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末世之鹹魚空間之皇抱大腿
末世之鹹魚空間之皇抱大腿 連載中

末世之鹹魚空間之皇抱大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靜靜小阿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悅 現代言情 蕭承淵

雲悅本是帝國的七皇之一的空間之皇,在帝國戰爭中來不及展開空間防護網被爆炸波及炸死了
原主前世被男友和閨蜜推入喪屍潮而死的,原主重生在末世前一年後被前世的死在喪屍潮的記憶嚇死了
這時被炸死的雲悅穿越過來,原主和她同名
雲悅只想當鹹魚,在帝國戰爭不斷,來到這裡還要打喪屍
收集大量物資後,某天吃完美食散步消食的路上,偶然救下末世基地的大佬 大佬在她家住了下來 然後每天撩她,讓她喊他哥哥 蕭承淵:乖,叫哥哥,叫了帶你去吃好吃的 雲悅:哥哥展開

《末世之鹹魚空間之皇抱大腿》章節試讀:

第4章 與大佬同居的日子


「我叫雲悅,你叫什麼名字啊?」雲悅欣賞的看着蕭承淵吃粥的樣子問道。

「蕭承淵」蕭承淵回答道。

「你,你說你叫什麼?」蕭承淵?不是吧,我是不是聽錯了。

「蕭承淵」

蕭承淵見雲悅聽見自己的名字後,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像是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再和她重複一次自己的名字。

蕭承淵,真的是蕭承淵,末世後期B市基地的實力超強的大佬,就這麼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自己昨晚還救了他。

「你認識我?」蕭承淵看着雲悅不可置信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就...就聽說過你的大名」大佬耶,要是抱上他的大腿,以後不就可以快快樂樂的做個鹹魚了呀。

「那個...你還要粥嗎?」雲悅滿臉討好的問,必須討大佬歡心,討到大佬歡心就能抱上大腿。

「不了」蕭承淵回了句並把手裡的碗遞給了雲悅。

看着雲悅在自己告訴了她名字後,從不可置信到思索,然後現在滿臉討好的表情。

這個雲悅應該是認識自己的,現在滿臉討好自己的樣子是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嗎,蕭承淵心裏閃過一絲玩味。

「好...好的」雲悅聽到大佬說不吃了,就接過大佬遞過來的碗放好,然後乖乖的站着等待大佬的吩咐。

看着雲悅乖乖站在一副等着自己吩咐的樣子,心裏有一絲笑意。這個雲悅好像挺有趣的,雖然從知道他的名字後就滿臉的討好,好像對他有所求,但是感覺不到有什麼算計。

「你一個人住?」蕭承淵問道。

「是啊,我一個人住。」雲悅怪怪的回答。

「借你手機,打個電話。」自己被下藥失聯了一晚上,他們怕是找瘋了。

「給」雲悅把自己的手機給了大佬,識趣的離開房間。

蕭承淵看着雲悅走出房間後才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打過去。

「我沒事,有人就救了我。」

「許家那邊讓他們知道敢對我下藥會有什麼後果,然後你去查一個人。」

離開房間的雲悅,下樓去冰箱倒了一杯果汁喝。邊喝邊想,這大佬真是帥啊,看着氣質應該也個富家子弟吧,他昨晚撞車不肯去醫院會不會是怕有人對他下手,畢竟有錢人家也不平靜。

不過我相信這些大佬完全搞得定,現在要想想怎麼才能抱上大腿,在末世安穩的鹹魚。

蕭承淵打完電話下樓,看到雲悅喝着果汁靠着牆想得入神,像在打什麼壞主意,看了一會,向雲悅走過去。

「在想什麼,你的手機。」蕭承淵把手機還給雲悅。

「沒想什麼,和家裡人聯繫上了?」雲悅接過手機放進口袋。

「沒聯繫上,可能要在你家打擾幾天了」蕭承淵打完電話本想離開的,可是下樓看見雲悅就打消離開的想法。

本來打算來C市就是參加訂婚典禮後順便放鬆放鬆的,這個女人挺有趣的,住在她家也不錯,順便看看她想打什麼壞主意。

「在我家住?沒問題,你想住多久都行。」大佬要在我家住,這太好了,可以天天看着大佬帥氣的臉。不得不說雲悅就是個顏控。

「想住多久都行?你很想和我一起住啊。」看着眼前的女人滿臉興奮的表情,蕭承淵突然想逗逗雲悅。

「你昨晚救了我,你想要什麼,我能做到的我可以滿足你。」

「或者說,你想我以身相許。」蕭承淵一邊說一邊靠近雲悅,俯身在雲悅耳邊說。

大佬靠得這麼近,雲悅緊張得雙手緊握,鼻子聞着大佬身上好聞的味道,耳邊感受到大佬的呼吸,滿腦都是大佬剛剛說的話,這聲音真是該死的性感,耳朵都要懷孕了。

「你長得這麼好看,我就是想和你交個朋友。」雲悅害羞得臉紅了,媽耶,好想撲倒大佬啊!!!

