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
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 連載中

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金鹿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封弋梟 現代言情 雁許

【玄學 娛樂圈 爽文 甜寵 黑暗懸疑】 玄門大佬雁許再睜眼,變成了某檔綜藝選秀節目里即將要被淘汰的小透明
小透明沒背景,實力低,但顏值高
被公司拉來給其他成員當陪跑,製造話題,準備利用完後再將她淘汰出局! 雁許冷笑,讓她堂堂女帝當陪跑?讓她淘汰出局? 下下輩子都不可能
於是,大腿一拍,當即來了一套完美的飛檐走壁,俠行天下和飛鶴騰空.. 看着這套行雲流水的動作,眾人驚爆了眼鏡,紛紛刷彈幕吐槽: 「我丟,這女人會飛?」 官方瑟瑟發抖,闢謠: 「莫慌,是吊了威亞的...」 票數瘋漲,人氣爆升
小透明驚艷翻身,以女團第一名正式出道
成員眼紅,水軍叫囂,黑粉更是扒出她的窮家底,一頓噴
雁許反手一個反咒符扔過去,黑粉少一半
眾人嘲笑:什麼年代了還這麼迷信? 後來,她參加綜藝,拍電視拍電影,一路爆火成為了娛樂圈頂流! 代言拿到手軟,獎項多到抱不住
世界大腕紛紛慕名而來,請她看相,觀風水,驅邪,除害捉鬼.. 黑粉們被紛紛打臉,由黑轉粉.. 最後,所有人在她直播間喊她一聲:「雁帝!」 雁許表示這個名字她很滿意
可身後的男人在直播間一閃而過:「老婆,我不滿意
說好的二胎呢?」 網友們炸了展開

《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章節試讀:

第4章 就當是孤施捨給你


虛驚一場。

羅佑反應過來時,雁許快走出洗手間就。

他立馬大喝:

「這位小姐,你就這麼走了不合適吧?」

雁許站定,回頭看向羅佑:

「不然呢?」

她語氣很冷。

羅佑氣的正要說話,而宮弋梟已經理了理衣服走了出來:

「這位小姐是把我認成了你的朋友?」

雁許看着他,沒有說話。

宮弋梟繼續道:

「我在**混的還算可以,如果小姐想要找人,我說不定可以幫到你。」

他突然覺得這個女人不是個神經病那就是個怪人,就憑她的身手,他覺得有幾分價值。

但,雁許看着宮弋梟冷漠的拒絕道:

「不必。」

說完,她瞅了一眼他那被她捏紅的下巴,本着歉意,想了想繼續道:

「你有這份好心,那孤也還你個人情。我剛剛觀你面相,看你疾厄宮懸有黑氣,而且黑氣下移呈綠色是為大凶。」

旁邊的陳耀和羅佑一聽,看向雁許的目光就像是看神經病一樣。

這個女人在胡說什麼?

雁許:「這兩日你最好不要去有水的地方,不然恐怕會有性命之危。」

宮弋梟面色不動道:

「小姐還會看相?」

雁許點頭:「當然。」

宮弋梟:「有趣,不過本人是無神論者。」

雁許看着他:

「信不信由你。」

說完,她就向著外面走去。

可走了兩步,她又突然停下。

轉過來,當著眾人的面,狠狠的咬破了食指,指腹瞬間破開,鮮紅的血液流出。

陳耀和羅佑一看,這女人可真狠!

這種只存在電視劇中的操作,竟然現實里也有人做的這麼利索?

這得有多疼?

宮弋梟眯着眼睛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幹什麼。

只見她攤開另一個手掌,快速用冒血的食指在手掌上寫着什麼。

然後走到宮弋梟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掌上的血印拍在了他的西裝上。

羅佑大驚:「你,大膽!!」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她竟然把血畫在手上還抹在了梟爺的身上?

梟爺這麼愛乾淨的人,他一定會殺了她的!

陳耀也瞪大眼睛,以為梟爺一定會發怒。

可是,宮弋梟看着拍在他胸口的小手,只是氣息冷了幾瞬。

然後眯了眯眼:

「這是做什麼?」

雁許收回手。

宮弋梟能清楚的看到,她取下手的瞬間,手上居然已經看不到任何血跡,就連剛剛咬破的食指也乾淨如初。

她開口:

「你雖然不相信,但是就憑你頂着這張臉,孤也不可能見死不救。這件衣服勸你不要脫,可保你化解此次危機。」

說著她轉過身:

