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連載中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侍君彬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千宋書 現代言情 章伊芮

【章伊芮×千宋書】(雙強!) 一次意外導致身為時間使者的章伊芮加入了刑警隊的特案組,剛入組就發生一件詭異的案件
她層層深入,發現這並不是她想像的那麼簡單
「芮芮,你看看這是我的屍檢報告
」一位長相俊美的男子說到
「嗯」她冷冷的回到
…… 直到一天晚上為完成任務,章伊芮來到酒吧,卻沒想到那兇手是時間長廊的叛徒
他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她以為自己快完了時,一隻手擋住了那人的攻擊
「千……千宋書
」她獃獃的看向他
「我們時間長廊什麼時候收過像你這麼個……女子啊」 「你說什麼!什麼像……等等……你是,你是……時間尊主
」 「芮芮……」「屬下在」「什麼屬下?你是尊主夫人!」 別人都說章伊芮只會暴力審訊,可笑!那怎麼審,笑着談,黑子說章伊芮沒有身份,笑S,伊家小姐了解一下,張氏第一股東了解一下
展開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章節試讀:

第5章 不是你


「誰是病人的家屬?」手術室門開了,一位護士走了出來。

抬頭目光就落在了椅子上那修羅氣勢的女人。

章伊芮聞聲抬頭,站起身來「我是」

章伊芮滿身戾氣地盯着護士,護士看見這個眼前壓迫感十足的女人連連後退。

意識到不對勁的章伊芮尷尬一笑,「啊?你不要怕我,我是**!」說著掏出自己的證件。

小護士這才鬆了口氣。

「哦哦,那你和病人什麼關係,病人左肩有舊傷,子彈影響到了舊傷,需要手術,家屬要簽字。」

章伊芮愣了愣,家屬?要是我說朋友那不就耽誤了最佳時間嗎?

「哦,我是他妻子,拿來我簽。」

沒等護士反應,章伊芮已經奪過了墊板。

小護士進去不一會兒,重案組的其他成員都來了。

「怎麼樣,千法醫,沒事吧?」最先開口的是劉羽。

眾人看着面前滿身戾氣地章伊芮,連連止步。像是到了修羅場。

聞聲抬頭,「不知道,你們先回去吧,這裡有我就夠了,他如果醒了我告訴你們。」

命令的語氣!

幾人被嚇到了,對章伊芮說了聲再見就走了。

出醫院,上官旭開口「咦!他們倆認識不到三天吧?千宋書受傷了章伊芮這麼緊張?」

任聽嘉摸着下巴,思考了一會「或許,以前認識,不一定呢?」

「算了,和我們沒有關係,我們回局裡吧,這個案件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李獨喧望着車裡的人轉移話題。

劉羽發動汽車,駛出地下車庫。

這時李獨喧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徐海言」

按下接聽鍵,對方先發動進攻「喧喧,章伊芮怎麼了,誰惹她了?」

對方用質問的語氣。

李獨喧如實告訴他,電話那頭,「完了完了,你們好自為之吧,章伊芮生氣生的可是三昧真火,普通的水澆不滅。」

徐海言提醒着眾人,因為聲音較大,整個車廂的人都聽見了。

對方掛斷電話。留下愣愣的一車人。

「不會吧,真像他說的?」上官旭揉了揉臉。

「嗯,我見過,不過那都是幾年前了,至於為什麼,我就不能多嘴了。」任聽嘉邪魅一笑看着眾人。

劉羽突然感覺後背一陣發涼。

任聽嘉可不會忘,章伊芮父親因為車禍去世,可經過調查那並不是簡單的車禍,有人把他父親的偷走了,導致叔叔駕車時犯病發生車禍。她像瘋了一樣到處查找監控,那幾天誰都不敢靠近她,渾身充滿戾氣。終於找到了那個人,她將那人抓到了別墅的地下室,對外稱那人畏罪自殺。但誰都不知他被章伊芮折磨得多慘。一個月後她將那人放出,給了他新的身份和一百萬現金,讓他自己生活,安撫了那人的家屬。章伊芮告訴那人,如果讓她發現他和他的家屬有聯繫,或者建立了新的家庭,就剁了他女兒的手指頭,見一次剁一根。

對於一個父親來說,見不到自己的女兒,就是最大的折磨,哪怕有再多的錢。

哎!

