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腹黑太子急疯了

>

腹黑太子急疯了

南廷玉 著

南廷玉 现代言情 裴元清

现代言情《腹黑太子急疯了》是作者““南廷玉”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南廷玉裴元清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嗯。”孟妇人睨着她胸脯,撇嘴道,“这恐怕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和殿下攀上关系。你别不知好歹,每日把自己弄得污手垢面,外人看到,还以为殿下苛待我们呢。”孟妇人虽然讨厌郁娘过于昳丽的面庞,但也讨厌郁......

来源:xkxs   主角: 南廷玉裴元清   更新: 2024-06-19 10: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腹黑太子急疯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南廷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南廷玉裴元清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腹黑太子急疯了》内容介绍:她缩在被子里,情绪才稍微放松,也才感受到浑身哪哪都很疼,被男人捏过的腮帮子和手腕红肿起来。这个所谓的主子脾气真差,上来就捏她的嘴,不给她开口解释的机会,不然也不至于闹出这样的事。郁娘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揉着腮帮子。若是男人醒过来,想兴师问罪,她便打算抵死不认,反正对方看不见...

《太子妃离开后,腹黑太子急疯了》 第3章

“记得上次在摩河北战,也是崇大给你挡了刀,你……好了。
崇大打断他们的话,将酒壶随手扔给他们,“崇二有我这个哥哥来教训就行了,你们要是没事,去给我再打壶酒。
你啊,就是惯着崇二。
…《太子妃离开后,腹黑太子急疯了》免费试读次日,天还未亮,铁骑军便已南下赶路。
郁娘找裴元清的学徒苏子借了身灰扑扑的衣服,头顶挽上独髻,扮作男子打扮,面孔刻意用墨草涂黑,低垂着眉眼,整个人看起来蔫蔫的,混在学徒中不甚起眼。
这般打扮出现在裴元清面前时,裴元清捋着胡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铁骑军一路南下,跋山涉水,浩浩荡荡,气势如吞山河,所过之处皆尘土飞扬,鸟惊兽散。
郁娘即使坐在马车上,跟了半日,也被颠得骨头架快要散了,总算明白孟妇人为何会回乳。
长居深闺的妇人,根本经不起这般折腾。
铁骑军吃食也都是简单的随军干粮。
郁娘倒是独加了一份热乎乎的鱼汤,补乳的。
晚间,铁骑军驻扎在草地上,郁娘和苏子几个学徒在搭营帐,她以前没做过这些事情,心中的新奇胜过疲顿,一直和他们忙到深夜。
休息前,苏子来到营帐门口,红着脸递给她一个乳白色的圆形小瓷器。
郁娘看着瓷器的形状,一时未弄明白,反应过来后脸色忽地一下红了,在教坊待过那么多年,再污秽肮脏的物什她都见过,此刻看到个取乳的瓶子,竟然有些不自在。
她拿着瓷器,躲到木架后面,解开灰扑扑的外袍,借着昏暗的烛火,看着乳白色的液体一点一点填入器具。
这还是她第一次取乳,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紧张,整个人都在颤抖。
往日里她会刻意忽略胸脯的情况,便是想装作正常女子,现下却是直白而又赤裸的坦视自己的怪异,无可避免的想到那些不堪的回忆。
她的身子原先不是这样的。
一年前,教坊嬷嬷喂她们喝下怪药,只因为新任知州大人好人乳,教坊便配药调教她们的身子,来取悦知州大人。
不过一个多月,她们的身子便都发生了变化。
取完乳后,郁娘整理好衣服,将瓷瓶递给营帐外等着的苏子。
苏子没敢看她,接住瓷瓶匆匆离开。
郁娘回到营帐内,孟妇人盯着她的胸脯,又不住阴阳怪气。
“年轻就是好,怎么取乳也不扁,哦,还得丈夫死的早。
郁娘装作没听到,自顾自擦着萧重玄的牌位,等孟妇人那厢说够了,郁娘对着萧重玄的牌位郑重道“夫君,今日是你头七,晚上一定要来看看郁娘啊。
孟妇人一愣,此时恰好一阵冷风吹进来,吹得营帐灯火昏暗摇动,帐帘呼呼作响,寒意顺着小腿肚入骨,惊得孟妇人一哆嗦,心中莫名恐惧起来。
今日是这妇人死鬼丈夫的头七?也不知道这妇人的丈夫是怎么死的,会不会怨气还未散……想到这,孟妇人闭上嘴,躲回被子里,不再说话。
郁娘落得耳净,收回牌位放到枕边。
