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在異夢世界我是王
在異夢世界我是王 連載中

在異夢世界我是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夕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曉楓 莫明遠 都市小說

一個男人只有真誠不足以在現實立足,莫明遠愛妻子,愛家庭,愛生活,但因自身實力太弱,現實里倍感壓抑,受盡委屈後,一場意外沉睡不醒,誰知夢境里的他榮耀至極……展開

《在異夢世界我是王》章節試讀:

第二章:在夢境里重生


原來是有人跳樓,從高空墜下,好巧不巧的砸中了莫明遠。

兩人一起墜落下去,俗話說無巧不成書,正巧,在大廈七樓有玻璃幕牆清洗工在作業。

兩人重重跌落在清洗工作業的升降機上。

只是莫明遠成了處在下方的人肉氣墊。

莫明遠當場昏死過去,那個砸落莫明遠的人也思思閉着眼睛,嘴角還有鮮血,原來還是個漂亮女人。

這一切太過突然,把正專心工作的年輕小哥,嚇得呆若木雞,尿了一褲子。

只可憐樓下的過往白領,只能被動品嘗人工甘霖了。

因為忽然猛烈的衝擊,使得升降機劇烈搖晃,惹得作業小哥大呼救命,一時間,樓下聚集了很多人,集體向上張望着。

沒多久,救護車趕到了,隨後**也趕到了。

重傷的兩人被送往醫院救治,工作小哥則被帶回派出所,協助調查。

樓上的唐總,目睹了這驚心動魄的一切,他癱坐在地上,汗水浸**他嬌艷的粉紅襯衫。

驚魂未定的小出納,獃滯的看着窗外,一切真實又虛幻,這麼一個鮮活生命,剛剛就是從這裡跌下去的,不出意外,必死無疑了。

突然一隻手觸碰到她的腳,嚇得她大聲尖叫起來。

「你別他媽的喊了,安靜一點,行嗎?」唐總怒不可遏。

「你忽然碰我,我當然害怕了。」

「今天的事情,一口咬定是莫明遠自己跳樓的,和咱們毫無關係,記住了嗎?」

「可是,別人會相信嗎?」

「顧不上那麼多了,誰問都是這句話,懂嗎?」

小出納,獃獃的點頭示意,然後費力扶起了胖胖的唐總。

「剛才怎麼會有人從樓上下去啊?」唐總自言自語。

「沒看清,好像是那個人把莫明遠砸下去的。」

「那就是意外了,更和咱們沒有半毛錢關係了。」唐總稍稍安心了。

「可是,事情發生在公司辦公室,能解釋清楚嗎?」出納滿臉驚恐。

「你先冷靜一下,關鍵時候,你要站在我這邊,作為證人。」唐總瞪大雙眼。

「那是肯定的,但我想不明白,那個莫明遠因為那一點錢,至於要以死相逼嗎?」出納也坐下來了。

兩個人在辦公室里竊竊私語着,門外也沒有消停,大家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熱烈八卦着。

一個鮮活的生命突然隕滅,而所有的意義,僅僅是成為別人苦悶生活里的調味劑。

實在是人性的可悲,社會的墮落。

醫院裏,重症急救室,所有人都在分秒必爭,為的是挽救生命,為的是盡職盡責。

十幾個小時後,砸落莫明遠的女人率先出來了。

她身體多出骨折,大腦有淤血,仍舊出於昏迷,但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

而莫明遠仍舊在搶救中,他屬於雙重打擊:一是高空墜落,受傷嚴重,二是被人砸到頭部,頸椎受損嚴重。

當醫生疲憊不堪地走出來時,身後的莫明遠,渾身插滿了大大小小的管子,頭部包裹着,臉部腫脹的面目全非了,只有旁邊大大小小的儀器閃爍着指示燈,好像證明他還活着。

醫生明確告知江曉楓,莫明遠最好的結果會是植物人,除非有奇蹟,但那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江曉楓瞬間昏了過去,陪同而來的二姐,急忙招呼醫生過來救治。

江曉楓醒過來了,她滿臉淚水,內心很愧疚,她知道丈夫為了這個家,為了自己,是甘願付出所有的,但最近這段時間,自己的所作所為確實過分了。

**約談了江曉楓,告訴了她警方的調查結果,莫明遠是自己站到窗戶上,置身危險境地,又遭不測,因而才導致這樣難以想像的後果。

出事後的唐總積極主動配合警方,而且親自到醫院,大方送來三萬元慰問金,以示公司領導的人文關懷之情。

所有人的行為都很正常,畫面也一度很溫馨。

只是當唐總出現時,莫明遠的檢測儀器忽然出現異常反應,護士急忙通知了主治大夫。

大夫趕到後,深感困惑,因為這是一個好的契機,證明病人意志力頑強,求生意志強烈,而且身體機能正在恢復中,只是為什麼好像有些暴躁呢?

