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老婆我們再生兩個吧
老婆我們再生兩個吧 連載中

老婆我們再生兩個吧

來源:asp1 作者:小楊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傅君擷 其他小說 許相思

作為首席掌門人,傅君擷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封閉式教育和管理,親情淡漠,愛情懵懂,只展開

《老婆我們再生兩個吧》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竟然是他


「許相思,要麼進去陪那個男人,完事後我給你三十萬。
要麼就等着公司團建的遊艇靠岸後,直接去火葬場領你媽的骨灰盒。」
身後的人一掌將她推了進去。
厚重的門,緊緊上了鎖。
門裡,是一個男人的怒吼與狂嘯聲。
像一個隨時要把人撕碎的野獸一樣,令人不寒而慄!
滿屋子的昏暗中,許相思全身僵直。
她每走近一步,男人的嘶吼聲便更近一尺。
不知不覺,她已經嚇得冷汗涔涔。
突然,男人碰到了她的身體,一把將她拽了過去。
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男人死死的勒住了脖子,低頭咬在她有一顆小痣的雪白肩窩上。
鋒利的牙齒咬破肌膚,鮮紅的血液迅速滲了出來。
深沉的呼吸打在雪膚上,許相思登時疼得全身顫抖,陷入了絕望之中。
男人雙目猩紅,噬咬的越發厲害,已然失去了理智…… 血腥氣漸濃,許相思的臉色也愈發蒼白。
許相思知道,今天是逃不過了。
不說她的清白,連能不能活下來都未可知…… 但當許相思滿心絕望之時,男人突然鬆了口。
他的呼吸突然近到她的面前,猛地嗅了嗅她身上淡淡的蘭花香味。
也是這一嗅,讓男人突然從暴躁變得溫柔。
衣服被掀開,一隻大掌忽然伸進來,帶着粗糙,輕輕撫過她的身體。
許相思頓時僵硬地崩緊全身,連忙往後一退。
這一退,剛好退到床沿邊上,無路可退。
瞬間,男人猙獰可怖的面容,已近在她的眼前。
一根又一根鼓起的青筋與血管,在臉上浮動着,好像隨時都會爆裂開來!
可眼前的猙獰中,許相思卻感覺到了一點異樣的熟悉。
她忍着恐懼,仔細地打量着眼前這張恐怖的臉。
隨後,心裏掀起了驚濤駭浪…… 是他?

竟然是他!
他們集團的首席CEO傅君擷?

也是她整個青春年少,一直暗戀了十三年的男神!


但還來不及思考,傅君擷就將她撲到在床上,一口……堵住了她柔嫩的唇瓣。
屬於他的霸道氣息,將許相思的心神填滿,連呼吸都幾乎被掠奪殆盡!
很快,許相思無力抗拒,神智昏沉起來…… 第二日清晨。
公司度假的游輪依然在前行。
傅君擷醒來的時候,嘴裏的血腥味讓他滿眼狐疑。
他看向唐德,「昨晚我又發病了?」
助理唐德立即把昨晚發生的一切告訴了他: 「傅總,我也是沒辦法了。
家族裡有人給您算計下毒,又剛好遇到您舊病複發。
昨天的癥狀是前所未有的猛烈,如果不給你找個女人的話,您肯定會死的。」
昨晚的一切,傅君擷記不太清。
只記得他用力地咬過一片帶着小痣的香肩,聞到一陣淡淡的蘭花香味。
才讓那暴躁殺人的情緒,得到了莫大的緩解。
傅君擷皺眉,「什麼女人?」
唐德如實回答:「是公司人事部的一個小文員,背景乾淨。
我答應事成後給她五百萬。」
半個小時後,葉纖雪被帶到了傅君擷的面前。
葉纖雪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昨天晚上那個面目可憎,像是怪物一樣要吃人的男人,竟然是集團首席CEO傅君擷?

許相思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葉纖雪正驚詫之時,傅君擷一雙狹長好看的丹鳳眼染上了冰冷的暗芒,銳利的薄唇緊緊抿着。
他起身時,清冷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臉上: 「昨天晚上,是你?」
「什,什麼?」
葉纖雪有些反應不過來。
但很快從男人不確定的目光中,弄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在想清楚眼前的局面後,葉纖雪瞬間激動起來,漲紅着臉。
傅君擷抬了抬薄唇,聲音清冷,「名字?」
「葉,葉纖雪。」
纖雪,纖塵不染,可名字的主人卻不是那般純潔。
這時,唐德遞過來一張支票,「葉纖雪,這是答應給你的五百萬。」
五百萬根本無法滿足葉纖雪心中的貪念,於是她佯裝出一副單純、深情的模樣來: 「傅總,這錢我不能要,幫你……我是心甘情願的。
如果實在要給我什麼,就讓我陪在你身邊吧。」
傅君擷心中煩悶不堪,尤其是昨晚發生的事情,讓他無比懊悔。
但對於昨晚的事情,他又有些歉疚。
看到潔白的床單上,那一抹烈焰般的鮮紅,傅君擷冰冷的目光不由柔了半分。
「以後不用再上班了,我會養你。
如果你有什麼需要,隨時告訴唐德。」
葉纖雪心中大喜,要是真的能留在傅君擷身邊,豈不是有機會當上豪門富太太。
只要嫁進傅家,她就能擁有她夢寐以求的一切!
傅君擷讓葉纖雪離開時,想到昨晚發病時差點咬掉她的肉,不由又提醒了一句: 「肩上的傷記得去包紮一下,別感染了。」
* 那頭,許相思舅舅家。
袁春花聽到女兒和集團CEO搭上了關係,笑得合不攏嘴: 「小雪,你千萬不能讓你們傅總知道,那晚上的人是許相思那個小賤人。」
「媽媽,你放心。
許相思她不會再有機會接觸到傅總了,我們身材相似,以後我都會用蘭花味的香包,連身上的味道都會和許相思一模一樣,不會被傅總發現的。」
「走,現在去醫院裏面,去解決許相思那個半死不活的廢物媽。」
醫院裏面,許相思正在細緻的照顧母親。
明天就是公司團建假期結束,回去上班的日子了。
接下來一周比較忙,她得多為母親按摩一下。
這時,電話響了,許相思接起。
電話那頭,人事突然通知她:「許相思,你試用期業務能力不過關,被集團開除了。
你這個月的工資會打到卡上,東西會寄給你。
從今天下午開始,你就不用來上班了。」
「怎麼可能?
試用期我明明做出了超過工作崗位的成績!
團建之前,經理還告訴我,不僅要提前轉正,還要加薪呢!」
可無論許相思怎麼爭取,人事只是說了辭退的通知,然後就毫不留情的掛斷了。
沒了工作,母親的醫藥費要怎麼辦?

許相思頓時感覺天都要塌了,心情亂如一團麻,無法思考!
還沒等她調整好心情,洛醫生又走了進來,催繳費用: 「許相思,你母親醫院賬戶上的錢還能再維持一天。
要想辦法續費了,否則葯和呼吸機都得停了。」
這時,葉纖雪和袁春花趾高氣揚的走來。
「洛醫生,醫藥費我們不會再交了。
病床上這個死鬼的病有什麼好治的,治了十來年了,還是半死不活的躺着,錢都被造光了。
停葯,停呼吸機,現在就停。」
說著,袁春花迅速地走到病床前,伸手就去拔許相思媽媽的呼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