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下山而來
我下山而來 連載中

我下山而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村口老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村口老樹 白十三 都市小說

天生十二死嬰,師承佛道兩教
踏五行,行八卦
驅邪斬妖,十二死嬰環周身
看市井之中陰暗面,見人性之中醜惡相
展開

《我下山而來》章節試讀:

第7章 火車驚魂(上)


等我再睜開雙眼時,就被火車裡一陣陣寒氣吹醒,凍得我直打哆嗦。

不經意之間看見床邊站着一個女人,一襲白衣長發飄飄,渾身散發著森森冷氣,可能剛睡醒視線有些模糊。

我睡眼惺忪的看不太清,用手揉了揉眼睛,但眼神逐漸清晰,這才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樣,但這個女子卻穿着一雙紅布鞋,在一身白衣的烘托下顯得格外詭異。

我抬手揉眼睛時床板發出響動,白衣女子彷彿聽到了一般,身子晃了一下。

忽然車廂里的燈開始忽明忽暗,白衣女子慢慢的轉過身來,慘白臉頰掛着一副畸形的笑容,我直接被嚇出一身冷汗,原本有些懵懂的腦袋頓時清醒,往後縮了兩下。

白衣女子見狀一愣,發現眼前的少年竟能夠看到她,嘴角開始後咧,發出詭異的笑聲。

「咯咯咯,小哥哥你看的見我啊?」

邊笑着邊開口說道,但她的嘴角卻沒有停止後咧,直到嘴角咧到後耳根,眼前的女子說完就朝着我慢慢走過來。

聞言我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女鬼怕是看到了我的反應如此大,這才知道我看得見她,該死的。

看着離我越來越近的女鬼,我心中也一陣膽寒,一時之間大腦一片空白,忘記了經書之中所記載的驅邪手段,連鬼嬰都遲遲沒有出現。

看着步步逼近的女鬼,我害怕到嗓子里發不出一點聲音,看着女鬼紅的發暈的指甲不知上面沾過多少人血,我猛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看着女鬼一爪揮來。

「金剛佛法,度化」

終於迫在眉睫之時,終於想起心經所記載的,揮出一掌朝女鬼打去,手掌之中散發著淡淡金光,但無奈自己修鍊時間尚短,被撞到身後鐵牆上,一口鮮血流出,憑着這一掌我也知道眼前女鬼修行不淺,憑自己怕是打不過。

「呦小哥這是還會佛法啊,不過老娘最討厭修佛的」

女鬼說罷渾身陰氣迸發,身後頭髮漂浮,周身氣溫都讓人冷得發抖,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我怕是會殞落於此,我中了一掌身受重傷,更何況女鬼實力比我高出太多。

但我沒有太過心急,因為下面還躺着老道,見女鬼再度一掌打來,我強撐着身子躲過一掌,並朝着老道大喊。

「臭老道,你再裝睡,我可就活不下去了」

其實在我發現鬼嬰赤木不在我身邊時,我就發現不對了,但我一時害怕忘記了思考,等到我緩過神來,這才發現不對勁,鬼嬰赤木本就只聽我一個人的話,怎麼可能突然消失,這件事只怕是跟那個臭老道有關。

「臭小子,怎麼和你師傅說話」

這時老道也知道我反應過來了,索性也不裝睡了,坐起身來饒有興緻地看着我。

「你剛才差點尿褲子了吧,虧原來還是個出家人」

聽着老道那帶有譏諷的話,我的臉也不禁羞紅了,想起剛才那副樣子,只覺得丟人,但我還是不服氣道。

「若不是它比我實力高,而且還是在我剛睡醒的時候,否則我才不會像剛才那般模樣呢?」

聞言老道哈哈大笑,見狀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在這時,那女鬼怪笑一聲怒吼,朝着老道衝去。

「咯咯咯臭老頭,你們兩個還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裡,那就去死吧」

見狀我只好在心中為女鬼祈禱,希望她不要死的太慘,到時我還可以為其求情,將其度化送去投胎,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老道並沒有出手將其直接轟殺,反而在不斷躲避。

