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保姆要奮起
小保姆要奮起 連載中

小保姆要奮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半夏葯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響 現代言情 趙小北

趙小北陪奶奶去她曾經下鄉的東北小村子懷舊,整個計劃她用了小半個學期,各種突發事件她都想到了,可沒曾想她們碰上了車禍這個意外
再睜眼,已是六六年,而她,卻是個十二歲的小保姆
不想當保姆的她成了回收站的零時工
撿空間,抱老爺爺大腿,沒事買個花梨木桌腿當柴火,元青花瓷片不要錢,舊書舊畫可當火引,活着正來勁呢! 不想,工作被搶,成了個可憐的代下鄉知青,去的地還是奶奶曾經下鄉的大東北
小白楊無奈送她上火車,只給她一個地址兩個字
展開

《小保姆要奮起》章節試讀:

第三章 小白楊


」翠花姐,你做人太實誠了。上次你說過,家裡五姐妹,你大姐二姐都在60年給家裡換了糧食,不知道去了哪?你三哥現在也已結了婚在家爭工分;你小弟現在才讀小學三年級,一年也花不了十塊錢,你一年給家裡繳一百八十塊錢,還不夠家裡用?」趙小北也不想說她媽媽有多不好,只是給她算了算錢數,要是她自己想不通,說再多也沒用。

「一年一百八十塊?我前兩年每月寄八塊,過年她還問我多要了十塊,一共兩百零兩塊,後來三年,每年都是一百八十塊,那麼一共有七百四十二塊,還不算她另外問我要的,有這麼多了?」她有些不相信的問趙小北,在得到她的點頭確認後,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引得呆在客廳的趙麗華都跑了過來看情況。翠花看到她,這才有些難為情的拭着眼淚告別,臨走還和她約了明天再來看她。

「趙二丫!沒想到你跟方將軍家的小保姆關係這麼好?哼!就你,也就配跟個小保姆來往!」說完話,她又嘲趙小北翻了個大白眼,這才施施然往樓上走去。

切!什麼人呢!小保姆怎麼了?人家靠自己的勞動換錢,有什麼能讓人看不起的?勞動最光榮不知道啊!趙華麗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從沒自己賺過一分錢不說,竟然還看不起靠自己能力生存的人,真不知她什麼腦迴路。趙小北在心裏腹誹了半天,想想自己的現狀,無奈的默了。

把碗和水杯拿到了廚房,看到水池裡沒洗的碗筷,她很淡定的把碗加了進去,又把自己使用的水杯在水裡沖了下收好,去了回衛生間,又回自己被窩躺下。

幹家務活?那不是自己現在的事。這是趙小北給自己這個破身體做的決定。目前她最好找一份工作,可現在這樣的時代,找份正式工作她是想也不敢想的,至於臨時工那也是個香餑餑,再找份保姆工作?二十世紀的趙小北可不會侍候人,當然這也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做什麼好呢?快餐小說里經常會提到,年代文的女主如何用金手指到黑市發大財。可現在的她不說金手指了,連個進黑市的本金都沒有一分。

當然她也找過金手指,隨身空間什麼她最愛看了。可惜全身上下沒有一點首飾,也沒什麼大的胎記,在醫院的兩天,她可默念了好多遍進去進去,真真是天不隨人願。

日子在陳雪梅的罵罵咧咧中,過得很快,現在家中基本不開火,每天早晚都從醫院食堂打飯,中飯,趙小北是沒有的吃,因為陳雪梅中飯也在食堂解決,而趙小北現在都不幹活,實在餓得慌,她也會煮點雜糧粥喝,家裡只剩這個了。

一開始她是不會做的,不是沒煮熟,就是煮焦掉,好在原主的記憶還是很靠譜,多翻幾回,雜糧粥技能輕鬆被她拿下。

而洗衣物,都被趙愛國命令成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管好懶,洗過就行。這麼一弄,趙小北覺得他們都做得比她好,離了洗衣機,洗衣這活她可沒法干,連她自己的衣物,她也是對付着來。所以這家裡她更沒呆的理由了。

這天起了個早,她吃過帶來的食堂餐,跟着陳雪梅去了醫院把頭上的線去拆了。而後又找了田醫生看了頭上的包包,經過這些天的休養,雖然吃得不好,但她身體沒那麼疲累,精神也好了不少。在她問及頭暈時,她依然面色不變的點頭了。

