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草長鶯飛,遇見你真好
草長鶯飛,遇見你真好 連載中

草長鶯飛,遇見你真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凡星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畢冉 現代言情 萌天聆

萌天聆是一位上進有追求的職場新人,而他大學師哥畢冉卻是星光熠熠的明星,面對世俗的偏見,二人勇敢追求本心,相互鼓勵,彼此治癒,終究能肩並肩同時站在頂峰相互守護
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見,都是一次神秘的機遇,或好或壞,都是人生!展開

《草長鶯飛,遇見你真好》章節試讀:

第6章 無法彌補的遺憾


馮姐給我放了三天假,我也過了三天宅家生活。

又到上班的日子了,早上到點起床、穿上拖鞋,走到窗邊,一手拉開窗帘,柔和的陽光瞬間灑滿了房間。樓下已經有來往的人們,眾生皆苦,行色匆忙,只為碎銀幾兩滿足生計;眾生皆甜,每一次的遇見都註定是一次美麗的邂逅,這才是人生的煙火氣。

準點來到公司,打掃完衛生,給自己泡上一杯玫瑰花茶。網購的雲南金邊玫瑰,每朵都是一個小花苞,被鑲着金邊的葉子包裹着,放入杯中,加入熱水,花朵會由深紅慢慢變為淺紅,有的花苞還會綻開,隨後會飄出一股清淡的花香味。聞上一聞,神清氣爽。泡上這麼一杯茶,唇邊都會不自然上揚。

「別美啦!這一堆是和我們工作有關的資料,你先好好看一下。別偷懶哦,我現在要出去一趟。」馮姐邊說邊抱着一摞資料遞給我,有專業書,還有一些手寫稿,我想,這應該是馮姐的工作心得吧。

翻開手寫稿,一段話引入眼帘。

「沒有人能為你自己承擔你的悲歡和喜悅,我們都得學着自己長大。學着取悅自己,學着在忙碌的生活中尋找到向前的路;也要學會放手,遇見走不通的路,看不見的光,可以試着轉個身,或許,一切美好就在轉身之後......」

這一天只有沙沙的翻書聲,一晃,時間就到了下午5點。我站起來,伸個懶覺,裝了一本專業書到包包里,準備帶回家繼續看,這一天,馮姐都沒回來。

正當我鎖門之際,我的電話響了,一看原來是馮姐打來的。

「馮姐,有什麼事呀?」

「小萌,你來津北第一醫院,急診科,我在這邊等你,有事做。」

「好的,我現在就過去。」掛了電話,我就打車來到醫院。醫院就是一個照妖鏡,會將各種妖魔鬼怪照得無所遁形。

找到馮姐,看見躺在急診床上的是一位年輕的女生,臉色慘白,毫無生氣。兩眼無神,不聲不響的躺着。床邊還站着一位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以及一對哭泣的男女,我猜,這個可能是兩個女孩的爸爸媽媽。爸爸滿眼的心疼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兒,眉頭緊鎖。媽媽一直用手捂着嘴巴,小聲的哭泣。看着我的到來,爸爸擠出一個苦澀的笑容,沖我點點頭。

「妹妹,你在這陪着姐姐好不好,我和你們的爸爸媽媽在外面談點事。」馮姐對站着那個女孩說道。

「好!」妹妹答道,而自我來到醫院,躺在病床上的姐姐都沒有任何的動作,彷彿這個世界發生的一切都和她無關。

我們一起來到了病房外,我隨手關上了門。

「媽媽別哭了,你們能不能給我介紹下情況?」馮姐從隨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張紙巾遞給了那位女士。她接過了紙巾,卻沒有停止哭泣。站在她旁邊的男士嘆了一口氣,說道:「今天,是兩個女兒18歲的生日,我們特地準備了蛋糕和鮮花,給她們慶祝生日。我們和妹妹在客廳給蛋糕插上蠟燭,姐姐當時在自己房間,等我們弄好了,就喊姐姐出來一起吹蠟燭過生日。喊了幾次,姐姐都沒出來,我就去敲了姐姐房門,也沒人回應。等我打開房門,姐姐就躺在床上,手上還拿着一瓶百草枯。我趕緊跑過去,姐姐嘴裏有着濃烈的農藥味。我們就趕緊把孩子送過來。」爸爸話還沒說完,媽媽就哭得更傷心了,一直發抖的雙手捂住了眼睛,放聲哭了起來,整個人靠在了爸爸的身上。見狀,我們趕緊扶着媽媽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過了半天,倆人都沒有開口再說話。