「這位姑娘不知你有何冤屈遺願,可向老道說來,若能解決,我定為你解決」

「臭老道,少在這惺惺作態」

說罷就直奔老道而來,指甲直奔老道心臟處襲來,見狀老道嘆了一口氣。

「唉,那就讓我先將你收復再說吧」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天地玄法,賦吾道術,遣魂拘魄,來!」

看着那女鬼即將到老道面前,老道不緊不慢大呵一聲,隨後將手伸向女鬼,女鬼頓感不妙,嚮往後逃離,但卻被老道死死收在手中,掙脫不開手掌,最後化作一枚漆黑的圓珠。

見狀我也被老道這一手法震驚到了,不聲不響就將女鬼收服,這老道的實力怕是頂級了吧,也不知道他是為了在我面前顯擺自己,還朝着我晃了晃手中的鬼丹,見狀我氣的鼓鼓的,不再看他轉身去床上趴着睡覺。

但老道上前抓住我的手,查看起剛才女鬼那一掌傷勢如何,一番查看所幸我的身體並沒有大礙,沒有骨折只是陰氣入體。

如果是旁人這陰氣入體怕是很難解決,但對於我而言,就極為簡單,老道取出容器,是一個葫蘆法器,打開葫蘆塞一道身影從葫蘆之中衝出,躲在我的身後,原來是鬼嬰赤木。

剛被放出來的赤木對着老道,很是畏懼,怕是之前受過老道管教,只敢躲在我的身後,平時赤木時不時就會對着老道呲牙低吼,如今眼中只剩下恐懼了。

老道看了一眼赤木,就轉身走向車廂周圍,在我並沒有注意的地方拔下來幾根旗子,眼前景象再度變化,原本忽明忽暗的燈光也不見了,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好像並沒有吵到其他人,其餘人仍在呼呼大睡,見我有些不明白,老道低聲說道。

「讓鬼嬰將你體內的陰氣吸出,至於這些事明日再說」

老道晃了晃手中的旗子,表示這些旗子的事,明日再與我講,而後倒頭就趴在床上,沒一會兒就呼呼大睡了。

見狀我也沒有繼續問,翻身上床告訴鬼嬰赤木將我體內的陰氣吸出,雖然赤木說話不太利索,但聽我的話還是十分明白,而後將趴在我身上受傷部位,將體內陰氣統統吸了出來,緩了一會感覺身上沒有那麼冷了。

而後赤木就在我腳邊趴着休息,而我則是睜着雙眼獃獃地看着天花板,心道老道剛才怕不是用的陣法吧?我在經書中看見過,但佛教之中對於陣法的記載很少,所以見到老道使用陣法我才會覺得驚奇。

