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球女王,老婆她是大佬
全球女王,老婆她是大佬 連載中

全球女王,老婆她是大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圈圈啊圈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翊 現代言情 郡楓葶

【1V1甜寵 爽文 女扮男裝 女主超級大魔王,甜妹系傭兵大佬vs腹黑深情的北城貴公子】沒人知道西歐最強勢力家族的繼承人郡楓霆(葶)居然是個女人
第一次見面,這個面容清秀的小男生就送了楚翊一份『』大禮『,第二次見面『他』又出手相救,身手了得,第三次見面,楚翊居然發現自己的直男屬居然有點動搖,殊不知眼前的『他』就是,十年前的那個她……展開

《全球女王,老婆她是大佬》章節試讀:

第2章 被背叛是人生能教給你的最有價值的事


阿燦緊跟在他身後。

"留着這二人的命。"阿燦睜大眼睛盯着她少主寬大筆直的背影。

回到偏廳,郡楓霆遣走下人,獨自回到房間,關上房門的那一刻,他立刻拉開了染血的外套,

解開外衣後,從鏡中看到自己胸前捆綁的白色束帶,那張英俊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鄙夷。

那束縛就像一個提醒。

沒錯郡楓霆是個貨真價實的女人……

「誰!」

察覺異樣,郡楓霆立刻披上外袍。

糟糕,她竟一時大意不曾察覺香薰有毒。

再次醒來,她已身處在陰暗的環境中,赤着腳觸到了堅硬的地面,鋒利的石子刺痛了她的皮膚。

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在她的後腦勺傳來。

她慢慢地轉過頭,看到一個隱匿在煙霧中的高大身影,手裡拿着長刃,金屬聲有意無意的敲打着地面。

她抬起顫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一陣無法控制的低吟聲從她嘴裏發出。

失血讓她頭暈目眩。

她儘力保持清醒,抬眼看向隱匿在陰暗中的男人。

"為什麼?"她聽到自己嘶啞的聲音,清澈的瞳孔里映出男人的樣貌,這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的喉嚨感到緊縮,一陣苦澀上涌。

男人回答說:"因為你是個怪物。"

毫無掩飾的厭惡和鄙夷。

「為什麼??」這聲音中蘊含著一絲痛楚。

「唔……」

突然有人一拳打在了她的腹部上,鮮血從她的嘴裏噴出,她努力沒有讓自己的身體倒下。

抬起眼睛,想看看此時那個男人的表情。

"你還有膽量看我的男人。"

一個尖銳高亢的女人聲音驟然響在耳邊,響亮的尖叫讓她耳鳴,下一秒,有人抓住她的頭髮,把她的頭砸向一塊巨石。

還來不及反應,又一道寒光閃過,胸腹穿透的瞬間的劇痛讓郡楓霆彎下腰,她看到剛才男人手中的利刃此刻正插在自己的胸口。

溫熱的血不斷地從她的胸口流出來。

膝蓋一歪,跪倒在地。

郡楓霆呼吸越來越淺,她用盡全身力氣試圖抬起頭看到籠罩在迷霧中的男人牽着另一個女人的手把玩着。

"我們應該怎麼處理她?"女人尖銳的聲音在空曠的石室內顯得格外刺耳。

「丟出去,這裡是荒山野嶺,就讓她這具骯髒的屍體給野獸們飽餐一頓也算是她最後的一點用處。」冰冷絕情的話被男人用平淡的口吻說出。

"被背叛是人生能教給你的最有價值的事"。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她腦中響起。

此刻她的心臟就像被堵住了全部的血管難以呼吸,終於絕望的閉上眼……

飛往**北城的航班。

"先生!先生!!抱歉打擾您一下."一個禮貌且溫柔的的聲音傳來。

猛然間,她睜開眼睛,把目光投向四周。

她穿着她慣常的黑色牛仔褲、黑色襯衫和一件超大的灰色連帽衫,坐在飛機的頭等艙座位上。

冷汗順着她的臉淌下來,使她打了個寒顫。

"先生!?"詢問聲再次響起,她終於回過神,轉過臉來,看着站在她座位旁邊的一個年輕漂亮的空乘,神情有些擔憂。

"您感覺還好嗎,先生?"空乘禮貌地問道,那雙凝視着自己的墨色眼睛彷彿有一種魔力,困住了她的靈魂。

空乘看着男人俊美的五官有些發愣,幾縷髮絲落在他的飽滿額頭上,眉毛濃密,鼻子挺翹,雖然作為男人這種鼻型稍顯陽剛不足,卻增添了幾分陰柔之美。

頭等艙內沉默片刻後,空乘聽到一個低沉平和的聲音:"有這麼漂亮的小姐在我身邊,我怎麼會不好?"

空乘原本就沉浸在男人帥氣的外表之中,聽到這句話更加臉紅了。

美女空乘咬了咬下唇,說:"飛機要降落了,請系好您的安全帶。"

低頭看了看安全帶,又抬頭看向空乘,幾秒後,「男人」露出迷人微笑,「抱歉,小姐,我睡的手臂有些麻木,能不能請你幫我一下。」富有魅力的聲音讓空乘臉紅到耳朵,這個「男人」莫不是在她**

實際上,這個打扮成男人,甚至說話也像男人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郡楓霆。

因為剛才那場噩夢,她的手一直在顫抖,她不想讓別人看到,這就是為什麼她要尋求幫助。

儘管那是一個噩夢,或者說它可能並不是噩夢,那個場景她無數次夢到,無論過了多久她的身體仍然記得每一分痛苦。

空乘有些害羞幫她繫上了安全帶,原本期待接下來他會有何舉動,但片刻過後男人像是陷入了沉思,然後不情願地轉身離開。

飛機落地後,助手在安檢處迎接,"少爺!"他恭敬地鞠了一躬。

"我已經為您安排好下榻的酒店,您是直接回酒店休息嗎?"

「他們從意大利飛來,你在這裡等着,我自己回酒店,稍後在那裡與他們見面。」

說完拖着行李走出機場,為自己叫了一輛的士。

在的士上,她降下車窗玻璃,讓新鮮空氣吹到臉上。但城市中渾濁的空氣使胃比以前更難受,她又把車窗升起靠在座位上。

的士送到酒店後,頭痛不知為何加劇了。

郡楓霆搖了搖頭反覆揉搓她的眉心,想要清醒點,拿了房卡向電梯走去。

正要進入電梯時,另一個人走了出來,郡楓霆正扶着額頭並沒有看到來人撞了一下他。

接着就是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