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短篇言情›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連載中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來源:2tuiwen 作者:孟元熙 分類:短篇言情

標籤: 姜晏如 孟元熙 短篇言情

上一世她奪人氣運,以身入局,改書中走向,所有人的結局都與書中不同,我本不願與她斗,可她步步緊逼,我的存在只會讓她夜不安枕,退無可退,唯有迎戰,最後我雖贏她,卻也贏得不容易
這一世,我重生歸來,帶着上一世的記憶,而她穿書而來,仍一心想要改變書中結局,卻不料,這一世所有事情的走向既不同於書中,也不同於上一世
...展開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章節試讀: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第12章  


直到我親眼見到他,他騎着高頭大馬,穿着墨色雲紋錦衣,眉眼間隱約有不可逼視之感,微挑的劍眉自帶殺伐決斷之氣,這種凌厲的氣場不會輕易出現在一個低調內斂的皇子身上,卻會出現在一位久居尊位的帝王身上。
看着這熟悉的目光,我才確定真的是他回來了。
我心緒萬千,只見他翻身下馬,斂了幾分冷冽氣場,朝着我緩步而來,眼眸間深沉似海,讓人難窺深淺,輕笑道:別來無恙?
故人相見,已是隔世。
目光相接地那一剎那,跨越了前世今生的歲月,我下意識地回應道:一切安好。
他眉眼含笑,語氣中帶着幾分難辨的複雜,那便好。
再相逢,我們之間便也只有這短短几句,其他話竟不知從何說起。
前世,我們是風雨同程的盟友,我陪着他君臨天下。
今生,卻只是形如陌路,聊問片語。
老皇帝在經歷廢太子宮變之後,心緒鬱結,便病得越發重了,終是藥石無醫,在半年後離世。
三皇子葉謹瑜登基為帝,改年號為清晏。
河清海晏,盛世昇平,那是他的宏願。
那日,天子微服出訪,降於姜家。
我正坐在欄杆旁喂着池子里的魚兒,卻見他一身青衫立於假山之側。
我放下餌料,俯身行禮道:參見陛下。
他穿花拂柳,緩步而來,抬手示意免禮。
葉謹瑜沒有開口,我便也不作聲,只低頭繼續喂着魚兒。
斜陽微灑,他就這樣靜靜地坐在我身邊,坐了一個下午。
雖靜謐無言,卻很是自如,仿若多年老友,不需言語,也可互伴良久。
直到暮色微顯,他該回宮了。
這時,他才溫聲道:朕的後宮尚需要一位聰明的皇后,為朕定六宮、撫前朝,你可願意?
他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眸光凝滯在我的身上,滿眼希冀,希望得到一個答案。
我搖了搖頭,沉聲道:不願。
他眼眸里的光瞬時黯淡了下去,嘴角噙着淡淡的苦笑,眼神中卻透着幾分釋然,似乎這樣的結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我輕聲道:陛下需要一位聰明的皇后,可世家女之中從不缺聰明人,而我並非是一個好的選擇,姜氏出三代首輔,興盛百年,與其讓姜氏成為外戚後族,來日忌憚猜疑,不如讓姜氏一族繼續做心腹純臣,唯有如此,帝王安心,君臣佳話方能延續。
他嘴角的苦笑並未消退,只是淡淡地說:你總有你的道理,若不願入宮,來日有何打算?
我腦海中有一幅幅畫卷鋪開,浮現出無限嚮往,笑着道:我想去看漠北之地的簌簌飛雪,想感受玉華關外的烈烈長風,還想泛舟於姑蘇西湖,馳騁駿馬於茫茫草原……聞言,他微皺的眉頭終是漸漸舒展開來,轉而釋然一笑,那便如你所願。
我離京的那日,有人自宮中而來,匆匆攔下我的馬車。
那人腰佩長劍,恭敬俯首,姜姑娘,陛下說那些大好河山他不能親至,便由你代他去看了。
我遙望皇城,悵惘良久,而後應下,好。
他又遞上一塊金牌,恭敬道:陛下說這枚金牌便贈與姑娘了,見此金牌,如天子親臨,若遇不平之事,姑娘可自行決斷。
替我謝過陛下。
我緩緩接過,撫摸着金牌上的紋路,只覺心頭微滯。
我欲放下帘子之時,他又再次開口:陛下還說……他停頓片刻,沉聲說道:陛下還說,姑娘若是有一天在外面玩兒累了,看膩了……這皇城的大門永遠為姑娘敞開着。
不必了。
我默默放下帘布,隔絕了視線,而馬車緩緩向前。
我心所向,皆在四方,從不在朱牆內的方寸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