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微甜黑無常
微甜黑無常 連載中

微甜黑無常

來源:2tuiwen 作者:姜笑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薛淵 黑白無常

「我是個孤兒,沒人拜祭,你們那破規定又把我困在辦公樓里,我餓肚子怎麼辦?」我還是很委屈,作為吃貨,我想趕快投胎去享受美食
黑白無常眨眨眼,「妹子你發揮主觀能動性,自己想想辦法……」...展開

《微甜黑無常》章節試讀:

微甜黑無常第3章  


我貼着工具間的門,動也不敢動。
我知道他看不見我,我不用害怕他。
可是現在深夜十點,他突然在廁所自言自語,好像個精神分裂啊!
結合之前他無緣無故老是笑……我一個厲鬼,現在狠狠地害怕了。
薛淵敲了敲隔板的門,聲音更加不耐煩:捲紙,拿來。
我哆嗦了一下。
這個語氣里的威壓,真的很有壓迫感。
不管他是不是在說我,我都很想把捲紙還給他,然後有多遠跑多遠。
我抖着手,默默把捲紙放在地上,滾了回去。
薛淵更生氣了,乾淨的!
我一時忘了他看不見我,趕緊從門縫裡把一卷乾淨的捲紙遞過去。
薛淵這次滿意了,一陣沖水聲後,我聽見他悉悉索索系皮帶,邊系邊說:都放回去。
我跳起來就把捲紙都放回隔間,拍了拍胸口,這才想起來:我憑空把捲紙遞給他,他怎麼不害怕呢?
但轉眼又想通了:一個精神分裂患者,在犯病時八成是無所畏懼的。
我默默飄出了十二層。
我還是離他遠點吧,至少在他犯病時離遠點。
雖然我是鬼,但我覺得精神分裂更可怕。
我在大樓里漫無目的地飄蕩,心裏惦記着不嚇人就消失這事。
我是真的不敢再去偷薛淵的廁紙了,可我真的也不想把人嚇出個好歹來。
但我更不想消失。
想來想去,我突然靈光一閃。
我是在十三層猝死的,我要嚇,也該去嚇十三層那扒皮老闆,怎麼能跑去嚇又給我好吃的,又有精神分裂的病人呢?
我帶着深深的負罪感,飄上了十三層。
我剛要進公司門,突然不知哪來一道金光,把我狠狠打倒在地,感覺虛無的身體都差點被劈成兩半,疼得我捂住胸口,狼狽不堪地躲在金光打不到的電梯口,邊掉眼淚邊大喘氣。
嗚嗚嗚,好痛!
我疼得直哭。
旁邊傳來一個聲音:疼吧?
我剛才也差點被劈散架了。
我一轉頭,有個大哥青白着臉,跟我一起坐在地上大喘氣,你也是來找那王八蛋老闆算賬的?
我點點頭,大哥你是這個公司的嗎?
我怎麼生前沒見過你?
大哥捂着胸口搖頭:我老婆是公司的,我來找他們老闆算賬。
他們也讓你老婆加班了?
大哥生氣了,那倒沒有,就是趁我不在了,想占我老婆便宜,氣得我老婆辭職了還不給賠償,媽的趁人老公死了欺負寡婦,缺了八輩子德了!
我也很生氣,我幫你討公道!
我站起來又朝門口沖了過去,又被金光狠狠劈回來,這次疼得我哭都哭不出來了。
大哥拉着我,先別衝動,這公司缺德事干多了,你見哪家正常公司能在門口貼這麼多驅鬼符的?
咱們從長計議。
我點了點頭,看大哥不甘又沮喪的樣子,就邀請他:不如你跟我到十二層,慢慢等機會,十二層還有好多好吃的,吃飽肚子才有力氣報仇。
大哥眼睛一亮,好吃的?
我其實就是隨口一說,但大哥眼睛亮得嚇人,讓我起了危機感,我是不是又把一個吃貨邀請到十二層了?
再這麼下去,我的湯不夠喝了啊!
但話都說出去了,我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帶着大哥飄到十二層,一路被迫跟大哥介紹都有什麼好吃的。
可到了十二層,我驚恐地愣住了。
平時四五個煲湯鍋同時溫着各種好吃的湯,可現在,被撤得就剩一鍋紅豆薏米湯,還沒保溫,是一鍋冷湯。
這是怎麼回事?
平時薛淵走的時候都會精心地設置好保溫,檢查好湯水才走啊。
我懊惱地捶頭,一定是今晚拿走他的廁紙,他心情不好,忘記溫湯了。
我好後悔。
大哥以為我吹牛吹過了不好意思,還在安慰我:沒事沒事,紅豆湯消腫哈哈哈,我也挺喜歡的。
我擺擺手,大哥你不懂。
我默默飄到廁所,想把所有捲紙都擺擺正,爭取明天讓薛老闆心情好點,不要耽誤我吃飯。
可飄到廁所門口時,我又愣住了。
廁所門口,貼着一張 A4 紙,上面幾個剛勁有力的大字:男士廁所,女士勿進!


感嘆號還是加粗的,寫得觸目驚心。
我的臉,突然有點發燙,總感覺被內涵了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