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逐浪:輪迴
逐浪:輪迴 連載中

逐浪:輪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八拾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八拾九 奇幻玄幻 無憂

天地滾滾大勢,你我皆是棋子,暗流涌動的時代沒有人能夠善了
天地風雲漸起,而你卻還在懵懂的認識這個世界,諸君不覺有些稍遲嗎? 不急
且觀風雲漸起,隨君輾戰萬里
展開

《逐浪:輪迴》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夢醒


夜,山谷中寂靜無聲。

高懸的皎月正圓,稀疏的雲朵緩緩飄過,夜空也是藍的發黑。

月光傾灑而下,將整片天地映照得十分亮堂。從高空俯視,地上樹木清晰可見,山川……

忽然一陣罡風吹過,吹得無憂神魂動蕩,不得已只能收回遊離在外的神識。

一睜眼,眼前是濃郁到近乎實質的霧氣,宛若溺水般的窒息感撲面而來,壓得無憂喘不過氣。

此地是星霧谷,常年被一種古怪的白霧所籠罩,自谷口往內,越深處霧越濃,也愈加荒涼,唯有谷口處霧氣較為稀薄,生有幾株綠植。

無憂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身子晃來晃去,許是因為身體孱弱至此,僅是站起來就如此費力。

當然也有腳下不平整,盤坐太久使雙腿發麻的原因。

揉了揉因太久盤坐而快失去知覺的腿,又緩緩蹲下身子使勁揮了揮枯瘦的胳膊,想要撥開白霧,好讓自己能看清下去的路,但並沒什麼效果。

目之所及,僅有眼前短短寸許,除了白霧還是白霧,就連手,也只能放在臉上才能看得清。

之前為了能更容易的讓神識突破濃霧,無憂特意摸索着爬到這塊嶙峋巨石上,可尷尬的是他現在卻下不去了。

正躊躇時,那種莫名的心悸感再次傳來。恍惚之際,無憂腳下一滑,整個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我命休矣!」片刻間,無憂腦子裡只蹦出這幾個字。

劇痛襲來,讓無憂呼吸一滯,渾身骨頭咯吱作響,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

萬幸是屁股先着地,無憂歇了半餉,緩過來後如此想着,順便伸手一摸,才發現周圍都是鬆軟的沙土。

以無憂此時的身體素質,如果從幾米高處摔到石頭上,怕是當場就要飲恨西北。

他抬頭仰望,透過厚厚的濃霧,彷彿又看見了外面廣袤的天地,至於那股心悸感,也沒再過多追究。

「今晚的月亮真圓吶!外面好亮,就跟白天一樣——白天?好想曬一下太陽!」

往日最尋常不過的事情,在現在看來卻是如此的奢侈。

「要不還是洗洗睡吧!」無憂癱坐在沙地上,神情有些獃滯,喃喃自語道。

這當然是無奈時的自嘲,事實上,他現在完全無法入睡。

之前就是那種心悸感打斷了自己的沉睡,逼的自己不得不提前結束修行,可如今蘇醒後,卻又只能對着這些迷霧乾瞪眼,沒有絲毫辦法。

這星霧谷是宗門關押囚犯的地方,其原因就是此地古怪的霧氣能隔絕大部分神識、靈力。被關進此地的修行者,與天地之間的聯繫被隔斷,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也沒有空間的距離感。眼前只有亘古不變的白霧,還有耳邊逐漸失調的喃喃自語。

還有修行,不進則退。若體內靈池還儲存有些靈力,那這些靈力便會漸漸侵蝕肉體,最**竅中靈力枯竭、肉體枯萎、神魂腐朽。

可若是靈池中沒有絲毫靈力,下場更慘:在極短的時間內肉體腐朽,神魂湮滅。

如今天地破碎,規則不全,雖說天地靈力充沛,但其狂暴紊亂,混雜有諸多天地戾氣,故修仙者是完全不敢吸收的,唯有經過「過濾」後,才能吸收靈力修行。

若是強行吸收,輕則經脈破碎,修為全廢;重則神魂污染,灰飛煙滅。

而自己因為體質特殊,可以直接吸收靈力,長期困守此地下場不至於那麼慘,可也絕對好不到哪去!自己此刻的身體就是證明。

骨瘦如柴,暗白色的皮膚緊貼着稜角分明的骨骼,凸起的血管爬滿全身,枯槁的白髮稀稀疏疏的分佈在頭頂。

「真是愁人!」無憂摸了摸消瘦的臉龐,低聲嘆道。

長久的沉睡,自己早就沒法估量時間的流逝,也就無法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少年,更不知道自己這具殘破的身體究竟還能撐多久。

若不顧那股心悸感強行沉睡,在夢中繼續修鍊《夢浮生》,則會導致靈力入不敷出,轉而去消耗身體精元,自己身體直接崩潰,連帶着意識直接在夢中湮沒,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可若不沉睡,繼續待在此地,自己怕不是馬上就會精神崩潰。

相較於身體上的消耗,精神上的磨損更加可怕。

一想到這,無憂不禁悲從中來:自己好歹也是一宗道子,天賦絕倫、仙途無限,今日卻被囚於此地白白等死,真是憋屈。

躺在沙地上,無憂想起了很多。

他想到了自己正在閉關的師尊,想到了離別那日嚎啕大哭的槐煙,想到了端坐在大殿上呵斥自己的長老們,還有與自己一同跪在大殿上的江沐秋。

還有清桂齋的點心,劉記的醬肉,陳家酒鋪的梅子湯,還有姜師姐熬的蓮子羹。

咽了口唾沫,無憂正了正心神,無憂開始仔細考慮自己如今的處境。

首先逃跑是不行的,先不提自己能不能跑出去,就算能出去,外面肯定有人蹲點,到時候他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對自己下手了。

經歷了那麼多,自己早就不是那個心思單純的小屁孩了,如今自己也想通了很多:之前那就是為自己精心準備的一場殺劫。

「到底是誰要對我下手?」

現在絕對不能再有什麼把柄了,之前他們可能顧及自己師尊威嚴,所以不敢直接對自己動手。

現在若是直接跑掉,就坐實自己殺人的事實了,到時便是百口難辯,或許還要扣上一個畏罪潛逃的帽子。

可待在這裡也不是長久之計,可能還沒等師尊破境出關,自己就先撐不住了。

而且師尊出關後,自己……

想到這兒,無憂不禁打了個寒噤。師尊自幼便對自己極為苛責,若是讓他知道自己殺了人,極有可能不問青紅皂白就先處罰自己。

蒼溪宗常年與海域鱗鯊族征戰,雖說將生死看的較為淡薄,但也僅僅是對外而言。

對內,同門相殘可是重罪,尤其是出了人命的,情節較重者直接論以死罪。

一想到那張慍怒的臉,無憂就有些發憷。

「啊,頭疼!」

進退兩難,生死全掌握在他人手中,關鍵自己還不知道是什麼人要對自己下手,這讓無憂有種深深無力感。

加上之前為了看一眼外面的風景,強行透支神識的後遺症一併發作,此刻無憂頭痛欲裂。

他只能強忍頭痛,直起身來打坐,凝神靜氣、恪守心神,欲將疼痛強壓下去。

但好巧不巧,此刻那股心悸感再次襲來,無憂瞬間心神動蕩,一口淤血湧上喉嚨。

無憂眼前一黑,徹底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