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對門的小叔叔,他圖謀不軌
對門的小叔叔,他圖謀不軌 連載中

對門的小叔叔,他圖謀不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桔子不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席糖 現代言情 聞知白

席糖為遵循奶奶的遺囑拿回遺產,嫁給了小叔的好兄弟~ 婚後的聞知白髮現了一個令他頭疼的問題:小姑娘喝酒會斷片 被撩撥的忍無可忍的聞知白酒後將姑娘抵在牆上,眼神炙熱,:哪有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 第二天早,姑娘紅着臉,:小白叔叔,你昨晚親了我 淡定吃早餐的聞知白:哦,忘了 【兩人小劇場】: 席糖:我再住你這我就是狗 聞知白:那你走啊 姑娘拖着行李箱走到門口 聞知白:等等,你落了一樣東西 席糖:什麼東西? 聞知白:我展開

《對門的小叔叔,他圖謀不軌》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學什麼不好,學閃婚


進了九月的青港城不再酷熱難耐,空氣中流動的風帶了沁人心脾的涼意。

席糖落地時正值傍晚,走出機場,迎面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霞光萬道。

夕陽漸沉,融化成一張巨大的橙色畫卷在天空鋪散開來,瑰麗無比。

席糖深吸了一口夾雜着絲絲涼意的空氣,身上的疲憊一掃而光。

攔了輛的士,準備回家好好洗個澡然後美美的睡上一覺。

這時,公司里的頂頭上司打電話過來。

席糖盯着手機上顯示的『王老大』三字愣了下神,美景帶來的身心舒悅感瞬間消散。

「糖糖,下飛機了對吧?」

席糖輕「嗯」了一聲,明知故問嘛。

「華北市場有些問題需要解決,你現在直接回公司。」語氣有些嚴肅,絲毫沒有因為對方剛出差回來而產生丁點內疚感。

「好!」好不是人!

掛斷電話,席糖將王老大日漸稀疏的頭髮根根詛咒了一遍後才對司機師傅重新說了個地址。

王老大王志遠是佳嵐彩妝公司市場部的總監,她的頂頭上司,平時以壓榨剝削她為樂。

每當她表現出不樂意時,王志遠總是拿出伯樂的姿態,「糖啊,你知道我當初為什麼會在數百家門店裡挑中你嗎?」

這時,席糖就會撓一下長繭子的耳朵,好似一名小學生在被老師教一篇早已熟爛於心的課文。

回到公司市場部,王志遠正低頭看文件,席糖敲門進去。

王志遠抬起即將變成地中海的腦袋看了她一眼,伸手拿下架在臉上的黑框眼鏡,極度疲憊般捏了捏眉心,隨着嘆氣聲眼鏡重新戴上,本來就不大的眼睛眯起,盯着她看了一會,一絲精光從眼縫裡射出來。

席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這是王志遠準備露出「萬惡資本家嘴臉」前的標準動作。

果然,就聽王志遠悠悠說道:

「糖啊,這次又要辛苦你了,蘇晴懷孕,明天你去華北市場盯一下。」

「王老大,咳咳~」

席糖單手扶額,作勢虛晃了幾下,「老大,我感冒了,再加上貧血,頭暈的厲害。」

「咳咳…恐怕無法勝任您交代的任務。」聲音軟糯糯的透着虛弱無力,不熟悉的人聽來這姑娘肯定病的不輕。

王志遠是誰啊,千年老狐狸見他都遜色幾分,他可是看着席糖成長起來的。

「21歲,正值青年壯力的時候,給老子裝什麼暈!」

「不是老大,人家好歹是個女孩子,您這麼形容合適嗎?」

席糖不滿的白了對方一眼,收斂起笑容,嚴肅道,「老大,明天我真有事。」

「說說,看你這個事兒能不能說服我。」

「明天我結婚。」

「噗~」

王志遠剛喝進去的茶水噴了出來,將手中的茶杯咣當往桌子上一放,「翅膀硬了是吧,拿這個理由糊弄我,連個男朋友都沒有的人,和誰結婚?」

見面前的丫頭並不像說謊的樣子,王志遠頓了一下,語氣軟下來,「真的?」

席糖認真點頭,「改天我把結婚證拿來,您記得給包個大紅包。」

「還大紅包!」王志遠拿起桌上的文件扔了過去,「年紀輕輕學什麼不好,學人家閃婚。」

席糖嬉皮笑臉的躲開攻擊,跑到門口,「這是隱婚,記得幫我保密。」

走出去後又探過頭來,「老大放心,後天一早我準時前往華北報到。」

說完,閃出了辦公室。

回到瓏景灣小區,席糖走出電梯時便看到對面的門開了一條縫。

有心想去打聲招呼,但她實在太累了,於是決定明天再說。

密碼解鎖後,前腳剛邁進去,就聽身後傳來低沉沙啞的嗓音,好似沒睡醒一般。

「小糖糖。」

席糖回過頭,對面的門大敞開,男人雙臂環胸慵懶的倚着門框,白色襯衫黑色西褲,因為身高挺拔的原因,整個門框顯得小了一圈。

男人往前走了兩步,臉上的金邊眼鏡在燈光下折射出金藍色的微光,看不清眼睛,但下顎線硬朗又利落。

「小白叔叔。」席糖乖乖的叫人。

男人挑着眉,冷白的皮膚逐漸靠近她,「真決定了,明天和小白叔叔領證?」

席糖堅定地點頭,她這次一定要幫小叔把房產從父親手裡奪回來。

「你小叔快從國外回來了,如果他知道我誘拐了他的小侄女結婚,」聞知白故意頓了一下,再次靠近她,聲音帶着低沉的氣息,「他會不會一氣之下把我殺掉!?」

席糖睜大了眼睛慌忙擺手否認,「您放心,您是我小叔的好兄弟,他不會殺您的,頂多…會揍您一頓。

而且,您沒有誘拐我,是我有求於您。等您有喜歡的女孩了,您給我說,我們隨時都可以離婚。」

席糖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對方會反悔。

聞知白輕淺笑出聲,在女孩額頭上來了一記,「記得早睡,我可不想和黑眼圈的姑娘拍結婚照。」

聽出對方並沒有反悔的意思,席糖眉心舒展,笑着沖他露出淺淺的梨渦。

「那小白叔叔晚安。」

「嗯,晚安。」

聞知白還沒挪動腳,小姑娘便『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他無奈扶額,娶一個比自己小七歲的姑娘,不知道算不算畜生。

也許,他的好兄弟真的會揍死他。

第二天一早,席糖美美地化了個淡妝,將戶口本和身份證放進包里,然後去敲對面的門。

「小白叔叔,您起床了嗎?」

聞知白打開門,小姑娘今日穿了件碎花連衣裙,細膩的皮膚粉若桃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似有碧波蕩漾,一頭摩卡暖棕色的波浪捲髮隨意的散在肩膀處,頭頂處的部分頭髮挽成個丸子窩在頭頂。

可愛甜美中又帶了些小女人的嫵媚。

剎那間的失神後,聞知白將門打開讓她進來,「等我幾分鐘,馬上就好。」

「沒事,不急。」

席糖進了房子,裏面和她住的戶型一樣,是個三居室。裝修風格偏暗色系,沉穩內斂,一如房子主人的性格。

席糖搬進對面的房子三個月了,她這是第一次來聞知白的家裡。

當初她給國外的小叔打電話說要重新租個房子,小叔便拜託他國內的好兄弟幫忙,結果便找了他好兄弟對面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