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
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 連載中

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被騙的阿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克蘇魯 白海 穿越重生

【克蘇魯 調查員 COC】 邪神在耳邊呢喃,不可名狀的舊日邪神樂衷於尋求趣味,深淵之影早早就覆蓋了世間每一寸土地,我們虛假的美好世界苦苦掩飾着一切褻瀆與罪惡,卻不知這一切都是箱庭里供人取樂的戲劇,來自古老邪惡家族的年輕人懷有褻瀆的血脈,卻被偉大存在引入歧途
白海:你要幹啥 克蘇魯:我尋思你小子是個人才,來當調查員吧(笑) (看起來嚴肅但實際上很歡快的調查員日常生活)展開

《克蘇魯試圖讓我當調查員》章節試讀:

第8章 大意了,沒閃


白海當即表示:只要確定有用,錢不是問題。

即便不考慮白家在地下社會的實力,僅僅計算明面上的力量,那也是堂堂「遠洋貿易有限公司」的執掌者,是掌握全國三成以上民間海運貿易,並與國家有着密切合作的超級公司的幕後大董事。

這是一個在全球各地都有自己船隊的跨國巨鱷,在資本的運作下,已經在世界範圍內都享有盛名了。

而這,也只是白家的門面公司之一,除此之外,包括餐飲、旅店、景區、建築等等,都有所涉獵。

白海身為族長的兒子,並且表現出極高的天賦,光是每個月的零花錢都是以十萬為單位的。

不差錢,真的不差錢。

如果確認真有效果的話,白海會毫不猶豫直接把袁浩手裡的存貨買斷。

結束通信,白海眯了眯眼,時候不早了,由於中午的意外導致自己睡眠不足,但此時的他抗拒着入睡。

「在永恆的宅邸拉萊耶中,長眠的克蘇魯候汝入夢。」

不久前才被這麼告知,隨便入睡多少有點找死的感覺。

舊印護身符明天才能到,今夜,白海只能想盡辦法克制自己的睡意。

泡了一杯咖啡,白海再次坐到電腦桌前。

打開度娘,輸入關鍵字。

「《納克特斷章群》」

不一會兒,網頁顯示了檢索結果。

「《納克特斷章群》所用的語言是英語,由15世紀的匿名學者寫成,譯者自稱此書是他從名為《納克提卡》的希臘語紙草捲軸抄譯而來的。斷章的內容彙集了人類出現以前的歷史、神話、傳說,明顯是一部更加龐大的著作的一部分。」

白海思考着其中的意義。

既然被放在圖書室最底層,這本書毫無疑問屬於神話書籍,具有超越常識的禁忌力量。

這本書類似於匯聚了大量神話事迹與傳說的故事群,王瞳姐閱讀這本書的目的,如果不是單純增加閱讀量的話,就是為了尋找某種情報了。

白海試圖尋找更多情報,但可惜的是並沒有更多收穫。

喝了一口咖啡,白海決心找到一個能夠快速度過夜晚的方案。

學習?娛樂?發獃?

白海眼神一亮。

是時候來看點好康的了!

那一夜,電腦的熒光未曾熄滅。

……

「啊~欠~」

黎明的陽光化作一柄利劍,鋒利的邊角刺破了黑夜編織的幕布,白海在晨曦的溫暖中伸了一個懶腰。

「這波,補番補的好爽啊。」

進入衛生間洗了一把臉,讓自己打起精神,不過眼角的泛起的黑眼圈依舊讓人難以忽視。

早餐時間,白海的父親、白家的族長,白辰注意到自己小兒子的異常。

「昨晚沒休息好?」

白海強打起精神,勉強勾勒起一個笑容:「是的,做了一個噩夢。」

「是嗎?夢境往往映射着現實,最近不要太過操勞了。還有幾個月你就滿十八歲,到時候想要什麼禮物?」

「還沒想好,不過那時我要到美利堅居住很長一段時間對吧,人生地不熟的,我長這麼大還沒吃過遠門呢。不如到時候讓王瞳姐陪着我過去?」

「王瞳?」白辰眉頭一皺。

算算時間,那時候王瞳的問題已經接近極限了,如果還沒有解決辦法的話,那麼被神話秘典包圍的她反而會由管理者變成威脅來源,跟着白海遠離這些禁忌之物倒也不錯。

「好吧,就讓她跟着你去吧,不過前提是你能讓她答應你。」

「謝了。」

在和諧的交談中,早餐時間算是愉快地度過去了。

「我來看看貨到了沒有。」

白海掏出手機,查看袁浩給自己發送的快遞,其中包含着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兩枚舊印護身符。

「呀,已經到了,還挺快的,這物流速度值得稱讚啊。」

白海稍稍有些驚訝,昨天下午才發貨,今天上午就到了,哪怕是專用渠道,這種效率確實夠高。

要知道,袁浩與白海可是居住在兩個不同地城市。

懷揣着期待又愉悅的心情拿到包裹,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反鎖房門。

用美工刀割開膠帶,拆開盒子,陡然間一股極度排斥極度難受的感覺從自己內心深處湧起,彷彿這包裹裏面的東西不是寄託了自己希望的救命稻草,而是一堆核反應廢料。

「這麼說來,我似乎也具有所謂的褻瀆生物的血脈啊,而且這段時間似乎還相當活躍。」

「大意了!」

因為對家族長期的疑慮與最近離奇又折磨的夢帶來的雙重壓力,讓白海始終處於緊張狀態,加上徹夜未眠的疲憊,讓他下意識忽略了這根救命稻草里也蘊藏了能夠傷害自身的刀。

「這下可真是…遭了。」

一陣又一陣的噁心與眩暈感向白海襲來,如同看不見的漆黑浪潮,伴隨着難言的深意咀嚼着白海的理智,他不由自主地後退,井然有序的房間在自己眼中開始變得逐漸失真扭曲,靈魂好像已經脫離了身體,輕飄飄的彷彿要往不知名的方向飛去。

「冷靜!思考!深呼吸!」

多年的訓練讓白海重新奪回一點身體控制權,那被衝擊的仿若變成一團漿糊的大腦頂着高強度的壓力開始艱難而生澀地重新運作起來。

出現幻覺的白海似乎聽到了大腦超負荷運作的「咔…嘠」聲,大腦皮層似乎是走向了被玩弄得支離破碎的末路。

「再怎麼說這種強度也太離譜了,難怪能從多個古老者面前安然逃脫。」

「另一枚舊印,具有【安神醒腦】的效果,應該可以有效抵禦。」

強撐着已經不屬於自己的身體重新來到這個包裹面前,在這狹小的方寸之間似乎存在着兩個極點。

一個給自己帶來了極度的混亂與瘋狂,另一個光是看着就彷彿讓身心輕鬆了幾分。

白海用最兇猛的姿勢一把握住那個有着安撫心神力量的印記,然後把包裹連同裏面的另一個舊印一股腦扔到房間最角落。

他已經沒有餘力打開房門,早已經受盡折磨的身體在完成這個動作一後便徹底宕機。

視界陷入最原始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