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霍連城
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霍連城 連載中

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霍連城

來源:2tuiwen 作者:霍連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晚晚 霍連城

「晚晚,剪刀很危險,以後你不能再拿了!」霍連城說著,轉身把剪刀放到了衣櫃的頂層,一個秦晚晚夠不着的地方
秦晚晚看着手中已經快要拆完的裙子,再看看被霍連城收走的剪刀,有些無語的把拆了大半的裙子放在了一邊
...展開

《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霍連城》章節試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秦晚霍連城第7章  


沒用多大功夫,秦晚晚的衣服就換好了。
霍曼書還是紅着臉,扣完旗袍的扣子,她又把秦晚晚拉到了梳妝台前挽了一個雲鬢,再畫了一個淡雅的妝容。
看到鏡子裏面俏生生的美人,霍曼書滿意的放下了手中的眉筆。
「我還沒有這般伺候過人呢,要不是看在我三哥的份上......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明白!」
霍曼書說這話,又認真的打量了秦晚晚一番,確定沒有什麼不妥了,才轉身往外面走,拉開門之後,她對着守在外面的霍連城喊道:「三哥,換好了!」
聽到霍曼書的話,霍連城趕緊進了屋,他得趕緊帶秦晚晚去敬茶,祖屋那邊只怕是等急了。
霍曼書則提着裙擺,快速的跑遠了。
旗袍是最能襯托出女子的身材的,秦晚晚的身材凹凸有致,皮膚白嫩細膩,聽到霍連城進門的聲音,她起身踩着不緊不慢的小碎步從梳妝台起身往外走,臉上還有舒適得體的微笑。
有那麼一瞬間,霍連城又有了一種秦晚晚不傻的錯覺。
但是秦晚晚很快用語言打破了霍連城心中的那一絲旖旎,她說:「三哥,你要帶我去哪,走吧?」
三哥,剛剛霍曼書是這樣稱呼霍連城的。
霍連城有些挫敗的看着秦晚晚,說道:「你不能學着曼書叫我三哥的。」
「那,我該怎麼叫你?」
秦晚晚一臉懵懂的看着霍連城,一雙大眼裡盛滿了疑惑。
「算了,你就叫我三哥吧,走吧,我們去祖屋敬茶!」
霍連城覺得對着秦晚晚那雙乾淨純粹,如同孩童般沒有雜質的眼眸,他說不出你該叫我相公這種話。
帶着秦晚晚,霍連城穿過了幾個院子,才到了霍家的祖屋。
進祖屋之前,霍連城囑咐秦晚晚,一會他做什麼,她學着做就行了。
進了祖屋裏面,霍連城的祖母,還有霍父霍母已經在等着了,霍曼書乖巧的站在霍母身邊。
霍父霍母一共有四個孩子。
長子霍明軒結婚後常年都在省城,這次霍連城結婚結的倉促,他並沒有趕回來。
二姐霍曼央嫁了人,倒是參加了霍連城的婚禮,只是昨天就已經隨着丈夫回了夫家。
現在還留在家裡的,就只有霍曼書了。
霍父是大老爺,他的家眷在霍家便是大房,除了霍父霍母,祖屋裡還坐了霍家的二房和三房的人。
敬茶自然是按照輩分的高低,依次進行的。
霍連城先是帶着秦晚晚跪到了霍連城的祖母跟前。
秦晚晚學着霍連城的樣子,接過丫鬟手中的茶盞,語氣清麗的叫道:「請老祖宗喝茶!」
在敬茶這件事上,秦晚晚倒是沒有裝,古人的這些禮節,她是真的不懂。
霍連城見秦晚晚學着他做,也沒出什麼差錯,倒是鬆了口氣,看來這個妻子雖然腦子不好,但是一些簡單的話還是能聽明白的。
老祖宗喝了兩人敬上的茶,給了一副鑲了玉的頭面給秦晚晚做見面禮,算的上的非常貴重了。
見過祖母之後,霍連城又帶着秦晚晚跪到了霍父霍母面前,夫妻倆喝完了茶,霍父給了秦晚晚一個厚厚的紅包,霍母則是給了一副中規中矩的首飾。
