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假千金是真天師
假千金是真天師 連載中

假千金是真天師

來源:asp1 作者:青神羽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雲青嫿 其他小說 霍瑾

曾經斬妖除鬼紅遍天下的天師雲青嫿,卻因為渡劫失敗,重生成了雲家的假千金
初來乍到展開

《假千金是真天師》章節試讀:

第2章 你的帳,也會算


太邪門兒了!
管家又一次覺得心驚肉跳。
殊不知,雲青嫿此刻的視野中卻是另外一番光景。
這片別墅區被山水合抱,盡顯富貴之相,而淡淡的紅色和純粹的青色正在上空溫和涌動,那是主平安健康,久居發達的氣。
但—— 唯獨避開了雲家別墅!
因為,雲家上空有一團乒乓球大小的黑氣正在不停翻騰!
「有點兒意思。」
雲青嫿玩味的勾了勾唇角,抬步前移。
而她前進一步,那團黑氣就跟着脹大一分,等她不緊不慢走到門前,黑氣竟已經足足有籃球大小!
百因必有果。
如果說她接收了這具軀體是因,那麼現如今回來這裡,就是雲家的果!
這時—— 「爸爸媽媽,姐姐如果不同意可怎麼辦?」
門內傳出女孩子有些不安的聲音,彷彿透着落寞,「四年前第一次相見的時候,她好像就很不喜歡我,要不然……也不會好幾次都把我推下樓梯了。」
嘖,雲若暖。
雲青嫿的眸子微微眯起。
「那是她心胸狹窄,又貪圖咱們家的生活,小小年紀就那麼惡毒!」
想起先前的事,雲夫人張薇冷哼了一聲,「不過這都是她欠你的!
雲家養她這些年,也是時候作出回報了!」
管家一聽,頓時心中暗道不好。
但他剛想推門,後脖子竟又是一疼,而這次他終於成功的咬到了舌頭!
「!」
不等他喊出聲,雲青嫿便似笑非笑的瞟了他一眼,那纖白的食指豎在唇邊,眸光幽幽的瀲灧着。
管家頓時一個激靈,下意識含着淚把嘴給閉緊了。
「你媽媽說的沒錯,暖暖。」
門內繼續傳出一家之主的雲海峰的聲音,簡直慈愛的不行,「霍家那位三爺明顯已經病入膏肓,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沒命了,可你是我們的親生女兒,將你遺失的那些年已經讓我們很愧疚,又怎麼捨得把你送進火坑?」
霍三爺?
雲青嫿冷笑,原來,這就是迫切要將她接回來的原因。
原身小時候常聽雲海峰非常自豪的念叨那件事。
當年雲海峰機緣巧合,救了幼時的那位霍三爺一命,那可是霍家老爺子的心頭寶。
霍家老爺子感激之餘就允諾:如果雲家生了女兒便嫁給以後的霍三爺為妻,如果生了兒子,就可以從霍家娶一位年齡相當的女孩。
而雲家能有今日,也全都是因為霍家的不斷提攜。
當初找回雲若暖後,雲家夫婦對原身不斷冷落,也是因為想把這門好親事留給親生女兒,現如今那霍三爺病入膏肓了,倒又成了燙手山芋。
「大小姐!
進屋吧!」
眼看雲青嫿唇邊的弧度越來越冷,管家實在忍不住,硬着頭皮出了聲。
就是舌頭有點兒大。
而門內的一家三口全都一驚。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下一刻門被用力打開,雲海峰皺着眉頭出現,目光審視着她,「你剛才一直在門外?
!」
「你說呢?」
雲青嫿略略挑眉,神情譏諷。
容貌清艷,眉眼繾綣。
即便只穿着很簡單的白色T恤和牛仔短褲,此刻站在門框里她也依舊好看的像幅畫兒。
而見到這樣一幕,站在最後面的雲若暖不禁抓緊了自己名貴公主裙的裙擺,眼中閃過一絲嫉妒。
雲青嫿何其敏銳。
她直接目光追了過去,語氣意味深長,「別著急,你的帳也會算,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登時,雲若暖一怔,神情有些慌亂,「姐姐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莫非她已經知道了!

不,不可能!
當初自己是偷偷跟着她,在背後將她推下山坡的,絕不可能被她看到臉!
「夠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
張薇直接將親生女兒擋在身後,不滿的看着雲青嫿,「既然你已經聽見了,我們也就不瞞你了,霍三爺的婚約你去替暖暖履行,這是你應該做的!」
「應、該?」
雲青嫿的目光卻依舊追着雲若暖,眸色玩味,「這世間應該的事可多了去了,譬如……」 付出應有的代價!
「你給我消停點!」
雲海峰只覺得自己太陽穴突突跳着,大吼了一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們讓你嫁你就得嫁!
等到時候不會少了你好處的!
但你要是還敢胡鬧,就別怪我不客氣!」
「既然這樣,就讓我看看雲先生的本事好了。」
口袋裡的手機已經震了好幾次,雲青嫿嗤笑一聲,直接越過他們朝樓上走。
「你!」
雲海峰怒不可遏,竟抬手追着要打。
「爸爸!」
雲若暖跑上前攔他,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我想,姐姐一定是想吸引你們的注意力才一直說這樣奇怪的話,畢竟她是要為我去犧牲自己的幸福,有怨氣也難免的,我不怪她……」 「哼!
看在暖暖的面子上今天就饒了你!」
眼下,雲家的發展正如日中天,關鍵時候絕不能失去霍家這棵大樹,所以雲海峰也只能將怒氣壓下,借坡下驢。
雲青嫿根本懶得搭理。
這時就聽到雲若暖又喊,「姐姐,我特別精心為你收拾了房間,希望你能喜歡!」
她的話要能信,母豬都會上樹。
不過,事急從權,雲青嫿還是推開了她先前房間的門。
然後—— 美羊羊、小豬佩奇、Hello Kitty、美樂蒂,滿屋子的粉色差點晃瞎她的眼!
媽了個巴子。
雲青嫿心中暗爆了句粗口,狠狠關上了門。
摸出手機一看,竟然是一通視頻通話的請求,而來電人的名字,顯示為黑桃A。
於是,雲青嫿手指飛快的動了幾下。
那是個常人根本無法做到的複雜手勢,而這房間中頓時就如同與世隔絕一般,無盡的安靜!
下一刻,她按下接聽鍵。
視頻對面窗口出現一個年輕男人。
長相英俊,頭髮挑染成銀色,一雙深茶色的眼睛彷彿透出些憂鬱,左耳還戴着枚閃亮的藍寶石耳釘,妥妥的大帥哥配置。
就是一張嘴…… 「老大!
我想把這玩意兒染成綠的!」
男人指着自己的銀毛滿臉興奮,瞬間猶如一隻脫韁的哈士奇!
雲青嫿不禁嘴角抽了抽,「沒事掛了。」
「別別!」
男人急聲,神情又變得有些小心,「那個……其實周大師的事我們都知道了,老大,你節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