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連載中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是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沁 趙觀棋

重生到饑荒年代,看着一張張枯瘦如柴的臉為了活命而努力找吃的
蘇沁也想試着在這個沒有唐藝的世界裏為珍惜自己一次,而且那人後來也只有自己,有吃的也是先緊着她
這糟糕的環境,人心卻是暖的
展開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帶着空間重生


4月13日晚上21點多,蘇沁站在自己陽台上看着外面萬家燈火,摸了摸左手上的小平安扣。

左手上的小平安扣,這大概是蘇沁這輩子唯一擁有的愛,就是太短暫。

十幾分鐘後蘇沁轉身回自己卧室,上床躺好。

短短二十多多年的人生快速的划過腦海,蘇沁覺得自己越來越冷……

3天前,看着張噁心又熟悉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一張口就像深淵巨獸要吞噬自己。

可她做錯了什麼?

她沒錯,只因為唐藝那個女人生了她。

蘇沁清楚的知道唐藝不會因為她拒絕就放手,這只是第一步。

看着這些,蘇沁真的崩潰了,唐藝就是蘇沁的心魔,「唐藝,唐藝,唐藝……」

「如果沒辦法不能不再見,那世間無我,便可不再見。

……

「餓,好餓啊……」

餓的胃火燒火燎的?

這啥情況啊!蘇沁迷惑的正想着,就感覺有人抱起自己上半身,突然被灌了一口味道奇特水,感覺也不是水,還有點點濃,就是太難以下咽。

蘇沁被這味道給打敗了,一口沒有全咽不下去,然後溢出來。

三丫看蘇沁都喝不下去了,抱着她的手都在抖,偷偷看了一眼楊菊花的臉都拉長了,也不敢出聲,只是抱着姐姐的手緊了緊。

楊菊花看着蘇沁這情況頓時就火了,娘的,這饑荒年,糧食就是命。

要不是這死丫頭倒了,才不會給盛了大半碗。看着蘇沁溢出來的那點,楊菊花心都是疼的。

要不是為了趙家那30斤糧食,這丫頭片子死就死了,這一口糧給糟蹋的,開口就嚷:「死丫頭,要死就直接死,人快沒了,還浪費糧食。」

「?。」

蘇沁心想,我特么沒讓你救啊,你這是救嗎?你這是給我喂毒藥,想毒死我!

「死丫頭,給我老老實實的都吞下去。」楊菊花掐着蘇沁的嘴,又是灌了一口。

蘇沁被這怪味道的水不水湯不湯的實在是噁心到了,受不了的掙扎着睜了眼。

這一睜眼不要緊,我天這誰啊,蘇沁的小心臟被眼前的婦女嚇了一跳,嚇得嗓音都直接卡在喉嚨里了。

真的是丑拒啊,一張枯瘦刻薄兇悍的臉,又黑又瘦,臉上都沒什麼肉,直直的擱在蘇沁面前。

不過幸好蘇沁是沒叫出聲,不然指不定受楊菊花怎樣一頓罵。

楊菊花看蘇沁醒了,心裏也鬆了一口氣,她大姨可是說趙家能給30斤糧,這可是救命的。

「死丫頭,等會全喝了,生你養你一場,這兩天等你大姨那邊說好了,就給換過去,你總不能看你爹娘侄子都餓死吧。」

把碗遞給三丫,也沒多少就大半碗的糧,這還是看在即將可能要換糧的情況下。

三丫騰出一隻手接過碗,另一隻手摟着蘇沁的脖子。

「三丫,看你姐喝了,可不許她漏一滴出來,死丫頭,人都要活不下去,還浪費糧食。」

「這兩天你就先在家歇着,等你大姨那邊說定了就過來接你。」

「死丫頭片子……」

楊菊花罵罵咧咧的出去了。

等楊菊花走遠了,三丫才高興的開口:「姐,你終於醒了。」

「唔。」蘇沁含糊了一聲,點點頭。

蘇沁心裏很忐忑,不清楚目前的狀況。女孩穿着破破爛爛,又黑又瘦,能看到的肌膚都是只掛着一層皮似的。

又看了看身處環境,又破又爛,是間泥土屋,窗子也小,屋裡的光線也暗。

「姐,快點喝完,喝了就會好了。」三丫把碗遞到蘇沁嘴邊催促着。

蘇沁看着遞到自己嘴邊的黑不黑灰不灰的水,正準備組織語言拒絕,胃裡又傳來飢餓的感覺。

實在是身體給她的感覺「餓啊」,再不給點食物,就要掛了。

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情況,蘇沁自己想了想准接過三丫手裡的碗一口悶了,實在是不敢一口一口的喝,使了使力,感覺身上軟抬不起來。

只好就着三丫遞過來的碗,一口接一口連忙喝了。

三丫看着蘇沁喝粥,偷偷的咽了咽口水,餓呀,像她們丫頭片子在蘇家能有半碗粥都是不錯的。

「姐你再睡會吧,我出去幹活了。」不然要是其他人看見自己閑着,家裡是是會打罵的。三丫把蘇沁放在下,讓她在躺好睡會,自己拿過碗走了出去。

蘇沁看着三丫走了出去,屋裡頓時就直接靜悄悄的。

蘇沁睜着眼睛再次看了看屋裡的環境,門是木頭片拼成的,所以門上都是大小不一樣的縫隙,整個房子其它地方都是泥土,牆是泥土,地上也是泥土,屋頂好像是草,窗子開的較小光線有點暗,蘇沁只能看個大概。

房間不大,就放了一張床,床尾放着一口箱子,不知道用啥墊着,看着就破破爛爛的。

蘇沁覺得自己大概重生了,也不知道這具身體什麼情況?怎麼沒得?

