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小分隊
穿越小分隊 連載中

穿越小分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正經紋身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小棠 正經紋身師

啥,你是上古神獸的崽,我覺得咱們一定會是好朋友 啥,你是廢材小公子,來,讓哥帶你飛 你呢,報告老闆,咱們洞府讓人抄了 那還等什麼,兄弟們,抄傢伙…… 李小豆:姐姐是不是忘記自己是個女的了展開

《穿越小分隊》章節試讀:

第2章 巡邏


殘陽將落,就有老人領着半大小孩陸續回村,來祠堂領走了自家孩子,一下子就清凈了許多。剩下七八個孩子李小棠準備讓他們在祠堂里過夜。爹娘應該也是不回來了,按她們的說法是,小棠一個頂半個村的壯小伙,放心着呢。

讓孩子們排排躺好,蓋上被子,自己則把李小豆往靠牆的床頭一橫,枕着他軟乎乎的小肚子,就閉上了眼睛,可憐那肉枕頭,礙於李小棠的**,徒勞揮舞幾下小拳頭,沒敢做什麼,只得抱着姐姐的腦袋慢慢打起了小呼嚕。

李小棠也只是稍微眯了一會,就起來準備巡夜。照常背起弓箭,叫醒李小豆,等他拴好門才提刀遠去。

首先把祠堂周圍巡邏一圈,確認無異常後才往村子各處巡視,好在村子不大,居住的也比較集中,周圍是大片的農田。主要巡邏是靠山的這邊,以防野獸趁夜偷襲。李小棠繞着村子走了一圈沒見什麼異常,在祠堂邊找了棵最大的樹,蹲上去,一邊啃着肉乾,一邊巡視着遠處。

山野叢林間只有稀疏的蟲鳴聲,盈盈月華下村子更顯得安靜而美好,空氣中飄散着這個世界獨有的草木香,輕風拂動髮絲,李小棠微合雙目,盤腿而坐開始運轉功法。一呼一吸她能感受到絲絲靈氣遊走在身體每一處,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在呼吸。李小棠將神識沉入身體里,隨着靈氣遊走,然後又從身體往外擴散出去,飄飄然,彷彿飛在空中,周圍清晰可見,這種清晰不是眼睛所見的清晰,而是能清晰的捕捉到每一棵草,地上的昆蟲,樹上棲息的鳥雀。彷彿只要她想,微不可見的角落,在她眼裡也變得清晰無比。

這片大陸雖然靈氣稀薄,在李小棠看來已是極好了。一般有靈根的都能引氣入體,想再往上走,那是財侶法地一樣不能缺,能進入練氣期的,基本都是家族中的天才,舉全族之力培養幾個不難。而李小棠練的是家族傳承的功法,李家村,原本就是一個大族,在高階修士陸續離開後,經過了一段黑暗時期,之後便開始沒落,除了功法便什麼也沒剩下。隱姓埋名後,經過幾千年的沉澱,族裡還是有些好東西的,李小棠在這輩里算是最出色的,十三歲就到了練氣中期,村長允諾,三十歲前若能練氣圓滿,便舉全族之力助她築基。這個全族說的可不止是小小的李家村。所以築基雖算不上鳳毛麟角,也很是稀有難得了。主要是築基需要的丹藥難求,很多人一輩子都被卡在練氣圓滿無法築基。也有那什麼須彌芥子藏老爺爺呀,懸崖地下撿功法呀,或是秘境傳承之類的,靠運氣得到特殊機緣,一躍成為人上人的,不知真假,姑且那麼一聽。

李小棠之所以對現狀很滿意,是因為她的靈魂來自異空間的無靈之地。那裡科技發達,高樓聳立,器械代工,車輛代步,無盡的美食華服和娛樂項目。只可惜這一切與曾經的她毫無關係,在她十歲的時候不小心滾下樓梯,成了植物人,這一躺就是三十年。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她的父母是財閥富二代,這讓她在這三十年里也能體體面面的躺着。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她五年後有了意識,能聽到到周圍的聲音,一片黑沉的世界終於有了一絲光亮。她的思緒總是跟着他們的腳步拉近又走遠,漫長的時間就這樣重複又重複,有一天她發現,她能『看見』了,一米左右的樣子,再遠就會頭暈。那時她終於又見到了爸爸媽媽的樣子,還有小弟弟,真的像媽媽說的,和自己小時候很像。這種體驗新奇不已,她覺得她能看到更遠,她想看窗外的樹葉,想看下雨,想看天上的飛機是什麼樣子。不管這是她的幻想,還是真的『看』見了,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她不斷嘗試看到更遠的地方,用了十幾年,她終於可以看到樓下的電視了。這樣她每天就可以陪奶奶看電視了,奶奶眼睛不好,所以家裡的電視特別的大,這便成了她最開心的娛樂,再也不用費勁的去看他們玩手機了。最後的那幾年身體衰竭的厲害,常年戴着呼吸機,這讓她很不舒服,欣喜的是她好像用意識碰到實物了,剛開始如羽毛拂過輕輕的,經過不斷的嘗試她成功砸了一個老爺子的茶壺。這一度成為家裡的靈異事件討論。但好像她能做的事越多,身體越是虛弱,半年不到,已經是皮包骨了,她這一輩子太安靜了,也不想無聲無息的死去,於是用了最後的力氣寫下了告別語「我要走了,那些惡作劇很抱歉,我只是太孤獨了,勿念!」落款-愛你們的小棠。字跡歪歪扭扭,也不管留給他們的是什麼,就讓她最後任性一次吧。生命力耗盡,又重新陷入黑田。

那一世對李小棠來說太過孤寂漫長,沒有絲毫留戀。莫名來到這裡,健康的身體讓她欣喜不已,沒有呼吸機,沒有消毒水的味道,這裡的一切她都好喜歡,除了睡覺她幾乎沒有老實的時候,村裡沒見過比她還能折騰的,直到六歲跟老爹學習外家功夫,才老實了許多。呼吸吐納是基礎,她剛出生就學會了,當然不是爹娘教的,是她不小心聽牆根學來的。是的,她出生就能神識外放,除了吃飯睡覺就是根據她做植物人的經驗,去鍛煉神識,結果頗為喜人。也許是有靈氣加持,十幾年來她的神識足夠籠罩大半個村子,所以守夜對她來說很輕鬆,但她不想讓人知道她的神識寬廣至此。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有了神力已經夠招搖了,再來個堪比築基期的神識,人家還以為你有什麼厲害功法或密寶呢。誰不想求個萬一,都知道平洲之外靈氣充盈,可也要過得去啊,東面無妄海,西南是十萬萬大山加上北邊的北漠,哪一個地方都不是幾個低級修士單槍匹馬就闖能過去的,據說幾百年前王朝召集幾萬築基修士,由兩名金丹開路,最後也只逃回來百人不到,兩位金丹也身受重傷,不多久就因為沒有丹藥醫治修為猛跌,最終壽元耗盡而死。

雙拳抵不過四手,蟻多咬死象,她力氣再大也遭不住人海戰術,況且她不是一個人。該低調還是低調點,要真有人惹到她,悄摸摸的打悶棍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