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
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 連載中

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亂夢擾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亂夢擾眠 逍遙問仙 都市小說

末法年代,武道凋零
仙神更是早已成了荒誕的傳說
飛檐走壁早已成了奢望,御劍飛行更是無稽之談,取而代之的是日新月異蓬勃發展的科學
汽車取代了駿馬,凡人也能依靠飛機上天
通話與千里之外,視頻與方寸之間
俯視眾生的那是衛星
千里之外取人首級的也不是飛劍
當仙神鬼怪在人們心中早已成了莫須有的封建迷信時最後一個仙卻悄然出關……展開

《末法之年,最後一個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修真者沒落之謎


「靈兒我跟你說,我問仙宗數千年前在修真界那可是執牛耳的存在。」

「什麼蜀山崑崙瑤池龍虎山,雖然他們名滿天下威震九州,但是在我問仙宗面前照樣得畢恭畢敬執弟子之禮。」

「特別是在逍遙老祖橫空出世後我問仙宗的威望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深山內。

濃霧中。

兩個模糊的身影依稀可見。

一老一少披着朝霞戴着晨露有說有笑的在崎嶇的山路上走着。

老者鶴髮童顏紅光滿面,雖然看着滿頭銀髮但卻不顯絲毫遲暮的神態。

反而頗有一副仙風道骨世外高人的氣質。

少女膚若凝脂白皙如玉,精緻的俏臉更是宛若天成無可挑剔。

**的玲瓏曲線更是形象的詮釋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完美身材。

天姿國色,傾國傾城,驚鴻艷影,玉貌仙容……

她。

不是仙女卻勝似仙女。

老者大步流星的走在前方,少女腳步踉蹌的跟在後邊。

老者雲淡風輕一臉的輕鬆寫意,但少女那白皙如玉的臉龐卻早已布滿了細密的水珠。

也不知是汗水還是晨露。

這裡本是深山人稀罕至不說山路更是陡峭崎嶇。

再加上青石苔蘚異常濕滑少女走的更是一步三滑極為吃力。

似乎是察覺到少女的步履艱難老者悄然放慢了腳步。

再次碎碎念的說起了自己所在宗門的輝煌歷史。

「切,吹牛。」

「蜀山崑崙瑤池龍虎山這些我都在電視小說中看到過,可是你說的那個什麼問仙宗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呢。」

一聽到老者開口身後少女的臉上瞬間充滿了無奈。

又來了。

痴爺爺這是一找到機會便想忽悠自己拜他為師啊。

這些話她聽得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沉默片刻她還是決定這次一定要把話徹底說開。

自己可是要立志考上名牌大學的,又怎麼可能去跟着痴爺爺加入什麼門派練功習武呢。

「問仙宗只問仙,人間無禍永不現。」

「除非是人間出現不可抵禦的大禍,否則我問仙宗是不得隨意出山的。」

「我問仙宗乃隱世宗門,哪怕是那些最頂尖的大派中也唯有他們的掌教太上長老級別的才有資格知道,你沒聽說過也實屬正常。」

咦,有戲。

第一次得到少女如此回應質疑的老者頓時不由得眼睛一亮。

不怕她有質疑。

就怕她直接轉移話題。

以往他一說到這就被這個小丫頭岔開了話題,盼了這麼久今天這丫頭總算是開口了。

「你確定沒有騙我嗎,那你敢不敢帶我去修真界見識一下你說的那些門派還有修真者。」

少女驚疑不定的看向老者。

精緻的俏臉上更是充滿了濃濃的狐疑。

在她的印象中痴爺爺可不是那種愛說大話的人。

「這個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修真界早已名存實亡,修真者更是已經不復存在。」

「昔日如日中天的各大宗門更是有名無實甚至連傳承都幾乎斷絕。」

「別說是你了,我也想見識一番。」

老者看着一臉期待的少女不由得深深嘆了口氣。

雖然他的武功早已位於武者巔峰,但終究不過是一介武夫罷了。

再強的凡人也終究只是凡人。

他也想見識見識那些修真者。

只可惜這已經是不可能了。

末法之年。

別說是修真者了,現在連古武也都近乎失傳。

唯有他們幾個老傢伙苟延殘喘見證着古武曾經真的存在。

「為什麼,那些修真者不是呼風喚雨移山填海很厲害的嗎。」

「怎麼會連傳承都幾乎斷了。」

少女臉上寫滿了大寫的問號。

傳承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她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原因才能讓崑崙蜀山這樣神話傳說中的存在落到如此田地。

