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身為修真者,我真沒法低調了
身為修真者,我真沒法低調了 連載中

身為修真者,我真沒法低調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冰不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千凝雪 王宇 都市小說

【熱血、殺伐果斷、不聖母、單女主、爽文】 王宇在路上被老頭兒忽悠幫忙看攤兒,結果被不良們誤會追打,陰差陽錯繼承了戰國修真者白化元的衣缽,從此呼風喚雨一路開掛
「王宇,我們老爺的病無藥可救了
」 「表哥,那傢伙把我女朋友給拐跑了
」 「王神醫,我覺得這塊原石不怎麼樣
「 「帥鍋,這車多少錢吶?「 …… 唉,人紅是非多,我對錢沒有興趣
我的願望是吞噬星際,噢不,是宇宙和平
展開

《身為修真者,我真沒法低調了》章節試讀:

第3章 出發!神醫


晚上回到學校,王宇洗了個澡,驅除了身上的雜質,渾身清爽至極。

若不是找了個正當理由搪塞過去,非得被三姨送到精神病院不可。

回到宿舍,只見兩位室友不在,只剩胖子滿臉憂鬱的躺在床上。

也難怪,網戀對象懷孕了,對他是個很大的打擊。

昨天都勸了一宿,今天還這樣,這世上深情之人總是受傷。

王宇嘆了口氣,坐在床上開始回憶基礎功法。

白前輩曾經修鍊的『九靈拳』果然好用,只需聚集靈力,便可一拳一個小混混。

現在想要提高修為,必須要有靈石,可這大城市裡,上哪搞這些東西。

「算了,等明天見到大客戶再說。那個李文雄頗有見識,或許他應該知道。」王宇喃喃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家老爺究竟得了什麼病?

如果最高級的醫院都無計可施的話,恐怕……

早上兩節課很快就過去了。

王宇去食堂吃完飯就準備去綜合樓看看李文雄來沒來。

今天綜合樓前的人還挺多,這種地方玩滑板玩輪滑的同學巨多。

最主要的還是能在同學面前顯擺自己高超的技術。

不過有些同學為了追求刺激,花樣百出,有的倒立起飛,有的側空翻翱翔,有的甚至不惜八人一桌。

王宇對這些東西可不感興趣,如果不是為了等那傢伙,自己除了上課,幾乎不在這個地方過多停留,畢竟自己屬於經典的宅男。

好大一會兒,一輛紅色跑車停在了綜合樓前,那回頭率真叫一個爆表。

「哇!LFK90紅色跑車!!!」

「咱們學校居然會有這種車出現?」

「這車最起碼得五百多萬吧!」

這些驚嘆聲還算正常,離譜的是有幾個女生居然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大叔,您有兒子嗎,**多少?」

「大叔,您**多少?」

……

王宇張着大嘴瞅着那邊的情形,下巴都快掉了,他完全想不到,學校居然有這麼明目張胆拜金的女生,簡直無語。

「喂,王宇,趕緊上車!」李文雄朝王宇喊道。

這時,上百個眼神幾乎都瞅了過來。

那些目光如此鋒利和複雜……

這場面實在太尷尬了。

王宇趕緊跑了過去,繞過那幾個女生,打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

「那位同學是誰啊?」

「學校的隱藏富二代?」

「還別說,那同學跟那大叔長得還有幾分相似。」

「低調的富二代,好有魅力哦~」

……

激情的發動機聲音響起,車子在一群羨慕的眼光中離開了。

路上,李文雄忍不住問道:「王宇,我家老爺的病,你有幾成把握?」

「十成!」王宇自信道。

「什麼?你開什麼玩笑,所有醫生都無計可施了,你都沒見我們家老爺,都說有十成把握?」

王宇微微一笑,慢條斯理的說道:

「如果沒有十成把握,我是不可能答應的。還有,若是治不好,我不介意賠你們老爺一條命。」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李文雄驚訝歸驚訝,卻也沒有理由再質疑了。

很快,車子停到了一扇鐵門前。

放眼望去,鐵門內是一座豪宅。

李文雄果然出自大戶人家。

門口的保安看到車子,問都沒問,直接打開鐵門讓他們進去了。

隨後,王宇跟着李文雄走進了豪宅中。

一間豪華的客廳內,有七個膀大腰圓的粗獷大漢和一個之前認識的綠毛小混混,他們守着卧室門,看樣子是這位病人的保鏢。

李文雄敲了敲門,恭敬的說道:「大小姐,人已經帶到了。」

「進來吧!」

聽到這高冷優雅的御姐音,李文雄打開門和王宇一塊兒進去了。

只見一名背影婀娜的女子捂着額頭,坐在大床旁的椅子上。

她站起來,轉身看了一眼,皺起眉說道:「嗯?就是這位嗎?」

很顯然,這位大小姐似乎也不相信王宇的能力。

「大小姐,他就是我新請的醫……生王宇。」李文雄有些不自信了。

「話不多說,我需要探一下老爺的病情。」王宇不想耽擱,直奔主題。

女子猶豫了一下,還是禮貌的讓出椅子,說道:「有勞您了!」

看她清秀的面孔多了幾分憔悴,似乎為這件事操了不少心。

王宇坐在椅子上,心裏莫名的小緊張,畢竟這是他人生第一次從醫。

其實窺探病情根本不需要接觸患者,只需凝聚精神力掃描患者全身,由內到外,一目了然。

但為了顯得正常,王宇還是裝作號脈的樣子。

「大腦皮層功能嚴重損害,某些器官已經衰竭,如果我猜的不錯,他已經處於植物人狀態很久了,估計活不長了。」王宇解釋道。

李文雄和大小姐都驚訝了,畢竟僅從號脈就能做出判斷,而且從號脈到說出癥狀不到五秒鐘的時間。

「你說的不錯,但能不能醫好我父親呢?」女子滿臉委屈,快要哭出來了。

「不用擔心,我自有方法,麻煩給我一支筆一張紙。」

女子從口袋掏出紙筆遞了過去。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王宇就寫好了處方。

「這裏面沒什麼稀有藥材,到附近中藥房抓藥即可。李文雄,有勞你了。」王宇將紙夾在兩指之間向身後遞去。

「明白。」李文雄接過藥方,小跑離開了。

綠毛趕緊走進卧室內,盯着王宇說道:「你小子可別耍花樣。」

「呵呵!老綠毛,你該不會為了給你家老爺治病,去那老騙子的葯攤兒買『仙藥』了?」王宇嘲諷道。

「我我我就是想……碰碰運氣……」綠毛尷尬的滿臉通紅。

「好了,雞仔,你有這份心就夠了,去外面守着吧!我想靜一靜。」大小姐輕聲說道。

「大小姐,有外人的情況下,您身邊不能沒有保鏢啊!我怕這小子圖謀不軌。」綠毛瞥了王宇一眼。

「不會的,我相信王醫生。」大小姐冷冷說道。

王醫生?

聽到這個稱呼,王宇不自覺愣了一下,沒想到略施靈術就成別人眼中的醫生了。

綠毛撓撓後腦勺,不情願的走出了卧室,嘴裏嘀咕道:「這小子也不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