蘇沁想着想着就睡著了,然後在像做夢看電影一般慢慢的看完了一個女孩子從記事起短暫的一生。

蘇沁知道自己是真的死透了,正好趕旱災年。

這是一家姓蘇的人家,村裡也很多人都姓蘇。

這具身體15歲,叫二丫。上面還有一個姐姐兩個哥哥,下面還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

姐姐最大叫蘇大丫,大哥蘇愛華,二哥蘇愛軍,下面妹妹三丫,弟弟蘇愛民。

姐姐出嫁了,大哥結婚了,大嫂是同村的蘇二妞,生了大侄子蘇子豪。

楊菊花蘇大根夫妻倆都是地里刨食的,沒啥文化,和絕大多數人一樣重男輕女。畢竟才**才成立不久,重男輕女那是刻絕多數人骨子裡的。

兩口子真真是把女兒當丫鬟使,有口吃的就不錯了。

平日里就餓不死的量,饑荒年來了,就更是有一口就不錯了。

蘇沁再次醒來時被尿撇醒的,畢竟餓的時候只能多喝水,能不尿多嗎?

蘇沁活動了一下身子,還是有點乏力,慢慢的下了床,按記憶里找到了廁所。

媽呀,這是要命么,一個大坑,上面放兩木頭板子,一不小心要是掉下去,真的是會要命。

這味道也很是要人命,蘇沁感覺自己要被熏暈了過去了,撐着身子連忙往後退。

退着退着,蘇沁發現自己換了一個地方。面前是一座小茅草屋,房子是L型的屋子,房子前面空地大概十二三米往前是一條淺淺的小溪橫着,小溪裏面還有水,不深大概40厘米,還有一座小小巧巧的橋。小溪就像一條分界線,把房子這邊和那邊的土地隔開來,另一邊是2畝左右的土地,其餘邊緣是一層白色的濃霧。

蘇沁走進茅草屋,中間是堂屋,堂屋正中間擺放一張正方形桌子四把椅子,桌子放着一個杯子,中間正堂上有一幅畫像,上面是一女子,給人空靈仙氣飄飄的感覺。。

蘇沁左右幾個房間都看了一下,右手邊是卧室,左邊是大概洗涑間,外面有連廊,左手邊還有廚房和一間空屋子,應該是雜物間。

看了看四周沒人,蘇沁回到了堂屋看着畫像,蘇沁想了想,對着畫像拜了拜說道:「無意打擾。」

一道金光便飛向蘇沁的眉心,原來這是一個空間,畫像上的是這個空間煉器的主人,她是一位修真者,戒子就是那枚小平安扣,跟隨着蘇沁的靈魂一起來到了現在這具身體里。

也就是說空間和蘇沁的靈魂綁在了一起。

剛剛的那道的那道金光,便是關於這個空間的傳承。

桌子上的杯子裏面是靈液,只不過現在是空的。外面的黑土能種植,然後產生靈氣,在空間循環,等空間有靈氣了就會凝結靈液在杯子里。

靈液能強身健體,美顏養容,裏面種植的植物也含有靈氣,只不過沒有靈液那麼見效。

……

蘇沁接受完關於空間的的傳承後看着正堂上的畫像便消失了,然後腦海意識回歸現實後緊接着被尿憋得打了個激靈,才想起自己正是因為要上廁所才被熏到了空間。

蘇沁剛才看完了整座房子,沒有廁所。

也是,這可是一方小靈境,在這死啊尿啊的,空間的靈氣都要被玷污了。

想了想,蘇沁還是沒有出去,外面那茅廁就是一大坑上面放着兩木頭板子,就這身子毫不懷疑是要掉進去的。

能想像嗎? 這五月份的天氣,算是有點熱度了,裏面都是白白胖胖密密麻麻的一層在蠕動。

蘇沁剛開始看了一眼,差點都吐了。

蘇沁記得剛才在這房子的雜物間好像看到了一隻木桶,連忙走向雜物間,果然是有一隻木桶。蘇沁就着木桶閉着眼睛解決了生理需求,臉上面無表情實着心裏滿滿的都是羞澀,也就是現在這身體的臉黑黃黑黃的,不然要是換作重生前那張白嫩的臉估計滿是紅暈。

事後,蘇沁看着木桶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了,不好倒在空間里。但此時的身體還是軟綿沒力,面前的木桶也提不起來,為難了一會還是決定等身體有力氣了再找機會把它搬出來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