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苏清苓姜烨宴

>

苏清苓姜烨宴

苏清苓 著

姜烨宴 现代言情 苏清苓

叫做《苏清苓姜烨宴》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苏清苓”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苏清苓姜烨宴,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姜老太太倚在紫藤椅上,朝苏清苓招手:“来外祖母这儿。”苏清苓连忙坐过去。姜老太太拉住她的手,声音慈爱道:“清苓,这几日可是有什么不开心?”...《苏清苓姜烨宴》第5章免费试读苏清苓闻言一僵。老太太的身......

来源:xkxs   主角: 苏清苓姜烨宴   更新: 2024-06-11 10: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苏清苓姜烨宴为主角的现代言情《苏清苓姜烨宴》,是由网文大神“苏清苓”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但眼下已过了用饭的时辰,她不好再劳动众人,只好简单用了些糕点。糕点甜腻,她只用了一块便吃不下。嫁衣是没心思再绣,她想着绣个荷包打发时间,没一会儿听到外头有个陌生的小厮声音在喊紫鸢姐姐。紫鸢出去后很快便回来,将一个食盒放到桌上:“是烨三爷身边的宋闻亲自送来的...

《苏清苓姜烨宴》 第3章

姜烨宴虽然在大房是记名嫡子,平日大多数时候却是住在八条胡同的小院子,那里上朝近且清静,每月也就休沐前后几天才回姜家住。
因他格外严苛,所以他每次回来底下人便也如临大敌。
…《苏清苓姜烨宴》免费试读姜烨宴虽然在大房是记名嫡子,平日大多数时候却是住在八条胡同的小院子,那里上朝近且清静,每月也就休沐前后几天才回姜家住。
因他格外严苛,所以他每次回来底下人便也如临大敌。
这么两相一比较,她苏清苓在府内的地位真是不值一提了。
苏清苓命人打来热水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衣服。
油纸伞虽然是不惹眼的白色,她也没敢摆出来,让紫鸢在屋内晾着。
又将那件披风亲自收好,等寻个好天气悄悄洗了晒干再跟伞一起送回去。
虽问心无愧,但这东西却也不敢让别人看到,免得有心之人生出事端。
折腾半天,午饭未用,苏清苓又累又饿,也没什么精神再去为姜衍难过。
但眼下已过了用饭的时辰,她不好再劳动众人,只好简单用了些糕点。
糕点甜腻,她只用了一块便吃不下。
嫁衣是没心思再绣,她想着绣个荷包打发时间,没一会儿听到外头有个陌生的小厮声音在喊紫鸢姐姐。
紫鸢出去后很快便回来,将一个食盒放到桌上“是烨三爷身边的宋闻亲自送来的。
苏清苓惊诧道“烨三爷?他怎么会给我送东西?宋闻说烨三爷特意嘱咐的,姑娘淋了雨,用一碗姜汤,吃一碟鸡汁包子再好不过。
鸡汁包子?苏清苓忙打开饭盒,最上头一层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底下果然是一碟包子,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是金陵的特色,她顶爱吃的东西,只是来了京城便再没吃过,没想到姜烨宴竟会给她送这个。
他怎么会看出她没吃午饭?还有姜汤……苏清苓饿极,眼前又是她喜欢的、许久未吃到的鸡汁包子,觉得姜烨宴应该只是刚好撞见她淋了雨后的一番好意,也没多想,便跟紫鸢一起将包子塞入腹中。
吃饱后她人有了力气,决定去找她的舅妈柳夫人退亲。
她觉得今天下午是个极好的时间点,因为姜烨宴刚刚回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此时说退亲的事不会惊动太多人。
雨还未停,外头天色晦暗。
苏清苓打伞,紫鸢提着一盏琉璃灯,陪她去了柳氏屋内。
柳氏正在跟大丫头映月算账,见她进来,忙朝她招手“清苓快来,正好舅母教教你如何掌家,等你嫁进来我可要撂开这些庶务了。
柳氏是个笑面虎,一贯会说场面话。
她爱权又爱钱,断不可能让她如此之快掌家。
