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界領主奇聞錄
異界領主奇聞錄 連載中

異界領主奇聞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絮雨清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蘭登斯洛特 奇幻玄幻 王嵐

廣袤的大地上有着無盡的傳說,漫長的歲月下積累了無窮的文明,時空的遺物震撼着世間的旅者,來自異界的領主將在此書寫新的傳奇展開

《異界領主奇聞錄》章節試讀:

第2章 讓人感到偷稅


當天下午,吃飽喝足的王嵐帶着自己的12個侍從大搖大擺地走進了距土堡只有一千多米的邊陲鎮。

說這地方是鎮,倒還真是抬舉它了,鎮子里總共也不過一百多座建築,常住民不過五六百,王國里很多村子都比它大。

然而這裡就是這塊領地上規模最大的人類聚居點,也難怪貝格利子爵會窮成那個樣子,守着一片空地能撈到什麼?

不過就算地方再小,也是會有稅收收入,王嵐來這就是來找他的稅務官——鎮長馬爾科福的。

鎮子里就這麼大點地方,要找人也很簡單,王嵐很快就帶着隊伍來到了鎮長家門口。

看着眼前雖不算豪華,但卻乾淨利落的兩層木屋,王嵐臉色有點難看,好傢夥,一個鎮長都比自己住得好。

王嵐臉色陰沉地打了個手勢,雷曼隨即上前一步,用劍柄敲響了房門,在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過後,兩個滿臉胡茬的大漢扛着斧子猛地推開了房門,險些撞到了站在門前的王嵐。

敢對王子不敬?這還得了!雷曼和隨行的四名劍士一齊拔劍出鞘,明晃晃的劍刃指向了二人的脖頸,後排的四名刀盾手和兩名弓箭手也擺出了進攻姿態,只要王嵐一聲令下,這二人就將橫屍當場。

這樣的架勢,普通人怎麼招架得住,兩名大漢幾乎被嚇得尿了褲子,當即放下了武器,一齊跪在了地上。

王嵐此時心裏暗爽,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問道:「這裡是鎮長的家吧,鎮長在哪裡,讓他出來見我。」

兩名大漢如蒙大赦,撿起斧子,連滾帶爬地進了屋,一邊喊着:「爸爸,爸爸,有大人找你,快出來吧。」

王嵐搖了搖頭,感覺自己堂堂一個王子欺負這樣的人,還真是沒意思,以後還是找難度高一點的目標。

很快,一個帶着副木框圓眼鏡的猥瑣小老頭點頭哈腰地走了出來,向著王嵐不停獻媚:「想必您就是國王陛下派到我們邊陲鎮的新任領主,八王子蘭登殿下吧。」

「您可算是來了,我們全體鎮民早就聽說了您的威名,一直都盼着您來帶領我們走向真正的繁榮呢。」

「八王子殿下,您需要點什麼?只要是我們鎮民能拿得出來的……」

「稅金。」王嵐半偏着頭,用尾指掏了掏耳朵,也不繞彎子,直接了當地說,「這一年的稅金你應該還沒交給貝格利子爵吧。」

「啊,八王子殿下,很不巧,這一年的稅金我已經提前交給了貝格利子爵了。」剛剛還熱情似火的老頭,臉上的皺紋立刻就團結到了一塊,「我們實在是拿不出來啊,冬天才剛剛開始呢。」

「馬爾科福。」小老頭愣了一下,還想辯解,王嵐沒理會,繼續說到,「你是這的稅務官,偷稅是不是讓你感覺很愉悅啊?」

「二十枚金幣,少一枚都不行,現在就交出來,一刻鐘之內交不出來,你的房子就歸我了。」

說罷,王嵐帶着雷曼走進了鎮長家,把長袍往後一掀,往沙發上一坐,便開始閉目養神。

這個數額並不是王嵐拍腦袋想的,本·伯特曾經是王都的市政官,對於一片領地上一年能產出多少金幣還是有數的。

至於馬爾科福說的今年稅金已經交過了的鬼話,打死王嵐他都不信,貝格利一家子被滅的時候才八月份,冬天該交的稅金再怎麼提前也不可能提前到夏天去。

一陣雞飛狗跳之後,王嵐帶着搜刮來的二十金幣回到了自己的土堡,不得不說,收稅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不過這樣的好心情也只持續到了晚上,土堡里的生活條件徹底逼瘋了王嵐。本來晚餐只能啃麵包,洗澡連熱水都限量,已經讓王嵐很不爽了。