田醫生看着遠走的小姑娘,有些不忍心。當時要是送來的及時點,也沒那麼危險。醫院跟軍區大院可離得不遠。搶救時要輸血,遲遲趕來的陳雪梅還吱吱唔唔不同意,怕費錢。好在來院長來得及時,給她用了特效針。

趙二丫不是軍屬,所有費用都要自費的。

在回大院半路上,遇上了買菜回來的翠花,被她強拉回了方將軍家。

方將軍雖然已退出一線,可部隊里有事,或有重大軍演比試,他都得回去做鎮場人員,所以不出意外,這個時間,他家中主人家是一個都沒在的。

「小北,你說我媽這信我怎麼回才好?」翠花幹活手腳很麻利,到廚房沒多會,她已分解了一個大白菜,有一半已清洗過一遍了。

趙小北看了看翠花帶回來的菜,半斤五花肉,一斤豆腐,一顆大白菜,兩個長絲瓜,菜籃子還是挺豐富的。感覺自己沒地下手,只好乖覺的退開幾步,背靠牆壁站定。

「你想怎麼跟你媽說?」

「我除了工資不想再打另外的錢了。」這話她說得很堅定。

一個月十八塊,上繳十五塊不夠嗎?這可憐的翠花,她身上的衣着雖然補丁只有兩三個,可她平時穿得很仔細。而這衣物都是將軍夫人找給她的,她和趙小北說過,夫人每年會給她找兩身衣物,雖然是舊衣物,可都是好衣料,她這五年可都給自家媽寄去兩套了。至於穿新衣物,她是不會去買的,就算想買,她手上也沒有一寸布票啊。

後來認識了何光榮,雖然部隊有布票發,可他也有自己的一家人,而她又有得穿,所以從來不主動提。

「你跟你光榮哥結婚後還給家裡打錢嗎?」

「當然不打。結婚後我就有自己的小家了。給娘家錢也只要過年的時候給一點就成了。這是我們村裡的規矩。」她「啪!」的一下放下白菜葉片,也不管水花四濺,理真氣壯的回答。

「你大姐二姐走後,有回過家嗎?或是有什麼消息?」

翠花聽趙小北問她兩個姐姐,她整個人都頓住了。好一會,才緩緩搖頭。

「你媽給你寫過不少信,可有提過她們嗎?」

趙小北繼續得到一個緩慢又沉重的搖頭。

「家裡五個孩子,兩男三女,換糧食的兩個女孩一去不回,你一出家門打工五年,給家裡換回七百多塊。你三哥雖然結婚,可他還會有孩子啊!你弟又小,不僅讀書要錢,以後還要結婚?你五年都給家裡七百多了,哦,還要加上你的彩禮一百元,總計八百多。這麼多錢,你媽還說不夠。你想想,你不往家裡打錢後,你家裡的人會怎麼樣過活?」對於這個年代的人員,來自未來的趙小北不太了解,有些話,她也不好說,只能按實事來給她分析下了。

「我家裡人都在村裡爭公分,怎麼會活不下去?每年每家還會分兩斤肉呢!」這個話翠花回得很快,說完,她就再次定住了臉部表情。

是啊!都會自己爭公分,每年她還會打回那麼多錢,真的還不夠用嗎?在村裡做個五間大房子也不用五百塊。

「說來在村裡,你這年紀有不少人都結婚了,你和光榮哥也認識兩年了,他還給你家裡拿了彩禮,怎麼還不結婚?」趙小北再次給她撕開了另一個傷口。

「我媽說,女孩遲些結婚好,生孩子不糟罪。」她有些沒有底氣,弱弱的回話。村裡十八周歲生兩個孩子的姑娘她又不是沒認識的。

我的好翠花姐,這事,你自己品吧!最好細細地品。

趙小北跟她說家中還有事,就準備離開方家。

「小北!如果我寫信跟她說我已在部隊結婚了。你說,我媽她會不會帶着一家老小,殺來京里?」她目光炯炯看向趙小北,快速問出這個問題後,原本沉悶的臉上一下子又鮮活起來。

「你媽來過京里?或是你家裡有人來過軍區大院?還是她答應要送你多少嫁妝?」趙小北繼續無情三連問。

「什麼嫁妝?我媽她沒提過。」原本的鮮活勁又被成功按下。

趙小北等了一會,看她還在專心考慮,就轉身離開了。

這種時代,離村要打報告,買東西吃飯要各種票,就光拿了個地址會上京城來找她做保姆的女兒來要錢,還是個已結婚的女兒,按他們村規,出嫁女不用給工資。還是個要了彩禮卻沒給嫁妝的女兒?以趙小北的想法,翠花媽是沒那個膽來京城的。

