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他的人間
他的人間 連載中

他的人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為了拿回筆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為了拿回筆名 其他小說 葉無鋒

他少年時參軍,為了結束戰爭 他深入敵穴,九死一生刺殺發動叛亂的王爺,本以為可以結束戰爭,不料卻因此捲入了深不見底的漩渦之中…… 這是一部比較傳統的小說,網文氣息可能不夠濃烈,想換換口味的可以試試
當然,如果大家有意見可以在評論區告訴我,因為我是新手,有很多地方應該會考慮不周,希望大家多包涵
老實說我看傳統的古典小說比較多,創作也受古典小說影響較大,對網文還不大適應
但我會努力改進,讓自己的作品能獲得大家的喜歡! 謝謝!展開

《他的人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章 楔子1:刑場


這是葉無鋒第三次,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經過京都最繁華的朱雀大街。

第一次的時候,他坐在一輛破馬車裡,心裏充滿了迷茫與彷徨。

那時候京都的人們看着他的時候,就像在看什麼奇珍異獸;一邊對他指指戳戳,一邊和身邊的人竊竊私語。

第二次的時候情況就好多了。

他頂盔貫甲,騎着高頭大馬。

京都的人們毫不掩飾的表示着對他的崇敬和熱愛。

芬芳馥郁的花瓣,佔據了他頭上的每一寸天空,帶着滾燙到讓他不知所措的熱情向他灑落。

那時候他無法接受人們對他狂歡一樣的崇敬和熱愛,就像現在他不能理解人們對他近乎歇斯底里的憎惡和仇恨。

因為葉無鋒第三次在眾目睽睽之下經過朱雀大街的時候,是坐在一輛精心打造的特製囚車上。

他曾經是個英雄,現在是卻是一個即將被斬首的「國賊」。

八月的清晨已經有些冷冽,葉無鋒用好大一會兒功夫,才能適應脖子周圍特製鐵板上刺骨的寒意。

他的嘴被一根鐵棍橫穿,無法發出自己的聲音。

街道兩旁的民眾們毫不愛惜自己的嗓子,大聲叫喊着。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這個國賊!」

「呸!呸!無恥的國賊!千刀萬剮了他!」

「滅了這個叛賊的九族!殺了他全家!」

……

儘管街道兩旁士兵用槍桿用力的推擠着人群,但人群的力量仍然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的向著葉無鋒狂涌。

「啪」!

一片爛帶着酸臭味兒爛菜葉從混亂的人群中飛出,砸在了葉無鋒的臉上。

洶湧人群似乎得到了提示,一時間臭雞蛋、爛菜葉、甚至石塊如雨點般砸向了葉無鋒。

這些腥臭冷硬的穢物砸的葉無鋒腦袋一陣劇痛,這疼痛的與當年花瓣臨身時的迷茫對等。

葉無鋒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恨他,就像他不明白當初他們為什麼那麼崇拜他。

「咚」!

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石頭砸中了葉無鋒的額角,溫熱的血液順着臉頰流了下來,又癢又痛的感覺讓倍覺難受,卻又無可奈何。

這一刻,他毫不懷疑憤怒的人群會在到達刑場以前,把他砸死在這條京都最繁華的大街上。

「啪!」「啪!」「啪!」

一陣爆響之後,葉無鋒的囚車後方快速來了兩隊金甲紅袍的金吾衛騎兵,他們手上拿着染着紅色顏料的長鞭,不斷的抽打着街道兩旁的狀若癲狂的人群,嘴裏大喝道:「退後!退後!」

葉無鋒看着那些被鞭子抽到人,他們身上那些鮮紅的鞭痕像極了一道道流血的傷口。

也許是感受到了切身的疼痛,也許是怕身上的赤紅的鞭痕會給帶來麻煩。

前一刻還洶湧澎湃的人群頓時亂了陣腳,前排的人拼了命的往後退縮。

在被牢牢鎖在囚車上的葉無鋒看着這一幕,突然覺得想笑:他們為什麼憤怒?他們自己真的知道嗎?也許生而為人大家都一樣;總是覺得自己有明晰的理由憤怒或悲傷,但實際上卻不過是一時的衝動,或陷入了更深的迷茫。

