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圓圓年年
圓圓年年 連載中

圓圓年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鵝快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賀年 現代言情 祝圓

#披着殼的小甜文# #男主絕對忠心,女主不一定# ①別人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拜父母,送入洞房
到了祝圓這就不大一樣,一撞人家豪車,二往食物里投毒,三遛狗把狗遛到狗肉館,江賀年嗯了一聲,最後一步沒錯就行
②祝圓看着住了二十多年的老家,不禁想起童年,她剛準備落淚,江賀年把卡甩在了她臉上,一看見不太溫暖的家被這個男人拆成了溫暖的數字,祝圓嘴都笑裂了
③祝圓惋惜的嘆了嘆氣,感嘆眼前這個快三十的男人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於是提出要自我犧牲
江賀年推了推眼鏡,眼睜睜看她剝開小藥丸直吞了三粒,他逃她追,他插翅難飛
展開

《圓圓年年》章節試讀:

第6章 吃點成年人該吃的


偏偏天降大雨,祝圓一臉愁容的看着窗外,心想她等下該怎麼回去。

她喃喃道:「下雨了....」

奶奶摟過她的肩膀,像是明白她的心事,用商量撒嬌的語氣說:「那我們晚上就不走了吧,行不行?」

在一旁的江賀年一口水差點嗆到,這...怎麼有種不祥的預感。

奶奶聽到聲音,回頭瞪了一眼她的孫兒,沒好氣的說道:「怎麼了,這麼大的雨,等會還打雷,我不放心我們圓圓。」轉頭又笑呵呵的對祝圓說:「怎麼樣呀?圓圓。」

祝圓大概是很久沒被長輩這樣關心過,又大概是想到自己奶奶去世時的那場雨,她看着奶奶笑吟吟的眉眼,她有些動容的紅了眼眶,輕輕的點了點頭。

奶奶察覺到了,關心的問道:「怎麼了丫頭?不想住在這裡呀?哎喲沒事沒事的,我讓賀年送你回去,只是奶奶捨不得你呀,你要經常來,好不好?」

祝圓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又搖搖頭,笑着說:「沒有的,我只是跟我的家人們很久沒見了,看見您,又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她也沒故意賣慘,她自卑的不敢把實話說出來。

在一旁的奶奶理解的點點頭,說:「孝順丫頭,等下次你回老家跟奶奶說,奶奶給你準備我們這兒的特產,帶給你父母家人嘗一嘗!」

祝圓沒有回應,只是抱住奶奶的胳膊,棕發蹭了蹭她的半白髮。

江賀年這才發現自己好像是個局外人,他在旁邊喝喝茶逗逗狗,這倆倒像真爺孫。

「那個....我睡哪?」明明三個人都在一個客廳里看電視,祝圓卻在給江賀年發微信。

江賀年有夜裡喝一點紅酒助眠的習慣,他一隻手端着杯,抿了抿酒,回道:「我房間。」

祝圓發來問號,江賀年數了數,有八個。

他沒有再回復,只是勾了勾嘴角,他自己都沒發現那抹笑意。

奶奶則被綜藝逗的哈哈大笑,她往兩邊看看,這倆人咋不笑呢?只見祝圓已經困到頭連着點了好幾次,她又看了看錶,哦,該睡覺了。

她站起來,非常虛假的打了一個誰都聽得出是故意打的哈欠。打完還要說:「誒...是困了噢,不早了也該休息了...我先上樓了,你倆也早點睡,別折騰到太晚。」

折騰。這倆字用的好。

圓圓嗖的一下,臉紅了。江賀年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大概明白她的關注點,輕咳嗽了一聲,說,知道了。

奶奶在上樓前,拍了拍孫子的肩膀,示意他跟過來。

奶奶往外看了看還在沙發上的祝圓,看得出整個人馬上就要困的倒在沙發上了。

她小聲嘿嘿的笑了一聲,江賀年不解。奶奶問道:「進展怎麼樣?」

江賀年的反應有點大,直接往後退了一步。一本正經的說:「奶奶,圓圓還小!」他要把不清白的想法扼殺在搖籃里。

奶奶切了一聲,又是沒好氣的說:「是是是,人家還小,你呢?我是怕你年紀大了!年紀大了身體素質會越來越差,你懂不懂?現在的年輕人都是快節奏的,再說了你難道不喜歡她嗎?你小子好不容易老牛啃上花....」奶奶開始滔滔不絕。

而江賀年卻愣着,又一激靈,他的腦子還停留在奶奶說的:年紀大了身體素質....「什麼啊!我明明正值年輕力壯誒!」

奶奶又是一個白眼,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小的紙袋,紫色的,像糖果一樣的包裝。晃到了江賀年面前,說:「喏,別當慫蛋,我們江家可是九代單傳沒出過慫蛋。」

江賀年不解的接過來,這什麼糖?也沒字啊。

奶奶又探了探外面的圓圓,拍了一下孫兒的胸口:「這是好東西,你吃她吃都行。」

於是便打了個真哈欠上了樓。

江賀年把這紫色的糖往自己哪個口袋裡隨處一揣。回到了客廳,發現祝圓確確實實已經困得不行,倒在了沙發上,他也不可能任由着圓圓睡在這兒呀,奶奶要是知道了不得抽死他?

