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致命招惹:冷战后他靠撒娇求和

>

致命招惹:冷战后他靠撒娇求和

侬影 著

李书妤 许况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致命招惹:冷战后他靠撒娇求和》,主角分别是许况李书妤,作者“侬影”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她乖软绵顺,对他含情脉脉,但最开始他蹙眉厌烦:“别跟老子,烦。” 他天真以为,人生那么漫长,一定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 但后来,却再也没遇过第二个她。 几年后,他却甘愿冒着大雪,在冰天雪地里为她送上昂贵礼服裙与小蛋糕。 他说:“一颗心的位置,只能够住一人,我希望是你。”...

来源:cd   主角: 许况李书妤   更新: 2024-07-10 21: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许况李书妤的霸道总裁《致命招惹:冷战后他靠撒娇求和》,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霸道总裁,作者“侬影”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许况抬眸,目光有停顿,觉得这样的她有些陌生。李书妤一直没说话,不知道他来做什么。进门也没和许况打声招呼,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周玲努力寻找话题打破沉默,“见家长怎么样呀?是不是要定下婚期了...

第9章

李书妤上楼,拿了钥匙开门,听到了急忙跑来的脚步声。

房门被彻底推开,周玲已经等在门边,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尴尬又欣喜:“书妤。

周玲有些社恐,平时做的工作大多都是居家,更害怕与别人相处。

许况的突然到来,让她措手不及。

李书妤不知道,她没回来之前,周玲度过了怎样尴尬煎熬的一个小时。

李书妤看向客厅,并不算大的空间此刻因为那些袋子礼盒而显得更小,许况坐在客厅的白色沙发里,他穿着休闲黑色外套,正拿着积木往高处搭,低头时脖颈的肌肤冷白。

CC安安静静坐在他的旁边,乖巧的像只卷毛小狗。

可能是记着李书妤交代过,不可以和陌生人亲近,小孩儿极有原则的和许况之间隔了一点距离,可眼中的崇拜和欣喜已经掩盖不住,亮亮的眼睛一直看着许况。

此刻,看到许况将复杂的城堡搭好了,白软的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他扭头看到李书妤,小步跑过来扑到她的怀里。

李书妤稳住他,在玄关处换了鞋。

低头时头发遮住了侧脸,月青色裙装让她看起来格外柔和安静。许况抬眸,目光有停顿,觉得这样的她有些陌生。

李书妤一直没说话,不知道他来做什么。进门也没和许况打声招呼,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周玲努力寻找话题打破沉默,“见家长怎么样呀?是不是要定下婚期了。

碍着许况在,李书妤随口应“还好。

她刚说完,回头迎上了许况的视线。

他的目光平而直,总是冷淡,又总是带着捕捉的意味。

他手里拿着一个零件,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尖拂过上面的纹理。

李书妤呼吸微顿,猜想他来这里的目的。

给他面前的杯子里续了杯冷水,算是待客之道。

许况也不在意,拿了杯子将冷水一饮而尽,喝完又一瞬不瞬看着李书妤。

“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许况目光略一停顿,不急不缓道“找你问个解释。

解释?

到底曾经相处过那么些年,通过简短的话,李书妤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将孩子推到周玲面前,说“帮我看一会儿,我和他说点儿事情。

她说完,示意许况。

许况起身,跟着李书妤进了房间。

……

卧室的门被打开又关上。

李书妤回头,见许况身高腿长兀然站在房间。

相比于前几次见到他西装革履的矜冷,一身休闲装扮的男人更显年轻,额前的碎发下眉眼清俊。

他一言不发,一手插兜,一直在环视房间。

李书妤突然觉得自己地方选的不对。

不应该在卧室。

她开门见山道“我昨天喝多了,脑子发蒙,说的话可能引起你的误会了。

环视房间的人回眸,“误会什么?

不知是他身上自带的压迫感,还是因为在密闭的空间里,李书妤觉得他们这样站着说话实在奇怪,想速战速决,“那不是我的孩子,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有孩子?CC他……

“嗯?原本神情浅淡的人突然开口,“我们怎么就不可能有孩子?

他说完,带着几分嘲意,竟然打算长谈,在靠窗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李书妤一时塞然。

许况手扶着沙发扶手,身体稍稍前倾,带着几分好奇问“我记得,我们有过成年后的亲密接触,有个孩子怎么了?