我心中不免對老道產生了點興趣,想知道他身上的秘密,他的師門他的實力都好奇不已,不過等到了他的師門中,我也就知曉了,不知不覺間我慢慢睡了過去。

等我再醒來已經是偏中午了,平時在寺廟中這個時候我怕是早就起來了,可能因為昨夜的事還是睡不慣這火車,竟睡到現在被老道叫醒。

剛想起身就一陣酸疼襲來,可見昨夜受的傷還沒好,見周圍床鋪依舊空着,並沒有其他人,我也問起了昨夜的事。

「你昨晚用的是什麼陣法啊?還有那個女鬼呢?」

「無非是些小把戲罷了,至於那女鬼,我看也是苦難之人,今晚叫他出來問問到時再說」

「那昨晚的事你不想跟我解釋一下嗎?」

其實對於昨晚的事我還是有些不悅的,但奈何老道的身份擺在那裡,我也不能多說什麼,但處於十二歲的我就想到這個仇,我早晚要報的。

聞言老道似乎又想起我昨晚的窘態,止不住的大笑,我見狀知道這老道怕是在笑我,索性就不跟他講話了,轉頭看向一旁窗外。

沒一會我就感覺肚子有些咕咕叫了,老道也聽見了,但貌似他的肚子也餓了,但好像我們上車的時候並沒有買吃的,我不知所措只能看着老道,老道一聳肩,表示他也沒有辦法。

見狀我哭喪着個臉,年紀輕輕就跟着老道挨餓,那日後怕不是天天沒飯吃,但就在這時老道捅了我胳膊一下,我不耐煩抬頭準備推開他,就見他一指前面的幾人,對我神秘地說道。

「來活了,這下不會餓肚子了」

說罷老道就衝著那幾個壯漢走去,所謂相由心生,這幾個人看上去身上死氣味挺重,怕是一群地下工作者,老道一上前,那幾位壯漢就格外警惕,看着上前而來的老道有一人問道。

「老頭,你幹嘛?」

老道也不生氣,笑呵呵對着他們開口。

「我感覺幾位可能有難,所以特來幫助你們」

聞言眾人指着老道大笑,但老道卻沒生氣,一直在笑呵呵的看着眾人。

「老頭,你不會是說我們有血光之災吧,哈哈哈」

「不要以為你穿着道袍就是道士,再說道士不過是騙人的罷了」

眾人哈哈大笑一群人里只有一個人沒笑,他一直仔細的看着老道,並沒有說話,但見老道始終保持笑容,他心中也捉摸不定,算了就當花錢買個心安吧。

「那你說說我們怎麼有難了?」

「大哥」

「大哥,你不會真…」

其他一眾人見自己的大哥這麼說,紛紛攔住大哥怕自己大哥被騙,只見那人抬手示意眾人閉嘴,繼續饒有興緻的看着老道。

「不該拿的東西不要拿,有些東西在地里埋久了,自然就屬於地里」

原本眾人以為老道不過是一個穿着道袍的騙子,出來招搖撞騙,但聽到老道所言,眾人紛紛一愣,隨後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而為首的臉色卻陰沉下來,在他心中懷疑老道是偷偷跟蹤他們,並趁機勒索,但他看着老道一臉淡定,心中頓時捉摸不定,心中生出往下看看再說的念頭。

「老先生不要打趣了,我等怎麼會拿地里的東西,我們又不是農民」

聞言老道笑着看着他,並未開口講什麼。

「不過遇到老先生也算是有緣,不如這樣我就算你這一次算數,不知老先生酬金多少啊?」

為首人說罷手就放在後面,而其餘一眾人見到這個手勢,互相一對眼神,準備出手將這個老道抓起來。

「多了不要,我只要一頓飯」

聽完老道所說,為首的與其後面的幾人一愣,隨後為首者心中遲疑,開口對着老道說。

「老先生,只要一頓飯?」

「對」

聽到老道所言,為首的人有些不太相信,但還是讓下面兄弟去買了一份盒飯,遞給了老道,但老道看着手裡的盒飯,搖了搖頭。

「怎麼了?老先生可是不滿意?」

「不是,不夠」

聞言為首者又讓自己兄弟買了好幾份盒飯回來,老道也十分感謝,拎着盒飯就準備回到自己的床鋪休息。

為首者見狀並沒有多說什麼,因為現在他還不能確認老道是怎麼知道的,是能自己默默觀察,若是偷偷跟蹤自己就下車時偷偷做掉去,若真的是老道算出來的,那可要好好巴結一番,但為首者心裏早就認定了是第一種可能。

但走到剛走出去沒幾步的老道,又回頭看着為首者說道。

「拿了你這麼多吃的,那我就再送你一句,若是今日有難可來我這裡,我保你一命」

說罷也不理會眾人,自顧自的回到了床鋪,我見老道領回來這麼多吃的,都沒來得及問哪裡來的,就餓的直接吃了起來,但邊吃邊問老道。

「你為什麼不直接告訴他們啊?」

「直接告訴他們,他們不會相信的,世人皆是如此,唯有他們見過才會信服」

「你還小,不懂這些正常,快點吃飯吧」

老道說罷就自顧自的拿出盒飯開始吃了,而我就繼續捧着盒飯吃了起來,時不時眼睛瞅向剛才那伙人,見他們身後死氣凝聚太重,像是馬上壽終正寢一般。

而那一伙人也見老道將盒飯遞給我,也足以看出我們兩個一起,見我只是一個孩童,旁邊人提議,

「老大,要不要把他們」

那人說完比了一個割喉的動作,為首者見狀搖了搖頭,見只有他們兩人而已,就不可能去跟蹤我們,哪怕是會有什麼問題,為首者深深看了一眼我們,叮囑道眾人今天小心一點,儘可能不要走單。

「大哥,你會相信那老頭說的了吧」

「警惕一點總歸有好處,行了都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