「我知道二位現在的心情很難過,姐姐還如此的年輕,不過,既然你們叫我們過來,就是希望能比現在更好,能做點什麼讓孩子更舒心,對吧?」馮姐看着媽媽的情緒有所平復後說道。「我剛才去諮詢過醫生,如果是別的農藥,或許還有救,但是如果是百草枯,可能就沒有奇蹟。這番話,對二位來說很殘忍,白髮人送黑髮人是這世上無法比擬的痛。但是,我們還是得面對現實,至少讓孩子在這段最後清醒的時光里能過得開心點,對吧?」

這番話說完,爸爸抬起頭對着馮姐點頭,眼睛裏滿是淚水。

「這樣,你們商量下,接下來的時光,是希望孩子在醫院還是回家?」

「就在醫院吧,我們這孩子從小就比較敏感,帶她回家,等下她以為我們放棄她了,在這,或許孩子還能多活一段時間。」爸爸答道。

「真是個細心的爸爸,那我們就在醫院。媽媽也別哭了,我等下會和孩子有一個交流,看她願不願意給我講講她的心裏話,然後我們再看怎麼弄好不好?」

「好的,謝謝您了!」媽媽握着馮姐的手說道,此時的馮姐,就像是她們最後的希望一樣。

說完,我和馮姐一起走進了病房,妹妹正拿着毛巾給姐姐擦臉擦手,妹妹笑着說,讓姐姐趕緊好起來,還要一起吹蠟燭。而躺在床上的姐姐,卻一句話都沒有說,倔強的臉上仍沒有任何的表情。

馮姐看着妹妹忙完,就對妹妹說:「會的,姐姐會好的。你也忙了好久了,去外面休息下唄。安慰下媽媽。」妹妹點了點頭,一步一回頭,眼裡全是不舍。

馮姐搬了一個椅子坐在床邊,拉起姐姐的手,說道:「你是姐姐是吧?這手這麼嫩,一看爸爸媽媽就沒有讓你們做什麼事情吧?你今天做出這樣的選擇,是想要說什麼嗎?願意和我講講嗎?」

女孩沉默不語。「你看,我其實還挺羨慕你的,有爸爸,有媽媽,有妹妹,不像我,孤身一人。我想如果有哪天我出了事,醫院讓聯繫家屬,我都不知道讓聯繫誰呢。」

女孩聽完,淚水順着眼角流了出來,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馮姐從包里拿出一張紙巾,替女孩擦乾了淚水。

「別哭,既然你不願意說,那你就在心裏想,我能感受到你想了什麼。」馮姐又繼續雙手握着女孩的雙手,然後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坐着。 時間又開始靜止了。

如果可以,我寧願我從來沒有來過這世界!

十八年前的今天,我來到了這個世界,跟我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妹妹。對,我們是一對雙胞胎。我的性格內斂喜靜,而我的妹妹則是外向活潑,善於表現自己。我們這樣的性格,也直接決定父母的喜愛。

所以,從我記事開始,父母就更偏愛妹妹。

兩歲時,妹妹會嘴裏唱着「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兩隻手比耶放在頭上,學着兔子蹦蹦跳跳,爸爸媽媽在旁邊拿着手機拍攝,笑得合不攏嘴;

五歲時,妹妹會從1一直數,認識路邊招牌上的字,媽媽一隻手牽着她,另一隻手給她豎起了大拇指;

十歲時,妹妹會拿着滿分試卷興奮的遞給爸爸媽媽,爸爸媽媽則會抱起她,說「我女兒真棒!」;

十二歲,妹妹會在典禮上作為優秀畢業生代表發言,爸爸媽媽坐在台下掌聲不曾停過;

十五歲,妹妹被市重點高中預錄,媽媽逢人就炫耀「我這女兒真是讓我省心呀……

這樣的場景,每天都在重複着,家裡永遠都有爸爸媽媽和妹妹的笑聲,而我就是一個小透明。

其實,兒歌我會唱,路牌上的字我也認識,數數我也可以,雙百的試卷我也有。初中、高中、大學都是重點,成績優秀,唯一不會的只是我不怎麼說話,最開始是說什麼都會被他們忽略,後來就真的不願意再說一句話了。

不過,即使這樣,也不能影響我對愛的渴望。妹妹唱歌時,我在旁邊小聲跟唱;媽媽指着路邊招牌上的字時,我甚至比妹妹更先說出來,可是媽媽聽不見,因為她的頭偏向妹妹,她鬆開了牽着我的手,給妹妹點贊。

漸漸的,我不想對爸爸炫耀我的成績;漸漸的,我也不想對媽媽說我的煩惱;漸漸的,我不再對這世界充滿期望;漸漸的,我不想吃飯,漸漸的,我整天情緒很低落,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只是機械的學習着;漸漸地,我整夜的睡不着覺,覺得自己無趣而又失敗。

每天晚上,我都會走在了一條很暗的路上,這條路似乎沒有盡頭,前面也沒有光,路的兩邊沒有金色,沒有綠色,有的只有灰色。我看不見前面的出口在哪?我不知道這條路有多長?有一次,我突然看見旁邊似乎有媽媽的身影,我趕緊跑過去,抱着她,告訴她:「媽媽,我害怕,你抱抱我好不好?」

可是,媽媽彷彿定住了,一動不動。她的臉一直面向另一個方向,臉上始終掛着笑容。我知道,這個笑容不是給我的,她或許都沒看見她身旁的我。

我鬆開抱着媽媽的手,默默走到之前那條路上,繼續,垂着頭,面無表情的走着。沒有方向,沒有目的地,麻木的走着。

好累,好累!

