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愛後逃跑誤入狼窩
偏愛後逃跑誤入狼窩 連載中

偏愛後逃跑誤入狼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異浮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景川 江林染 現代言情

【甜寵 人間清醒 雙向奔赴的暗戀】 【撩人校草X跳脫才女】 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江林染大膽示愛,竟千里追夫
什麼?沒追上??? 那就換一個!!! ………… 嘉行外國語的校草季景川每天冷着一張俊臉,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可卻對他的小哭包念念不忘
馳騁各界的大佬季大神遇見她後馬甲狂掉,霸氣護妻
孤芳自賞的高嶺之花,竟會對着她哼哼唧唧,「寶寶~你只准喜歡我!」 長身玉立的美男子卻想法設法討她歡心,「寶寶~親親,抱抱,舉……」 ps:雙強,無狗血,無誤會
展開

《偏愛後逃跑誤入狼窩》章節試讀:

第3章 柳落的身世


「落落,妹妹沒有爸爸了,你要多讓着她點!」

王雲在王依依搬進來前苦口婆心地教育着自己年僅十一歲的親生女兒。

柳落求助般的目光投向爸爸,而柳晨只是內疚地望了她一眼,便愧疚地低下了頭。

「媽媽,為什麼我要睡客廳啊,為什麼不是妹妹睡客廳呢?」柳落委屈地向王雲哭訴着。

王雲頓時火冒三丈,高聲責備着柳落的不懂事。

「柳落你怎麼這麼自私呢,妹妹都已經這麼可憐了,你是姐姐,你要讓着她點。」

「依依住進來之後,你給我老實點,別鬧,聽到沒有?」王雲不放心,再次強調。

「我可以睡客廳,不過你要幫我裝個床簾,床正對着陽台很不方便的。」柳落的音色柔了柔,請求般提出要求。

像是知道結果似的,說話的同時,柳落緊緊捏起了拳頭。

「你以為錢是大風刮來的啊,沒錢,小孩子有什麼不方便的!」

王雲咬牙切齒,更加嚴厲地控訴着柳落的不懂事。

「媽媽,你到底有沒有關心過我,我才是你的親生女兒啊!」柳落淚如雨下,聲音哽咽道。

王雲在一旁將柳落的東西推出房間,整理着王依依的「鵲巢」,便不再搭理她,任由柳落一個人暗自悲傷。

本就擁擠得鵲巢,在王雲將一個嶄新的米色衣櫃抬進去之後更加擁擠。

不一會兒,便將衣櫃填得滿滿當當,各式各樣的小裙子,小上衣,涉及春夏秋冬,各個季節各個時段。

……

王依依其實是柳落小姨家的孩子,比她僅僅小几天而已。

王依依的爸爸家暴,打架,好吃懶做,品行不怎麼好,在王依依十一歲那年母親受不了其打罵與他離了婚。

由於王依依的爸爸是王雲介紹的,王雲一直很內疚,覺得是自己害了親妹妹,對王依依很好,想彌補她的家庭帶來的傷害。

愧疚儘是瘋狂般的地彌補,病態到親生女兒都感受到巨大的落差。

*

柳落上初一的一天傍晚,跟王依依在家起了點衝突。

王雲聽見吵鬧聲,二話不說衝上來就給了柳落一巴掌,厲聲指責着柳落的不是。

「柳落,你能不能懂事點,她是妹妹,你就不能讓着點她嗎?」

柳落掩面而泣一氣之下跑出家門,那時候雖然才晚上7點鐘,但是在初秋的季節下月色凄涼,好像被一層薄霧籠罩着。

淡淡的月光灑落在柳落的身上,盡顯凄涼。

她一時不知道去哪兒,不知道哪裡是她的容身之處,落寞的身影向公園走去,找了個路燈下的長椅蹲坐着抽泣。

「小姑娘,這麼晚了你怎麼不回家啊,怎麼哭了?來擦擦眼淚。」

一個猥瑣的男人向她投來不懷好意地目光,虛情假意地遞來紙巾。

柳落雖只有13歲,但是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精緻的五官配上梨花帶雨的臉惹人憐憫。

柳落一時被嚇的無法動彈,大腦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回過神想跑,無奈此時,腿蹲麻了一時半會動不了。

這個男子見她未動,想要伸手拉她,柳落猛然站起躲避男人的碰觸。

男子見她想要逃跑,頓時快步追上她大喊,「小姑娘,別怕啊,我不是壞人,跟我回家吧,一個人在這兒不安全。」

可是,小孩的步伐哪有大人的步伐快呢,儘管柳落拼盡全力逃跑還是被攔住了。

「小姑娘,別哭了啊,我給你擦擦眼淚,跟叔叔說說是誰欺負你了。」

猥瑣男子拉着柳落的手又緊了緊,另一隻手還撫上了柳落的臉,假意幫忙擦着眼淚。

柳落內心是崩潰的,她害怕極了,不停的掙扎。

青泉不比大城市的繁華,所以出來散步的人少之又少,基本上是找不到人求救的。

柳落內心惶恐不安,一邊懊悔着自己怎麼沒有聽媽媽的話給王依依道歉,不應該生氣跑出來,一邊又強裝鎮定用眼神惡狠狠地瞪着對方。

該男子對上柳落那一雙充滿怒氣的桃花眼,一時失神,隨即看了一眼周圍,膽子又大了些。

差點被她唬住了,一個小姑娘有什麼好怕的。

柳落見男子不願意放過她,頓時心生絕望。

難道要被這個老男人……

她要完了嗎?

