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連載中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莫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樓傾辭 現代言情 陸京墨

[甜!超級甜!狼系捉妖少年vs狐族軟萌少女] 樓傾辭作為血統純正的九尾白狐從小到大是被寵上天的存在
談上一場甜甜的戀愛,沒想到男友卻是捉妖師
為保小命,分手,逃跑兩年一條龍服務
兩年後歸來再次落入「前男友」的手中
她被他綁在身邊,不允許她離開
樓傾辭:「小天師,只要不吃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他勾唇:「我只要你」展開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章節試讀:

第2章 小天師,你長的這麼好看


樓傾辭被陸京墨帶回家,卡蘭堡的富人區。

「砰」

別墅內衛生間的浴缸中盪起一層水花,樓傾辭被丟入浴缸當中,水溫剛剛好,不熱也不冷。

她從水中冒出腦袋,氣呼呼道:「陸京墨!你就不可以溫柔一點兒嗎?!」

陸京墨蹲在浴缸的旁邊,打量着裏面的小狐狸輕笑:「喜歡溫柔的?那也行」

傾傾喜歡什麼樣兒的,那他就變成什麼樣兒的。

他站起身,把身上醫生專屬的白大褂脫掉,只留下裏面白色的襯衫,袖口微卷,露出結實的小手臂。

後又再次蹲在樓傾辭面前,拿過一旁櫻花味的沫浴露擠入手心。

這一系列的動作嚇得樓傾辭連忙後退好幾步,爪子捂住自己的臉頰:「你……你要幹什麼……」

「幫你洗澡,會溫柔的」陸京墨一臉正經,實則內心就是想逗逗她。

「我可是女孩子!女孩子誒!」樓傾辭吞咽一下,堅決維護自己。

「你只是一隻小狐狸而已」陸京墨伸手拉過樓傾辭,把沐浴露揉到她的腦袋上後,把手上剩下的沐浴露清洗乾淨。

隨後站起身,沒了下一步的動作。

樓傾辭被陸京墨拉過去的時候,下意識閉上了眼睛,想像中的事情並沒有到來後,她才又睜開了眼睛。

「小狐狸~你在期待什麼?」略啞的聲音從她的腦袋上方響起。

樓傾辭抬頭就看見陸京墨勾人的笑容,臉頰紅起來,爪子揉着腦袋上的泡沫,嘴硬道:「我才沒有期待,剛剛只是眼睛裏進水了而已」

她移過眼眸,不敢跟他對視。

陸京墨輕笑一聲,沒有多說什麼,手指解開襯衫的扣子,準備淋浴。

……

半個小時後

陸京墨抱着樓傾辭回了卧室。

此刻的樓傾辭小臉通紅,陸京墨是一點兒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居然當著她的面……淋浴。

咳咳……她保證,自己絕對是背過身去的,絕對沒有露出手指間的縫隙悄悄瞅過兩眼。

樓傾辭的毛髮被吹風機吹乾之後更加柔軟順滑。

他的卧室布置的簡約乾淨,黑白風格,正**擺放着一張奶白色的麵包床,灰色的地毯。

讓樓傾辭移不開眼睛的是衣柜上貼着的那些照片,看起來和這簡約的卧室格格不入。

那是她貼上去的,畢竟當年為了把陸京墨這醫學院的香餑餑追到手,她可是絞盡腦汁。

所以在她們兩個大二在一起後,每天她都會拍照來記錄兩個人的日常。

樓傾辭的職業就是攝像師,所以無論是從清晰度還是角度光線,每一張照片幾乎無可挑剔。

沒想到這麼久……他還留着。

陸京墨順着樓傾辭的視線也望向了衣柜上的那些照片,眼眸微暗。

他是向來不喜歡拍照的,可,誰讓那個人是樓傾辭呢,她喜歡,他也喜歡,凡事都可為她破例。

抱着樓傾辭逐漸朝着衣櫃的方向走去,陸京墨的指尖觸碰上一張照片,隨即拿下來一張,似乎是為了讓她看的更清楚。

樓傾辭搞不懂他這一系列的舉動到底是幾個意思。

「小狐狸,我現在還對你有些興緻,不會拿你去烤了,如你像她一般逃跑,天涯海角,碧落黃泉,我也會把你抓回來」陸京墨聲音低沉,說出的話很認真。

沒錯,要是樓傾辭沒有化作這般狐狸的形態,那是萬萬不可能這般乖的,肯定又要不顧一切離他而去。

他已經失去了她兩年,絕對不會允許她有任何的機會離開。

哪怕是以這樣的方式先留住她。

樓傾辭心裏「咯噔」一下,小心思被戳破的感覺。

「小天師,你長的這麼好看,我不會逃跑的」她說著,眨巴了一下大大的眼睛:「實不相瞞,我從小就是一隻可憐的野狐狸,吃了上頓沒下頓」

「現在有小天師照顧我,我才不捨得離開你呢」

陸京墨給樓傾辭順毛,輕撓她的下巴,笑意盪開:「乖~」

關掉卧室的燈後,陸京墨抱着樓傾辭進了被窩。

她被摟得很緊,他的力度,像是要把她揉進骨子裡一般。

自己從國外回來的事情還沒有給家裡人說,只有自己的閨蜜和羿川柏他們幾個知道。

羿川柏是她的老闆,得知自己要回國後,便準備回來在國內發展,樓傾辭沒有想太多,覺得擴展一下公司也挺好。

興許是太累的緣故,想着想着,樓傾辭便很快進入夢鄉。

……

第二天,樓傾辭醒過來的時候,床上已經沒有了陸京墨的身影。

她下床,搖着九條尾巴邁着小步伐緩緩朝着客廳走去。

經過一晚上的休息,能量也恢復了大半,要是她想要恢復人形,小事一樁。

客廳內的餐桌上擺着好幾道簡單的早餐,都是她喜歡吃的。

陸京墨從廚房裡走出來,手中端着兩碗粥。

樓傾辭跳上板凳,眼睛亮了亮,開飯了!開飯了!

陸京墨把碗放在桌子上後,坐在她的一旁,身着白大褂透露着一種禁慾的氣息,那雙會勾人的眼睛緊盯樓傾辭。

「嘗嘗,看看合不合胃口」他笑道。

傾傾以前最喜歡他的手藝,她比較貪吃,為了防止因為吃這一塊她跟別人跑掉,陸京墨苦練廚藝。

樓傾辭習慣,下意識用爪子去拿一旁的筷子,筷子從爪子中掉落,額頭不由冒出幾根黑線,忘了自己這樣子不方便吃飯這回事。

小小一隻狐狸坐在椅子上很是頹敗。

唉……說什麼她也要趕緊想辦法離開,這太憋屈了。

正想着的時候,她又被陸京墨抱入懷中。

他拿過另一旁她剛剛用過的筷子,在餐桌上夾起來一塊牛肉喂到樓傾辭的嘴邊。

樓傾辭先是愣了愣,牛肉的香氣飄入她的鼻尖,她湊過去一口下肚,發出滿意的「呼嚕呼嚕」聲。

「好吃好吃!小天師,你的手藝還是這麼好吶!」樓傾辭忍不住誇獎,唯一可惜的就是以後吃不到了。

此刻的樓傾辭語句不過大腦,還沒有任何意識自己已經說漏了嘴,而陸京墨知道,卻又假裝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