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龍門九道
龍門九道 連載中

龍門九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龍源三白先生 分類:都市

標籤: 李於 趙雅 都市

在那個年代,龍源這一片天地魚龍混雜,什麼飛禽走獸都有
  那年頭,一直都有一個規矩,誰能躍了龍門,誰就是龍源公認的龍頭,掌管龍門九道
  但躍龍門,絕非易事
必須是知百藝、通九絕,而後過三山,方能躍龍門
  某一天,一個從村裡走出的少年來到龍源
  他帶着一枚鐵令,開始在龍源的上道之路……   這個少年,名叫李於
展開

《龍門九道》章節試讀:

第2章 在南興


周一,上午時分。

陽光照在南興學院的林蔭道上,學生陸陸續續的走進教學樓上課。

在南興校,音樂系的教師最多,特別是樂器教學方面,掛名的老師就有四十多個。

李於是鋼琴教師,被分在現代樂器教學組第二組。

因為李於是剛來,組長只給他安排一個小班的課程。這個班共有十四名學生,每周也只有兩堂鋼琴課,周一一堂,周五一堂。

對於李於來說,一周只上四個小時的課,倒也輕鬆,也方便他去做其它更重要的事情。

今天是李於的第一堂課。

他拿着學生簽到單,提前進入藝術樓,上了四樓,找到鋼琴房,進去後就等着學生到來。

鋼琴房裡,有四十多個座位,最前端擺放着一台斯坦威鋼琴,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李於發出一聲感嘆,看來李長行在這方面可沒少投資。這台教學用的斯坦威鋼琴在國內不好買,從國外託運過來,價值也是七八萬。