李书妤被他的绕了进去,半晌语气有些急躁道“你是不是傻呀,我们分开四五年了,CC才两岁半。

许况沉默。

李书妤说“我昨晚就想向你解释清楚的,你去接电话了,小孩儿又着急上厕所。

她想证明真不怪她,“分开这些年,我们面都没见上,怎么可能会有孩子……你是花蝴蝶吗?会隔空授精。

“……

许况还没说几句,倒引来她一箩筐的话。这场面叫他恍惚,就像是以前,她骄纵又爱耍赖,没理也要表现的很有理。

半晌,许况开口点破她“你昨晚信誓旦旦说是我的孩子,我不知道他几岁。

李书妤说“还用知道几岁吗?我怎么可能会在分开后一个人生下你的孩子。

许况冷嗤,“有什么事情是你不会做的?

李书妤懒得反驳,知道他一向对她没什么底线人品方面的信心。

“那我也不会蠢到去生私生子。

许况闻言眸色很淡,起身走到她身边。

他昨晚其实并没有信李书妤的话,可今天还是来确认了。

他也说不上是什么心理。

“那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李书妤送客的意愿十分明显。

许况:“没了。也帮陈女士带个话,要有时间,回去吃个饭。

“岚姨她……

“她挺想见见你的。许况说,“你们关系不是一向亲近吗?怎么这么多年了,也不去看看她。

李书妤沉默,紧抿着唇没说话。

李书妤的学生时代,大多住在许家,受过陈心岚不少的照顾。

她甚至一度以为,相比于性格冷淡的母亲,陈心岚更像她的妈妈。

李修鸣出事之后,李书妤明白,再亲密的感情,其实也夹杂了不少利益纠葛。

李书妤不想过度揣测别人的用心,但是这么多年了,她没主动联系过许家,许家也没主动联系过她。

曾经对她视如亲出的陈心岚,也没出现过。

有些事情隔了一层窗户纸,戳破就会发现炎凉的真相。

经历了一些事情,李书妤也学会了体面的推诿,“我知道了,替我和岚姨问好,我有时间会去看她。

许况没应声。

两人相对,也没什么话好说。

许况又一次环视卧室,格局不算太大,房间布置很简洁,除了单人沙发就一张铺着冷色床单的床,床头柜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白色相框里是一张合照,李书妤和一个年轻男人。

他不动声色收回视线,突然问“见家长……是打算结婚了?

李书妤没否认。

得不到她的回答,许况莫名低笑一声,“怎么开窍了,我记得你之前的志向是多谈恋爱不结婚。

李书妤“遇到真爱了呀。

“真爱?听着这个字眼,许况顿了顿,“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稀奇。

他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拉开房门出去了。

李书妤看向床头的合照,那还是周樾宁上次来摆上的,说是不见面的时候也要培养感情。

什么事情都赶到一起去了,李书妤有些气闷,几步过去将相框反转扣住。

等李书妤出去,客厅里恢复了安静,周玲捧着杯子,还有点儿没回过神,后知后觉问“这许况……

“嗯?

“他怎么越来越好看了,周玲感叹,“居然没长残,比几年前更帅了。

李书妤想反驳,又发现无从反驳。

周玲说的好像也没错,学生时期的许况那副皮囊本就出色,这几年经过商场沉浮的人,身上更多了一些积淀和久居上位的气场,更加清贵。

“也就长得好看了。李书妤说。

周玲拆她台,“不止脸好看吧,他学习工作也都很厉害呀。

李书妤将苹果递到周玲嘴边,示意她可以不用说了。

周玲咬着苹果,有些疑惑问“不过……他怎么会认为CC是你和他的孩子?

李书妤“?

周玲说“不是我乱猜,是许况说的,他进门看到孩子,就说CC长得很像你,很少有像他的地方。

李书妤说“他神经。

李书妤靠近沙发里,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红色信封,“这什么?

周玲说“许况刚才带来的,说是给你的。

李书妤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白金色的请柬。

上面写着许老先生八十寿辰,下周六,寿宴将在星北酒店举行,诚邀亲朋参加。

李书妤有些意外,许况居然会给她送请柬。

他们一起在许家待过三四年,许况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

他这是什么意思?

周玲看到请柬也觉得疑惑,烫金描红请柬……京市传统,这种请柬一般只会给家族同姓人员,李书妤又不姓“许。

她隐约想起学生时期,她和李书妤一起给同学过生日,李书妤喝多了,凌晨时候许况来接的她,迷迷糊糊的李书妤叫了许况一声“二哥。

李书妤抬头见到周玲一脸疑惑的样子,问“怎么了?

“我突然发现,许况是你哥哥呀?

李书妤正在喝水,闻言猛的呛住,咳的脸都红了,周玲连忙拍了她几下。

李书妤平复着呼吸,神色复杂的看了周玲一眼,说:“不是。

她的父母和许况父母是好友,她四岁到六岁,都是在许家度过的。

后来,因为读书的关系,高中三年的时间又寄住在许家。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5993

《致命招惹:冷战后他靠撒娇求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