更別提睡覺的時候,陳年的厚棉被壓在身上和鐵塊一樣,身下的棉絮和陳年的油脂混合,緊實得連跳蚤都藏不住。

要是穿成個貧民,王嵐也就忍了,但他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王子啊,「忍不了了,就算破產老子也要把這個破地方翻修一遍。」

第二天天一亮,王嵐便一腳把壓得自己胸悶的棉被踹飛,穿好衣服騎上大馬,帶着侍從直奔五千米外的多勒城。

多勒城是羅德里伯爵治下的一座半軍事化城池,總人口在兩萬左右,另駐有一支兩千人編製的騎兵部隊,用以威懾荒原上的亞人和魔獸。

守城的士兵遠遠地看見王嵐便收起了攔人的長戟,王室進城免收入城費,13個銀幣,能省下來那還是挺不錯的。

雖說是半軍事化城市,但多勒城的商業街還是很熱鬧的,王嵐騎在馬上,打量着兩旁琳琅滿目的商品,感覺到與舊世界相同的興奮感。

忽然,幾個熟悉的身影闖進了王嵐的視線,是馬爾科福一家,王嵐低下身子,和雷曼低聲交流了幾句後,帶着剩下的侍從們走進了路旁的一家旅館。

很快,雷曼提着兩隻眼睛都被打青了的馬爾科福和一袋子金幣走進了旅館,並開始向王嵐報告:「殿下,屬下跟蹤了馬爾科福,發現他正準備將歷年的偷稅所得存入源流商行,被屬下及時制止,現在他已經伏罪,三十金幣的贓款也已經追回。」

「很好。」王嵐讚揚地點了點頭,接着對被雷曼扔在地上的馬爾科福說到,「我現在以領主的名義剝奪你稅務官的身份,今後由本先生接任,回去以後注意和本先生交接工作。」

馬爾科福哭喪着臉點了點頭,緊接着就被雷曼扔了出去,一個連靠山都沒有的老頭,之前矇騙貝格利子爵就算了,現在被王嵐逮着了,不榨乾他才怪。

正好還沒吃早飯,剛發了筆小財的王嵐隨手彈出一枚金幣,買下了一隻烤全羊,眾人食肉盡歡,對領主的忠誠度提高了。

當然,王嵐不是專門來薅馬爾科福羊毛的,修繕自己的「城堡」才是正事。

首先,當然是要購買建材並招募泥瓦匠和木匠,讓那間土堡看起更像能住人的地方。

熟練的泥瓦匠和木匠的工資要求都是一個銀幣一天,王嵐想了想,便各僱傭了五名,在聽取了工匠們的意見後,又買下了三個金幣的粘合劑和石料,以及五個金幣的木料。

另修一座城堡目前不在王嵐的計劃之內,但是圍牆是必須翻新的,土堡外邊那一圈破木柵欄實在是讓王嵐犯嗝應。

在生活用品方面,王嵐為了屬下們着想,買了一大堆衣服和棉被,蠟燭也買了一堆,因為他不太適應天黑就睡覺,加上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足足花了十個金幣。

吃的方面,王嵐就更不能放鬆了,為了避免沒人會做飯的尷尬,王嵐直接花了三十個金幣僱傭了一名廚師一整年,當然,這麼貴的價格,食材就是廚師自備的了。

這一套下來,王嵐頓時又變成了窮光蛋,他現在算是理解了貝格利子爵為什麼活得那麼慘了,這領地上的正常產出完全不夠一個貴族的日常開銷啊。

王嵐現在算是對自己這個庶出八王子的地位有了更清晰的認識了,要不是原主天賦平庸,估計就連發派邊境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該買的東西都已經買了,在旺盛的逛街**還是讓王嵐在多勒城裡呆到了下午,然後才帶着大隊人馬回到了自己的土堡。

