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熱吻小太陽
熱吻小太陽 連載中

熱吻小太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夢吟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暖 現代言情 祁遇

【冷傲少年×安靜少女】【甜寵 救贖治癒 雙向奔赴】【男主前期冷 後期熱】 高一那年,溫暖打暑假工回家路上碰見了混混,在她最絕望無助的時候,祁遇出現把她救下
匆匆一面,她既沒看清他的長相,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為了躲避父親,外婆帶着她搬到了寧宜小姨家
她又遇見了那個讓她記掛的少年
少年的低冷的聲音,讓她一下就認出來了,可少年卻說她認錯人了
那天之後,溫暖沒再見過祁遇
- 直到新學期開學,他們再次相遇,並成為了同桌
後來,溫暖得知這個冷傲的少年,有着和她相似的遭遇…… 他是她的奇遇,她是他的溫暖
再後來,他們一定約定考寧大,可溫暖最後卻不告而別,祁遇也出國了
- 兩年後,溫暖出國當交換生,不曾想交換的學校正是祁遇的學校
兩年的分離讓他們更加知道,對方在自己心裏早已是無可替代的了
這次他們選擇緊緊地握住對方的手,再也不放開
- 祁遇問:「當初為什麼不聲不響的離開?」 溫暖低下頭小聲回答,「我不想拖累你,也不想成為你的累贅
」 祁遇用只對她溫柔的聲音說,「溫朝曦,你從來都不是我的累贅,你是我的小太陽
」 (中間會分開一段時間 介意慎入!)展開

《熱吻小太陽》章節試讀:

