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原來我還是我
原來我還是我 連載中

原來我還是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懶貓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懶貓君 都市小說 阿純

故事的開頭講述阿純從辭職開始,回顧二十多年的往事,在城市職場和生活中失去了自我,在一點一滴中重新尋回那個自我展開

《原來我還是我》章節試讀:

第2章 親人,也是故人


距離上次放聲大哭還是他外公的離世。

親人的離世,在那一瞬間並不會立馬流淚或者痛哭流涕。那一瞬間的你,只會覺得自己是多麼的渺小,曾經可笑的以為能有改變命運的本事,可是在死亡面前,螞蟻尚可舉起它自身重量過百倍的物體,對比下來拉進了和廢物的距離,如同塵埃般苟延殘喘的活着。無奈,無助,無措的獃獃站在原地,兩眼直視親人沒了一絲動靜,用手撫摸着殘餘的體溫,證明他曾經活着,曾經來過這個世上。

然後,在某天的晚上,你不經意間喚起他的名字時,沒有了回復,腳步聲徹底消失的一剎那。這時候的你,才真正的明白他已經不在人世間,從你的生命里,你的生活里消失,往後你的世界,你的生活不會再有他的足跡和影子時,眼淚終究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和親人在一起的種種過往,如跑馬燈一樣回播在腦海中,聲音和容貌也只暫存在記憶里,前提是阿爾茨海默症沒有糾纏上你,不然連僅存的回憶也保不住,那才是徹徹底底的廢物!

阿純的外公是個苦命的人,苦中一點甜的是沒有錯付對阿純的疼愛,甚至可以說溺愛。

阿純十個月大的時候,他的父母白手起家迫於經濟的壓力,將他交託給外公外婆代為撫養。外公外婆育有一兒一女,大兒子也就是阿純的舅舅,他跟着舅媽,還有他的堂弟去外省打拚這幾年一直沒有回來,偶爾託人寄了些東西回來。興許是寵女兒的緣故愛屋及烏,也有可能膝下無親孫,有親外孫的陪伴也是不錯的,他們答應了阿純母親。

外公外婆家是農民家庭出身,家裡的收入主要來源是靠外公將一些生活用品及玩具,放入由竹子編織的大竹筐,將扁擔扛在肩上,左右各一個大竹籃,徒步抬到集市上販賣。

集市離外公外婆家的距離有幾十里路,天還沒亮的時候,外公在廚房裡的櫥櫃里,端出昨晚剩下的飯菜簡單加熱一下,眼瞅天快亮了,火急火燎吃完後立即出發。到達集市的時候,天才剛亮了一會兒。趕集的地點並不是每天都是在同一地方,一周七天,有六天的時間趕集來賺取生活費,剩餘的一天是休息。

每天賺取的生活費並不是很多,外公對於阿純的疼愛是一分不減。笨重的竹筐裏面每天都裝着從集市其他攤主那裡買來的水果,都是挑個頭的買。有些攤主知道外公是買來給外孫吃的,特意將大個頭的水果留着等集市散去後,外公來買的時候塞進袋子里,剩下沒賣出去的果子當是送給了外公。

當時農村沒有自來水,都是自家準備好木桶,用粗麻繩一端連接着扁擔,另一端綁住鐵鉤,鐵鉤勾住木桶去附近的水井挑水。一般人家每天日常需要挑四桶水,才能滿足當日所需用水。炎炎夏日下需要來回跑兩趟。阿純想要跟外公一起去挑水,被阿婆阻止了說是外公很快就會回來,在家裡等就可以了。

挑來的井水倒入大缸這種,外公家裡的兩口大缸,一口大缸放在廚房供洗菜燒水使用,另一口大缸放在屋外供洗衣服,外出回家洗去泥巴使用。屋外大缸邊上堆放了幾米高的柴火,外公隔三差五上山砍柴,抱回來後劈成灶台使用大小的木棍,其中有部分的柴火不能立即使用,木頭裡的水分需要風乾後才能使用。

井水的冰涼與清澈也是夏日解暑的方式之一,外公將集市買來的果子倒入不鏽鋼盆,舀了一瓢水井水濺在果子外皮上用手搓洗幾次後,接着舀了一瓢乾淨的井水倒入不鏽鋼盆。等浸泡一段時間,再拿去給饞嘴的阿純食用。

「外公,你怎麼不吃啊,這葡萄又綠又大又甜,你也吃嘛!」

「你吃,外公不吃,外公吃飽了已經吃不下了。」

阿純從不鏽鋼盆里抓來幾顆葡萄,塞進外公的嘴裏,笑嘻嘻的坐在外公的雙腿上,問:「外公,葡萄是不是好甜的?」

「是挺甜的,外公真的吃不下了,我去看一下外婆飯菜做好了沒有?」

雖然父母偶爾回來看望阿純,但是阿純的心裏對外公外婆的依賴遠遠超過父母。

五歲前,阿純的外公外婆家境並不富裕,在那個年代電風扇是件奢侈電器。對於電網並沒有普及到各家各戶的那個年代,為保持基本的夜間用電,只是簡單的一根電線牽引,電力僅供一戶人家夜間燈泡照明使用。因為電力搭接技術不穩定,所以每家每戶囤有蠟燭備用,停電更是常態,村民漸漸也習慣了。

夏季炎熱多蚊蟲,外公外婆擔心阿純被蚊蟲叮咬,雖然點燃了蚊香驅蚊,但還是守在阿純邊上用最原始的方式驅蚊,拿手掌輕輕拍死一隻又一隻蚊子,一晚上的時間只是簡單眯了3-4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