过来,还有那个徐燕,大声质问“死肥猪,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什么事?装聋作哑。
“我屋里的大耗子是不是你放进去的!耗子?我昨天在家拉的上气不接下气,哪有功夫去给你放耗子。
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恶心是必须恶心你的。
“你最好是,不然等靳彦哥回来,我就告诉他你做的事!看着郑萍萍那张愤怒扭曲还带着大黑眼圈的脸,秦橘心里都乐开花了。
“随你便。
反正也没把这段婚姻当真,无所谓了,大不了离婚呗。
“你这个死肥猪,你不得好死。
反弹。
郑萍萍和徐燕愣了,反弹?反弹完毕,秦女士从食堂出来了。
人啊,有时候期望越高失望越高,没有期望反而过的更幸福。
秦橘今天又去地里了,到的时候红英刘琳已经到了,跟两位嫂子打了招呼,又从兜里拿出四块奶糖给他俩一人一块,又给婷婷一块,四个人一边吃奶糖一边干活,今天的活也简单,帮厨房择菜。
一筐白菜,一筐葱,一筐韭菜,还有三筐豆角,秦橘随意估计了一下一筐得有几十斤。
三个人干的很快,不一会就干完了。
走的时候一人给拿了二斤豆角,秦橘只拿了一点,剩下的都分给两位嫂子了,她明天就要去工厂报道了。
放家里也吃不了再坏了。
回到家随便对付了一口午饭,泡了一大壶茶,收拾了下要带的东西,就开始研究那块怀表。
真的好想把这个带走,可是不是她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这怀表好像新了一点。
靳彦走得急,也没来得及问问去干什么了什么时候回来?自己每天走着上下班?就当减肥了吧!等秦勇和靳彦回来再商量住宿舍的事。
几天下来感觉都瘦了,皮肤也变好了点,或许是药物的作用。
一夜好梦。
老早地收拾好东西出发了。
干了几天活下来,感觉体力变好了些,走起来也不气喘吁吁的了,走到星星纺织厂的时候,用了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
到门口从门卫登完记,等着胡伟下来接,给门卫大爷两块奶糖,门卫大爷笑呵呵的。
秦橘突然感觉自己得买上两盒烟装着,这样有事的时候递烟比奶糖好使。
一边跟门卫聊闲,一边观察着星星纺织厂的结构,厂房办公楼都都非常新,进门正前方是一栋4层高的办公楼,后面有两个大厂房,时不时有货车拉完货出门,看起来业务还可以。
“秦橘,你来啦!胡大哥,我没来晚吧!没有没有跟我来吧!咱们先办入职的手续。
胡伟一边带路一边介绍着,“这栋就是咱们的办公楼,所有的办公室都在这,你以后的办公室跟我挨着,都在2楼。
后面两栋是厂房,食堂和宿舍在一厂房的西侧。
全都是新楼!晚点再带你参观。

《秦橘靳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