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真千金根本不在乎

>

真千金根本不在乎

肥汁酸辣鱼 著

安乜 现代言情 秦断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真千金根本不在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肥汁酸辣鱼”。书中精彩内容是:当初因为钱的问题实在是活得艰难。安乜自从七岁跟安家撕破脸皮之后,虽然说表面上安家还是安乜的监护人,但是实际上安乜再没有见过安家一丁点儿应履行的责任。好在沈舒能够操控林木,在后山里有一些果树上结了些果子,勉强能够果腹。吃了果子一周后,在安乜面前夸下海口说要养她的沈舒咬咬牙背上自己用蚕丝新作的两件衣服,...

来源:fqxs   主角: 安乜秦断   更新: 2023-03-02 04: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真千金根本不在乎》,是作者大大“肥汁酸辣鱼”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安乜秦断。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等到保镖给他们一个个转了钱之后,有个村民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拦住了最后一个上车的保镖,笑嘻嘻地挤到许芍洋车窗前,道:“你们车上还有不少现钱吧?带回去也怪麻烦的,留下来给我们分分吧?”许芍洋简直想狠狠地甩一巴掌在这人脸上,但是看着那群乌泱泱站在他身后露出贪婪目光的村民:“......”许芍洋只能示意保镖把车后厢的一箱子现金拿出来给他们一拿出来,刚刚说话的那个村民就从保镖的手上抢过了箱子,转身便硬......

第5章 关于金钱问题

沈舒把手搭在安乜肩上,笑得要死要活的“妈呀,人本来想着给你摆一道——你要是不让她进来,她肯定转头就跟许家人说你肚量小不爱搭理她,结果哈哈哈哈哈哈!

安乜懒懒地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笑着道“这不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姑娘?

实在没什么好多说的,那些作弄人的手段跟幼儿园出来的也差不了多少。

安乜“反正都来京华了,要不明天我们先去把京华大学逛了?

沈舒兴高采烈道“好啊,好啊。咱们之前刷视频不是说那附近好多小吃街吗?刚好可以去逛逛!

安乜这会儿在想许家会不会给生活费。

现在刚刚来到京华,安乜和沈舒身上还有些积蓄,但是两人都十分的忌讳坐吃山空。

当初因为钱的问题实在是活得艰难。

安乜自从七岁跟安家撕破脸皮之后,虽然说表面上安家还是安乜的监护人,但是实际上安乜再没有见过安家一丁点儿应履行的责任。

好在沈舒能够操控林木,在后山里有一些果树上结了些果子,勉强能够果腹。

吃了果子一周后,在安乜面前夸下海口说要养她的沈舒咬咬牙背上自己用蚕丝新作的两件衣服,上镇上给人打工去了。

不然安乜的学费都成问题。

直到后来安乜异能升级后又给沈舒净化了一次,本来只能操控已有树木的沈舒开始能够自己生产林木,第一时间安乜就跟她说“我们以后可以靠卖水果赚钱了!

沈舒“……

在经过安乜对后山土壤的精准研究以及隐姓埋名的进行市场调查之后,决定了先种龙眼树,沈舒任劳任怨地种了一大片龙眼,然后操控龙眼树自己摘自己……

最后安乜九岁的时候两人成功靠龙眼发了家。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沈舒种的水果越种越多、品类愈发齐全,凭借其颗颗饱满新鲜的水果品质,以及合理的要价,成功占领了小镇水果市场的半壁江山。

在上京华之后,沈舒甚至有些遗憾没能来得及告诉几个熟客自己要退出水果江湖了。

而最为至关重要的是,京华钢筋水泥高楼大厦遍布,根本就没有土地能够让沈舒用来种树!

安乜想了想,沉重地看向沈舒“我们明天顺便看看有没有其他赚钱的方法!

上一次这么郑重还是安乜九岁的时候,沈舒下意识也跟郑重地点点头!

?不对!沈舒看着安乜,道“我们的存款还不够吗?

“完全有可能,安乜理所当然道“我们一定不能等到真正面临金钱的困难时再想解决方法!

沈舒觉得确实很有道理!

京华的物价相对小城镇本就相对较高,搞不好哪天又和许家撕破脸了,到时候搬出去也得有地方住啊。

沈舒下意识靠在窗台上,捧着房间里摆设的花盆种了盆草莓。

安乜“……

安乜“……草莓快掉下去了!

沈舒“啊?噢噢噢噢!

房间门再次被敲响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一位穿着统一制式的工作服的女佣微笑着“安小姐,请您下去用餐。

安乜点头,手上仍旧戴着藤蔓手环,走到餐厅时发现人已经坐满了。

只剩下主座左侧的一个位置,主座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系着蓝灰条纹领带的男人,男人的脸颊过分的凹陷着,眼眶显得格外的突出,头发灰白黯淡,看过去像是一位静坐的干尸。

许芍洋坐在主座右侧的第二个位置,她笑着站起来把安乜迎到左侧第一个位置上,然后轻声细语地朝主座上的男人和主座右侧的老妇人介绍道“爸,妈。这就是安乜。安乜,叫外公外婆。

安乜十分礼貌性的“外公好,外婆好。

许昭国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欢迎自己外孙女回家的意思。

赵燕倒是抹着眼泪,嘴里直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平安回来就好。

许昭国见她这副模样,颇为不耐烦地拿筷子敲了下碗,发出清脆而震慑人心的一声,他烦躁地说“还吃不吃饭了?吃饭呢!哭什么?!

赵燕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倒是住了嘴,安静了下来。

场面一度很沉默尴尬,安乜的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她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许只卉等人偷偷瞥过来的目光。

一顿饭在沉默而嘲讽的气氛中度过。

安乜吃完饭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其实她现在有些想不明白许家的意图。

说尽了理由劝她回许家,但是到了许家之后全部人又明里暗里作践她。

安乜承认,自己在听到许芍洋那句“我带你回家好不好?的时候,心里无可避免地还是带着三分的期待。

万一还是有机会能够得到一份如同别人父母一样的、无条件的爱意呢?

不过很遗憾的是最后没有。

幸而安乜一向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看得很远,因为看得很远,即使得不到也不会太过难过。

安乜没纠结太多,她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放进柜子里,然后又把许只卉送来的睡衣直接放在衣柜顶层,就穿着自己的衣服安然入睡。

在她安然入睡的同时,京华市超自然能力者管理局的灯却还亮着。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斜躺在巨大的显示屏前面的转椅上,蓝盈盈的光照在他脸上,高挺的鼻梁打出了一小片阴影。

那人微微眯着眼睛,手指尖拨弄着一串菩提子,菩提子在相互碰撞之间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闯进这间房间,‘啪’的一下,打开灯,皱着眉没好气地拍了下坐在商务转椅上的人的肩膀。

“你刚刚上报的那句‘有异常能量出现,但无明显害人倾向’是什么意思?

秦断刚刚被白炽灯晃眼的光亮扎了下眼睛,不爽道“就是说怪物是不能控制自身行为的,但是刚刚的异常能量可以控制自己的能量!

《真千金根本不在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