他一把抱起睡着的祝圓,她倒是不客氣,下意識的摟緊了男人的脖子,還往他胸口蹭了蹭,江賀年屏住呼吸,根本沒敢看懷裡的人兒,三步並兩步,抱上樓。

把她抱到床上,圓圓還算乖,只是翻了個身,嘴裏哼哼唧唧的。他盯了一會兒,手機又響了,他生怕吵醒祝圓,掏出來馬上按了靜音,是助理的電話,他直接掛斷了。

「在忙。」

於是助理便直接發了幾個文件過去..《2023年土地徵收....》江賀年沒顧得上看,直接把手機放在了桌上,就準備去洗澡。

他覺得頭裡暈暈的,胃也有點難受。

圓圓再醒來的時候,她幾乎是從床上彈起來的,本能的看了看周圍,房間的衛生間里還有花灑的聲音,猜到應該是江賀年在洗澡,她本能的低頭瞅了瞅自己的衣服,呼,挺完整的。

她下床,腳不知道踩到了什麼脆紙殼的聲音,撿起一看,一塊小小的紫色的糖。是剛才江賀年掏手機時候一同被帶出來的。

不過她哪知道呢,打開糖紙聞了聞,這咋沒味呢?吃了試試。

祝圓含在嘴裏,心想着,這還是沒味啊,不過甜甜的。她站起來準備溜出去找找其他房間,這麼大一個家,不可能沒有客房吧。

正當祝圓躡手躡腳把外套收到胳膊上時,江賀年已經洗完澡出來了。

像各種電視劇名場面一樣,他裸着上半身,只圍着一個浴巾在腰間,還有條毛巾掛在頸肩,頭髮還略微有點瀝水,就這麼出來了。看見祝圓的一瞬間,倆人基本動作都是石化的。

圓圓輕啊了一聲,雙手捂住了眼睛,不過沒啥用,縫留的挺大。江賀年只想給自己胸前手動打碼。

江賀年咽了咽口水,緩解自己的尷尬,說:「你醒了,你準備去哪?」

祝圓也是磕磕巴巴,如實回應:「你們家還有其他房間嗎?」

他搖頭,示意沒有。確實沒有了,唯一的客房是奶奶在睡。

「你就睡我床吧,我可以睡裡頭的書房。」他的語氣開始有些變化,大概是頭暈反胃引起的。

祝圓點點頭,又坐在床上,就這麼獃獃的愣了幾分鐘,她抬頭看着江賀年,覺得心裏有一點窩火,眼神又有點迷離。

江賀年被盯的直發毛。實在不知道該不該對視了,隨處一瞅,就瞅見了床邊茶柜上個紫色紙殼。

他沖了上去,把紙殼拿起來,這...:「你吃了????」他耳畔又響起奶奶的話:你吃她吃都行.....

祝圓乖巧的點了點頭,扯了扯江賀年的浴巾,示意他坐在自己邊上。

這個時候,更像是祝圓喝多了,面色泛上了點緋紅。

江賀年不敢不坐,他怕浴巾被扯掉了。

於是氣氛就很微妙。

是藥物開始作祟了,一邊是祝圓直勾勾的盯着江賀年,眼裡沒有一點避諱,她看着眼前這個男人:蓄着一頭黑色短髮,透着稜角分明的冷峻,卻又着一雙深邃的桃花眼,薄削輕抿的唇,無不顯得清冷。

她之前一直沒敢認真看江賀年,今天一看,耳垂上還有一顆小小的痣。祝圓抬手便摸了上去,冰冷的手蹭過男人的頸肩,往上滑到他的耳垂,不經意的摩擦了幾下。

這能忍???

他被祝圓盯煩了,咽了咽口水,乾脆直接一隻大手貼住了祝圓的後腦勺,把她的唇往自己唇邊送。這...到底是誰吃了葯,很難說。

祝圓先是柔柔的回應着這個細碎的吻,她勾住了江賀年的脖子,江賀年另一隻手直接掐上了她的腰。倆人越親越往床頭的壁上靠,直到聽見嘎登一聲,是祝圓撞到了腦袋,吃痛的啊了一聲,這才有默契的停下。

但他們的距離依然很近,是鼻子碰鼻子的距離,鼻息間都是兩個人喘着粗氣的聲音。

江賀年的腦袋抵着她的額頭,重重的看着她,眼裡攀上了幾分情味。粗氣重了幾分,頭暈胃疼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

祝圓呢?被親懵了,咽了咽口水,望着江賀年,是那種眼裡可以掐出柔情的一汪春水。

她想講些什麼,江賀年沒給她機會,又一次吻了上去....這次,他護住了女孩的後腦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