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共此生
共此生 連載中

共此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劉有曰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刑雲 古代言情 時語兮

「聽說了嗎?聽說了嗎」 「大將軍回京了!」 「將軍回京怎麼會從狗洞偷偷溜入小姐的閨房?」 「奇怪......」 上京城古靈精怪的天真大小姐,戍邊塞北神秘的鬼面大將軍 一次回京的慶禮,從此將軍繡花,小姐舞刀,在啼笑皆非的故事背後,販賣毒藥的外邦人、包着牛皮紙的密函、指尖血餵養的引魂蠱和神神叨叨的苗疆巫醫,在一枚刻有重明鳥圖案的古老玉佩後面隱藏着一場驚天陰謀
展開

《共此生》章節試讀:

第6章 腹黑的?天官大人


隨着氣息的不斷衰弱

公羊命的頭髮開始不斷變白

一根、兩根、三根......

越來越多,最後變得滿頭白髮,時語兮驚慌的尖叫着,她感覺自從自己清醒之後,這個世界好像變的不單純了

現在面前的這位天官大人從自己進門開始就處處散發著詭異的色彩,本來好好的年輕人,現在真的變成老頭子了

「咳咳!扶我起來」

公羊命對着呆立在那裡的時語兮說道

時語兮這時候也顧不上其他的了,她按捺住自己內心的恐懼,邁着碎步走到公羊命的面前,可當手指剛碰到公羊命的衣角,用力一抓的時候

!!!

人沒了!

時語兮手裡現在只有一件寬大的袍子,剛剛還在眼前的人突然就不見了,像水蒸氣一樣憑空揮發

緊接着她的後背就被人拍了一下,頓時一顧寒意從身後傳來,時語兮渾身上下都忍不住的哆嗦起來

一道詭異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還我...命...來!」

那聲音灰常陰森,令人不寒而慄。

「啊啊啊啊啊!」

出於本能反應,時語兮閉着眼睛,轉身對着身後就是一套組合拳

然後便聽到一聲慘叫

「啊!」

時語兮一聽,咦!?

這不是之前那公羊命的聲音嗎?怎麼回事

當她睜開眼的時候只見到一名男子,右手捂着眼睛,明目可見的一圈淤青掛在臉上,時語兮向前一步

「你!你別過來,你...你再過來我就喊人了啊!」

公羊命連連退後幾步伸手擋在身前,畏懼的說道

「和你開個玩笑,你丫來真的啊!」

時語兮看到他這個樣子就有些氣笑了

拜託!大哥,明明是你裝鬼嚇我,現在反而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樣子,我出於自衛你還怪我

時語兮不由得白了一眼說道

「你剛剛是怎麼回事,跟變戲法一樣我還以為你要死了一樣」

公羊命用手又揉了揉淤青的眼睛,沒好氣的說道

「這不是看你剛回京,長時間沒見來逗逗你嗎?誰知道你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打,俗話說得好,士別三日也少不了一頓打,沒想到你竟然,你竟然...」

眼看着公羊命要開始了,時語兮連忙打斷,怎麼這個占天宮的人都內心戲這麼多...

「停停停!」

時語兮走到公羊命的跟前問道

「對了!你之前說的那個將星偏移是什麼意思?」

公羊命聽到這也正色了起來,不動聲色的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好像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再次走到陣圖面前說道

「不知道在下現在是應該稱呼你為邢將軍?」

又或是

「時姑娘!」

時語兮聽到這裡心一驚,試探的問道

「你,看出來了?」

公羊命轉過身來,說道

「我與刑將軍摯交多年,早些年觀星象便發覺將星有偏移的跡象,直到今日你來尋我,我便知道事情已經發生了」

時語兮一聽,這果真是高人!連忙上前去討好

「哎呀呀!天官大人呀,之前多有得罪,是小女子不識抬舉,不知道大人也是充滿童趣的人,得罪了大人,可是大人千萬不要和我一弱女子計較啊」

時語兮看公羊命仍然不為所動,用手拉了拉他的衣角,繼續說道

「不瞞你說,我當時第一眼一看大人,就知道大人宅心仁厚、英俊瀟洒,一看就是有點大病......」

「額,不是,是有點清冷,實在是怕唐突了大人,剛......剛才只是一點小插曲,小女子家中也是錢財頗多,待日後我定當賠償大人!」

聽到錢這個字,公羊命冷漠的臉像翻撲克牌一樣,轉過頭來早已經是滿面春光

「咳咳!這怎麼使得,錢財乃身外之物,占天師不說錢說元,只需要元寶百兩就可」

時語兮聽到這話,只想在他那左眼再補上一拳給他湊個熊貓眼,可畢竟現在確實寄人籬下,有事相求,只得被拿捏

「那是自然,改日我進宮再為大人送來」

公羊命連說三個好字,便開始與時語兮細說這星緯變幻之事

......

大概是在五年前,我晚上剛剛尋友回宮,便隱約看見紫薇星有些跳躍

一般來說各個星宿相互平衡,這種情況是不會出現的,可是事關將星茲事重大,我於是當即卜上一掛

發現五年後變故突生、將星移位,天下大變,我便知道可能要出事了,說到這裡,公羊命又看了看時語兮

「看來這個變故就是你了!」

公羊命看時語兮臉色逐漸蒼白還是安慰道

「你也不必如此驚慌,萬事皆有定數,因果可解,你可以與我細細說說你們兩個的身體是怎麼回事」

時語兮聽到這,連忙將自己那天去悅爾茶樓的事情娓娓道來,不過她沒有說自己去那裡其實是為了蘇相!

公羊命聽完之後也覺得有些離奇也說不出哪裡古怪,便問道

「那個砸到你二人的器件還在嗎?」

「在的!在的!」時語兮連忙說道

隨即又把這件古銅器件的形體特徵和一些重要細節向公羊命闡述了一番

「依你說的來看,這器件刻有重明鳥的圖案,中間鮮紅,這倒讓我有點印象」

時語兮扭過頭看着公羊命

「小的時候曾聽師父講到,苗疆一物,呈古銅,一艷紅,鳥羽環繞,中合張翅,抱蛋而生」

「抱蛋!?」

時語兮聽到這連忙問道

「對!抱蛋」

「不過根據你的描述,這隻鳥似乎不再是抱蛋,而是展翅」公羊命皺了皺眉疑惑地說道

時語兮聽了這話只是喃喃道:「蛋...抱蛋...翅膀」

突然,靈光閃過

時語兮連忙站起來看着還在細細思考的公羊命說

「我知道了!」

那塊青銅配飾上面雕刻的重明鳥開始就是一個蛋,我小的時候還問爹爹這個蛋里是什麼東西,我記得很清楚,可現在它竟然不是蛋,而是破殼而出的鳥!

「哦!?此事當真!」

公羊命聽到這連忙詢問

「絕對沒錯,我記得很清楚」時語兮信誓旦旦的保證

「好,那就待幾日你二人帶上那器件,咱們三人再次前往悅爾茶樓詳細探究」

就在二人交談完畢之後,門外傳起日芯的聲音

「先生,蘇相找你!」

「蘇相!」

時語兮控制不住的大叫了一聲,身旁的公羊命看了一眼,便喃喃自語道

「將星偏移,文星隱晦,紫薇星出重明......當真越來越古怪了」

時語兮也一時覺得自己有些失態,訕訕的笑了笑,可心裏也在疑惑蘇相為何會來占天宮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

「不對!」

二人一臉震驚的同時看向對方