醫院裏,幾個小時過去了,手術室的燈滅了。醫生出來了。

摘下口罩說「病人現在還處於昏迷,您看是將他轉入普通病房還是v……」

沒等醫生說完,章伊芮拿出自己的黑卡。「vip」

醫生兩眼發光,這是大客戶啊!伸手接過卡「好的,在前面那棟樓,五樓,004病房。您的卡我稍後就送往病房。」

章伊芮沒說話,撇了一眼醫生,邁開腿離開了急診室。

來到住院樓的五樓,看見一個身影,那是幾天前坐大奔的小姑娘。

這畢竟是醫院,來不來是別人的自由。想着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哥。」冰冷的聲音響起。

對面的男人卻聽見了做夢也不敢夢到的聲音。

「啊!妹子什麼事啊?」說話聲音很柔和。

「派兩個保鏢來A市醫院住院部五樓004房間。」不拖泥帶水。

「妹子,你住院了?沒事吧?」男人有些心疼,緊忙問道。

「你覺得可能是我嗎?別廢話,磨磨唧唧。五分鐘!」依舊冰冷。

沒等男人回答掛斷電話。

這時旁邊的女孩聲音響起,那是不遠處的護士台,「你好,有沒有個**在這裡住院啊?」

護士不知道誰是**,搖了搖頭。

「女士,可能在一樓,你可以問問一樓的護士。」女護士禮貌的回應着。

女孩哦了一聲,奇怪,以千宋書那樣的身份,不應該是vip病床嗎?

章伊芮望向女孩的背影,冷冷的笑着。這個女孩在找千宋書,等會醒了,讓女孩照顧千宋書吧。想着樓道上傳來了皮鞋踩地板的聲音。

是保鏢來了,效率挺快。

章伊芮推開病房的門,男子正安安靜靜的躺在病床上。還真別說,這vip病房真是豪華啊。在門口她吩咐了兩個保鏢守在門口。

進門,靜靜地看着千宋書,「睡得還挺沉啊!」章伊芮伸手掐了掐男人的臉。沒反應。

「呵」章伊芮嘴角微微上揚。

幾分鐘後剛才那醫生來了,他歸還了章伊芮的卡,然後叮囑了幾句就離開了。

不一會兒,門口突然穿出一到女聲。

「哎!你們讓我進去,你不能這麼對我,我可是蘇家大小姐。」蘇未昕在門口大聲嚷嚷着。

「誰?」一陣清冷的女聲響起。兩保鏢一看是章伊芮,轉身鞠躬「小姐,她非要進去,說自己是蘇家人。」

「蘇家人?」章伊芮前思後想,Z市有蘇家這號家族嗎?反正千宋書快醒了,自己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局裡還有事!

章伊芮挑眉看了看蘇未昕。「蘇小姐,那就勞煩你照顧千法醫了。我就先回去了。」

章伊芮看着她,這個蘇未昕還是有一番姿色的,嗯。

「那,竟然你說你認識,那好病房裡的病人馬上就醒了,我還有事,交給你了。」章伊芮勾了勾唇看向面前這個女人。

蘇未昕瞥了她一眼「哼,你就是章伊芮!算你識相!」

章伊芮沒聽完她說什麼,對門口的保鏢使了使眼色就離開了。見人走開了,蘇未昕心裏一陣冷笑,呵,就你和我搶千哥哥,也不看看什麼身世!

蘇未昕邁腿走進了病房,保鏢將門重新關上。

病房內,蘇未昕剛一進來就發現千宋書好像有蘇醒的跡象,她靈機一動,快步走到病床邊坐下,裝作睡着的樣子。

床上,千宋書已經徹底清醒了,看着面前趴着的女孩,千宋書皺了皺眉,這不是她。

女孩感覺到了千宋書的動作,裝作剛剛醒的樣子。

「千哥哥,你醒了,你都不知道我都快嚇死了,我一直守着你!」女孩又裝作什麼都知道的樣子說著,然後一肉眼可見的,眼淚流了下來。

門口的保鏢嘖了嘖嘴,這娘們,搶功啊!

