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謝謝你,許法醫
謝謝你,許法醫 連載中

謝謝你,許法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裴知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韞恩 現代言情 許放

文案: 江韞恩一個剛開始正式工作不久的心理醫生 許放,一個看起來不太好相處的法醫 「許放,為什麼你早就喜歡上我了,卻還不跟我說?」 「我想讓你先表白
」 「!」 男女主感情進展比較緩慢,介意勿入 江韞恩問道:「為什麼我們進展那麼緩慢?」 許放嫌棄地說:「那是因為你表白表的慢
」 「那你怎麼不表白?」 「我就是想聽你表白
」 「……」 *女主小時候被人傷害過,所以心裏面對於男生的觸碰是有一定的抵觸的,畢竟心裏面有個疙瘩在,介意的也不要點進來展開

《謝謝你,許法醫》章節試讀:

第6章 兇手


許荏撇撇嘴,「你那不叫做風采,叫糗事。」

許放伸手去捏了捏她的臉蛋,「嘿!你這姑娘,怎麼說話的?」

許荏把他手拿開,「哥,你什麼時候去找個女朋友啊?別到時候我都有了男朋友,你還單着。」

「不準早戀哈,專心學習。懂?」

許放認真地教育着。

「哎呀,知道知道。」

*

江韞恩晚上回到家裡,洗了個熱水澡,就開始收拾行李了。

她的衣裳不算很多,加上其他的小東西和日用品那些,兩個箱子和一個袋子就搞定了。

她從冰箱里拿出一罐罐裝可樂,打開拉環,往嘴裏灌了一口,「太爽了。」

江韞恩坐到桌子面前,打開電腦,看着今天的新聞。

這幾天的熱搜榜都被這兩件殺人案給佔據了,這兩件殺人案隔了這麼久,熱度居高不下。江韞恩也很關注這樁殺人案,這兇手把懷孕的婦女殺害,而且取走她腹中的嬰兒,手法殘酷。

江韞恩倒是真的很好奇,為什麼這麼久了,警方辦案還沒多大突破,這辦案速度未免慢了些吧。

不過警方的事情,她也沒有權力去干涉,也許警方有自己的計劃。

把可樂喝完後,就蓋上被子睡覺了。

*

周末,許荏去二中考了試,自我感覺還不錯。

許放這邊倒是忙得焦頭爛額。

顧會對電話那邊吼道:「啥?唐山跑了?!你她媽還不快去把他抓回來?」

「顧隊,這唐山已經乘坐一艘輪船離開了寧城。正在前往杭城。」

「行,我這就通知杭城警方留意一下他。」

顧會掛斷了電話,立刻給杭城警方通了電話,讓他們好好留意一下。

周賀一揉揉太陽穴,「好不容易逮到他,結果又讓他給跑了。」

許放轉了轉脖子,「能找到兇手都已經不錯了。剩下的就是你們警方的事情了。」

周賀一和謝欣點點頭,「沒錯,跟我們檢方沒有關係了。」

顧會用手捂住胸口,「喂,你們要不要這麼傷我的心。平時說警方和檢方一條心,現在又撇清關係。太現實了吧。」

周賀一搖搖頭,「這不叫現實,這叫事實。反正我們檢方的事情做完了,這抓兇手就是你們警方的事情了。難道你要法醫和痕迹檢驗專家幫你抓兇手?」

顧會用手指着周賀一,「周賀一,你也這麼傷我的心是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是玻璃做的。」

周賀一拍了下他的手,「快點干正事。」

「知道了。」

謝欣朝着許放問道:「許荏怎麼樣了?」

「應該能夠轉成功吧。」

周賀一也跟着問道:「對了,你跟那天那個女生是什麼關係啊?」

謝欣瞪大眼睛,「女生?誰啊誰啊?」

許放無語道:「她就是許荏的心理醫生而已。」

周賀一癟癟嘴,「這關係就這麼普通啊。」

謝欣擺擺手,她還以為許放談戀愛了呢。

*

國慶節當天,秦邢不情不願地早起幹活,因為今天林阿姨和林硯要來吃飯。

「真磨人。」

舒曼倒是興高采烈,一邊洗菜,一邊唱着小曲兒,「哎呦,太好了。秦邢啊,我可是看過這林硯的照片,長的可是真的不錯嘞。」

「呵呵呵呵。」

秦邢乾笑幾聲,「您那個審美,我可get不到。」

「而且,我跟你講啊……」

秦邢一直都在聽舒曼講那個林硯,一直都在誇他,從頭誇到腳。

秦邢不知道為什麼,對他的好感又減了那麼一丟丟。

她感覺她媽就像是林硯花錢買來的水軍一樣,都快把他誇上天了,感覺他就是個無比完美的人,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男人啊。