醫生調整了一些治療方案,莫明遠又沒有任何反應了。

原本抱有一絲僥倖的江曉楓,再次失望了,但她在心底告訴自己,不能放棄。

治療費用出奇的高昂,如果沒有家人幫助,江曉楓一天也扛不住。

「曉峰,我想說句心裏話。」大姐說話了。

「說什麼?」

「莫明遠已經這樣了,我看不如讓他儘早安息吧,那樣他也不會受罪了。」

「我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你有多少積蓄呢?這可是個無底洞啊。」

「醫院又催款繳費了,你想怎麼辦呢?」

大姐一番話,讓所有人陷入寂靜,江曉楓原本還在燃燒的心血,忽然冷卻下來。

「是啊,曉峰,媽媽知道你們夫妻感情深厚,但是你還要繼續生活的,不能再搭上自己啊,而且,你現在還有錢嗎?」媽媽言語晴天霹靂一般。

「那樣的話,我說不出口的,我甚至想都不敢想的。」江曉楓吐露心聲了。

「給你婆婆打電話吧,讓她來做決定吧。」二姐斬釘截鐵道。

「她一個農村老太太,會有什麼主見呢?」江曉楓皺着眉頭。

「但那畢竟是她兒子,作為母親,她有這份責任和義務。」二姐寬解着。

江曉楓沉默不語了,那代表了默許。

大姐拿起手機,準備出去打電話了。

「大姐,盡量說的委婉一些,我怕他媽媽受不了的。」江曉楓大聲提醒。

莫明遠的家鄉在河北的一處偏遠山區,那裡交通閉塞,但母親還是第一時間趕到了兒子所在的城市,所在的醫院。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母親看到慘不忍睹的兒子,沒有眼淚,沒有言語,表情出奇的安靜。

「曉楓,你想好了嗎?是要放棄治療嗎?」婆婆低聲詢問。

「阿姨,我家曉楓是不同意的,就連通知你的電話,也是我悄悄打的,但是現在需要很大一筆錢來維持,你有什麼好辦法嗎?」大姐很是不滿。

「我知道了。」婆婆見兒媳沒有表態,已經瞭然。

「我請大家幫個忙,幫我把小遠送回家鄉吧,算我求求你們了。」婆婆忽然跪下了。

江曉楓立馬上前扶起。

「媽媽,您這是幹什麼?我答應,我一定做到。」兒媳言辭懇切。

在經過和醫院認真溝通後,院方同意了家屬要求。

派出專門人手,送莫明遠回家了。

江曉楓原本是要一起回去的,雖然結婚前後,她從未去過婆婆家裡。

但奈何一家人極力阻撓,她也是身心疲憊,不想面對了。

莫明遠回家了,這個小山村,地處太行山深處,救護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送到了。

莫明遠的母親拿出家裡的土特產:粉條、玉米面、板栗,送給了醫護人員,表達感謝之情。

這個偏遠的村落在一處半山腰,村子裏如今只有十幾戶人家,而且多數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他們故土難離,是怎麼也不肯下山的。

莫明遠自從上大學後,也是很少回家的,本來他想要靠着自己的努力,在大城市打拚出一片天地,接母親出去,跟着自己享享清福,誰知幻夢一場,現在,他不由自主的重又回來了。

家裡是用石頭砌成的老房子,雖然破舊,但還算堅固。

莫明遠被安置在自己原先的房間里,母親提前精心打掃了一番,她深知兒子喜歡乾淨,床單被褥都是新的。

經過在醫院的一些精心治療,莫明遠看起來除了像是在熟睡,和正常人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

母親在莫明遠房間的四個角落,點燃蠟燭,又在床頭開着一盞燈,雖然現在天還很亮。

收拾妥當,母親轉身出去了,她要給兒子做點好吃的,以前兒子最喜歡她做的餄烙面。

不一會,一碗香噴噴的餄烙面做好了,母親小心翼翼的端進來。

她坐在兒子身旁,微笑的看着,臉上寧靜而安詳。

「遠遠,媽媽做好餄烙面了,喂你吃幾口,好嗎?」母親小聲說道。

兒子沒有回應,仍舊沉睡不醒。

母親試着用筷子抄起餄烙面,慢慢送到兒子嘴邊,但沒有回應,餄烙面掉落在嘴邊。

「遠遠,媽媽知道你只是累了,想睡覺,但現在回家了,知道?」

母親說完淚流滿滿了。

丈夫在兒子很小時,意外跌落山崖,至今不見蹤跡,自己勤勤懇懇的撫養兒子長大成人,誰成想竟如此局面,她實在痛苦無言了。

她端着碗,輕輕起身出去了,慢慢關上房門,山裡的晚上,風很大。

半夜時分,外面下起了大雨,母親來到兒子房間關好門窗。

村裡的公雞打鳴了,莫明遠也起床了,只是他看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他很是不解。

他走到門外,家裡的小黑跑了過來,不停的搖着尾巴,似乎很開心。

他看着沒有絲毫變化的家裡,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結果濕漉漉的,然後懊惱的站起身,走出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