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跪道
陰陽跪道 連載中

陰陽跪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海底岩漿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楚渡 海底岩漿

「走,帶他們走,去找我師弟……」 …… 「貧道學藝不精,如今被……」 …… 「楚兄,你怎麼了?」 「啊,沒事
」 我突然心神不寧,這感覺,莫非師兄他……展開

《陰陽跪道》章節試讀:

第7章 家族詛咒


一輛紅車停在了樓房門口,一個穿着樸素的年輕女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房主回來了,我也只能返回了,偶爾來農村真不錯,至少可以讓我平靜下來。

「楚先生,這位是朱玲,朱玲,楚先生和展先生。」

「二位先生,久等了,屋裡坐。」

這個叫朱玲的女子,很普通,沒有濃妝艷抹,只不過她臉色憔悴,像沒睡好一樣,陽火很弱。

人都有三把火,她身上就很弱,不是受過驚訝就是去過不幹凈的地方。

不過這是很普通的事啊,別說我這個級別,讓展昭處理都十拿九穩,看來世面上的騙子還真多。

「老弟,她陽火好弱啊。」

我點點頭,進了屋,女子很客氣的倒了茶,我經過允許,在房子里仔細看了看。

「你們都沒吃飯吧,我去弄飯。」

「我幫你吧。」

「你陪客人吧,一會就好了。」

我上了二樓,二樓有個大客廳,還有三間屋子,客廳只安裝了一扇大玻璃窗,陽氣充足,幾間屋子也沒問題。

我下了樓。

「楚先生怎麼樣?」看我走下來,王傑德第一時間發來了疑問。

「房子沒事,她在做飯?吃完飯再說。」

坐在沙發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大部分時間都是展昭再說,一直推薦他的手藝,還什麼假一賠十,我一聽,那可是壽衣,這tm誰敢要這麼多?

不一會終於開飯了。

朱玲放好最後一盤菜「家常便飯,兩位先生別客氣。」

「你就吃這麼點?以前可是整整一碗的?」王傑德看朱玲只乘了小半碗飯。

「最近胃口不好,你們吃啊。」

「楚先生,您看。」

「嗯,問題不大,邊吃邊說吧。」

「朱玲我問你幾個問題。」

「好,先生請問。」

「你是不是去過,嗯,比如墳地之類陰暗的地方。」

朱玲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沒有啊。」

我也不着急,吃着飯菜,這女子手藝真不錯。

「啊,我想起來了,一個月前,我同事家一個老人離世了,我去幫忙守夜。」朱玲突然停了停「不過沒有特別的事啊?」

「你再想想,那天天氣怎樣?比如天氣很好,但是你突然會打冷顫,只是很短時間就恢復那種。」

朱玲咬了一口飯,皺了皺眉,努力在回想。

「好像,有,那是後半夜,天氣變涼造成的吧?」

「吃完飯,帶我去你那同事家。」

吃過飯,朱玲領着我們來到另一座小樓房,樓房正面還有兩個籃球架,有幾幫老鄉坐着乘涼呢。

「就是這裡了。」朱玲指了指其中一個籃球架。

「你當時在哪坐的?」

「那,我們幾個同事佔了一桌麻將機,打了一晚上麻將,我還贏了點。」

「沒有走動過?」

「沒有。」朱玲很肯定的回答。

這時候已經晚上八點半了,一輪明月高掛天上。

「你們在這休息一下,我們四處轉轉。」

我拉着展昭朝籃球場反方向走去。

「展哥,看到了吧,籃球框上坐着的。」

「看到了,是個小鬼嘛,你不會懷疑是那小鬼吧?」

「一會咱們躲起來看看就知道了。」

我拉着展昭隨意找個地方坐了下來。

沒一會兒,籃球框上坐着的小鬼,慢慢漂了下來,氣鼓鼓的向著朱玲她們漂去。

「還真是這小鬼?」

只見小鬼飄到朱玲身邊,做了做鬼臉,然後對着朱玲肩膀就在吹氣。

我看見朱玲抖動了一下,雙手一抱,互相搓了搓,就是這小鬼。

「火機給我,一會過去裝作看不見。」

展昭點點頭,然後遞給我一個火機,我拿在手裡默念了一聲,向朱玲走過去。

「怎麼冷啊?」我裝作關心走到朱玲邊上,小鬼輕蔑的看了我們一眼,接着對着朱玲肩膀吹着。

啪一聲,我打着火機,說了一聲「收。」

小鬼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火機拉了過來,我一鬆手,火苗一滅,小鬼被封在火機里。