你說,我活着的意義是什麼呢?我只願我不曾來過這世界,這樣就不用這麼累,這麼無趣了!

十幾分鐘後,馮姐握着女孩的手動了動,隨後對女孩說:「姐姐,你想說的我都聽見了,我知道你很累,閉上眼睡一會好吧。」馮姐說完,將女孩的雙手放進被子里,替她蓋好了被子後,左手輕輕的拍起了女孩的後背,就像小時候哄孩子睡覺一樣。

沒多一會,女孩安靜的睡著了,眼角還帶着淚痕。

我們輕手輕腳起身,打開門走出去,我知道,馮姐要將女孩的故事講給他們聽了。馮姐的故事還沒講完,媽媽又開始泣不成聲了,喃喃說道:「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待馮姐說完,三人都哭成一團了。過了一會,還是爸爸說道:「在20年前的今天,她們兩姐妹一前一後出生了,剛出生時姐姐雖然體重很輕,但身體很健康,在保溫箱里住了幾天就出來了。而妹妹,」爸爸邊說邊摸着妹妹的頭,繼續說道:「而妹妹,身體發育情況就很不好,在醫院住了三個月,我們收了三次病危通知書,好在,最後妹妹也終於出院了。妹妹出院 那天,醫生叮囑我們很多注意事項,不能着涼,不能運動過量,不能吃冷凍食品,不能過渡勞累,如果妹妹能活過十歲才算真的好了。所以剛開始的那十年,我和她媽媽就一直戰戰兢兢,每天晚上都是換班睡覺,唯恐我們都睡著了,妹妹就不在了。時間長了,也就偏愛妹妹一些。」

爸爸話還沒說完,媽媽就猛的衝進病房,抱着床上的姐姐,哭訴道:「姐姐,對不起,對不起!是媽媽做錯了,是媽媽忽略了你,你起來,你給媽媽唱歌,你給媽媽跳舞,我喜歡看,我很喜歡看的。你的成績單我每次都看了,我每次都和你外婆炫耀,炫耀我的女兒是有多厲害,比她的女兒強多了。姐姐,你再給媽媽一次機會,媽媽一定做好媽媽,媽媽一定會做個好媽媽的。姐姐,你原諒媽媽,你看在媽媽也是第一次做媽媽的份上,你原諒媽媽好不好?姐姐啊,我的乖女兒呀......」

媽媽哭得撕心裂肺,晶瑩的淚珠,似斷線的珍珠樣,直直的滾落下來。媽媽懷裡的女孩,最開始還是面無表情,過了一會將手伸向媽媽的背,猶豫了許久終於還是抱向媽媽,眼角的淚止不住的流。「媽媽,媽媽」對媽媽的呼喊聲由小轉大,在這一聲聲媽媽中,一家四口抱在一起哭。

看着這個場景,我和馮姐默默退出來病房,靜靜地坐在走廊的凳子上。

時間就這麼慢慢的流走了。我的心情很低落。很早之前,我在書上看到這麼一個故事,一個小女孩和她的爸爸正在沙灘上堆堡壘,父女兩人玩得很愉快,笑聲不斷。正在這時,她的媽媽走過來說:「好了,爸爸陪你玩得夠久了,過來,媽媽給你讀書好吧。」不等女孩有所反應,媽媽就拉着女孩的手走向沙灘另一邊的躺椅,爸爸也開始收拾沙灘上的玩具,把之前堆好的堡壘都拍平。而女孩只是一臉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其實,這對父母還是很難得的,安排假期帶孩子去海灘玩耍。父親陪玩,母親陪看書,可是他們的行為卻都忽略了孩子,忽略了和孩子的溝通,忽略了孩子的情感,忽略了對孩子情感發生變化後的一個安撫。殊不知這對孩子確是很大的傷害,如果女孩的爸爸媽媽也懂得這個,那麼事情也不會走到這個地步吧,這個擁抱來得太遲了。

終於,不幸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凌晨三點,姐姐還是離開了這世間。不過,臨終時,她穿上她喜歡的衣服,吃了18歲的生日蛋糕,一家人拍了很多的照片,最後在媽媽的懷抱里離開這世界。

我想,此刻姐姐不會是帶着遺憾離開的,只是這終將會是她爸爸媽媽一生都難以彌補的遺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