兴许是赶了一日的路,很快便能入睡。
夜间,弦月高升,风在营帐外呼呼作响,吹得草木摇动。
不知过了多久,风声被刀剑声和厮杀声掩盖住。
血腥味沿着风涌入到鼻间。
郁娘陡然惊醒,坐起身,黑暗中火光如银刃贴着营帐忽闪而过,帐外兵器相接的声音几欲震碎寂夜。
孟妇人早已吓得抱住被子,躲进角落里,口中一遍遍咕哝着佛祖保佑的话。
郁娘也吓得不轻,才来到军营第二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想要和孟妇人一样藏起来,犹豫了下,又贴着帐篷,趴到帘帐偷看。
是北义军流匪打来了吗?火光窜动,依俙照亮外面的情形。
不是北义军,而是一群蒙面黑衣人。
这群黑衣人夜袭军营,数量不多,却是武功了得,直击铁骑军几位将领所在的营帐。
幸而铁骑军训练有素,未能让对方得逞,双方一路缠斗厮杀,打到了军医苑这边。
裴元清和学徒们抱着药材四处躲藏起来,郁娘看到一罐打落的药材散在眼前,顾不得恐惧,抱起罐子藏回帐内。
一刻钟后,黑衣人被铁骑军击退,被活捉的黑衣人全部含毒自尽,铁骑军这边虽然胜了,也有不少人受伤。
军医苑在裴元清的带领下,在给受伤的铁骑军疗伤。
郁娘捡的药罐子上贴着血竭二字,是用来外敷止血的,她找到裴元清,将药罐子递给他。
裴元清正忙得焦头烂额,身边能使唤的就三个徒弟,人手不够用,见到郁娘过来,便让郁娘在边上搭把手。
止血的草药都已经捣好,只需要涂到绢帛上给铁骑兵包扎,郁娘跟在苏子后面学习包扎的手法。
看了一遍,心里已经有数,开始出师去给伤员包扎。
她力道轻,举止温柔,动作却不拖沓,能利索的挤尽污血、擦拭秽物、涂上药膏、包上绢帛,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她接连包扎五六位受伤的铁骑兵,没有一人吭声,眉宇间皆是沉着隐忍,可瞧着面庞,左右也不过二十岁。
同萧重玄差不多大。
也不知道萧重玄在战场上有没有遇到过凶险的袭击,受伤了有没有人及时为他敷上草药。
最后他去世时,伤口应该很痛吧。
可他性子也坚强,定是不会喊一声痛。
这般胡思乱想着,她眼眶忽然模糊起来,一滴眼泪坠下,恰好落到身前铁骑兵受伤的手臂上,她还未察觉,对方倒是愣了一下。
包扎好对方的手臂后,郁娘转身要离开,听到身后声音沉沉响起。
“我不疼。
郁娘惘然转身,看见对方面容沾着黑污,一双眼睛却是幽亮有神的盯着自己。
她嘴角牵动笑了下,对方撇开头去。
她去给下一个铁骑兵敷药,这人左臂直接被砍断,伤口用草灰做了简单的止血,还没来得及包扎。
断裂的肱骨从混杂的鲜血和草灰中透出一抹雪白,显得狰狞可怖,而他却拿着酒壶,喉结鼓动,大口喝着酒,仿佛觉察不到痛。
旁边,一个子稍矮的铁骑兵抱住他的半截手臂,脸色发白,神情看起来比断臂的他还要难受。
郁娘看了一眼那伤口,忽然觉得自己的左臂阵阵发颤,似能感同身受,吓得她慌忙避开视线,努力平稳呼吸,梗着脖子替他清理伤口上的草灰。
这人也不看一眼伤口,撇着头,一口一口喝酒。
倒是他身旁的站着的那位矮个子铁骑兵头埋得更深了。
几个包扎好伤口的铁骑兵围过来,不知道是调侃还是愤怒,你一言我一语,对着那位矮个子铁骑兵道“崇二,你下次再躲在你哥哥身后,你哥哥右手也保不住了。
男子汉大丈夫,上了战场怎么能胆小如鼠呢?记得上次在摩河北战,也是崇大给你挡了刀,你……好了。
崇大打断他们的话,将酒壶随手扔给他们,“崇二有我这个哥哥来教训就行了,你们要是没事,去给我再打壶酒。
你啊,就是惯着崇二。
几个铁骑兵摇摇头离开,不多时,就带着灌满酒的酒壶回来。
崇大闷声不吭,接过酒壶,又灌了一口烈酒,鬓间渗出一片汗水,闭着眼下颌绷紧。
那几个铁骑兵没再啰嗦,各个皱巴着脸围着崇大。
伤口清洗干净,上了草药,包扎前,一直没说话的崇二抱着那截断臂,低声问向郁娘。
“真的不能接回去吗?郁娘顿住,分到她手里受伤的铁骑兵都是裴元清和苏子他们先简单看过一遍的,他们没说能接回去,那应当是真的没办法。
她摇摇头,崇二退回去,脸色煞白,手里还是抱着那截半臂不肯松。
其他铁骑兵见他这个样子,脸色凝重,不再言语。
后来,郁娘给其他人包扎伤口时,看到是崇大一把将断臂从崇二的怀里拽出,扔进火堆里。
大火熊熊燃烧,断臂很快便烧得只剩下一截骨头。
崇二看着火堆,久久没有动弹。
药箱里的绢帛不知不觉用完,还有几个受伤的铁骑兵没有包扎。
郁娘打算回军医苑取一点,半道上被一个身穿紫靛军服的护卫拦住。
那护卫绷着脸,见她手里挎着药箱,将她当做学徒,带她到一处营帐外。
“主子,人来了。
大概是看她一副欲言又止,没出息的样子,护卫说完话后,又压低声音对她道“只是让你给主子包扎伤口,你好好做事就行了。
话落,郁娘便被推了进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