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苟到富貴當王爺
苟到富貴當王爺 連載中

苟到富貴當王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夢了凡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夢了凡 沈玉

沈玉穿書到了炮灰身上,開局就要被砍頭,面對這地獄級難度的開局,沈玉一怒,老子把這案子給你破了! 成功活過這一章,沈玉帶着三個女兒一手經商,一手讀書,攪動這一方世界,女兒卻熱衷於給自己找後媽
大女兒:爹爹,鄰國公主想當我後媽,你可以考慮下
二女兒:還是將軍之女比較香,能打敗鄰國
小女兒:還是長公主吧,她能碾壓她們倆
沈玉:你們可真孝順!展開

《苟到富貴當王爺》章節試讀:

第4章 第一美女


是蒼穆巡夜人!

經過這女人的提醒,沈玉頓時想起了這本書裏面的一個特殊部門,巡夜司。

簡單來說,巡夜司跟大明錦衣衛的作用是一樣的,是皇帝直接掌管的情報機構。

蒼穆的巡夜司設立司首一人,下面的巡夜人分為金面巡夜人,銀面巡夜人,銅面巡夜人三個等級。

眼前這個女人,應該就是巡夜司裏面最高等級的金面巡夜人!

巡夜司裏面個個都是高手,過得也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自己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秀才,最重要的還是個炮灰,去跟着湊什麼熱鬧,難道嫌自己命長?

也不知道這女人到底怎麼想的!

「看來,你猜到了。」女人見到沈玉驚訝的表情,心裏總算是好受了點。

「進入我巡夜司的機會,可不多。」女人再次提醒着沈玉。

可是,沈玉卻再次毫不猶豫的搖頭,斬釘截鐵:「草民不過是個窮酸秀才,實在配不上巡夜人的身份。」

「你……」女子沒想到,自己再次被拒絕!

這個人,居然能拒絕巡夜司?!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巡夜司到底是什麼地方!」女子氣急敗壞的說道。

沈玉皺了皺眉,心中暗想,巡夜司的人,不應該是喜怒不形於色么?這個女人,也配得上黃金這個段位?

那句名言怎麼說的來着?不信謠不傳謠,這巡夜司,也沒有那麼神乎其神嘛。

可沈玉嘴裏卻十分謙遜的說道:「草民當然知道,只不過髮妻早殤,幼女尚小,草民曾經答應過髮妻,會好好撫養女兒長大成人,所以不能離開家。」

沈玉毫不猶豫的拿起了女兒這個這擋箭牌,儘管有點心虛,但也沒別的理由了!

當女子看到沈玉那真誠的表情,頓時覺得剛才的自己有點過分了!

這男人劍眉星目,丰神俊朗,秀才的身份,已經超過了不少平民,卻依然自己撫養女兒。

面對着巡夜司的橄欖枝,都能坦然拒絕,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

也許,只有自己的主子那樣的男人,才能做到吧!

女子有片刻的神遊,然後才微微一嘆:「既然如此,我也不便招你入巡夜司了。」

「你拿着這塊令牌,如遇到什麼困難,可拿着這塊令牌到趙澤毅這裡,他自然知道怎麼辦。」女子說著,從懷中拿出了一塊令牌,遞給了沈玉。

沈玉連忙雙手接過這塊令牌,口中稱謝。

雖然他不去巡夜司,但是,拿他們一塊令牌,還是可以的,至少在清灣城中,有些保障!

當沈玉看到令牌上白墨顏這個名字的時候,手都抖了一下!

這是男主身邊的狠辣角色,也是本書第一美女!

這本言情小說的男主是蒼穆國異姓王蕭凌,白墨顏是蕭凌最信任的手下,鍾情於蕭凌,但是,卻從來都不給蕭凌壓力,只是默默的為蕭凌做好一切!

白墨顏雖然被描述為第一美女,但她的真面目,幾乎沒有人知道,並不是因為她巡夜人的身份經常帶着面具,而是因為有一次為了保護蕭凌,臉上落下了一道難看的傷疤,最後白墨顏了卻塵緣出家。

沈玉一直覺得,白墨顏這樣處理,是本書大毒點之一!

白墨顏卻以為沈玉震驚於自己的令牌,所以,便隨意的說道:「走吧,跟我回大牢。」

沈玉突然抬頭盯着白墨顏:「喂,真兇都招了,怎麼還讓我去大牢?」

他時刻牢記自己炮灰的身份,絕對不能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白墨顏皺了皺眉,回頭看着沈玉:「難道你不覺得,那個公冶敦陽有話沒有說?」

沈玉愣了一下,暗道,這女人的觀察力,還是配得上黃金這個段位的。

可卻搖搖頭:「我不覺得。」

沈玉確實好奇,但是,沒資格好奇好么!

白墨顏突然轉身,目光中帶着怒意的盯着沈玉,不過是個小小的秀才而已,連武功都沒有,可她為什麼覺得這個男人有點讓她拿捏不住?!

「你要是不去,把令牌給我!」

白墨顏十分精準的演繹了什麼叫變臉比翻書還快!

沈玉毫不猶豫的把令牌乖乖雙手奉上。

這讓白墨顏覺得自己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那叫一個鬱悶!

氣的白墨顏一個勁兒的磨牙,她突然將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一臉怒火的盯着沈玉!

白墨顏的臉,就這樣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沈玉面前,讓沈玉有種觸電的感覺!

帶着美人痣的紅唇,挺翹的鼻子,彎彎的眉毛,燦若星辰的眼睛,完美的組合在一起,便是傾國傾城!

真不愧是第一美女!

儘管如此,沈玉還是連連後退了幾步,與欣賞美女相比,還是保住小命比較重要!

「沈玉,巡夜人的身份都是保密的,你現在要麼死,要麼聽我的!」白墨顏一臉寒冰的看着沈玉。

「你……是你自己摘掉面具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看到了我的臉!」

「你摘了面具,不就是給我看的么,我……」

沈玉的話還沒有說完,白墨顏手中便出現了一把匕首,架在了沈玉的脖子上,沈玉頓時閉上了嘴巴。

「去還是不去?」白墨顏皺眉看着沈玉。

「去。」沈玉暗道,還有別的選項么?

沈玉只好硬着頭皮跟着白墨顏回了大牢。

當白墨顏出現在縣衙的時候,重新變回了帶着金面具的巡夜人。

趙澤毅頭也不敢抬的給白墨顏施禮:「白、白大人,公冶敦陽已經招認殺了自己的僱主。」

「原因?」白墨顏恢復了此前的高冷。

趙澤毅有點氣短:「原因是看不慣僱主的囂張行徑。」

「哼!」

白墨顏冷哼一聲。

嚇得趙澤毅一哆嗦,連忙解釋:「白大人,縣衙裏面的十八道刑罰都已經用過了,翻來覆去就這麼一句話。」

「嗯,你去安排,讓沈玉見公冶敦陽一面。」

「呃……」趙澤毅這才看到了站在白墨顏身後的沈玉。

他是打心眼兒里羨慕,這麼好的機會,居然讓沈玉抱住了這位白大人的大腿!

「下官這就去安排!」趙澤毅一路小跑的去張羅了。

一盞茶之後,沈玉硬着頭皮再次走進了幽暗的,充滿着霉腐氣的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