不多時,第一個學生進入鋼琴房,在簽到單上寫了名字,就找到座位坐下。

接着,學生先後而來,十四個學生無一缺席。

李於往座位上掃了一圈,看見左邊靠窗的那個女學生時,不由得一喜。

那女孩穿着淡黃色連衣裙,扎着單馬尾,正是前日李於向其問路的那名同學。

他對了一下籤到單上的名字,微笑着問道:「你是叫趙雅吧?」

趙雅看了李於一眼,恍然大悟,「老師,你就是前天問路的那個人吧。」

「是啊,挺有緣的。」

「我也覺得挺意外,沒想到新來的鋼琴老師就是你。」

李於微笑着點點頭,之後又依次認識了其他同學。

上課開始前,李於自我介紹了一番,只是簡單的說自己略懂音律,會彈鋼琴而已,並沒有對自己進行包裝。

這樣的介紹接地氣,倒讓一部分學生心生一絲好感。

不過,這也讓學生知道了他的年齡。

李於今年二十四歲,而面前這些大二的學生,年齡在二十一二歲,跟李於屬於是同齡人。所以,就很容易讓他們懷疑李於的教學能力。

「李老師,你跟我們差不多年紀,鋼琴水平能行嗎?」

這聲質疑來自於坐在最後排的一個男生,

那男生染着黃毛,穿着潮流的汗衫,面露不屑。旁邊坐着一個七分長相的女生,是他的女朋友。說話時,他還親密的摟着女友。

在課堂上,這種行為確實有些不雅,但在大學裏很是常見。

李於倒不介意,也不回話,而是直接走到鋼琴前,稍微調試下,就坐了下來。

他坐姿端正,一臉淡然,隱約有些優雅。

撥弄手指,一曲肖邦夜曲彈奏而出,整個過程絲滑流暢,咬音準確,情感搭配非常協調,挑不出絲毫毛病。

他知道,打消質疑的最好方式就是用實力來證明。

這一曲下來,全部同學都沉浸其中,回過神來又有些目瞪口呆,甚至連那個黃毛都收斂了不屑的神情。

「李老師,你這水平,至少過了七級。」

「不止吧,不到八級,都不敢彈肖邦的好吧?」

「我怎麼聽出了鋼琴十級的水準!」

作為音樂系的學生,他們自然有對音樂的鑒賞能力。

李於的這一展示,直接打消了他們的質疑,似乎還提高了不少好感度。

其實,他並沒有參加過任何鋼琴考試,自然沒有評級。但他音律已是一絕,若有心去考一下,過個八九級也並非難事,甚至鋼琴十級水準,也能挑戰一下。

之後的教學就輕鬆多了。

洋洋洒洒的上兩個小時的課,今天的工作就算順利完成。

課程結束,李於走出鋼琴房,來到教學樓下,準備回宿舍。

一轉眼,又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

趙雅也在這時下了樓。

「李老師,你要去哪?」趙雅打了聲招呼。

「我回宿舍。你呢?」

「我上午沒課了,也準備回宿舍。我住在學生宿舍三號樓,就在你們教職工宿舍樓的旁邊。」

「那正好順路,一起回吧。」

趙雅便跟在李於身側,一起往宿舍方向走去。

「李老師,你鋼琴彈得真好,不過講課嘛,就有點那個了。」

李於也懂,他並非師範畢業,也從未經過教學考核,去上課也完全是自己摸索,所以講課屬實有點尬。

不過,藝術課程的教學,重點並不在於講課方式,而是在於對學生能力的培養,即使他講得尬,實力擺在那裡,學生也不會介意。

「我也是第一次做這個工作,還請你們多多關照。」他謙虛道。

趙雅噗呲笑出了聲,「我們是學生,都是請老師多多關照,到你這兒還反過來了。」

李於也隨和一笑,「相互關照嘛,而且我們都差不多大,日常生活中還能當朋友。」

「李老師,你之前是做什麼的?剛剛大學畢業嗎?也是學的音樂?」

這幾個問題倒讓李於不好回答。

他之前一直在桃源跟着外公生活,除了練習九絕技能,也沒做過什麼事。

大學倒是也讀過,不過只去了一年就輟學了,而且他去那大學裏是為了解醫學,以便自己的醫術靈活通用。

後來又去了一個類似大學的地方,但到那裡主要是為了學會廚藝。

至於鋼琴,則是在這期間偶爾學會的,畢竟他通曉音律,學鋼琴上手很快,不過幾個月,就已有一定造詣。

見李於不好回答,趙雅也沒有在意,轉而又問了個問題。

「李老師,結婚了沒?」

比起前面的問題,這個問題只需讓李於搖搖頭就行。

接着,趙雅又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有女朋友嗎?」

李於還是搖搖頭。

「這可就奇怪了,彈鋼琴的男人從來不缺女朋友,李老師倒是個例外。」

李於尷尬的笑了笑,「鋼琴只能算是我的業餘。」

聞言,趙雅微微一驚,這種鋼琴技術都只是業餘,那專業技術又該多強。

而李於說這句話也不是裝杯,對於他從外公那裡學到的本事而言,彈鋼琴也許連業餘都算不上。

兩人邊聊邊走。

不知不覺已穿過了學院中心的體育館,再過去就是田徑場,之後就到了宿舍區。

他倆的距離也漸漸近了。

剛從藝術樓出來時,趙雅跟在李於身後有一米的間隔,這會兒兩人幾乎並排而行,身體的間隔不足兩公分。

趙雅身高有一米六,不算矮,而李於身高只有一米七,不算高,兩人並肩而行,在陽光下,影子合在了一起。

「李老師,有件事,我能請你幫幫忙嗎?」

「什麼?」

雖然只是初識,但李於對這個女孩頗有好感,現在又算上一層師生關係,一般的事情,他也樂意幫忙。

「今晚上有一個聯誼會,想讓你陪同我去參加。你看行嗎?」

李於稍加思忖,這哪是幫忙?這是一種邀請。

不過,趙雅說的是幫忙,可能是因為這個聯誼會讓她有些難處。而且,他跟趙雅才認識不到半天,也沒到邀請聚會的那種關係程度。

「為什麼要帶我去呢?」李於直言相問。

趙雅皺了皺眉,回道:「這個聯誼會是我們南興學院跟隔壁龍源大學搞的,我們只邀請音樂生參與。李老師,你剛來這裡可能不知道,龍源大學是重點大學,那裏面的音樂生可看不起我們南興學院了。明明就一個普通的聯誼會,他們偏偏要搞出個鋼琴比賽。上次,我們輸給了龍源大學,一直被他們嘲諷,太氣人了!」

