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們戰地玩家,殺的就是鬼子
我們戰地玩家,殺的就是鬼子 連載中

我們戰地玩家,殺的就是鬼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雞精的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愛吃雞精的貓 胡迭

當一群戰地玩家,因為「時空徵召令」而出現在了1939年時
地方士兵看着漂移的坦克,甩尾的飛機陷入了沉思
展開

《我們戰地玩家,殺的就是鬼子》章節試讀:

第六章 不止是莽


炮彈接二連三的落下,加上那更加密集的擲彈筒,讓剛爽了不到三分鐘的胡迭不得不抱頭鼠竄,同時大罵隊友都是傻逼,那麼多人居然都壓制不了敵方的炮火……云云。

好吧,反正不管有理沒理,打得不爽的時候噴隊友,這也算是玩家們的日常減壓方式了,好在那些散人沒跟他開黑,倒也不至於窩裡鬥起來讓鬼子看笑話,不過這樣一來,倒也讓他們這幫坑貨總算是記起了自己的任務是掩護八路軍撤離,於是,一行人且戰且退,由胡迭這個哨兵開路,帶着隊伍一路向著已方的主力部隊殺去。

鏡頭轉向另一邊。

正在不停開炮的日軍炮兵陣地上,鬼子們根本沒有發現幾名鬼鬼祟祟的身影正藉著地形的掩護,不斷的向他們靠近。

或許是那幫頭鐵的坑貨菜鳥在戰場上莽得太凶,以至於吸引了鬼子們全部的注意力,而根本沒人意識到,玩家們的作戰風格從來就不是統一的:有的人確實喜歡往人多的地方沖,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但同樣也有不少玩家天生就是個陰逼,總是喜歡在戰場上到處亂竄,只撿沒人的地方鑽,想方設法都要繞到敵方後面去快樂偷雞,或是逮到機會就干一票大的,正所謂三年不開張,開張就要吃三年。

此時此刻,摸到炮兵陣地前的這幾位,顯然就是此道高手。

看到毫無防備的敵方炮兵,坐在電腦前的某個二十一世紀肥宅笑得連眼睛都彎成了月芽形。

「哈哈,這波不虧,看大爺我今晚吃雞!」

作為老牌陰逼,這個玩家顯然精通偷襲的戰術要領,趁着敵軍還沒有發現自己,首先摸到近處,然後隔着掩體算好距離,先是兩柄手榴彈開路,然後探出頭來,用衝鋒槍的準星套着一個個驚惶失措的目標開始點射,轉眼的功夫就將兩個火炮小隊清得乾乾淨淨。

讓他有些意外的是,這些看起來像是電腦控制的敵軍AI,似乎都顯得特別笨拙——一般的玩家或電腦AI在遭遇偷襲時,肯定都會第一時間鎖定來襲敵軍的位置,然後拚死進行還擊,整個過程絕不會超過兩秒,當然,一般情況下,高明的對手也絕不會給對方這麼長的時間去反應。

可就在剛剛的交火中,他中途甚至還換了一個彈匣,可這些像是被手榴彈炸暈的敵軍,竟然自始至終都好像沒有反應過來一般,要不就是倒在地上掙扎,要不就是慌亂的站在那大喊大叫,直到被他一個個干翻,都沒有一個人向他射出子彈。

好吧,這其實很正常,畢竟現實中被炸彈震暈的人可是沒那麼容易恢復的,而現實中的士兵在遭遇到突然襲擊時,除非是有着豐富作戰經驗的老兵,否則,絕大多數人其實都會是這種慌亂無措的模樣。

就在這名玩家動手的同時,另幾個陰逼也同樣肅清了陣地上的其他炮兵,眼見得視野內已經沒有了敵方目標,老陰逼們又將目光投向了那幾門看起來還挺完整,似乎還能使用的火炮。

「這玩意兒好像能操作?」

靠近火炮後,一名玩家試着按下了『使用』鍵,果然,他的遊戲界面上立刻出現了用於彈道垂射的小地圖,而代表着炮彈落點的準星,則隨着他的控制在地圖上緩緩移動。

「哈,還真能用!」

此時,日軍還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火炮已經換了主人,而作為並不是經常使用支援兵種的幾個陰逼,由於不太習慣這種地圖瞄準式的攻擊,所以很自然的就將準星對準了地圖上那些幾乎不怎麼移動的目標——鬼子的擲彈筒射手。

「轟~!」

在玩家開掛般的瞄準模式下,炮彈分毫不差的砸在了一名正在裝填的鬼子擲彈筒射手的身旁,將他整個人都掀飛出去,人還沒有落地,身體便四分五裂,而這驚悚的一幕,頓時便嚇壞了他身邊的戰友和長官。

「八嘎!炮兵的眼睛瞎了嗎?他們統統應該切腹!」

鬼子小隊長的咆哮話音未落,又是幾枚炮彈落下,除了其中兩枚炮彈正好打中同一個目標,幾乎是每一炮都沒有落空,剎時間,看着被清掃一空的擲彈筒陣地,孤零零的小隊長就算再蠢,也意識到事情有問題了,可還沒等他跑出幾米遠,一發子彈便隔着數百米的距離射來,正好將他爆頭。

遠處,陰在草叢中的一名偵察兵玩家不動聲色的將槍口對準了下一個目標:這種開闊的地形,對他這種喜歡遠距離陰人的狙擊玩家來說,簡直是太親切了,尤其這地圖雙方居然都沒啥重型載具,也沒有戰爭巨獸的設定,他估摸着自己這一局拿下的人頭,怕是都頂得上平時打一天的戰果了。

此時,村田也發現了自己的炮兵大隊出了問題,急得一邊大罵「八嘎」,一邊匆忙調集部隊往回趕,而幾個臨時炮手們,雖然很想趁這機會多收幾個人頭,卻無奈的發現,在打掉了炮管里的那一發炮彈後,他們就再也無法發射了:

由於鬼子的火炮並不屬於遊戲的載具,所以,是沒辦法用那種玄學的原理自動供彈裝填的,至於說人工裝填——抱歉,EA並沒有設計這個動作。

看到敵軍氣勢洶洶的殺來,陰逼們倒也不慌:對他們來說,自己這一波早就賺翻了,現在每多收一個人頭那都是賺的,也正是在這種心態下,老陰逼們索性放飛了自我,決定臨死之前再騷一把:跟敵人玩一局刀戰!

從火炮上退出來,躲在掩體後,憑藉著遠處偵察兵戰友的標記,陰逼們精準的掌握着敵方接近的距離,就在雙方只隔數十米,眼看就要碰頭之時,陰逼們也不需要誰一聲令下,便齊刷刷的向陣地上投出了各自攜帶的煙霧彈和毒氣彈。

要想人生過得去,就得白中帶點綠!

十幾枚煙霧彈散發的煙霧瞬間就籠罩了陣地,將剛剛衝上來的日軍包裹進去,就在小鬼子一個個暈頭轉向,又被毒氣熏得頭昏眼花之時,手持匕首,頭戴防毒面具的陰逼們也一頭扎了進來,利用偵察兵點亮的標記,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煙霧中精準的將他們一個個捅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