苏清苓微笑颔首,站在一旁耐着性子等柳氏把账目对完,才低声道“我有话想跟舅母说。
柳氏闻言,含笑看她一眼“什么话这么郑重其事。
还是挥退了屋内众人。
苏清苓直接道“舅母,我要同姜衍退亲。
柳氏顿一下,脸上笑容未变,拉住她的手道“好好的怎么忽然要退亲?是不是姜衍惹你生气了?你放心,舅母替你教训他。
柳氏向来是嘴里向着她,心里向着自己儿子。
何况柳嫣然是她外侄女,住的地方跟姜府就隔着一条街,没她的默许柳嫣然怎么可能跟姜衍缠在一起。
苏清苓摇头“舅母,我今日去金记铺子看首饰,在茶楼恰好遇见了姜衍跟柳嫣然,他们姿态亲昵,显然已来往了些日子。
姜衍既然喜欢柳小姐,我愿意成全他们。
柳氏脸色一变,“你放心,舅母一定为你做主。
退亲不是儿戏,舅母先问问什么情况,明日答复你。
苏清苓点头,也没想着今天就能把退亲这件事落定,便先行离开。
出门时,听见柳氏怒气冲冲吩咐丫鬟“不管少爷在做什么,立刻把他给我叫过来!像是刻意演给她看。
苏清苓回房后,突然发觉身上的香囊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她一路找回去都不见踪影,难不成落在柳氏房里?她回到柳氏院外,两个守门的婆子正在吃酒赌钱,见她过来其中一个立刻起身要去禀告。
苏清苓向来是连姜家下人都不敢劳烦的,立刻轻声道“妈妈玩自己的,我不过丢了个香囊,自己进去找就是了。
苏清苓常来柳氏院子,又跟姜衍订了亲,婆子料想无碍,便也承她的情,说了句多谢姑娘便接着坐下来了。
进去后她也没惊动柳氏,只跟她的大丫鬟映月悄悄问香囊是不是落下,让她帮着进去找找。
映月进去找了圈没找到,想着苏清苓毕竟是未来少夫人,还是要讨好几分的,带了两个小丫鬟帮她一起找。
苏清苓又想起来“许是落在老太太院子里,我去看看。
于是两边分头找。
老太太那头没找到,苏清苓又折回柳氏院子,映月和两个小丫鬟都还没回来。
苏清苓正要出去寻,便听到柳氏房门内传出刺耳的声音——“你怎么这样不小心?我不是说过等苏清苓过了门你想怎样便怎样?还给我惹出这种事情来?明日你便去给清苓道歉,就是下跪也要求她原谅!苏清苓有些诧异,没想到柳氏竟然比她想的更看重自己。
不想接下来的话便是“你知不知道她的嫁妆光现银便足足有三十万两,更别提田产和铺子。
娶了她够我们永顺伯府上下吃一辈子了。
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必须给我哄住她。
这话你都念了八百遍了。
姜衍明声音有几分不以为然,“你放心,苏清苓单纯心软,明日我一定哄好她。
苏清苓浑身发冷,忙退出了院子,跌跌撞撞地往回走。
原来如此,原来这才是姜衍这些年对她好的真正原因。
除了恶心,她更多的竟然是难过。
原以为姜衍只是三心二意变了心,喜欢上了别的姑娘。
从未想过,他对她的好一开始就是有目的地接近。
那年来到姜府,外祖母亲自养了她两年。
后来外祖母年事已高,精力不济,特意嘱咐让二房的柳氏照顾她,未免也有撮合她跟姜衍的意思。
这几年来,尽管柳氏对她一直有所保留,但她是真的把他们当成亲人,一心一意对他们好。
柳氏病了,她不眠不休地亲自照顾;姜衍身上的衣服、荷包都是她亲手一针一线缝制,从未假手丫鬟;铺子里送来的任何好东西都先紧着他们。
无非是真的想跟他们成为亲人,因为她在这世上已没了旁的亲人。
却没想到,一腔心血全被辜负。
别人只当她是一只待宰的肥羊,恨不能剥皮抽筋,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是她不好、是她不配吗?苏清苓伤心到没什么胃口吃晚饭。
入夜后窗外雨渐渐停了。
她心情极差,披了件披风一路走进后院小花园。
园子里并未看到什么人,刚下完雨有些阴冷潮湿。
苏清苓再也忍不住,蹲在花圃前低声抽泣。
她好想念父亲母亲,假如他们还活着,她不至于如此。
夜色沉沉,更深露重。
头顶忽地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怎么又在哭?苏清苓蓦然抬头。
凉亭里,姜烨宴正坐倚在阑干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昏暗中看不清他神色,只觉得他语气不豫,似有几分生气。

《苏清苓姜烨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