壞了!還有結婚登記要到村裡打證明這事。趙小北輕皺了下眉頭,還是沒返回方家。現在的趙小北自身難保,又是個十二歲的半大孩子,還是做個真孩子的樣子吧。

離二堂叔家還有五十來米遠,一個站在路邊轉角的大男孩,成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好一株帥氣的小白楊!這小伙看着年歲不大,也就十五六歲,是個瘦高個子,至少對現在的趙小北來說,她得退後幾步,再仰頭看他。估計他有一米八高吧!長得清俊不凡,不比後世的那些做了微調又上了妝的男明星差,特別是他那雙黑亮清冷的大眼睛,兩人一對眼,差點把趙小北給吸過神去。

好好看的小哥哥哦!顏狗的她好想添屏。

他?看了看離得不遠的李旅長家。大膽猜測,他不會是那位李旅長家的大兒子吧!這長相,也就難怪翠花姐會一眼難忘了。

他筆直的站在路邊練軍姿,似在等人,又似在受罰。

「小哥哥你長得真好看!」趙小北直接大腦下線,做迷妹西子捧心狀,甜笑的上前搭話。

男孩清冷的目光輕輕地颳了她一眼,就一干偏土黃還受傷的豆芽菜,又緩緩的轉過頭,看向之前所看的方向,大院正大門。身姿站得依然筆直挺拔,真是一株好白楊。

小白楊確實好看,可好看也當不來飯吃。這一天兩餐,之前躺被窩還不覺得,這出來走一走,肚子它到點直唱歌啊!不過今天好像有些唱得響亮。趙小北有些不相信的摸了下肚子。早上吃了一個刀切饅頭,一個水煮蛋,清水粥也喝了一小碗。現在也才過了兩個多小時,不應該啊!

在她猶疑期間,那株小白楊輕微側了側身。趙小北走近對方兩步,總算找到了聲音由來。「你沒吃早飯啊!走,跟姐!跟我走,我就住這裡。」她指着趙愛國家,還往家門口走了幾步,倒沒衝動的上前拉扯對方。雖然沒有好吃的,但飽肚的雜糧粥還是可以有的。

「不用了,我奶奶在家也沒吃早飯。」可能是觸到了男孩的弱處,清俊的臉上很快飄上了粉紅,為了和她禮貌說話,他還彎了下背,右腳更是不安的磨着地面,眼神又有些無處安放。

趙小北轉身麻利的往李旅長家快走幾步,可能是梁靜茹給了她勇氣,又回頭理直氣壯地使喚他去開門。

一進李家廚房,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很敞亮。戶型跟方將軍家的差不多,但李家做了廚櫃,東西都收納在柜子里,有兩個煤爐子,一個還封着口,另一個則頂着裝了黑乎乎的小炒鍋。爐邊還掉了兩個燒焦的雞蛋殼。

趙小北自來熟地一通亂找,到讓她發現了不少好東西,蔬菜,小米雜糧,大白米,全麥麵粉各有不少,雞蛋十來個,靠牆櫃角上還掛了塊有四、五斤重的老臘肉,已有切口,能看到切口處肉質鮮紅油亮,走近些還能聞到陣陣肉香,是塊做的特別好的老臘肉,站着近了,還能從切口處聞到隱隱的煙熏味,看得趙小北差點流口水。

趙小北在二十世紀時,比較好吃,為了維持苗條身材,只能自己學做菜,多好的手藝說不上,但能做熟,特別是減肥必備的水煮菜,那叫一個拿手!偷偷抹了下嘴角,才從老臘肉上艱難地移開視線。並暗暗發誓,總有一天,她,趙小北!她一定用它炒個大肉菜吃。

「我是趙小北,他們都叫我趙二丫,是趙愛國家的遠方堂侄女,為了照顧趙家堂姑婆才來了大院。說白了算是個小保姆吧!」找好東西,想了想她會做的,又開始跟對方作自我介紹。主要是不知道對方想吃什麼?還有他家奶奶也沒吃早飯,這都快十點半了。沒等對方回答,她又急着問上了:「你奶奶平時早飯吃什麼?有什麼不喜歡吃的?你有什麼不吃的?」

「我和奶奶平時都不挑食,你看着做吧!」他用腳踢了下雞蛋殼,又有些不好意思,轉身拿起掃把開始了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