明明是說晚上來的,結果她媽非要人家中午就來,林阿姨也想讓他們兩個認識一下,也就答應了。

秦邢想,這林硯的心理活動估計跟她一樣吧。

中午,舒曼讓秦邢去客廳陪她爸秦禾看電視。

秦邢在旁邊玩着手機,突然,她聽到門鈴聲,秦禾讓她快去開門,別怠慢了人家。

「我這不是在找拖鞋嗎!!!」

「我拖鞋呢?」

「Oh,no!我親愛的人字拖,你在哪兒?」

秦邢在沙發底下找到了拖鞋,穿上後,就立馬跑去開門。

「不好意思啊,林阿姨。剛剛我去找拖鞋去了。」

林英擺擺手,「沒事的。」

秦邢看向站在林英後面的男人,長得挺好的,一米八幾,穿着一身的黑衣服,手裡拿着手機。

林英注意到了秦邢的目光,「對了,介紹一下。這是我兒子,林硯。樹林的林,筆墨紙硯的硯。兒子啊,這是秦邢。」

林英見林硯沒什麼反應,用手肘戳了戳他的肚子,林硯才抬起頭來,微微點頭,「林硯。」

媽耶,這聲音也太蘇了吧。

秦邢立馬笑吟吟地說道:「林阿姨,你們先進來說吧。」

「好好好。」

林英長得很慈祥,慈眉善目的,「秦邢啊,聽你媽媽說,你是急診醫生?」

秦邢點頭,「是啊。」

「在哪個醫院啊?」

「一醫院。」

林英點點頭,「挺好的,就是比較累吧。」

她轉頭對林硯說,「兒子,你自己介紹一下吧。」

林硯抬起頭來正視秦邢,「我在二中工作,是一名高中物理老師。今年27歲。」

「二中嗎?那還挺不錯的。」

中午吃飽飯後,林英和舒曼找機會讓他們兩個獨處。

但是他們兩個也只是尬聊一會兒,就各自干各自的事情了。

吃了晚飯過後,在林英和舒曼的強烈要求之下,秦邢和林硯被迫一起去遛狗。

路上,林硯問道:「你這狗叫什麼名字?」

「奶油。」

「奶油?」

秦邢點點頭,「嗯。」

秦邢順便問道:「對了,你這名字怎麼取的啊?」

「隨便起的。」林硯看向她,「你呢?」

秦邢雙手環抱在胸前,「我這名字可大有來頭哦!原本吧,我這邢其實是刑法的刑,因為我爸想要讓我當律師,可是他又覺得這字吧,不太吉利,就換成了我現在這個邢。」

林硯輕笑,「沒想到你居然當了醫生。」

「是啊,那個時候就覺得醫生治病救人挺帥的。」

秦邢把小奶油給抱起來,「結果開始工作以後就發現,急診醫生忙起來是真要命。」

正在秦邢和林硯聊的正歡的時候,秦邢的手機突然響了。

是急診科主任,白芙的電話。

「白主任,有事嗎?」

「小秦啊,快來醫院,人手不夠!」

「好的,我馬上就來。」

秦邢掛斷電話後,很抱歉地對林硯說:「對不起啊,突然有手術。」

「我開車送你去吧。」

秦邢擺擺手,「謝謝,不用了。」

「現在是下班高峰期,很難打車的。」

秦邢想着時間就是生命,生命至上,便也就答應了。

車上,林硯問道:「怎麼你主任不讓別的醫生去呢?」

秦邢雙手叉腰,老子終於要開始裝逼了。

秦邢微微抬起頭來,驕傲地說:「當然是因為我醫術精湛啦!」

林硯被她的神情和語氣給逗笑了。

秦邢微微蹙眉,「怎麼?你不相信?」

「相信相信。」

「切,敷衍的男人。」

後面他們也沒說話了,秦邢時不時地就往他這邊瞟一眼,她發現這個林硯是越看越好看,屬於耐看型的那一種。

只可惜這個人啊,沒那麼幽默,木訥訥的。

秦邢到了醫院之後,就立馬穿上手術服,進到搶救室里。

下了手術台之後,都已經十一點多了。

她出了手術室,發現林硯在外面坐着,「你在這兒幹嘛啊?」

「我媽逼我來的。」

秦邢點頭,她倒是也能理解,「走吧,我請你吃燒烤。」

林硯起身,「不用了,我送你回去吧,不然我交不到差。」

秦邢嘴角微扯,「行吧。」

回到家裡,舒曼和林英又聊了會兒家常,之後林英和林硯才離開。

舒曼對秦邢說:「秦邢,怎麼樣啊?是不是很合你的胃口啊?」

「長得是不錯。就是這個人感覺太悶了。」

舒曼嫌棄地看了她一眼,「哎呀,這個時候就別那麼挑了嘛。」

秦邢啃了一口蘋果,「怎麼就不能挑了呢?」

舒曼對旁邊一言不發的秦禾說:「秦禾,你說說看。」

秦禾收好手機,極其敷衍地說道:「嗯,那小夥子挺不錯的。」

秦邢看着他們兩個一唱一和的,跟搞傳銷的一樣。

她把蘋果啃完之後,就立馬回屋去睡覺了。

*

杭城警方抓到了唐山,並且把他押送回了寧城。

許放他們也終於能輕鬆一段日子了。

原來唐山之所以會殺死付麗依,是因為付麗依腹中的孩子並非是他的,而是另外一個男人的。

可是付麗依卻欺騙唐山,說這個孩子是他的。

唐山半信半疑,經過調查,他發現付麗依在和他交往的時候,也在和另外一個男人交往。唐山不喜歡付麗依腳踏兩條船的這種行為,哪怕他們之間沒有感情,他也不喜歡別人和她共同擁有一個女人。