「我們走吧。」

「楚先生,您發現問題了?」

我讓火機在我手掌里癲了兩下,以作回答。

回到朱玲家裡,我把火機放在桌子上。

「楚先生,這不是展老闆的火機嗎?」

「嗯,內有玄機。」

「啊這是,楚先生的意思是我是被這個火機……可我不記得……我不認識展先生啊?」

「想見鬼嗎?」

原來是那天朱玲中途去過一次廁所,路上她不小心踢翻了供奉路邊孤魂野鬼的一碗雞腿,這小鬼當時剛伸手去拿,碗就翻了,雖然朱玲及時整理,還拜了拜,不過小鬼是最記仇的。

小鬼又沒有法力,只能用這種手段報復朱玲了,花了一點時間,徹底解決這事,我還免費超度了這個小鬼。

快10點了,展昭興奮的開着豪車,一路狂飆,跟打了雞血似的,還好離家也不遠,今天也沒查檢的,到了家這老小子還想騷兩圈,我直接告訴他消停點,想想晚上有要事辦,到時候咋死的都不知道,他才乖乖停車回家睡覺。

我一到家,撥通了許久沒有撥打的一個電話,不一會一個女生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喂,小哥,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

「有個人幫我查一下,是個道士,叫青鶴。」

「什麼?青鶴?嘟嘟嘟……」

臭丫頭話沒說完直接給我掛了?這青鶴什麼開頭?

就在我拿着手機發獃的時候,一個視頻電話打了過來。

「臭丫頭,掛我電話幹啥?」

「楚哥,你看看你說的青鶴,是不是這個人?」

說著話,視頻電話里換成了一台筆記本電腦,我看着屏幕。

「對,是他,他什麼來頭?」

畫面一轉。

「沒想到你這麼早就能遇上他了,這傢伙手裡有幾條命呢,被官方和圈裡人通緝着呢。」

「說重點。」

「你還記得年前那事吧,跟你們去的人當中有個小道士,這個青鶴就是那小道士的師爺!」

「小道士?你說死掉的那個?他們還有這關係?可是聽你的話,與我有什麼關係?」

「這件事圈裡都傳開了,你一直獨來獨往,消息閉塞,不知道誰給這個青鶴看了一張照片,那小道士就躺在你腳邊,這個青鶴就認為是你乾的,所以……你看吧。」

我看着視頻,筆記本電腦換了一張畫面,我出現在畫面里,腳下躺着一具沒有腦袋的屍體,看穿着是個道士,身形不大,應該是個年輕人。

我看着這畫面,腦海里回想着當天的經過,如果我沒記錯,最開始我不是站在畫面里的這個位置,是出事了,我才走過去的!

「具體說說吧。」

「你們見過面?」

「對,王富貴家要遷墳,見了一面。」

「這個青鶴很護短,他本來有三個徒弟,現在被仇殺的只剩一個了,這最後一個徒弟前年被人打斷了雙腿,他這門派,貪財好色,不然他徒孫也不會冒着險出去,據說他這徒孫很有天賦,這麼死了,哎,楚兄你小心吧。」

「你知道誰弄的這張照片?」

「不知道,出現的也挺突然,你好好想一想,當時去的人裏面有沒有你的仇人,這明顯就是栽贓嫁禍。」

「我哪有時間想這些,都來吧,我照單全收。」

我掛了視頻電話,躺在椅子上,哎,好不容易過了一段時間安靜的生活,看來瑣事找上門了。

就在我發獃的時候,一個小腦袋從門後伸了進來。

「請問是楚先生嗎?」

「是我,但是今天不做生意。」

「楚先生,我有個東西你要看看,就會幫我了。」

「你進來吧。」

小鬼得到我的同意,飄了進來,手裡拿了張紙飄到我面前,遞給我。

紙上寫了一句話,老娘讓你幫他!

我一看,激動了!

「給你紙條的人,在哪?」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