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是狼與羊
我是狼與羊 連載中

我是狼與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季宇嬰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季宇嬰 我(無名)

原本是一隻灰狼,在被獵人槍決後重生成了山羊,開始了尋找親人,尋找夢想的路程
裏面多重暗示了社會現實,有利於更加了解世界展開

《我是狼與羊》章節試讀:

第6章 第六章


我們兄妹好像被槍子穿透了胸膛。絕望與恐懼是將要咬來老虎的牙,腿腳力量瞬間爆發。踩着密密的草地,卻也掩蓋不了飛速的步伐,蟬鳴伴着狼嚎,時起時落,隨着一陣哀嚎,悠長凄涼。無可比擬。

衝下了山坡,聲響越來越尖銳,越來越刺耳,一路狂奔。見到那近在咫尺的房子,我停下腳步,抬頭望着緊閉的大門。

此時沉默。

很清楚,她就在裏面,可忽然間停止的呼喊,使心中不禁的發怵。

沒有槍聲,沒有刀劍刺過肉體的聲音,同時也沒有號叫。

身後的妹妹小步行來,見我沒開門,問:

「三哥,怎麼不開門?以你的角,不可能撞不開吧?」

靜靜盯着,眼中是棕色一片,隱隱間,一張狼皮隨風飄揚。

妹妹伸過腦袋,擔憂地望過我的目瞳——忽得像有根針刺入她的內臟。彈跳三尺,往下坡一點一點的縮。

全身在打顫,那深綠的眼睛警惕死盯着我。

「既然如此,就算二姐不在了,也要為家人報仇。」

那張狼皮似有似無披在身上,我是羊,但我也是狼!」

猛低下頭,俯垂身子,頂着尖角沖向大門——

「轟!」

巨大撞裂破碎聲衝進了耳里,腦子一瞬間嗡嗡嗡一陣高鳴。

是火車的煙筒,是核彈的爆破,是絕望的呼喊。

瞪大雙眼掃過一片屋內,那熟悉的面孔,滲入眼中。

姐姐趴在桌角,她的鮮血染紅了白爪,脖子掛着一圈鐵鏈,沉重的枷鎖一直延伸到那天親手殺了我的獵人手上!

「妹妹,是時候做一隻真正的狼了!」

她的目光閃了閃,拉緊腿腳,伸出利爪,撲入了屋中。

慘叫與槍聲喧鬧一片,。但就算槍子穿透了肉體,就算鮮血飛濺了大地,就算…我們也絕不允許他們傷害僅剩的親人!

利爪啊,撕碎了肉體,銳牙啊,咬過的骨皮。

我親眼見到一顆顆子彈打透了妹妹的身軀。那綻放的紅玫瑰,一朵一朵在灰白之間盛開。新紫的舊血融合了紅殷,閉上雙目,奔去了姐姐。

花瓣撒向了我雪白的身軀,起滿雞皮疙瘩,腳步並未停下,一口咬住長長的拖在紅地毯的枷鎖。隨着羊角繞過姐姐的腹部,抬頭癱軟滑落到我的背肩,一陣沉重。

「碰,碰,碰!」

劇痛扎滿全體,比電擊更麻木,比劍刺更瘋痛,那是…前世的槍決…

「嘩呲!」

隨即是槍落的啪嗒,鮮血甩到槍頭,留下了跳舞的紅線,我微眯一隻眼,泯泯嘴遲鈍不過幾秒,狠下心。背着姐姐顛簸的逃離了血場。

此時耳邊只剩慘叫與狼嚎。

大概是百米吧,長鳴勝過唉呼,直到淹沒。

刺眼的陽光閃去了景色,回頭,遙遙不遠之處。還是那閃耀在光輝下的狼皮。絕望的憤慨佔據了空心。稚嫩的臉龐充滿了頭顱,無意間低下身子,姐姐順勢着坡度翻滾到了叢林里。

垂頭舔舔它血紅而且白的臉,心中的一團火。深入了紅雲。扭頭飛奔去拿灰白的狼皮飄揚的地方。

一路上,隱隱似有似無漫漫的腥甜,飄着,飄着,嚮往死亡的路,我嗅了嗅鼻尖,腳步不覺加快,不知道是什麼的誘惑掏空大腦,那恐懼與幸福有着奇妙的交融。

是血嗎?還是放不下的親情,我努力甩甩頭。不行,這,也許是她的血…我怎麼,好想吃?

理智與現實把瘋狂與貪婪硬壓下去。那是前世的**,我應該丟棄的!

頂着暈暈乎乎的頭,一路跌跌撞撞。血腥越發濃烈,越發刺鼻,不禁的舔舔嘴角,躍入屋下。

橫七豎八的雜物與紅顏相染在一堆,地板上的子彈殼零零散散的撒上紅毯。破敗的窗是撞擊的碎片灑落似血,牆上的爪印,是猛獸的爪撓似刀。

滾燙的紅墨徑直流到我的蹄下,相對應,也分不清是誰的血了。

各種殘肢與內臟交雜融合,無法想像,明明該是前世的餐食之方景,現在,比曾經更加觸目驚心的,甚至,有些許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