金吾衛騎兵的加入雖然讓兩旁的人群陷入了混亂,但卻實實在在的拓寬了道路加快了隊伍前進的速度。

看着不遠處那堪稱巍峨的牌坊,葉無鋒知道隊伍的目的地快到了——京都人口流動量最大,也最寬廣的街道南市口。

那裡是貫通整個京都東西南北的十字路口,中心數十丈方圓的空地是大恆盡人皆知的刑場。

每年的冬至前,這裡都會有大量秋後問斬的犯人在這裡被斬首示眾。

當然,偶爾也會有像葉無鋒這樣「罪大惡極」,需要緊急處死的罪犯在這裡被處決。

處決的方式有很多種;有時是砍頭,有時是腰斬,有時是絞死……

大恆王朝之所以把殺頭這種事情放在京都最熱鬧的地方進行,是因為太宗皇帝的國師認為,這樣一來可以借人群腳踩的陽氣壓制鬼魂,二來能增加朝廷邢威,震懾人心。

可是自太宗朝以來,看了一百多年各種殺人手段的京都人早已麻木了。

如果有囚犯斬首,他們會在事後運來黃土蓋上血跡,然後在被掩蓋的血跡上該擺攤擺攤,該走路走路。

如果囚犯是被絞死的話,那就更好了!

因為他們連黃土都不用墊,等絞刑架拉走他們就可以在曾經的絞刑架之下繼續做生意糊口了。

葉無鋒不知道永安公主在南市口的刑場上為他準備了怎樣的收場;是斬首?還是腰斬?或者是絞刑?

畢竟,她那麼那麼的恨他!

「也許在她看來,是我毀了她的一切吧?」葉無鋒內心沉痛的想着,「她的確有資格恨我,儘管那並不是我的本意……」

葉無鋒無奈的閉上眼睛,好在一切都要結束了。

不管他今天怎麼死,明天都會有人在他死的地方擺攤討生活——也許會撒一層黃土,也許連一捧黃土都省了……

「咻~嘣!」

葉無鋒被無比熟悉,弓箭破空穿透人體的聲音驚醒!

他抬眼望去,只見一名金吾衛的脖子被一支鳴鏑號箭穿過,連哼都沒來的及哼一聲就摔落馬背。

號箭聲尚未斷絕,只見兩側人群中突然一聲暴喝,躍出無數人沖向兩側的士兵和金吾衛,眨眼間便用短刀放倒了數十人。

及至此時金吾衛中才有人反應過來,一邊敲響銅鑼一邊大喊:「全軍戒備!有人截…唔……」

他話未說完便被打斷,鑼聲也戛然而止。

然而這幾聲鑼響已經足矣驚醒在場的人群,本就動蕩的街道愈發混亂,無數人尖叫着者如同無頭蒼蠅般四處亂撞起來,就連金吾衛的騎兵都被四散的人群沖的東倒西歪。

「都督莫慌!我們來救你了!」

一個鐵塔般的大漢一斧頭砍翻了葉無鋒身邊的金吾衛騎兵,一躍跳到了他的身邊。

葉無鋒認得,這人是他的親兵首領牛大滿!

才不過旬月未見,這個身高九尺,平常有些沉默的鐵漢一臉風霜之色,竟然連鬍子都有些花白了。

牛大滿右手拉着囚車上的鐵柵,左手大斧揮過半個圓弧,用力的斬在了囚車的鐵索上,帶起一片火花的同時,也震的葉無鋒頭嗡嗡直響。

哐哐哐!

牛大滿沒有注意到葉無鋒的窘境,對着鐵索連續斬擊,直震的葉無鋒兩眼翻白一陣暈眩。

就在葉無鋒以為自己會被這個莽漢活活震死在囚車上的時候,一道身影閃了過來,一把推開了牛大滿,拍着葉無鋒的臉頰道:「都督!都督!」

緩過神來的葉無鋒抬眼一看,原來是行軍策士曹萬方。

曹萬方見葉無鋒醒來,「刺啦」一聲撕下了自己的衣襟,細心的把葉無鋒的脖子和鐵枷墊開,一邊示意牛大滿繼續動手,一邊在葉無鋒耳邊大聲道:「都督莫慌!兄弟們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一定會把都督救出去的!」

