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柯南之劇情破壞者
柯南之劇情破壞者 連載中

柯南之劇情破壞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天機玄妙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東山白雪 天機玄妙 遊戲動漫

本書主角不入酒廠不是紅方,灰色人士
武力二流,走位較秀, 智力一流,敏銳多疑, 技術頂級,網絡武器, 神秘滿分,獨狼主義
展開

《柯南之劇情破壞者》章節試讀:

第3章 雲霄飛車殺人事件


東山白雪的視線很快就鎖定了目標。

身穿藍色套裙得溫婉成年女性,以及循着她力圖掩蓋的幽怨目光看去的,則是她的目標一對兒正嬉笑着的情侶。

廣川瞳,岸田雄一。

這一列雲霄飛車的座次,是這兩人在最前,中間是工藤新一和毛利蘭,其後是廣川瞳,以及同行的東山白雪,最後一行則是……

「琴酒和伏特加。」

東山白雪可以肯定,這倆就是黑衣組織行動二人組,忠實員工和他的忠誠司機小弟。

「啊!!!」

「啊!!!!」

猝不及防之下,飛車立即發動,在軌道上迅速加速,一時間在座之人的頭髮、衣服都被勁風捲起。

「嗯?」

貌似是察覺到了掃視的目光,琴酒極快地反偵察了回去,但白雪更快,以至於琴酒沒辦法確認究竟是誰對他進行了特別關注。

「盯緊那個偵探小子。」

「大哥……哪個啊?」

「……」琴酒拉低了低帽檐,眼神示意向前幾排的工藤新一,「呵,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傢伙。」

「是。」

飛車於軌道上高低起伏穿越疾馳,很快就來到了最刺激的地方,一個長達10米的暗道。

「嘣!」

「嘀嗒!」

「什麼東西?」工藤新一伸手抹下了臉上滴落的液體,習慣性地湊近了鼻子嗅了嗅,「是人血!」

「什麼?!」

東山白雪坐在倒數第二排,於是目睹了岸田雄一人頭分離的全程,以及工藤新一試圖打開安全扣在飛車上起身的作死行為。

「新一,你在搞什麼啊!這可是在飛車上!新一!」毛利蘭神色登時嚴肅了起來,直接大力地扣住了不安分的工藤新一。

「蘭,剛才,可能死人了。」

經過幾秒鐘明適應,眾人重新回到了明媚的陽光下,除了岸田雄一。

「啊!!雄一!啊!!」

平整的切面,甚至還在滋滋地往外毛血水,至於人頭,早就不知去向。

暗道之後很快就到達終點,只是一場飛車居然出了人命,剛好在富錦的目暮警官幾乎第一時間就被工藤新一call到了現場。

「我說工藤老弟啊,怎麼我感覺你最近好像去哪裡都咬死人啊?昨天不是才死了一個?……」

「目暮警官,我想我已經知道誰是兇手了。」

「唉?這麼快的嗎?工藤老弟?」

「兇手就是你,廣川瞳小姐,」工藤新一指向人堆里還在裝作被嚇到哭哭啼啼的女人,「廣川瞳小姐,你應該是用絲線一類的東西,在暗道內纏住了死者的脖子,並且把鉤子鉤在了軌道上,這樣只要飛車前行,就可以切斷死者的腦袋。」

「什麼?你……你有什麼證據?!」

工藤新一從口袋裡掏出一根魚線,向著廣川瞳晃了晃隨即放下。

「啊……」廣川瞳明顯地神色微變,氣息控制不住的粗重了許多。

「還有,廣川小姐,你應該是練過體操的吧,這一點在你的手臂和小腿肌肉就可以看出來哦。」

「是……是我,就是我!是我殺的雄一!嗚嗚嗚……」

廣川瞳見沒辦法抵賴,而幾乎所有人都已經因為工藤新一的判斷認定了她就是兇手,就算她狡辯,也會成為警方的重點嫌疑人,自己是無論如何也逃不掉的。

「……」

就在廣川瞳全部吐出了作案緣由經過之後,工藤新一勾唇一笑,再次掏出那捆魚線,而廣川瞳卻是瞪大了眼睛。

「沒錯!這不是你用的珍珠項鏈線,這只是普通的魚線而已。」

「嗚嗚嗚嗚……」廣川瞳哭地更真情實意了。

「工藤老弟,你這……」

「沒事,目暮警官,你們現在可以去附近搜索一下,看看有什麼一顆新鮮人頭或者散落的珍珠項鏈什麼的。」

「呵,呵呵……」

「欺詐,也是傲慢之罪之一。」

就在眾人以為要收功的時候,卻從四面八方不知何處傳來一句深沉的聲音。

眾目睽睽之下,身着深藍色禮服的男子突然出現在廣川瞳的身側,因為天色昏暗,加之藍色鏡片阻礙的緣故,沒有人能看清他的長相。

「什麼人?」目暮警官收起懶洋洋的態度,甚至右手已經搭在了腰間的槍袋上。

不為什麼,主要是身處警方,對於這些身穿奇裝異服在**面前蹦噠地肆無忌憚的傢伙是在不怎麼惹人喜歡。

這些傢伙的每個每次出現,都伴隨着麻煩和傷亡。

沒見老夥計中森都因為一個怪盜基德十多年沒有升遷過了。

「咕嚕咕嚕……」

男子以披風做掩蓋,從中甩出了一顆熱乎的人頭,以及真正的兇器,項鏈線。

人頭上還有新鮮的血跡,貼着地面染了一地殷紅,倒是男子身上乾乾淨淨。

「公平交易,這個罪犯,是我的了,」男子不徐不疾道,「我們還會再見的……」

「等等!!」工藤新一急忙上前,卻被一發突如其來的閃光彈刺地不能睜眼。

「可惡啊!」目暮警官到底是沒有開槍,主要是……為了一個罪犯而冒着開錯槍誤傷普通群眾的風險……不值當!

「工藤老弟……你在幹嘛呢?」

工藤新一先是半蹲下又站起,手裡多了一張薄如蟬翼的卡片,上面清清楚楚地寫着「Ruiner」這個詞彙。

「破壞者嗎?」工藤新一隻手撐着下八,反覆查看着這張卡片,還是沒看出除了這個詞以外的任何信息,但還是把卡片收進了口袋,「目暮警官啊,沒什麼,一張破紙而已。」

「……」目暮警官心裏連連搖頭。

「工藤老弟啊,天色也不早了,你也趕快回家吧!至於怎麼找回廣川瞳,這還是交給警方來做吧!高中生正是學業緊張壓力最大的時候嘛。」

「嗯……」工藤新一敷衍答覆,人則是繼續研究着小破紙,直到被毛利蘭一指甲擰住。

「痛痛痛痛啊蘭!!!……」

「今天還沒玩那個旋轉木馬呢,玩完旋轉木馬才值回票價哦!」

「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