接下來就是二房了,二房主位上坐着的是一對看上去反差很大的夫妻。
二叔霍不仁大腹便便,肥頭肥腦。
二嬸王采芹卻剛好相反,她瘦到脫相,一雙倒三角眼給人一種尖酸刻薄的感覺,很不討喜的長相。
他們身後站着兩個年紀不大的孩子,一男一女,應該是他們的子女。
霍連城帶着秦晚晚跪在二房面前,他率先喊道:「二叔喝茶!」
秦晚晚自然是有樣學樣。
霍不仁喝完了兩人的茶,也是給出了一個紅包,分量自然和霍父的沒法比。
敬完了二叔,兩人又敬二嬸王采芹,王采芹喝完茶,也從身後拿出了自己的見面禮。
一個畫著小孩的撥浪鼓。
王采芹搖了幾下撥浪鼓,祖屋裡傳出幾聲響亮清脆的鼓聲。
她笑眯眯的把撥浪鼓遞到秦晚晚面前,不懷好意的問道:「晚晚,喜歡嗎?」
撥浪鼓是小孩子的玩意,王采芹卻拿着它來做敬茶的見面禮,擺明了是想羞辱大房娶了個傻子。
霍連城眼含怒色的看着王采芹。
江素雲臉都黑了,她忍不住起身怒聲說道:「王采芹,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采芹卻是裝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江素雲,應道:「嫂子怎麼這麼大的火氣,這送東西嘛,講究的投其所好。
你們送的那些個首飾銀錢,晚晚未未必就願意要,但是這個撥浪鼓嘛,我覺得晚晚肯定就很喜歡。
晚晚,你說是吧?」
王采芹說完又在秦晚晚面前搖晃了幾下撥浪鼓,一副誘惑秦晚晚的樣子。
屋中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秦晚晚,除了大房的人和祖母,其他的人都在等着看秦晚晚的笑話。
若是秦晚晚接了這份見面禮,那大房的臉可真的就丟盡了。
秦晚晚哪能不知道這其中的意味,可她卻是嘴角一勾,從王采芹手中接過了撥浪鼓。
祖屋裡頓時響起了一片嘲諷的笑聲,三房身後有個孩子尖聲說道:「原來連城哥真的娶了個傻子啊!」
孩子剛說完話,便被婦人捂住了嘴,只是童言無忌,也沒人再去追究一個孩子說了什麼話。
王采芹笑道:「嫂子,你看,我說晚晚會喜歡吧!」
江素雲一張臉氣的青筋暴起,她正要說話,跪在地上的秦晚晚卻先開了口。
「謝謝二嬸,我在家,也有人陪我玩玩具。
二嬸也送我玩具,那二嬸願意陪我做遊戲嗎?」
秦晚晚的聲音懵懵懂懂,帶着那種傻子才有的憨勁。
王采芹聞言更是得意,她樂呵呵的道:「當然願意,晚晚想玩什麼遊戲,二嬸陪你!」
王采芹的話音才剛落下,秦晚晚就起了身,她幾步走到了放在屋角的書案旁,端起了書案上面的一方硯台。
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秦晚晚要做什麼的時候,秦晚晚回到王采芹面前,把硯台里的墨汁全部從頭澆下,一股腦的倒在了王采芹的身上。
所有的動作,從起身拿硯台,到潑墨汁,秦晚晚都是一氣呵成的。
就是霍連城也沒有反應過來她做了什麼。
王采芹摸着滿臉的墨汁,尖叫起來:「啊......你個小雜種,你做什麼?」
秦晚晚語氣驚慌的開口:「二嬸不是說願意和我玩嗎,我就是想跟你玩畫大花臉的遊戲,二嬸是生氣了嗎?」
王采芹氣的臉都綠了,不過她現在滿臉墨汁,臉綠了也看不出來。
她氣急敗壞,伸手就想給秦晚晚一個耳光。
秦晚晚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一把把硯台扔了出去,不偏不正的正好砸到了王采芹的臉上,頓時,王采芹的額頭就滲出了血跡。
不過因為夾雜着墨汁,這點血跡並不明顯。
砸了人,秦晚晚卻是躲到了霍連城身後,她小聲的對霍連城說了一句:「三哥,我怕!」
江素雲看到秦晚晚受到驚嚇的樣子眼中一冷,她的雖然不喜歡這個兒媳婦,但也決計不能容忍外人欺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