工匠們一到地方便開始設計施工方案,被僱傭了一整年的廚師伯尼爾則帶着自己的鍋碗瓢盆進了廚房,準備給大夥做晚飯。

錢都已經出了,相關的瑣事也都交給了本·伯特,王嵐獨自一人呆在主卧,躺倒在柔軟的棉被上,享受着這懶散的快樂,不知不覺竟睡了過去。

這一睡就睡到了晚飯時間,被雷曼叫醒的王嵐看着眼前白麵包加熟豌豆的樸素組合,不由得又懷念起了自己曾經那個世界裏的幸福生活。

吃過晚飯後,王嵐坐在床上,拿着本·伯特剛在馬爾科福那搜集到的貝格利領的地圖,研究起了下一步的行動計劃。

雖然貝格利子爵很窮,所擁有的領民也少得可憐,但事實上貝格利領的面積並不小,再怎麼說這也是一個子爵領,不會像有些男爵領一樣,連一個村子都囊括不了。

從地圖上看,貝格利領是一個相當標準的正方形,邊長大約十千米,也就是說貝格利領的面積足足有一百平方千米,要知道隔壁羅德里伯爵的封地面積也只有七百多平方千米。

更難得可貴的是,貝格利領的邊界線只有兩邊是固定的,除了南邊的羅德里領和東邊冰岩要塞所屬的豪斯侯爵的領地,西、北兩個方向都是無人宣稱的無主之地。

這意味着貝格利領還是一個十分罕見的開拓領,當然,也就是名字聽着好聽而已,實際上根本開拓不了。

位於貝格利領北邊的比利牛斯山脈可是整個洛倫大陸都有名的險地,西邊那是洛西大荒原,雖然不是險地,但根本住不了人,往這兩個方向開拓還不如把羅德里領打下來。

本·伯特給王嵐的地圖上除了最基本的領地範圍劃分,還標出了貝格利領里廢棄的幾個礦場和與人類交流比較多的亞人巢穴的位置。

王嵐下一步的計劃還是以搞錢為主,但是要想從這些廢棄的礦場里搞錢的話,就得往裏面投錢,這樣看來,是時候去和亞人談談稅金的問題了。

只要生活在我的領地里,那自然就是我的領民,繳稅那是必須的啊。

王嵐拿起手邊的炭筆,給地圖上的幾個亞人巢穴都打上了記號,並把雷曼叫了過來,想讓亞人乖乖繳稅是不現實的,武裝征繳那是勢在必行啊。

在展開行動之前,必須要探清敵人的虛實,這個偵察的任務當然得由戰鬥力最高的雷曼來完成啦。

雖然被人在半夜派發偵察任務,但訓練有素的雷曼沒有絲毫怠慢,披了一件黑衣便悄無聲息地潛入了黑暗之中。

王嵐目送着雷曼消失在了夜色中後,打着哈欠伸了個懶腰,鑽進被子里睡覺去了。

第二天,也就是始新曆1159年11月13日清晨,特意早起的王嵐正披着一件新買的棉大衣站在院子里監工,結果一個滿身血污的劍士突然出現在了他身後,差點沒把他嚇出心肌梗塞來。

「雷曼,你不是去偵察了嗎?這是怎麼搞的,沒受傷吧。」王嵐看着雷曼衣服上那些縱橫交錯的血跡,不由得關心到。

「報告殿下,屬下的潛行技巧還有瑕疵,在偵察最後一個巢穴的時候不慎被發現了。」雷曼低着頭,有些羞愧地做着報告,「屬下為了脫身,不得已剿滅了那個巢穴。」

說完,雷曼上前一步,拿出一個錢袋在王嵐面前打開,並接著說到:「此次偵察共殺死成年哥布林37隻,取得金幣17枚銀幣43枚,還請殿下您過目。」

看着雷曼手中染血的錢袋,王嵐的臉色一僵,看着眼前這個低眉順眼的「殺神」,他發現自己對這個世界深層邏輯的了解還相當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