「我的血符可是很貴的,這次就當是孤施捨給你,下次,可是要收費的!」

話音落,人已經走出了洗手間。

宮弋梟站在原地,挑眉看着雁許離開的方向。

羅佑站在原地:「梟爺,就這麼讓她走了?」

陳耀也目瞪口呆。

宮弋梟掃了一眼兩人:「不然呢,難不成你想在這裡殺了一個女人?」

羅佑:「可是,就算不能殺,那也不能這麼放過她啊,她把您的下巴和嘴都…」

還沒說完,就發現宮弋梟看向了洗手間門口的落地鏡。

鏡子里的他,身形筆直,那張臉俊美冷毅,堪稱完美。

可唯獨美中不足的是,此時那通紅的下巴和紅腫的薄唇,看上去透着幾分被揉虐的破碎感…

宮弋梟氣息驟然一冷,他後悔剛剛的決定了!

他應該剝了那女人的皮!

回到車上,陳耀和羅佑都不敢說話,透過後視鏡看向後面的主子。

宮弋梟冷着臉,早已經嫌棄的脫掉了身上的西裝,像丟抹布一樣丟到了一邊。

他扯了扯領帶,靠着座椅平復着心情。

這時幾人的手機頁面同時彈出了幾個新聞推送。

『疑在億騰公司樓下拍攝到女飛人!』

『女子在樹上飛躍,彈跳力驚人!』

羅佑和陳耀打開看了一眼,新聞標題下面配着的照片,正是那女人從樹上飛掠而來的那一幕、

只是照片里的女人速度太快,抓拍到的只是個模糊的虛影,看不到人長相。

見此,前面的陳耀小心翼翼道:

「梟爺,要不要我去查一查那個女人的底細?」

羅佑一聽,道:

「不就是個瘋女人,有什麼好查的。你看她那會說的話,一看就是個腦子不正常的。」

陳耀:「可是她的身手看上去確實有些怪異!」

他說完,羅佑倒是沒有再接話。

畢竟那會雁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把宮弋梟擄走的那一幕,他們還是記得的。

那女人速度確實是太快了!

宮弋梟也看到了手機上的新聞推送,開口:

「事情辦完再去查,先開車。」

雁許回到了青春營。

青春營的成員和節目組看到她時都有些驚訝。

「雁許,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你沒事吧,摔得嚴不嚴重,今早差點嚇死我們了..」

「是啊,今早你突然摔下檯子,我都嚇壞了。」

「對啊,那會我都嚇哭了,那麼高,太危險了!」

「我看看,有沒有哪裡摔傷?」

成員們看到雁許就是一陣關心問候。

甚至有的已經伸手扶她,臉上露出為她擔憂和着急的神色。

畢竟,負責拍攝的幾組攝像頭可都對着雁許。

這個時候的慰問和關心肯定會被剪進後期的正片里,到時候一播她們善良友愛的一面就會展現在觀眾面前。

雁許憑着記憶知道,其實這些女孩大多都沒跟原主說過幾句話,甚至有些她連名字都叫不上。

這個時候來刷好感度,無非就是為了那幾秒鐘的鏡頭。

她故意撩起頭髮,將美艷的小臉用完美的角度展現在攝像機前,開口:

「多謝關心,我沒事,傷到膝蓋了而已。但為了不影響團隊的公演進程,我就提前出院了。」

這時,孟導聞訊也蹭蹭的跑了過來,看着雁許驚訝道:

「雁許,你怎麼這麼快就出院了?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孟導是個四十多歲的光頭,個子不高,看上去精明能幹。

他打量着雁許,沒想到王組長在電話里說的是真的…

明明摔得都吐血下了病危通知的人,竟然半天時間都不到就出院了,還好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

那會,電話里他還不相信王組長的話,現在看來,還真是醫院給誤診了!

這真是太好了,虛驚一場,鬼知道這半天他心臟都要嚇出來了..

兩個小時前,投資商還打來電話,要是真在節目還沒有大火時就鬧出了人命,估計這個節目也就拍不成了!

他估計家底都要賠穿…

雁許看着孟導:

「不嚴重。」

孟導繼續道:「要是不舒服的話可以再在醫院待兩天,反正離第一次公演還有幾天,也不影響。」

而且,他們一開始就知道雁許不過就是STO送來的陪跑。

參賽之前只是個素人,人氣又低,也就今早摔下台後獲得了一部分熱心網友的關注,才漲了三四十萬的粉。

但對比於其他成員來說,這只是別人粉絲的零頭。

所以就算她現在選擇退賽,節目組也不覺得有什麼損失,甚至還可以為節目組製造一波話題。

可雁許卻回道:

「導演放心,就算帶傷我也要回來參加訓練和比賽。畢竟,我就是為了出道位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