「好啊」蕭承淵看到雲悅害羞臉紅的樣子,心情愉快,嘴角有了絲笑意。

第二天,蕭承淵一早就到與人約好的咖啡廳里,一進去便看見陸明軒已經到了,點好了咖啡。

「老大,這是你要的資料。」蕭承淵坐下後,對面的陸明軒遞了個文件袋給他。

蕭承淵打開文件袋拿出裏面的資料,是雲悅的所有資料,昨天打電話時,蕭承淵讓陸明軒去查雲悅的資料。

資料上雲悅是C市一所大學的大一生,父母意外去世,留下大筆的遺產,用遺產的錢買了現在住的別墅。雲悅有一個叫程遠的前男友,半年前和程遠分手,辦理休學了,然後走遍C市,B市和A市,吃遍了各地美食,購買了許多東西,半年後回到C 市就報了跆拳道,拳擊,武術班,然後就遇到他出車禍帶了他回家。

「老大,資料上顯示,這個雲悅應該是不認識你的,救你應該只是巧合,並不是故意安排的。」陸明軒見蕭承淵看完了資料,放下咖啡對蕭承淵說道。

蕭承淵放下手裡的資料,他相信雲悅救他真的是巧合,他告訴雲悅他的名字前,她的表現確實是不認識他的,可在知道他的名字的反應,他可不相信雲悅真的只是聽說過他的大名。

在看資料上雲悅這大半年的行為,還購買了許多的用品和食物,他感覺雲悅像是知道了什麼在做什麼準備,難道她也知道那件事?而且在雲悅家並沒有看見她購買的物品。

「明軒,公司的事交給你,我就在雲悅家先住下來,方便觀察雲悅。」蕭承淵決定在雲悅家住下,看看雲悅是不是真的知道那件事。

接下來蕭承淵在雲悅家住了半個月,這半個月的相處,兩人相處得很愉快,還越來越親密。

兩人的相處日常,每天一起去超市買菜。一開始雲悅想做好吃的來抓住蕭承淵的胃,可惜廚藝不精,後來蕭承淵看不過眼親自下廚。每天買菜回來,蕭承淵下廚,雲悅打下手。

蕭承淵的廚藝很好,做的飯菜很好吃,雲悅每次都會吃撐,看着雲悅那麼開心滿足的吃自己做的飯菜,還會甜甜的叫自己承淵哥哥,心裏感到一陣**感和滿足感,然後繼續心甘情願的下廚。

每天吃完飯,蕭承淵都會陪雲悅散步消食,晚上的時候一起看電視,偶爾會一起打遊戲。蕭承淵經常會逗逗雲悅,把雲悅逗得滿臉通紅。

蕭承淵有時會在房間打很久的電話,雲悅每次看見他打電話都會自覺的不去打擾他。

相處下來,蕭承淵發現自己的視線越來越離不開雲悅,在自己的心裏分量越來越重了,看着雲悅開心的樣子,他也會感到開心,雲悅不開心,他也會不開心,會想盡辦法讓雲悅開心。

他知道自己是喜歡上雲悅了,本來是打算觀察雲悅的秘密,沒想到自己陷下去了,就是不知道雲悅心裏有沒有他,她心裏會不會還有着那個程遠,不管怎樣,雲悅只能是我的。

蕭承淵還發現雲悅挺鹹魚的,還發現雲悅在討好自己,好像是想抱上自己的大腿。

從知道他是誰就一直想抱他大腿,為什麼雲悅會想抱他大腿,她好像知道什麼,又在隱瞞什麼。他感覺雲悅是知道那件事的,但是雲悅是怎麼知道的?不過他會等雲悅開口告訴自己的。

每次蕭承淵逗弄雲悅,雲悅都很想撲倒他,一開始想着怎麼抱大腿,現在每天都想要不要撲倒蕭承淵。

每次蕭程遠靠近自己就會心跳加速,小鹿亂撞,雲悅知道自己應該是喜歡上蕭承淵了,不知道他喜不喜歡自己,這些天不管做什麼他都陪着我,每天都煮好吃的給我吃。

而且蕭承淵好像很喜歡自己叫他哥哥,每次逗自己都喜歡讓她叫他哥哥,叫了他哥哥才會放過她。

平時叫他名字都會冷冷淡淡的,只有叫他哥哥的時候她能感覺到他非常愉悅,她的要求他都會答應,所以他應該也是喜歡自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