隨即心底油然升起一抹情緒,那是一種苦澀的,帶着苦楚與酸澀,那滋味是不甘心。

她緊緊攥着拳頭,默默在心底為自己加油打氣。

不,不要!柳落你一定可以的,快想辦法。

男子見她稍稍安靜了下來,放鬆了警惕,於是,她眸光下移看到了他的弱點,藉著他的鬆懈卯足了勁朝男子**踢去,卻被他眼疾手快地擋住了。

「你不乖哦,怎麼能這麼對叔叔呢?」

柳落見計劃失敗痛苦地失聲大喊,希望能吸引到路人搭救,「救,救命,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

一直無人回應,柳落軟下語氣,放下身段向猥瑣大叔求饒,「求,求求你,放過我吧!」

聲音里夾雜着哽咽,哭腔越來越明顯,顫抖的音節回蕩在這個寂靜的公園。

就在柳落放棄的前一秒,一聲清脆的女聲解救了她,將她重新拉回現實。

「住手!你在幹什麼?我們已經報警了!」

江林染出現在男子身後,大聲呵斥,旁邊站着握着拳頭暴怒的江沐程,周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場。

這時,猥瑣男看到憤怒的江沐程頓時慌了,「我……這,這位小姑娘,我是好人啊,我看見她坐在長椅上哭才來安慰她的,怎麼還報警了呢,我這就走,這就走。」

「想走,看你往哪走,跟我到**局解釋去!」

江沐程一個健步追上了男子,抓住男子的肩膀,一個過肩摔把他摔在地上,空寂的公園裡回蕩着他痛苦的**。

江林染快步走到柳落面前抱着她輕聲安慰,「沒事了,別怕,有我在呢。」

鼻息間充斥着淡淡的果香,像是橘子的清甜,柳落頓時安心了許多。

不多時**叔叔就來了,將這名男子押送上了警車。

由於要去警局做筆錄,江林染三人也一同跟去了警局,做完筆錄天色更暗了。

柳落借了江林染的手機往家裡打了電話,大致講述了下剛剛遇到的事情,王雲話語里竟沒有一絲安慰和擔心。

「你是不是就不回來了,我們飯都吃完了,沒有留你的晚飯。」聽上去像是詢問,卻沒有留給她選擇的權利。

江林染跟柳落是同桌,在學校里也算的上是要好的朋友,多多少少聽說了一下些關於柳落的事情。

頓時,看出了柳落的為難,二話不說拉着她坐上的士回家。

*

江林染的外婆不喜歡都市的熱鬧,一直在青泉生活,過得清閑自在。

江林染小的時候遇到幾次綁架,雖然壞人已伏法,但是江淮為了女兒的安全考慮,與林一程商量了一下,最終忍痛將寶貝女兒送到外婆身邊生活,封鎖了消息還派了保鏢暗中保護。

僅僅只有親近的幾個人知道江林染的消息。

江沐程每每放假都會來看望外婆和妹妹,這天正好趕上兄妹倆出去玩,在回家的路上聽見了柳落的求救,並救下了她。

林家老宅坐落在青泉外緣,是一個三層小洋樓,雖是外環但是地理位置還是不錯的。

旁邊就有幾所還不錯的小學和中學,上學距離也不是很遠,所以江林染初中都是走讀。

柳落一下車就驚呆了,聽同學們議論過江林染家很有錢,沒想到是這麼有錢啊。

一時愣神,心裏暗自感嘆。

土豪啊!!!

她可以兼職在家門口當石獅子嘛?

在車上時就看到滿院的花草,圍欄的鐵門上都爬滿了各式花朵,彷彿置身在愛麗絲仙境,鼻尖傳來蘭花的陣陣幽香,讓人心曠神怡。

步入正廳一扇硃紅色的大門,門庭兩邊還掛着紅色的燈籠,閃爍着明晃晃的光芒好似在歡迎主人回家呢。

走進屋內新中式風格映入眼帘,古典,考究,意境十足。

黑色的大理石鋪成的地板明亮如鏡,大氣的吊燈雕刻祥瑞花紋,精美雅緻,中柱鏤空的梅花鹿雕飾與底部的流蘇吊墜於一體,山水畫燈罩彰顯着大家典範。燈光映在黑色的茶几上閃爍出明亮的光,搭配着簡約的紅木傢具顯示出主人的莊重與優雅。

江林染拉着柳落讓她坐在沙發上,並貼心的倒上了一杯水遞到她手裡,「你先喝水,我幫你煮點東西吃哈!」

不等柳落說話轉身走到了廚房,江沐程隨後跟進了廚房打開了水龍頭洗手。

伴隨着水聲江沐程緩緩開口,「你會煮什麼啊,我來吧。」

江林染滿臉堆笑攀上江一程的手臂,「愛你哥哥,哥哥你最好啦!」

江沐程勾起嘴角將其趕了出去,自己一人在廚房忙碌着,不一會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麵條來到客廳。

柳落吃過飯後,江林染跟哥哥道了晚安,拉着柳落回到自己房間。

「太晚了客房沒有收拾出來,今天就先委屈你跟我睡一間吧。」

江林染略帶歉意地對上柳落依舊傷心的眼眸。

柳落連忙擺手,「不委屈,一點都不委屈,這比我們家好太多了,謝謝你染染!」

江林染安慰似摸了摸柳落的頭髮,「不要跟我客氣,以後這就是你家了哈。」

「嗚嗚嗚嗚……染……染染,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就是很想哭,嗯……」

「我……我父母都沒有你對我那麼好,在學校里你就一直幫助我,嗚嗚嗚,現在還願意收留我,嗚嗚……」柳落哽咽着對江林染說著感謝的話,越說越激動,到後面根本沒聽清她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