保鏢正想着就聽見病房中一道男聲冷冷的說到「不是你!」

女孩正要說什麼,門口的其中一個保鏢就進來了,「千先生,那竟然你醒了,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醫生說你有就傷,我們小姐吩咐了,你好好養傷,錢的事不用考慮,我們就先離開了。」說著保鏢就要走。

「哎!等等,你們小姐什麼時候會再來?」千宋書詢問道。

「哦,這個我們不清楚,只是我們小姐剛剛才走,不知道你醒來了,而且,這種事情像我們這樣的身份沒有資格詢問小姐。」保鏢說完就快步離開了。沒給千宋書再問的機會。

蘇未昕一直被忽視,這種感覺她不喜歡,剛準備找存在感。就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降到了極點。

「滾出去!我不想見到你!」千宋書冷冰冰的說著。

蘇未昕看着面前這個男人,是啊!她的千哥哥從來沒有理會過她,但是我得不到的誰也別想得到!蘇未昕走出病房,眼裡充滿了憤怒與仇恨,章伊芮是吧!走着瞧!

這邊,章伊芮先駕車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出門時她盯着鏡子里的自己發獃。

為什麼千宋書受傷自己這麼生氣,不應該啊……

來到公安局,重案組一眾人已經在會議室了,看到章伊芮來原本有些吵鬧的會議室瞬間安靜。眾人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怎麼了,怕我啊?我有什麼好怕的,啊?」章伊芮看着大家膽怯的樣子,笑着問到。

呵,不可怕?剛剛在醫院裏又是誰能讓護士們繞着走,那滿身血的樣子,就是活生生的嗜血魔王。朱白霽聽到章伊芮的詢問,心中不由得冷笑。

章伊芮看到沒有人回答她,也沒有再次詢問,直接做到空位置上看向任聽嘉「任聽嘉,你說,進度怎麼樣了?」

正在喝水的任聽嘉被這麼一艾特,嗆得咳嗽了一聲。

「啊?啊!剛剛吳寬旋被帶到了審訊室,李局想讓他說出他與毒三角的交易,但是他沒張口說一句話。害,現在我們正在思考怎麼先讓他認罪,畢竟兩個人的生命。」任聽嘉有些愁。

「不是他,他為什麼要認罪!」章伊芮看着任聽嘉說到。

「什麼!開玩笑,怎麼能不是他,不是他,他為什麼要逃!?」上官旭驚訝的看向章伊芮。

「誒!等會給你們解釋,帶我去審訊室。」章伊芮看向李獨喧命令她。

兩人來到審訊室外的監控室,章伊芮讓人打開審訊室里的廣播。

坐下緩緩說到「吳寬旋,紅林旅遊項目開發競爭者之一,與元志誠為競爭者關係。一個月前,你得到消息紅林準備開發旅遊項目,因為你吸毒沒錢,你就覺得這個項目一定能**,但是你聽說你的競爭者元志誠對這次項目勢在必得。於是你不服氣,剛好有個叫劉文武的人找上了你,說幫你幹掉元志誠,前提是給他一百萬,你覺得這是獅子大開口拒絕了他,兩星期錢有個叫趙佳佳的女孩找到你,說想幫你,唯一的酬勞就是想進毒三角的毒品運輸內部。」

章伊芮說完了,審訊室中吳寬旋的臉色從一開始的面無表情一點一點變青變黑。坐在對面的劉羽也是非常震驚,這女的怎麼什麼都知道,這嫌疑人什麼都還沒說呢!

「呵~,吳寬旋,你不張嘴不代表我沒有辦法定你的嘴。我給你一次機會,哦!對了,那個女孩不叫趙佳佳,她叫方佳佳,是你親手打死的緝毒**的女兒。」章伊芮冷笑到。

裏面的吳寬旋已經憤怒到極點了,他的額前青筋暴起。憤怒的捶向桌子。

「不不不,我不服,為什麼!」吳寬旋氣憤地說道。

「吳寬旋,我只給你一次機會,你可想好了,你不說,不代表我找不到你藏的賬本。」監控室中章伊芮看着玻璃後的男人。

說完對着旁邊的警員說「他如果還是說不到點子上,就不用審他了,直接送去牢房,等我們查到了什麼,依照東西定罪。」

「好」

這重案組新來的女人還真有性格啊!辦事和別人都不一樣。

果然依照章伊芮說的,吳寬旋還是不說實話。

醫院裏,千宋書的電話響起。

「爺,你沒事吧?」對面的千馮很焦急的問着千宋書。

而電話這頭的千宋書好似什麼都沒發生似的,緩緩說到「沒有。」

然後掛斷電話。

過了會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又拿出手機,給千馮發了條信息。

【查吳寬旋和方佳佳】

【好的,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