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言情短篇集
言情短篇集 連載中

言情短篇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平南1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席北城… 現代言情 陸千雪…

單元文,主打甜寵
因為不太擅長寫長篇,所以決定寫一本言情短篇集
小說看的就是一個開心,希望各位打開這本書的時候是笑着的,看完是滿足的
展開

《言情短篇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陸千雪,席北城(1)


「陸千雪!!!」領班拿着手指粗的馬鈴薯條,生氣的大聲說,「就這種手藝還和我說你廚藝精湛!你去給我洗碗!!!」

「還以為自己是自己是大明星呢,得罪了席總,還有她陸家的好事?」

「啊!!!」剛才說話的女人被潑了一身髒水。

罪魁禍首陸千雪把捅扔在地上轉身離開了。

一個星期前。

「姐,今天來頒獎的,是席總,」助理王月給陸千雪囑咐,「您要多笑一下,席家不好惹,一旦讓他覺得不滿意,後果很嚴重的。」

「到底是他給我頒獎還是我給他頒獎?」陸千雪不屑的說,「管他什麼總,頒完獎各分東西,我管他呢。」

王月還想囑咐什麼看着陸千雪就要發怒的樣子選擇了閉嘴。

頒獎禮上明星如雲,聚光燈打到陸千雪身上時,四周瞬間響起震耳欲聾的掌聲。

「出道即巔峰,二十歲獲得最佳演員獎,被觀眾稱讚為,天賦型演員的陸千雪!!!」

陸千雪踩着高跟鞋,穿着酒紅色禮服,妝容美艷,自信又高傲,她走起路來輕扭細腰,美的好似一隻雪山之巔的雪狐,妖艷,蠱惑人心。

「這次,為陸千雪頒獎的,是同樣年少得志,二十五歲就成為席家家主的,席世集團董事長,席北城!!!」

陸千雪明顯能聽出大家對席北城的熱情比自己高很多,她有些不開心,明明這次的主角應該是自己的。

席北城,席世集團董事長,今年剛二十七歲,在A市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手段狠辣,長相英俊不凡,儒雅中透露着一股狠勁,肩寬腿長身高一米九五,在事業地位上風生水起,在情場更是十分得意,但席北城貌似從來沒有和任何女人傳出過緋聞,這一次出現在這種頒獎典禮更是引起了各媒體的猛烈關注。

席北城接過禮儀小姐手裏面獎盃,他看着陸千雪嘴角微微翹起,富有磁性的聲音說了一句,「恭喜。」

陸千雪滿腦子都是這人搶了自己風頭,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的風頭能蓋過自己,她接過獎盃,敷衍說了一句,「謝謝。」

兩人站在一起,閃光燈一個勁的拍,陸千雪十分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受。

這年少得志,最怕的就是,輕狂,但二十幾歲從來都是輕狂的年紀。

陸千雪,從小被父親和養母捧在手心裏長大,性格傲慢,又因為無盡的寵愛更是讓她變得越來越目中無人,讓人又愛又恨。

「這個獎項,我陸千雪實至名歸,」陸千雪紅唇微翹,她接著說,「我唯一要感謝的,只有努力進步的自己。」

台下安靜了一瞬間又熱烈鼓掌,陸千雪知道有很多嫉妒自己,她不在乎,因為優秀的人才會被人嫉妒。

陸千雪聽到旁邊傳出一聲嗤笑,她轉頭皺眉看着席北城。

席北城用只有他們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陸小姐,年少輕狂啊,過來人提醒你一句,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

陸千雪看着席北城伸出來要扶自己的手,她笑了一聲,無視席北城伸出的手,繞過他身邊時還說了一句,「多管閑事。」

所有人被陸千雪這個舉動嚇得倒吸一口涼氣,不給席北城台階下,這陸千雪腦子是不是壞掉了?

席北城倒是不在意的樣子,他看着陸千雪的背笑着鼓掌,剛才冷下來的場子因為席北城的鼓掌又熱鬧起來。

「我的陸大小姐!」王月拿出手機給陸千雪看,「我們完了,你怎麼能無視席北城呢?你是不是不想在這個圈子裡混了?!!」

陸千雪一邊卸妝,一邊滿不在意的說:「我兢兢業業演戲,這是娛樂圈,又不是商業圈,他管的了那麼寬嗎?你想多了。」

陸千雪卸完妝後就是妥妥的乖乖女長相,她一直不太喜歡這個長相,整容又怕疼,所以很小就學會了化妝,現在已經是爐火純青了。

「其實,我一直覺得你可以去演青春偶像劇,你這長相明明就很陽光少女,為什麼總把自己打扮成這種妖艷的樣子?」王月小聲嘟囔,「什麼年紀演什麼戲,多好。」

「王月!」陸千雪生氣的說,「是不是想扣工資了!!!」

「別別別,」王月擺手,「我錯了,姐。」

陸千雪頒獎典禮結束後直接回家,本想着和父親母親炫耀一下,結果剛進家門就看見父親一臉怒氣的看着自己,母親在一旁安撫。

「千雪也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劉霜溫聲說,「千雪的性格不是一直這樣嗎,再說了,那席北城怎麼這麼小心眼呢?一個老總還和我們千雪計較起來了。」

「你懂個屁!」陸宗海指着陸千雪,他憤怒的說,「你知不知道席北城是個什麼樣的人物?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們陸家這次算完了!!!」

「到底怎麼了?」陸千雪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問,「席北城他對陸家做什麼了?」

劉霜把陸千雪帶到一邊說了一下今天晚上的情況,總之,就是席家發出了明確警告,哪家公司再和陸家合作,就是和他們席家作對,很多公司不惜賠天價違約金也不願意和陸家合作了。

「他怎麼能這樣?」陸千雪自言自語道,「我只不過是沒有把手搭在他的手上,他怎麼那麼小氣?」

「你啊,」陸宗海恨鐵不成鋼的咬牙說道,「你以為這是你在玩過家家呢?今天不理這個,明天不理那個,這是社會,都怪我,都怪我太慣着你了,你看看你現在像個什麼樣子!!!」

陸千雪從來沒有見過爸爸生這麼大的氣,她被嚇得站在原地不敢動,手裡的獎盃像個燙手山芋一樣,她想趕快扔掉。

手機鈴聲響起,陸千雪去外面接通。

「姐,」王月十分艱難的說,「姐,你一定不要激動,你還年輕,還會有機會的。」

「你在說什麼?」陸千雪催促,「說重點。」

「姐,你被公司封殺了,以後所有活動工作都取消了,還有以後都不能出現在任何平台上面,相當於娛樂圈從來沒有你這個人了,」王月吞吞吐吐的說,「我以後也不能跟着你了,我被公司安排給另一個新人了,姐,你……你還好嗎?」

不好,非常不好,從來沒有過的不好,一切都像是在夢裡一樣。

不到一天時間,陸千雪體會到了什麼叫從天堂跌到凡間,還是那種狠狠地摔下去,被砸的稀巴爛那種,臉都丟盡了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