第7章 他叫祁遇


穆月晚上下班回來,何秀竹已經做好飯了。

飯桌上。

穆月說,「曦曦,暑假工的事,我已經幫你找好了,我同事親戚家的網吧正在招前台,工作很輕鬆,就收個錢登記一下就行了,你想不想去?」

溫暖高興的放下筷子,「想去,當然想去了,謝謝小姨。」

「行,那吃飯完我帶你過去看看。」

「姐,你要打暑假工?」段亦灃詫異的望向溫暖。

「是啊,離開學不還有一個多月嗎,反正在家也沒事幹。」

「對了曦曦,你中考是不是考了雲城全市第二?」穆月問。

「是的小姨。」

「那你這個成績上寧宜六中絕對沒問題,六中是寧宜市最好的高中,剛好小灃也考上六中了,你倆還能有個照應。」

「我去,全市第二,姐你也太牛了吧。」段亦灃一臉崇拜的望着溫暖。

他一直都知道溫暖學習好,沒想到這麼好。

「沒有,你也很厲害啊,聽說寧宜的分數線比雲城高二十多分。」

「他踩線過的,差一點就沒考上。」穆月毫不留情的戳穿。

「媽,你什麼意思啊?」段亦灃不滿道。

踩線那又怎樣,反正他考上了。

「字面意思。」

「小灃和曦曦都厲害。」何秀竹打圓場。

段亦灃露出一個滿意的表情,「還是外婆說話好聽。」

吃完飯,穆月就帶着溫暖去了網吧。

臨走時段亦灃死乞白賴的非要跟來。

網吧的環境很明亮乾淨,和溫暖想像中的那種烏煙瘴氣的網吧不一樣。

他們到的時候,老闆剛好吃完飯回來。

老闆五十齣頭的年紀,很隨和,說話也很幽默。

先簡單跟溫暖說了下基本的工作內容,然後就帶着他們參觀了一下網吧。

工作內容很簡單也很輕鬆,唯一不好的就要上夜班。

穆月一聽說上夜班,就不讓溫暖幹了。

溫暖對這個工作很感興趣,不想放棄。

看着溫暖期盼的目光,穆月也不忍心拒絕,反正就一個多月的時間,最後想了一個折中的方法。

讓段亦灃陪着溫暖上夜班,不給他算工錢。

段亦灃一開始不同意,然後老闆說,夜班的時候,只要人不多,電腦隨便他玩。

這麼誘惑的條件,他哪能拒絕呢。

一口就答應了。

在家玩穆月還老說他,在這裡玩多久都沒人說他。

穆月為了溫暖也沒說什麼。

既然都來了,溫暖今晚就想試試。

老闆見她這麼積極,很爽快的答應了。

然後就教溫暖一些基本的操作,溫暖學的很快,很快就完全掌握了。

老闆見溫暖認真積極,他教的也都掌握了,就哼着小曲放心的離開了。

八點的時候,來的人慢慢變多了。

溫暖操作的很熟練,完全看不出來今天是第一天上班。

溫暖在這邊忙的不亦樂乎,段亦灃坐在旁邊唉聲嘆氣,左搖右晃,跟凳子上有釘似的。

雖然他人在這兒坐着的,心早就飛到遊戲上去了。

要不是溫暖用穆月威脅他不讓他去,他早就進去玩了。

「姐啊,你就讓我去玩十分鐘吧。」段亦灃拉着溫暖的胳膊討好說。

「你先在手機上玩一會兒,等人少點了再去。」

「開兩台三個小時的。」

話音未落,一道低冷的聲音在兩人上方響起。

溫暖抬起頭,吧台前站着一個身穿灰色寬鬆背心,脖子上戴着一條銀色字母項鏈的男生,給人有點痞氣的感覺。

他的聲音,讓溫暖覺得很熟悉。

很像那晚那個男生的聲音。

溫暖望着站在吧台前的人,遲遲沒有接過他手裡的身份證。

「開兩台三個小時的機子。」男生又重複一遍。

溫暖像是沒有聽見一樣,繼續望着他。

見狀,一旁的段亦灃推了下溫暖,小聲提醒,「姐,人家要開機子,你看什麼呢?」

溫暖回過神,連忙接過身份證,「哦,不,不好意思啊。」

男生沒有回話。

溫暖看了一眼身份證。

祁遇,1993年6月18日。

和她居然是同一天生日。

祁遇——

那天晚上,馬路對面的那個男生叫的是「遇哥。」

所以,他真的是那晚救她的那個人。

他叫祁遇。

溫暖對着電腦敲打幾下,收完錢操作好之後,視線又看向男生。

少年皮膚白皙,濃密的劍眉下是一雙細長的桃花眼,五官分明,有稜有角,那張輪廓俊美的臉,彷彿精心雕刻了一般。

只是那雙細長的桃花眼裡,閃爍着寒光,周身都散發著冷意。

祁遇朝溫暖伸出手,聲音又冷了幾分,「身份證。」

溫暖連忙收回視線,這才發現身份證還被她緊緊捏着的。

溫暖遞過身份證,「那個……好了,15 16號機子。」

祁遇接過身份證轉身進去。

「等一下。」溫暖突然站起來。

一旁的段亦灃詫異的看向溫暖。

祁遇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

「祁……祁遇,等一下。」

溫暖提高音量又喊了一聲。

這次祁遇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看着溫暖,「有事?」

溫暖猶豫片刻,「前兩天你是不是去過雲城?」

「沒有。」

溫暖眼神逐漸黯淡,「真的沒有嗎?」

祁遇聲音冷淡,「沒有,沒別的事我先進去了。」

剛轉身,一個身穿綠色T恤的男生小跑進來,徑直走到祁遇邊上,「怎麼了遇哥,心情不好啊?」

「打兩局。」

溫暖看向綠衣服男生,她不確定他是不是馬路對面的那個人,距離太遠,當時沒看清他的樣子。

不過他的聲音,和那晚叫遇哥的聲音不太一樣,那晚的聲音比較爽朗,剛剛的聲音有些沙啞。

難道她真的認錯了嗎?

「姐……」

「姐!」

段亦灃提高音量又叫了一聲,這才把溫暖的遊走的思緒拉回。

「啊,怎,怎麼了嗎?」

段亦灃指了指自己,「你問我?我還想問你怎麼了?」

「剛剛那人你認識?」

溫暖偏頭看向裏面,祁遇坐在16號機子,她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他的背影。

「他很像救我的那個人。」

「我就說你不可能是因為人家長得帥,故意去搭訕。」段亦灃小聲嘟囔。

「你說什麼?」溫暖挪回視線。

「沒什麼,他剛剛說他沒去過雲城。」

溫暖又看向祁遇,「可是真的很像。」

「要不我再去幫你問問?」

「你?」溫暖錯愕的望着段亦灃。

「你這啥表情,不相信?行,等着。」

「等……」

溫暖話還沒說完,段亦灃已經起身朝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