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破天無敵狂魔神
破天無敵狂魔神 連載中

破天無敵狂魔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幽冥孤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幽冥孤魂 藍峻

【熱血】 【無敵】 【布局】 【橫推】 不願壓抑苟活,只能起而抗爭
就算只是棋子,也要以身為刃,破天求勝
仙修無情冷眼世道, 瘋神亂法肆虐人間, 魔族越界劫滅天地
心存正義的少年,遇不公,鳴不平,卻險喪性命
於生死間得機緣,本意進取中踏不平,逆惡勢,怎料原是局中棋子.......... 少年稟正氣,前行路迢迢,躊躇登絕頂,回首盡滄桑
展開

《破天無敵狂魔神》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鳴不平的代價


長夜,

掀起籠罩天地的黑幕,

微微晨曦下,

小村莊現出了輪廓。

藍峻在昏暗中睜開眼睛。

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穿上乾淨的破舊衣服。

到鎮上去參加每一個年滿十五歲的少年,都要經歷的宗門遴選。

藍峻到達鎮上宗門設立的遴選點時,這裡已經是人頭攢動,幾十個一般大的少年站在台下。

台上立着八個被光幕覆蓋的四方小亭子,每個亭子里都有一個少年神情凝重地站着,看樣子正在承受着極大的壓力。

沒一會,好幾個亭子里都傳出骨骼斷裂的聲音,扛不住的少年一個個慘叫着癱在了裏面。

藍峻眉頭緊皺,轉頭看周圍的人,他們一個個目露驚怯。

台上,亭子四周覆蓋的光幕消散,受傷的少年被人抬出了亭子。

有人到台下,要幾個站在前面的少年上台,幾個少年儘管非常害怕,但是不敢抗拒。

小村八年的平靜生活,相處的都是質樸善良的鄉親,眼前的一切讓未經世事的藍峻怒火填膺。

忍不住撥開人群走到前面,大聲質問:

「宗門的遴選為何要使用如此慘烈的方法?這些受傷的人就算將養好了,也會落下病根,於心何忍。」

話音落下,人群嘈雜地喧嘩起來,那幾個被要求上台的少年也停下了腳步。

「哪裡來的混賬小子,給你進仙途的機會還說三道四,天下哪有白撿的便宜。」

一個衣着華麗的瘦削青年,站在台上,狹長的雙眼中射出冰冷的目光。

藍峻迎着瘦削青年的目光質疑:

「為了遴選出極少數合格的人,強迫大多數無緣仙途的凡人無辜受創,豈是自稱仙人者當為之事。」

瘦削青年的眼神逐漸變得狠厲:

「仙人護佑眾生,你卻詆毀仙人,如此忘恩負義之徒,沒有人容得下你。」

「既是仙人本應憐憫眾生,不然何以稱仙。」藍峻一無所懼。

「一派胡言,似你這等得魚忘筌的無恥之輩,不懲處不足以平人心。」

瘦削青年的話剛說完,藍峻身不由己地被吸上了台,落在一個空着的亭子里。

光幕瞬間出現,巨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湧來。

藍峻抵抗着壓力,目視瘦削青年,他已經轉過身,走向了高台的一側。

隨着時間的推移,壓力越來越大。

附近的亭子已經換了幾次人了,只有一個少年堅持到光幕消散走出來,其他的都在受傷以後被抬走了。

在崩潰的邊緣,藍峻咬牙堅持着。

瘦削青年踱步到了亭子前,冷笑着說:

「這麼能扛,本來是有極大機會進仙途的。卻非要強出頭,不僅失了仙途,還丟了性命,傻不傻。」

頂着壓力,藍峻沉默着以毫無波瀾的目光注視他,瘦削青年略顯失望地轉身離去。

繼續奮力堅持了一炷香時間以後,終於耗盡了所有力氣,隨着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藍峻癱軟了下去。

光幕沒有像其它亭子一樣,在亭子里的人堅持不住之後消散,巨大的壓力繼續肆虐着壓斷了藍峻的更多骨骼。

藍峻最終像一團稀泥一樣暈了過去,廋削青年走到光幕消散的亭子前,提起藍峻,將他丟在了上高台的階梯旁邊的拐角處。

宗門遴選一直在進行,不斷有人從藍峻身旁走上高台,又被抬下去。

有些未昏迷的傷者,看見拐角處扭曲着癱在地上的藍峻,痛苦的表情中似乎有一絲慶幸。

在時有時無的模糊感應中,外界從光明的喧囂沉淪到寂靜的黑暗裡,藍峻的意識也在慢慢地墮入深淵。

……………………………

從昏迷中醒來,藍峻感覺精神好了很多,只是難以動彈。

四周看了看,已經不在遴選點的檯子上了,而是躺在一間點着燈的房間的床上。

有腳步聲傳來,一張布滿皺紋的臉出現在視線里,是一個面無表情的黑臉老者。

藍峻想開口,才發現說不出話來,只能望着老者。

老者看着藍峻:「時間寶貴,你認真聽我說。」

有人在你彌留之際用藥物和特殊方法吊住了你的命,把你送到我這。

你的時間不多了,現在覺得精神好是迴光返照。

還有最後一絲機會,雖然概率很小,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想活下去,要堅定信念,雖然你受創太重,但畢竟是少年人,體內有先天元氣和生命本身的潛力。

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在生死之間,將元氣和潛力爆發出來的程度。

把握住機會,不僅可以活下來,還會獲得可遇而不可求的機緣。

接下來我會用秘法,將你體內所有殘存的精力和體力集中激發,然後用傳說中都難以成功的方法給你開脈。

想要活下去,記住接下來無論發生任何事,都要盡一切努力,保持清醒。

一旦心神被牽動,就會萬劫不復,明白了嗎?

老者看見藍峻眼中肯定的目光以後,拿出幾瓶藥液給藍峻喝,然後開始在他身上扎銀針。

雙手翻飛紮完銀針以後,老者連床板帶着藍峻一起託了起來,向門外走去。

藍峻被老者托着來到一間只有門沒有窗的房子前,開門進去以後,屋裡有一個陷入地下的大池子。

池子里不知道是紅色的藥液,還是水。沒有血腥味,應該不是血。

老者在一旁拿出各種物品,再逐一搭配,然後按順序放進池子里。

藍峻又一次喝下幾瓶藥液以後,也被老者放進了池子里。

被池子里的液體浸泡了一會,軀體感覺慢慢恢復,體內傳來各種劇烈的不適,麻、疼、癢、燙、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