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氣復蘇:我覺醒人王執掌葬仙星
靈氣復蘇:我覺醒人王執掌葬仙星 連載中

靈氣復蘇:我覺醒人王執掌葬仙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CDY大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關淮 白羽馨 都市小說

亘古的地球,實際上是一片上古仙人們廝殺的戰場! 沉封的歷史抖落灰芥,無解的結局捻滅一切! 一個變數,打破許久的沉寂
震徹虛空的吶喊,為其的誕生點燃禮炮
「這 個 世 界 ,只能有一個王!!!」展開

《靈氣復蘇:我覺醒人王執掌葬仙星》章節試讀:

第1章 前兆


鄂省省會江城。

正值八月炎炎夏日。

地球中緯度地區都將迎來一年中最熱的一個月。

此刻關淮剛從大巴車上走下來。

身後拉着一個行李箱,背着一個旅行包,這些就是關淮帶來的所有家當。

以超出錄取分數線二十分的成績考入江城大學。

提前來到江城只是為了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兼職工作。

從自己記事起,回憶中就只有模糊的父母身影,沒有任何人告知。

但關淮確信那就是自己的父母,五個月前自己步入十八歲進入成年人的範疇。

爺爺把自己拉扯大,生活也不算貧苦,爺爺似乎跟軍中有些許關係。

看着別人家小孩的父母都在身邊,自己也無數次詢問爺爺,得來的卻是無數次的未知。

多年來缺少父母親情的關淮,並沒有變的脆弱、自卑。

相反卻比同齡人都早成熟起來,跳過了活潑叛逆的階段。

此刻走在四周高樓林立的都市道路上,關淮在一處路口紅綠燈下佇步。

明亮的眼眸看向遠方似要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遠處因為高溫形成的熱空氣波浪般肉眼可見。

遮陽帽下冷峻的臉龐,即使汗如雨下也不露聲色的表情顯得十分沉穩。

就在這時『嗡嗡嗡』的手機震動聲音,從少年的黑色運動褲兜里傳出。

少年掏出手機舉過頭頂。

仰着頭看向手機上面三點三十分的數字。

指頭滑動關閉了自己平時午睡時定的鬧鐘,心中想着正好給家裡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看着屏幕里聯繫人列表中的五六個人。

緩緩按下爺爺的電話撥通鍵,聲音響了兩聲就被接通了。

「喂,孫子嗎?」

手機中傳來沙啞中帶着慈祥意味的老人聲音。

「老爺子是我,剛剛下車正準備先去找個旅店落腳呢。」

關淮不急不緩的說道,同時往旁邊有陰影的大樹下走去。

「嗯…,孫子去那麼早幹嘛,等開學了再去也不遲嘛。

正好坐隔壁妮子他爸的車直接就送到學校了,那妮子剛還在問你去哪了呢?」

手機里蒼老的聲音,透露着慈祥。

立馬就能在腦海中構建出那矮小但挺拔的身軀,渾身還散發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威嚴。

村裡乃至十里八鄉的老人只要是提到他,都會露出尊敬的神情。

時不時都會有穿着軍裝的人來家裡做客。

過了一會,手機另一邊的老爺子又繼續開口說道。

「正好都考到一個大學去了,那妮子從小就跟你後面跑,怎麼不打個招呼就自己走了嘞!」

聽着耳邊爺爺的絮叨,關淮冷峻的臉龐也罕見的露出一抹笑容。

「老爺子,我出來是想歷練一下自己,你自己不也說過不出籠的鳥,飛不起來嗎。」

「好了老爺子,讓我先去找個旅店住下來吧。

天氣這麼熱,頂着大太陽曬着,身上都被汗給浸透了。」

「行」

「你那邊要是有事就打電話給你武叔說,他正好也在江城練兵,你武叔好久沒見到你了。」

說完竟是還未等關淮掛掉,手機就已經黑屏,顯然是關機了。

搖搖頭關淮也不急躁。

手機裏面有錢,但自己也帶了現金,收起手機想着去學校附近找旅館住下來。

正好此刻路對面的燈也變綠了,江城大學的方向也在那邊。

只是剛剛抬起腳,腦袋一個恍惚,居然是直接栽倒在路邊,

在倒下的一瞬間。

萬米高空突然雷霆炸響,了。

雷聲剛起,雨水就像是有預謀一樣,頃刻落下,不一會就在路邊積攢起水窪。

剛才還是烈陽高照,此刻天空中烏雲密布。

仔細看去天穹之上有一個逐漸變大的黑點,像是一滴雨水。

落到半空中時露出了真正的樣子,一張不規則圓形的紫色物體!

仔細看去才能發現那紫色物體在一點點變大,並不是落下來的趨勢,而是憑空中撕裂了一道口子。

此時紫色物體的正下方正是躺倒在路面上不省人事的關淮。

紫色物體在膨脹到大約兩三丈長後就沒有了繼續變大的趨勢。

與此同時。

在這顆藍色星球的核心處一塊黑色黯淡的圓形物體出現了一絲裂紋。

從中散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如同雞蛋破殼般強大的生命氣息湧出。

四周沸騰的岩漿也隨着光芒散出遠離了這個圓形物體。

不一會就形成了一個方圓百里的空心圓地區,而那顆紫色物體像是有了生命般懸空跳動着。

伴隨着紫色物體的跳動,整顆星球也跟着微微震動起來。

全球性史無前例的大地震似乎在告知着這顆星球上的所有生物世界末日要來了。

陡峭嶙峋的山體成為第一位受害者,突破所能承受的最大閾值,坍塌不可避免。

在地球上的板塊交界處,相互擠壓的大陸繼續升高,相反分裂的速度更加迅速。

地心處難以計量的岩漿從裂縫中湧出。

在海面上形成一個個新的陸地,洶湧的海水裹挾着巨浪沖向沿海地區。

而這樣史無前例的全球性災難持續了三天之久!

一片嶙峋的現代都市廢墟上。

密密麻麻的黃衣消防官兵與身穿迷彩服的救援人員們,正在努力的從腳下搜索一切具有生命特徵的受災群眾。

搜救犬憑藉強大的嗅覺不知晝夜的尋找深埋在鋼筋混凝土下的人類。

重複三天的「破壞性地震警報」回蕩在這座鋼鐵廢墟中。

也許是為了提醒受災群眾們聽到警報聲不要放棄對生命的希望。

災難消失的很突兀,出現的也突兀。

太陽升起前的濃濃霧氣代替了瀰漫三天的塵土。

警報聲已經關掉。

這時才能在廢墟旁聽見隱隱約約的**聲。

存活下來的人類或是蹲在一堵承重牆下孩子的放聲大哭。

或是拚命的扒開一塊塊碎石。

碎片透過指甲縫隙穿入指頭,依舊不停的扒拉着腳下的廢墟。

淚水早已哭干,此刻不過是雙眼無神的執行心中唯一一個念想。

板塊停止移動,海面回歸平靜,整個地球回到三天前的正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