顧會伸了一個懶腰,「終於能夠早點收工了。」

顧會看向周賀一,想着周賀一之前說的話,便說道:「賀一,我們去看電影吧。」

周賀一點點頭,笑着說道:「好啊。」

謝欣望着他們的背影,「嘖嘖嘖,真甜蜜啊。」

謝欣看向許放,「許放啊,加把油啊。」

「你怎麼跟顧會一樣八卦?」

「哎呀,我這是為你着想嘛。」

許放看着手機通知欄里的新消息,內容是許荏通過了考試。

許放也要抓緊時間去給她辦理手續,不過他倒是想要把許荏送到尖子班裡去,不過尖子班的壓力太大了,對於許荏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

他回到家,想了想,還是問道:「許荏,你想不想去尖子班?」

「尖子班嗎?」

許放點頭。

許荏用手撐着腦袋,仔細地考慮了一下,「想去。」

「醜話說在前頭,尖子班的壓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許荏明白,但是她還是想要拼一下,「我知道,我想去。」

「行吧。這個國慶節過後,應該就能轉成功。」

*

周賀一選了一部今年重映的一部愛情片——《情書》。

周賀一一直都很想看這部電影,但是一直找不到片源,沒想到這部電影居然在電影院重映了。

顧會接過電影票,「情書?愛情片?」

「怎麼?你不想看?」

「想看想看。」

看到電影中間,周賀一對旁邊興緻缺缺的顧會說道:「顧會,我好想一輩子跟你在一起,想讓你成為我的丈夫,等我們結婚了,我們就去度蜜月吧。」

「好啊。」

「你什麼時候跟我求婚啊?」

「這不還得買鑽戒嘛。」

周賀一嘟嘟嘴,「不要鑽戒也可以。」

顧會握住她有些冰涼的手,「不行,到時候說出去,多沒面子。人家都有鑽戒,就你沒有,那可不行。」

周賀一輕笑,「等到你給我求婚的那一天,我也給你一個驚喜。」

「呦,那麼神秘?」

「必須的。」

旁邊有個穿白短袖,黑色牛仔褲的女子走過來,對顧會說道:「麻煩讓讓。」

顧會看向那個女子,收了收腳。

周賀一癟癟嘴,「顧會。」

顧會偏頭看着她,「幹嘛?」

「那個女生很好看?」

「一般吧,還沒你好看。」

周賀一笑了笑。

*

早上,江韞恩和秦邢碰巧在路上遇到。

「韞恩,這新房子你住着習不習慣啊?」

「挺好的,離醫院也近。」

秦邢點頭。

江韞恩想着之前秦邢母親給她介紹的那個人,「對了,那個叫什麼林硯的人,你見到了嗎?」

「見到了,長得的確不錯。在二中高中部工作,是個物理老師。」

「來電了?」

秦邢搖搖頭,「沒怎麼來電。反正人家對我可是半點心思都沒有。」

江韞恩抓住詞眼來說,「沒怎麼來電?那就是說你對人家有那麼一丁點來電?」

「就是覺得他這個人長得挺好看的,聲音也好聽,人也算優秀。就是他不怎麼喜歡笑啊,感覺有點高冷。」

「那你就用你那熾熱的心靈去溫暖他冰冷的心。」

秦邢輕笑,「溫暖?就怕還沒來得及溫暖,我就先被他給凍死了。」

秦邢突然想起一件事,「誒,你不是在二中高中當心理輔導員的嗎?你不可能不認識他吧?」

「聽說過。但是我聽說他這個人挺幽默風趣的啊,還有好幾個高三的女生給他寫情書的呢。」

「那可能是人家對我不來電吧。」

江韞恩喝了一口冰美式,「也不一定,你去試試嘛。」

秦邢一臉不可置信地看着江韞恩,「你他媽認真的?」

江韞恩認真的點點頭,「非常認真。你有他的聯繫方式嗎?」

「沒。」

江韞恩立馬從包里拿出手機來,點開微信,給一個人發消息。

「喂,你幹嘛?」

江韞恩理直氣壯地說道:「幫你要聯繫方式啊。」

秦邢立馬就慫了,「算了算了。這種冰山級別的帥哥,我這個凡人是攻略不下來的。」

「要到了。」

「……」

秦邢的手十分實誠,把手機拿了出來,添加了林硯的微信。

「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同意。」

「自信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