葉無鋒嘴裏穿着鐵棍,無法回答曹萬方,但他確實看到了的人群里無數熟悉的面孔。

他們有些從在街道兩旁的房舍里衝出來,有些從人群中突然暴起,有的則已經和金吾衛和士兵拼殺在了一起。

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是東平軍的精銳班底,幾乎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猛士,京都這些未經戰陣的金吾衛巡防營的士兵明顯不是他們的對手,面對他們招招致命的搏殺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但葉無鋒心裏明白,永安公主絕不是軟弱無謀之人,不然他也不會手握京都兵權,仍然落到今天這步田地。

他不知道永安在謀劃什麼,但他知道永安這一次絕不會放過他的,畢竟她是那麼恨他,甚至連眾高貴族對他的恨,都沒有她那麼純粹,那麼深刻。

「哐!」

牛大滿不愧是東平軍第一大力士,在他如饑似渴的大斧之下,就連刑部特製的鐵索也被無情的斬斷了。

「都督!快跟我走!」

牛大滿一把掀開囚車的柵欄,隨手用它砸翻了一個試圖靠近的金吾衛騎兵,曹萬方則拉着葉無鋒跳下囚車。

長達兩年的京都生活,讓葉無鋒對京都的街道十分熟悉。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位置正在朱雀大街,距離最近的就是京都南門,再往南走不遠就是南市口,過了南市口經懷恩坊就能上大路直通京都南門出城。

這聽起來不難,可實際上這附近卻是京都最繁華的地段,幾乎寸步難行不說,路上還要經過南城兵馬司的兵營,他們不可能沖的過去。

如果要從東西兩側的城門出城,就必須穿過混亂的人群,從南市口轉向白虎街或青龍街出城,這同樣很不現實。

而他們背後的北方,則是大恆王朝的皇宮大內,絕對的死路一條。

葉無鋒無論怎麼想,都想不到自己和這些兄弟們的生路在哪裡。

「都督放心!我們早已做好了準備,只管跟我走就是。」

也許是看到了葉無鋒的疑惑,曹萬方一邊用斗篷將葉無鋒裹起,一邊說道。

葉無鋒雖然不知道他們有什麼謀劃,但卻能從曹萬方的聲音里聽出來他們又似乎有着十足的信心。

從戰場的形勢來看,他們也確實好像早就做好了準備。

因為這些東平軍的猛士並不是在胡亂的砍殺,而是三五人一組默契的進行着配合,曹萬方用斗篷將葉無鋒遮住的同時,混亂的戰場中不一會兒,就出現了至少五六個裹着跟葉無鋒一樣斗篷的人,四散奔走。

他們的身材也都與葉無鋒相當,很明顯是早就選**混淆金吾衛和巡防營士兵耳目的。

葉無鋒還注意到,就連牛大滿這個莽漢,在砍斷鐵索以後也立刻轉戰他處了,換成了形貌皆不起眼的曹萬方來保護兼引導着他。

此時街道上的混亂依舊,到處都是急於逃離的人群,遠處聞風而來支援的金吾衛和巡防營被人群所阻擋,只能下馬一步步艱難的靠攏。

而東平軍的人明顯早已料到了這種情況,他們已經盡數搶佔了附近的制高點,用弓弩精確的狙殺着金吾衛與巡防營的軍官,盡量擴大他們的混亂。

曹萬方一手執刀,一手牽着葉無鋒快速在混亂人群中穿梭前行。

儘管人群混亂不堪,但葉無鋒和曹萬方的前進卻並不算太困難,因為有四個的壯漢兩個在前,用長桿的一頭**人群,然後再配合後面的兩個人強行排開人群為他們開路。

曹萬方一行人趁亂拉着葉無鋒東西亂拐之後,不動聲色的開始護着他向一個方向推進。

這一路葉無鋒的頭雖然被斗篷嚴密的罩着,看不見外面的情形,但他從那些顫抖又忙亂的腳,以及周遭歇斯底里哭喊聲中,也不難想像現場是如何的混亂與殘酷!

這一切真的值得嗎?

葉無鋒在默默在心裏問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