哪怕這是故事,那也總得有個原因吧。

「你聽說過斬龍脈嗎。」

老者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回過頭來奇怪的問道。

「我知道我知道。」

「相傳明太祖朱元璋為了江山能夠永固所以特命劉伯溫斬斷龍脈。」

「傳說天下一共有一百條龍脈,劉伯溫斬斷了九十九條。最後一條倖存的長白山龍脈則是崛起了愛新覺羅家族,成就了大清兩百多年的大業。」

這些雖然只是野史傳說但是少女依然知道的清清楚楚。

儘管有些疑惑她依然如數家珍的認真回答着。

「不錯,雖然細節上有些出入但大抵就是如此。」

「另外還有這並不是傳說,而是確有其事。」

「在我宗門流傳下來的典籍中對此有明確的記載。」

「而且不但是我們問仙宗的典籍,其他各個大派殘留的典籍中對此也有相關的記錄。」

老者嘆了口氣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世人都以為那是傳說但他卻知道那就是真的。

看到少女一臉好奇期待與疑惑後老者心中更是不由得一喜。

感興趣就好。

能感興趣就是一個好的開端。

只要是好奇心提起來還怕她不加入嗎。

首富的千金又能怎樣,哪有跟着他學武香啊。

興奮的同時卻又一陣心酸。

他堂堂問仙宗的掌教當今的武林盟主,如今竟然也淪落到如此田地。

想要找到一個合格的接班人居然還要連哄帶騙才行。

「什麼,這竟然是真的。」

「世上真的有龍脈存在。」

「可是這跟他們斷絕傳承又有什麼關係呢。」

老者說的神乎其神煞有其事頓時讓少女驚訝得張大了誘人的櫻桃小嘴。

如果說龍脈是真的,那豈不是說那些神仙豈不也有可能是真的了嗎。

不過很快她再次疑惑的開口問道。

斬斷龍脈不是當不了皇帝嗎,這跟修真者又有什麼關係。

一個是人間帝王,一個是修仙者。

兩者之間沒有一點關係好不好。

「龍脈乃是靈氣的根本以及源頭,源頭都沒了修真界自然也就沒落凋零了。」

「龍脈被斬,天地間的靈氣也便成了無根之水。」

「修真者雖然呼風喚雨神通廣大但他卻是需要靈氣來維持的。」

「直白的說靈氣就是修真者的糧食,沒糧食吃自然就會餓死了。」

「沒了靈氣那些所謂的傳承也變成了無用的廢物,久而久之也便慢慢斷絕了。」

老者說到這越發的唏噓感嘆黯然神傷。

他問仙宗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不是還有一條龍脈嗎。」

少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怪不得現在沒有一點修真者的消息呢,原來是因為龍脈被斬沒有了靈氣啊。

突然她疑惑的再次開口。

龍脈不是還有一條的嗎,難不成也被其他人給斬了。

「龍脈被斬靈氣斷絕僅剩的一條龍脈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再加上當時的修真界那是何等的強盛。」

「金丹多如狗,元嬰遍地走,區區一條龍脈所產生的靈氣又怎能供應得了整個修真界的修鍊呢。」

「沒了靈氣的修真者註定只能退化為壽元短暫的凡人,而他們不想成為凡人。」

「就這樣一場波及到所有修鍊者的慘烈大戰悄然拉開序幕。」

「人與人的廝殺,人與妖獸的廝殺。」

「整個修真界到處都在流血到處都在發生戰鬥。」

「那一戰可謂是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屍體成山血流成河,光是因為戰鬥間接死亡的平民就高達上百萬。」

「幸好那場大戰是發生在冬天,不然的話光是屍體腐爛造成的瘟疫就足以讓人類滅絕。」

「至於修真界在那一戰之後直接名存實亡,就算最後一條龍脈也因為大戰波及遭到了永久性的重創不再產生任何的靈氣了。」

雖然老者也是從宗門傳下的典籍中了解到的。

但是他依然能夠想像的到當時那一戰是何等的慘烈。

只可惜傳承遺失的太多,具體的細節並未記錄太多。

饒是如此依然讓少女不由緊張的屏住了呼吸。

原來龍脈被斬才是修真者消失的真正原因。

「明朝嘉靖大地震。」

少女思索片刻之後突然一臉驚駭的說道。

天崩地裂,死亡上百萬人,再加上發生在冬天。

這一系列連在一起讓她不得不跟那次地震聯想起來。

「不錯,就是那次。」

「當然那次地震也不能全怪修真者,只能說量劫之下皆螻蟻。」

老者一臉沉重的點了點頭。

上百萬人的業力又豈能輕易一筆帶過。

結果就是修真界徹底成了歷史。

「然後呢。」

「還有你不是說你們問仙宗人間有大禍就會出山,都那麼亂了你們問仙宗的前輩怎麼不出來制止呢。」

少女看到老者突然頓住不說頓時急切的追問着。

說話說一半最讓人討厭了。

「那些人一個個都殺紅眼了怎麼制止。」

「我問仙宗再強也無法跟所有的修鍊者為敵啊。」

「眼見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我問仙宗的先輩們只得退而求次勉強維持着凡間不被波及。」

「那些先輩若不出山的話人間恐怕早就不復存在亦或者淪為煉獄了。」

「要知道靈氣衰竭之後凡人的血肉魂魄也是一種修行資源,雖然那樣做無異於飲鴆止渴,但那也總比渴死強吧。」

老者的話頓時讓少女驚駭的捂住了嘴巴。

她這時才突然想起人餓極了還會易子而食更何況掌握超凡之力的修鍊者呢。

「有我問仙宗的先輩們在凡間也算是勉強逃過一劫。」

「大戰之後倖存的修真者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靈氣慢慢消失,到最後只能淪為招搖撞騙的江湖術士。」

「修真界從此不復存在。」

老者不由得一陣苦笑。

若非是他查閱了大量的古籍又怎麼會想到地星曾經還有過極為強盛的修真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