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惑域
惑域 連載中

惑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老家的泉 分類:都市

標籤: 李焰秋 江三歲 都市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然而,惑為何物,又怎能做到不惑,甚至連這等聖人都要用十年之久
展開

《惑域》章節試讀:

第2章 迷霧現


江三歲看見了不遠處的家,矮矮的平房,破破爛爛,顯然有些年頭了,但這是父親留給自己的唯一念想了。自己從出生開始;就沒見過父親,村裡有人傳言父親在外務工出了車禍,也有人說是父親欠錢被人要了性命,雖然不知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但可以確定的是,自己已經沒有父親了。

起初母親還不相信,一直認為父親還會再回來的,於是就含辛茹苦將自己拉扯到十歲左右,但終究是沒能等到父親,心中的那一絲期盼早就被消磨殆盡,忍受不了生活的煎熬與孤獨,另嫁他人了。

其實自己一點也不責怪母親,這種貧苦的生活換做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忍受那麼久,不知道是出於對自己的愧疚還是什麼,母親重婚對象竟然答應供自己上完初中,但也僅僅是學校的費用而已,條件是母親不能再與自己相見。

本以為她會拒絕,最少最少也會猶豫一下吧,但沒想到母親答應的如此決絕,或許是真的受夠了這種貧困日子,或許嫌棄自己是個累贅吧,自己依然忘不了,那天看着母親離去的背影在雨中嚎啕大哭的自己。

如今匆匆一晃,四年時間過去了,自己就這樣一個人生活了四年,在這四年的時間裏,那個女人也未曾來看過自己哪怕一次,要不是村裡賣廢品的李奶奶,恐怕自己早就流落街頭了吧。

三歲來到家裡,從牆邊的蛇皮袋裡抓了一把稻穀,向院子中的小雞撒去,那些小雞一溜煙的跑了過來,很快就被吃的乾乾淨淨,顯然是餓極了,也難怪,畢竟七天得餓五天,好在院子里是土壤地面,還可以找點小蟲充饑。

做完這些,三歲走向了灶台,熟練的將柴火塞進灶口。然後將火點燃,很快煙囪里就冒出了白煙,將米用井水清洗乾淨,然後下鍋,又拿出一個雞蛋,打到碗里,用筷子攪了攪,放在了飯鍋里,看着越來越小的雞蛋,「看來它們確實餓的不輕,連蛋都越來越小了。」

吃完晚飯,三歲將另一個麻袋拖了出來,裏面滿滿當當的全是空瓶子,這是上個周末在村裡撿到的,今天送到李奶奶那裡,趁時間還早,說不定可以再撿點。

李奶奶的廢品站也在村子比較偏的地方,好在自己家也很偏,距離不是很遠,自從父親去世,母親改嫁,自己就被村裡人視為不祥與災星,雖然韓三寶會偷偷幫助自己,但如果被他父母發現,難免會有一頓胖揍。

也只有李奶奶不嫌棄自己,還會收自己撿來的廢品,甚至還會多給幾塊錢,這些年來,也全靠李奶奶的廢品站,換來的錢可以買點蔬菜種子,換點生活用品,自己才能夠勉強活下來。

說到李奶奶,也是一個苦命人,兒子兒媳出了車禍,雙雙離開了世間,老伴因為受不了打擊,也隨着一起去了,或許是同病相憐,兩人才會相處的很好。

走到李奶奶的廢品站,就看見一個老人在那裡忙碌着,佝僂着身體,臉上也布滿了歲月的痕迹,雖然滿頭的銀絲,但手腳依然幹練,干起活來行雲流水。

李奶奶也看見了三歲,笑着說道,「三歲,放學回來了?這麼晚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我看看,這次都撿了多少東西。」

李奶奶一笑,眼角的褶子都快擠不下了,給人十分慈祥的感覺,三歲將麻袋打開,把裏面的東西倒了出來,李奶奶稱了稱,然後給了三歲五十塊錢。

「奶奶,你給多了,」三歲自己清楚,自己的這些東西最多值二十塊錢左右。

「我說值五十塊錢就值五十塊錢,快拿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去給自己買點肉吃,不然可長不高個子。」說著,就將五十塊錢塞到了三歲的手裡。

三歲看着轉身繼續收拾廢品的李奶奶,心中久違的感受到了溫暖,被人關心的感覺真的很好,知道再和奶奶執拗下去的話,結果還是改變不了,決定今天不去撿瓶子了,就在這幫奶奶干點活吧。

三歲將放在地上的易拉罐一個個踩扁,然後裝在一起分類放好,又將奶奶三輪車上的荷花牌電風扇拿了下來,還有鐵皮一些較重的東西,兩人忙活了半天,才將所有的東西分類放好。

坐在矮凳上,感受吹來的微風,也只有在這時候才能感受到真實的存在感,「奶奶,你為什麼總能微笑樂觀的面對生活呢?」三歲看着奶奶慈祥的面孔問道。

李奶奶以為三歲又想起了傷心事,於是對三歲說,「生活嗎,可能並不能像你想像的那麼好,但也不會像你想像的那麼糟,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候,可能脆弱的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候,你發自己咬咬牙也已經走了很長的路。」

「三歲,你要知道,沒有人能完全切斷所有聯繫活在世上,都是需要和被需要的聯絡着,或許當下並沒有體現出來,但終有一天,你會找到被需要的人。」

看着三歲陷入了沉思,李奶奶又繼續道,「奶奶沒什麼文化,不知道你能不能聽懂,算了,天色晚了,你趕快回去吧。」

三歲走在回去的路上,嘴裏還在重複着奶奶剛才說的話,心中有了波瀾,自己真的有一天也會被別人需要嗎。

天越來越黑,月亮被一片又一片的雲遮住,間歇的露出昏暗月光,道路兩邊的燈也亮了起來,在月光的照映下顯得更加昏暗朦朧,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修的原因,路燈一閃一閃的,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

三歲一個人生活久了,膽量很大,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適,但讓自己奇怪的是,本來熟記在心頭的道路,竟然漸漸變得陌生起來,眨了眨眼,晃了晃腦袋,發現一切又恢復了正常,難道是剛才光線扭曲導致的。

繼續往回走,當經過路邊的垃圾桶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小男孩雙手抱着腿,蜷縮的坐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