「這麼說,你帶我去,是想讓我幫你們贏下比賽?」

「是啊李老師,龍源大學的音樂生太驕傲了,就得你這樣的高手去整治一下。」

「我可不是高手。」李於看着趙雅清麗的側臉,謙虛道。

這件事便也答應了下來。

李於初出茅廬,去做這種事倒也有趣,順帶讓趙雅欠他一個人情,以後也方便走得近一些。

兩人約定晚上六點在校門口會合,之後便各自回了宿舍。

到了下午五點,李於特意換了一身相對正式的黑色衣褲,這樣看起來更有氣質,彈奏鋼琴時也更為優雅。

大約五點四十,他走出宿舍,來到校門口。

趙雅已經在門口的大理石柱下等着了。

她也換了裝束,淡粉色貼身上衣,修身小牛仔褲,將她苗條的身段展現了出來,這倒讓李於眼前一亮。

「走吧,趙雅同學。」李於近前說道。

趙雅看了一眼李於的裝束,微笑道:「李老師,你看起來挺帥的。」

「一般一般吧,」李於略表謙虛。

「對了,李老師,從現在開始,我就叫你名字了,你的身份是我的學長,音樂系的少年鋼琴大師。」

「就學長吧,也別給安什麼前綴了,少年鋼琴大師,有點誇張。」

趙雅微微一笑,「好的,聽你的,李於學長。」

聯誼會的地點是在學府區的一間酒吧里。

酒吧名叫星樂,檔次不低,但消費並不算高。

這是因為,學府區的**所大都是對大學生開放,針對大學生的經濟能力,消費自然不高。

不過,趙雅他們選擇在這裡聯誼,主要還是因為這家酒吧里有鋼琴。

趙雅帶着李於進入酒吧時,其他人也都到了。

這次聯誼,邀請參與的人不多,龍源大學那邊來了六個人,南興校這邊算上被趙雅帶來的李於,也只有七個人。

十三人定了一個大包間,各自找好位置,相互聊着大學生之間的話題。

他們喝的酒是低度啤酒,但只有幾個男生在喝,女生喝的則是果汁和飲料,不過,這些果汁也是帶了酒精的。

在九十年代,酒吧的飲料多少都會放點酒精。

大廳里播放着一首英文歌曲,曲調偏憂傷。

這個時候的酒吧還比較清閑,要到十二點後的夜場開始,酒吧才會熱鬧非凡。

而過了十二點,也不是音樂生的主場了。

所以這時,一個像是龍源大學那邊帶隊的男生站起身來,舉着杯子,朗聲說道:「咱們音樂生的聯誼會,光是聊着喝着可不行。既然是音樂生,多少得展示一點才藝嘛。」

另外五個龍源大學的音樂生齊聲附和,而南興校這邊的人卻皺了皺眉頭。

趙雅低聲對李於說道:「學長,要開始了,這一次,靠你給咱們南興學院找回場子。」

李於嗯了一聲,又聽那男生繼續說。

「上次在星樂,我們這邊就彈了一麴車尼爾,南興校就接不上了。都是音樂生,這種程度可真讓人汗顏啊。這一次,我希望你們能來點有實力的對手,也讓我們找找感覺嘛!」

這話聽着就氣人,但南興校這邊都默不作聲。

關於音樂生之間的鋼琴比拼,自有一套規則。

彈鋼琴本身並沒有多少難度,但每一首名曲的彈奏難度都不同。他們之間的鋼琴比賽,也就是比誰彈出的曲子難度更高。

如那個龍源大學的音樂生所言,車尼爾曲定位在鋼琴五級的難度,這就讓南興校接不了,看來確實實力不濟。

不過這次,趙雅身邊坐着假扮成學長的李於,勝負可就說不定了。

鋼琴比賽開始,龍源大學率先發難。

一個男生單手端着高腳杯走了出來,他身穿白襯衣,衣擺扎在皮帶里,身形頗為優雅,倒是有幾分演奏家的氣質。

趙雅對李於說道:「學長,這人是龍源大學的鋼琴高手,聽說他鋼琴水平過了五級。」

李於點了點頭,接着看那人表演。

男生走上酒吧偏側的鋼琴台,放下酒杯,翩然坐下。

吧台的小哥見狀,便暫停了正在播放的音樂。

然後,那男生調試了下琴鍵,一曲獻給愛麗絲脫脂而出。

獻給愛麗絲是貝多芬名曲,難度定位在五級。

由此看來,龍源大學一上來就不打算給南興校機會。要接下這一曲獻給愛麗絲,自然也得彈一首同等難度定位的曲子才行。而南興校的幾個學生都沒這個能力。

不過,趙雅還是打算試一試。

那個男生演奏完,又端着酒杯走下台來。看向南興校的學生時,他的臉上自然有一種高傲。

趙雅只撇了一眼,徑直走上鋼琴台。

對於趙雅來說,五級難度確實有挑戰性,不過自從上次輸了之後,她一直在練習風之精靈調樂曲,這一曲也是五級難度,如果她能毫不出錯的彈奏下來,也算接過了。

在鋼琴前端坐下,趙雅輕柔的撥弄琴鍵。

隨着胳膊配合手指的移動,系的單馬尾也微微搖擺。

幾分鐘後,風之精靈彈奏完畢,南興校的幾個學生一齊鼓起了掌聲。

這一曲還算流暢,並無出錯。

然後,她走下台來,回到李於身邊坐下。

「學長,我彈的還好吧?」她小心的問道。

李於豎起了大拇指,誇讚道:「真不錯!聽得出來,你在這首曲子里努力過。」

趙雅抿嘴一笑,同時又擔憂起來,「他們肯定還要上,接下來就是六級的曲子了,這個難度我們可接不了。」

李於給出一個使人安心的眼神,說道:「接下來交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